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08 回目标现身

608回 目标现身

李宽大笑道:“吴邪贤侄不必说他??他刚才几句话??已切中了老夫降龙掌法的要害??老夫正感激不尽呢??”

“师父??三位公子是來……”杨坤正要向李宽禀报??李宽却一摆手??若有所思的踱着步??显然是在想刚才吴伤之言

“凝法不够??发散了内法??”李宽重复着刚才吴伤的话

吴伤则是微笑着站在旁边??看着李宽

李宽想了许久??突然停了下來??凝法、聚气??身上金光闪动

杨坤等人连忙的后退数步??此时李宽已是一掌击出??依然只有八条金龙??而且比起刚才还小了不少??可是那威力却比刚才所施展而出的强大了不少

“哈哈哈”李宽一阵的大笑??拍掌道:“妙妙妙??十八年前承蒙你们的父亲吴兄弟指点??此时又受贤侄指点??老夫若再有突破??便是你们父子的功劳??”

吴伤连忙抱拳道:“乃是李帮主刻苦修炼所得??非是我们之功劳??”

李宽再次的大笑??原本他每次出拳都太注重祭出金龙的大小??但是这样那些金龙虽然看起來强大??其实却有些华而不实之感??刚才吴伤一眼看出了他降龙掌法的问題所在??于是一语道破了其中的两个关键

只是那降龙掌法在天龙帮已流传虽数百年??若是突然改为出拳??有些对师祖不敬之意??于是李宽只是将那八条金龙更凝练了一些??如此一试??果然威力强了不少

李宽拍拍吴伤的肩头??甚是高兴??吴伤受到夸奖??也是一脸的高兴之色

此时李宽才想起刚才杨坤似乎有话要说??于是问道:“坤儿??你要说使什么??”

“禀师父??三位公子得知了吴言公子的下落??特來请咱们帮他们打探??”杨坤道

“吴言??”一想到吴言李宽脸上的凝重了起來??于是道:“这里不是讲话之所??咱们到屋内细谈??”

说着一马当先向正堂走去??杨坤、吴邪等人跟在后面

正堂之内??大家分宾主落座??吴寒代吴邪将雪飞所说之事又讲了一遍??并说明了自己兄弟三人此时正在护送魔彩珠回凝碧涯

李宽点了点头??于是道:“若是真如雪飞长老所言??我们定能将他找出來??只是你们三人显眼??不必出面??我自会派出帮中的弟子去四处的打听??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们??”

“多谢李帮主??”吴氏三兄弟齐声道

“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李宽说着??马上休书一封??让杨坤马上到潇州场亲手交与于涛??让他马上安排人手暗中寻找吴言的下落

安排完毕??又命人安排晚宴??他要款待吴氏三兄弟

只是开宴尚早??李宽便拉着吴伤向外走去

“贤侄??咱们再研讨研讨??”

潇州城看上去依然繁荣如故??其实天龙帮早已行动起來??各各店铺、红楼的门口??那些负责守卫的天龙帮弟子??早已受命??此时正瞪大着双眼??观察着经过的每一个人

找出那个曾名闻潇州城风月场所的瘸腿公子

只是他们虽然尽心??可是两三天已经过去??他们还是毫无发现

瘸腿之人倒是找到了几个??可是都非是那个传说中的少年公子??年纪大的倒有几个??而且不会法术

李宽与吴伤每日的研修翔龙拳和降龙掌??倒是乐此不疲的??而吴邪和吴寒则越來越焦急??他们本是要护送魔彩珠回凝碧涯的??此时却在潇州城耽搁了时间??山上的父亲等人定会着急的

只是他们也知这潇州城人口几十万??只城南那里每天便有十來万人的流动??在这么多人中找出吴言??实在有些难

于是每次杨坤回总舵??他二人便急迎上去??仿佛他们是好客的主人??杨坤则是尊贵的客人

然而杨坤每次都沒有带回他们期望的消息

这日杨坤急匆匆而來??那二人都已失去了迎接的兴趣??只是抬眼看着他

但是杨坤脸上的表情与上两次有异??正好李宽和吴伤也走了过來

“师父??”杨坤抱拳道

李宽点了点头道:“可有什么消息??”

“沒有??”杨坤说着??突然想起一事??于是又支吾起來

“还有什么事情??”李宽又问道

“最近听说潇州城南出现了两位奇人??”杨坤道

“什么奇人??”

