狂魔

601 回是谁

601回 是谁?

念玉心头一惊??连忙的抬头??却见母亲泪眼蒙胧的看着自己

“啊??”念玉又惊又喜??“娘??你……你沒事吗??”

醒來的徐若琪则是笑道:“娘只是受了些伤??并无大碍的??”

念玉一愣??转头看着薛不才等人

薛不才擦去眼角的泪水??安排金梦洁和李玦出去守门

此时念玉突然想到一事??连忙问道:“娘??是吴邪以魔彩珠伤了吗??”

徐若琪摇摇头道:“吴邪乃是你吴天师叔的长子??他怎么会伤我呢??”

“可是我看到魔彩珠击中了你呀??”念玉又道

徐若琪笑笑道:“若不是吴邪抛出魔彩珠替为娘挡下了一击??娘现在恐怕真的已幽然西去了??”

“呀??”念玉轻惊了一声??想起自己误会了吴邪??甚至于还有对他出手??于是脸上一红道:“该死该死??天亮之后??我定要向吴邪师兄陪罪??”

江小贝笑道:“吴邪虽然样子怪异??可是个心地淳厚之人??况且你明早??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

念玉想想那吴寒尝对吴邪冷言相对??可是吴邪却从不生气??看來长老说的不假

而徐若琪听说念玉还有任务??便问道:“江师叔祖??她还有什么任务??”

江小贝笑笑道:“哭你??”

“哭我??”徐若琪一愣

此时念玉悬起的心早已放下??她扶母亲坐起來??自己也坐到了她的身边

看徐若琪好了许多??江小贝又道:“來人十分的神秘??而且法力不低??此次重伤了若琪??所以我们不妨将计就计??便让你真的死了??”

“诈死??”徐若琪惊道

“正是??”薛不才道:“你若不死??那人定会不停的骚扰虹光派??你若死了??那人便不会來了??”

徐若琪点点头??只是脸上微怒道:“此计不错??可是你们也不该如下惊吓我的女儿呀??”

薛不才连忙的抱拳施礼道:“这是老夫的不对??师兄向师妹赔不是了??”

徐若琪也笑了

此时江小贝突然问道:“你可认出与你对战之人是谁??”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來人法术奇特??而且座下的巨鸟也是一只珍禽??我并未认出是何人??”

“不是思涯吗??”李玦关心道

“应当不是他??”徐若琪道

李玦放心了许多??别人也松了一口气??思涯也是吴天之子??他若再做坏事??便是覆水难收了

于是几人商量了徐若琪诈死的步骤??然后便开始实施了

安静的夜空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那是念玉发出的

“娘呀??咱们相聚沒几日??便又要分开吗??”

声音很亮??若非是碧云山太大??估计七座主峰都会听到了

徐师叔死了

第二日??众弟子起來之时??便听到了这个消息

而藏剑阁之上已摆上了灵堂??那时江小贝安排江文广就地取材??将胡若愚办完丧事剩下之物照样的取來??又连夜的从云州城买來一口上好的棺材??里面铺的舒舒服服的??徐若琪躺了进去

吴邪到近中午之时才醒來??他依稀记着昨晚之事??便问吴伤和吴寒徐师叔可好

沒想到那二人叹了一口气道:“徐师叔去世了??”

吴邪大惊??于是三人到藏剑阁吊唁??磕完头时??却发觉那守在棺材之旁的??居然是中阵六人??而江文广因为辈分太高??则是在棺材之前指挥着相关的事项

吴邪悲痛不矣??责怪自己喝多了??否则便可以救下徐师叔??薛不才和江小贝安慰了他许久??他才从悲痛之中出來

“父……父亲曾经说过??他……他最喜欢的女……女子有两人??一……一是衫姨??二……二便是徐师叔了??”吴邪道

旁边的吴寒和吴伤沒听吴天说过??初次闻听此言却是一惊??原來他们的母亲尚未进入父亲的心中

棺材之中的徐若琪闻听此言??眼角也淌下了泪水??无论如何??吴天心中有我

吴邪等三人也要为徐若琪守灵??薛不才和江小贝却要他们带着魔彩珠赶快的离开??交到吴天的手上??因为还有思涯要找吴天报仇

虽然思涯根本不是吴天的对手??可是他也是吴天之子??若是被吴天伤到了??便是弑子了??所以才让吴邪等人尽快的回去??将一封信交给吴天??信中也言明了一切??包括徐若琪诈死之事

江小贝将吴邪等人送到山门??特地的嘱咐道:“若是路上遇到了思涯??你们且不可与之恋战??要尽快的回凝碧涯??”

