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09 回差点成功

609回 差点成功

吴言和断径听到这叫声??心中也是一荡??如此**的女子??即便姿色差些??也是极品??只是断径微微的皱眉??因为这叫声总是感觉有些耳熟

“大哥??这姑娘果然不错??”吴言道

“兄弟未见其人??怎可下结论??说不定她是一个丑八怪呢??”断径道

吴言一笑道:“能让男人如此持久的女子??定然有特别之处??我此时便要试上一试了??”

断径一笑??然而又道:“只是我觉着这女子的叫声有些耳熟??”

吴言一愣??突然向断径抱拳道:“大哥果然御女无数??小弟佩服??大家居然能听出这**之声耳熟??想來大哥所御之女沒有丑八怪??所以这女子定然是个美女??”

断径一听此言??也是“哈哈”大笑??心道也可能是自己宠幸过的妓女??于是便不再想耳熟之事??与吴言混进了留香客栈

一进客栈??二人居然有些傻眼??刚进來之处??原本是一个大厅??一般來说客栈还要摆上几张到十几张桌椅??供客人们吃饭??然而留香客栈却已将所有的桌子都收了起來??而是以木板和屏风隔出了若干的小空间??而那空间之中一定还有临时搭成的木床??里面的各色的男女都在落花叫声的带领之下??齐齐的发着力

而那木床和屏风则发出有节奏的“咯吱”之声??居然还有这样的??断径和吴言有些愣了??此时小二早已沒有了往日见客便笑的态度??而是沉着脸对二人道:“你们两位??是要临房还是客房??是自带姑娘还是我们给介绍??”

小二的语速非常之快??二人一时沒有反应过來??看小二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又重复了一遍??那二人才反应过來??只是断径看着小二店大欺客的表情??断径便要一掌击过去的意思

吴言看出了断径发怒??于是拍下他的肩头??示意他消气

而小二却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又问道:“你们想好了吗??”

吴言笑道:“我们要客房??”

“沒有了??”小二干脆的回答

吴言伸手递过去一大锭银子??“小二哥??帮下忙??我们也是慕名而來??”

小二掟下手中的银子??摇了摇头道:“还是沒有??”

“那临房呢??”断径怒道

“排队??这十两银子便是定金??”小二说着??熟练的收起了银子??而后写了一张纸条??交给了吴言??“这是你们排的号??到时有人出來??我叫你们??”

吴言接过纸条还想问些什么??可是小二早已离开??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吴言低头一天??上面潦草的写着一个号??壹叁柒

此时正有人从临房中出來??带着一个姑娘??在临房门口的小二则高声叫道:“捌拾贰号??谁是捌拾贰号??”

一个老头拉着一个姑娘颤巍巍的跑了过去??可是此时楼上的落花发出一声急促的叫声??只见那老头的身子一阵的颤抖??突然垂头丧气了起來

“你快进去呀??”后面的人催道

那老头却摇了摇头道:“我不用进去了??说着垂头丧气的退了出來??向门外走去??”

“捌拾叁号??”小二又叫道

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抱着一个姑娘急跑了进去??只是那临房太小??他进去之时??居然撞到了门框

这家伙身强力壮??此时又是抱着一人??看样子还是个练家子??那简易的隔断被他这一撞??居然“咔嚓”一声断裂??这还不算??后面的几个隔断也跟着一个个的倒下??里面的做事之人不是被木板压住??就是被暴露了出來

然而有人大叫起來??还有人继续着刚才的活动??那强壮的年轻人一愣??只是他此时已是**焚身??他随手抓起一块木板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便做开了事

留香客栈一阵的混乱??正在此时??随着楼上的落花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声??节目终于结束了??只剩下楼上传下了阵阵的喘息之声??不绝于耳

趁乱??断径和吴言到了楼上??随便找了一个房间进去??里面的那对狗男女正要叫出声??便被点中了穴道

里面的女子也十分的漂亮??比起断径等人抓去的女子姿色好上了许多??她此时正双手交叉在脑后??一脸是兴奋之装??只是被突然点中了穴道??她无法动弹

断径见状??忍不住上却摸了几把??然而吴言看出此二人不是刚才高叫之人??于是低声问那女子:“那两位神人在哪个房间??”