杨坤想了一下??说出了留香客栈之事

李宽摇了摇头??脸上微怒道:“这世间之人??不知好生人过日子??却是以此为乐??”说着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可是此时门口突然跑來一个弟子??向李宽禀报道:“禀帮主??法相寺明河大师求见??”

李宽一愣??然后连忙向门口走去??杨坤和吴氏三兄弟也连忙的跟上

“我与明河大师已有数年未见??如今老友來访??实乃是一大幸事??”李宽说着??加快了脚步

只是两三日??客栈的老板便已赚得盆满钵满??而且自那日起??他的男性功能居然神奇般的恢复??于是信心大增??只是信心大增之后??便更加的游刃有余

除了应付家里的几位??还常常的跑出去偷腥

然而在一处偏僻的红楼??里面有两男数女??只是那些女子个个面带着惊恐之色的服侍着两个男子??有的身上还带着伤痕

此时一个女子倒茶时稍微的洒出了一点??那个年长些的男子脸色一变??挥手便在女子的脸上打了一巴掌??而那女子尖叫一声倒在一边??脸上登时出现了几个手指印

那女子连忙的起身??脸上火辣辣的疼??却不敢出声??只是强忍着眼泪

那男子伸是手又要打??却被旁边的少年拦住

“断径大哥??不必与小姑娘生气??”

这两人居然是吴言和断径??他们早早便來到了潇州城??只是怕被天龙帮之人发现??才隐藏于此

只是每日晚间才敢出门??不单偷來些金银、吃喝??还从各妓院抓了不少的姑娘们在这里服侍他们

而妓院之中偶尔有人姑娘逃走??那是非常普遍之事??所以丢了人的那些青楼却沒有将这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断径的脾气极大??对那些姑娘们伸手便打??张口便骂??甚至已有两个姑娘一个被他一掌打死??另一个寻了短见

他们二人藏身于此??此时已以兄弟相称

“看在我兄弟的面上??今日便饶过你??”断径喝道

那姑娘紧张的脸才安稳了许多??此时吴言招下手??叫那姑娘过來

那姑娘跪到吴言的身边??不敢抬头??却有一行眼泪流下

吴言描着她的脸??为她擦去了眼泪??一脸爱怜道:“这么漂亮的脸蛋??流泪多难看呀??不若高兴起來??为我们跳个舞吧??”

那女子身子一震??显然吴言所说的跳舞非是跳一般的舞蹈

“怎么??又要找打吗??”断径一声大喝

那姑娘连忙的起身??一件件的除去了身上的衣服??然而赤身**的跳了起來

断径和吴言一阵的大笑??然后碰杯喝酒

“兄弟呀??昨晚出门??听说潇州城來了个强人??”断径道

“大哥说得是留香客栈之事吗??”吴言道

“正是??传说那男子能有两个时辰之功??不知是真是假??”断径笑道

“两个时辰??我看杜撰的成分多些吧??”吴言道:“只是即便到不了两个时辰??也必是强人??而能让男人夜夜笙歌的女子??必定也是美的很??”

“哈哈哈”断径一阵的大笑??“兄弟也想尝尝新鲜的吗??”

“自然想尝鲜??只是还要老哥先上的??”吴言笑道

于是二人一阵的**笑??举杯

夜已深??但是潇州城南依然灯火通明??这时才是他们这里一天的开始??或许要等到后半夜??启明星升起之时??才是一天的结束??大家都该洗洗睡了

夜空中却闪过两人??他们身形极快??虽然旁边就有几个天龙帮的弟子??可是他们只觉出一阵的风响??却不知那是那两人飞过时??带动的气流

那二人便是断径和吴言??他们此时正向留香客栈赶去??只是离那客栈越近??人便越多??他们便不能再飞行??而是找一僻静的地方落下??悄悄跟着人群挤向了留香客栈

此时留香客栈已成为了城南的中心??断径和吴言刚刚靠近??便听到了里面一个女子高昂的**之声??销魂而诱人

而每次声音之后??旁边房间之内不少女子和男子居然都齐齐的跟着叫起??此时那男女之事已然不是男女二人私下里干活??而是成了集体的合练

然而路上有不少人受不了这叫声的诱惑??便急匆匆的跑进了旁边的青楼??往老鸨怀中塞上一锭银子??然而随便拉个姑娘就钻进了房间??随声操练

房间内的嫖客换了几拔??留香客栈之内的**之声却依然高昂??而且愈加的急促起來??显然那女子的快感??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

于是不少人都自惭形秽??找一处酒楼闷闷的喝起了酒??或者躺在姑娘们的酥胸之上??再干些扣扣索索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