三人答应一声??转身飞走了

江小贝叹了一口气??回到了藏剑峰??站到了薛不才的身边

“江师叔祖??估计明日起便会有各派之人前來吊唁??那人也可能混在人群之中探查徐师妹是否真的死了??”薛不才道

江小贝点点头??“有中阵守卫??还有咱们几个轮流值夜??相信不会有事的??只是……我倒是有些担心吴邪他们……”

江小贝说着??抬头向东方的天空看去??仿佛看到了很远的地方……

第二日??果然有刚刚吊唁完胡若愚尚未走远的江湖朋友??一得到消息便马上的返回??薛不才、江小贝等人一面假装迎接??一面戒备着??看看是否有可疑之人

而中阵七人也是严阵以待??除了念玉之外??那几人都不知事情的真相??他们个个义愤填膺??便向掌门要求为徐师叔报仇

徐师叔不单是虹光派第一高手??还是虹光派第一的美女??如此的人物??居然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实在太让人气愤了

只是江小贝要中阵守在灵柩之前??加倍的小心??说不定那凶手还会來捣乱的

于是七人也都加了小心??虽然不停的低头还礼??可是那孝帽下面却是一双双机警的眼睛

徐若琪趁夜让念玉施展御木之法??给她敷了药草??此时药草正起着作用??她满身舒服的躺在里面想着心事

人的眼睛总是能吸取太多的信息??所以人常常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有时闭上眼睛??反而能想明白许多的问題

自己和吴天之间??吴天和黄衫之间??有些事情是需要去争取的??虽然吴天爱着黄衫??可是毕竟也过去了十八年了??这些年自己却一直沒有去见吴天??想來是错过了许多的机会

因为生下念玉的原故??自己总觉着已是残破之身??配不上吴天了??其实吴天未必是这么想的??他都能答应惊鸿对她好十八年??更何况是自己呢

惊鸿……

徐若琪想到这里突然一惊??对了??那日袭击自己的法力??似乎便是惊鸿曾经使用过的西夜国法术??难道是她吗

她已派了儿子过來??此刻还要亲往吗

徐若琪只是猜测??并不能下定论??当然若不是自己激走了惊鸿??或许此时思涯也与吴邪、吴寒、吴伤他们一样

徐若琪想一会儿??睡一会儿??实在是难得的自在

然而一天过去了??并沒有发现可疑之人

两天过去了??中阵七人和薛不才眼中都布满了血丝??可只是吊唁的人更多了??依然沒有任何事情发生

最后连第三天都过去了??还是平安无事

晚上之时??薛不才也有些急了??他在灵堂之前來回的踱着步??焦急不堪

此时灵堂之前除了中阵七人??便只有几位首座了

棺材中的徐若琪终于弊不住??敲起了棺材

中阵七人??除了念玉之外??各个大惊失色

他们连退几步??有两人还下意识的祭出了宝剑

江小贝摆摆手??推开了棺材

此时江文广看着父亲和掌门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旁边几位不知真相的首座们??却也十分的惊讶??原本失去的徐若琪??怎么自己爬了出來

江文广反应极快??突然上前道:“难道……难道你的法术已修炼至了通灵的境界??居然复活了??”

江文广说着??朝徐若琪挤着眼

徐若琪一愣??马上明白了其意??于是看看四周道:“你们这是在作什么??”

江小贝心中好笑??于是道:“你被奸人害死??我们为你设了灵堂呀??”

“我死了吗??”徐若琪道:“我只是觉着睡了一个长觉呀??”

徐若琪说着跳了出來??身上的伤已好了大半

薛不才见状十分的高兴??但也故作惊讶道:“徐师妹不愧是本派第一高手??不但能修炼的返老还童??居然能起死回生??可喜可贺??”

旁边知道真相之人??不知真相之人都过來道贺??只是江小贝嘱咐大家不可声张此时??不要把徐若琪“复活”之事传出去

众人散去??徐若琪与薛不才、几位首座和江家父子在藏剑阁内讨论着什么

秦弄玉此时笑道:“或许那人不似江师叔祖所想的那么狡猾??听到师妹牺牲的消息便已信以为真了??所以沒有上山探察??”

江小贝笑笑??也说不出个一二

徐若琪此时又想到了惊鸿??于是问道:“这几日灵柩之前??可有什么异状??”

李玦摇摇头道:“并沒有什么异状??除了吊唁之人??便是守灵之人??”

“我不是问的这个??”徐若琪道:“空中可有飞鸟、灵兽之类的东西出现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都沒有注意此事

突然江文广道:“若说是异兽??便是对面的涯边??似乎有两三只仙禽一直在那边溜达??”

徐若琪脸色一变??心道那极可能是惊鸿驱來的

“徐师妹你想到什么了吗??”薛不才见徐若琪脸色有异??于是问道

徐若琪“呵呵”一笑??摇头道:“沒什么??我只是随便的问问??”

“难道你在怀疑是思涯重伤于你吗??”江小贝道:“你不要因为他也是吴天之子而偏护于他??”

徐若琪笑笑??心道江师叔祖想到别处了??于是道:“若是思涯??我便不会死而复生了??”

江小贝一愣??心道有些道理

“我刚刚复活??现在很累??你们也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徐若琪道

薛不才看看众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徐若琪??她毕竟是重伤初愈呀

“我陪着娘??”念玉道

看念玉陪同??薛不才放心了不少??念玉的法力极强??再加上徐若琪??极少有人能是她们母女二人的对手了??于是他道:“好??我们便马上离开??此处离我的开阳峰堂不远??若是有事??你们剑气一发我便会感觉到了??”

“多谢掌门??”念玉道??于是众人散去??只留下了念玉和徐若琪

念玉盯了三天??躺下一会儿便睡着了??可是徐若琪睡了三天??此时困意全无??于是她调息疗伤??等她再睁开眼之时??天已经亮了

不多时秦弄玉來探望徐若琪??还來了个消息

有别派之人前來吊唁徐若琪??说是在潇州城附近??发生了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