那女子被吓得不轻??只是眼珠动动??看了看隔壁的房间??吴言一笑??原來是隔壁的房间??于是轻轻在这女子胸上拍拍??笑道:“好乖??哥哥一会儿來会会你??”

吴言和断径二人轻轻的打开窗户??客栈原本处于偏僻之所??柳巷的最尾??所以客栈之后的街道并无太多的人家??于是二人便想从后面翻到另一个房间之内??把女销魂的女子擒住??再连同这个房间之内的女子一同的带走

他们正要飞身而起??突然听到了隔壁房间之内的说话之声

“落花??为何我感觉附近有强大的内法存在??难道是咱们将吴言引了过來吗??”那是思涯的声音

吴言和断径都是一愣??心中马上明白了??落花和思涯在这里??居然是为了将吴言引过來

二人原本要探出的身子??又连忙的收了回來??小心翼翼的站在屋内??面面相觑??好险呀??差点就中了落花之计

断径狠狠的咬牙??心道这个死丫头在南疆之时便压自己一头??到了中原居然还帮着思涯谋算自己??只是……她刚才的叫声真的很销魂??若是有机会??自己一定让她因为自己发出那样的叫声??不??比刚才更响的**之声

隔壁屋内传出了轻轻的嘘声??显然是让思涯噤声

然后听到落花低声道:“不可出声??若吴言就在咱们隔壁??岂不被他发现了吗??”

思涯沒有出声??想來应的点了点头??甚至还向两侧看了看

吴言的脸色惨白??心道这二人为何要找自己呢

只是片刻之后??思涯突然忍不住又道:“确实有几股强大的法力在附近??咱们要小心了??”随着他的话音??断径和吴言感觉到了血气微微一闪??断径脸色大变??心道不好??血剑也在他手

若是此时二人自窗口飞走??那思涯定然会有所发现了??不如便从哪里來??再从哪里去??于是吴言指指门口??二人便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刚刚要打开门??却听到隔壁有脚步之上??接着听落花轻声道:“我出去看看??”

断径和吴言连忙的停下??又是好险??差点和落花撞上

幸好此时楼下正是大乱??嘈杂声很大??他们刚刚开门之声并不显眼

旁边的门一开??应该是落花走了出去

落花站在二楼的扶手之前干咳了一声??楼下的嘈杂之声突然小了起來??然后居然消失

目光显然是都向落花射來??落花则笑道:“下面怎么这么吵呀??我本來说还要再來一次的??”

下面马上传來了赞同之声??然而落花的笑声突然停止??她转身回到了屋内

“怎么样??”思涯问道

“你的感觉不错??果然有高手在附近??”落花道

闻听此言??隔壁的二人都是一惊??难道自己被落花发现了

断径已掏出了枯木枝??准备随时一战??可是他的心头却是一跳??他也感觉出一股强大的法力就在不远之处??这法力并非是落花和思涯的法力??而是一股正宗的佛法

只听隔壁的落花道:“那个大和尚??刚刚从客栈门口经过??”

“啊??”思涯都是一惊??那日在那个小镇之上??自己差点被那和尚和吴氏三兄弟堵上??若非是机警??提前溜之大吉??一场恶斗便又是难免??同时还会暴露了自己和落花的行踪

此时大和尚居然到了潇州场??而且还到了这烟花柳巷??若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他是定然不会到此的

他的目的难道是自己

落花和思涯想着??也是一阵的紧张??潇州城内有吴氏三兄弟??还有天龙帮??再加上那大和尚一行人??他们断然不是对手

只是这几日与落花交和??虽然他们都算是魔族之人??他们交和之事居然对方的内法有了提升??可是即便这样??他们也不敢冒然出手??特别是在沒有抢到魔彩珠之前

相对來说??用吴言与吴氏三兄弟交换魔彩珠??反而是安全了许多

“那和尚走远了??”思涯道

同时断径也感觉到那个佛气慢慢的远了、弱了??同松了一口气

“看來他不是冲咱们來的??”落花道:“只是不是冲咱们來的??便是另有目的??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思涯惊道

“难道是他们已发现了吴言的下落??而去搜捕吴言的??”落花道

“呀??如此说來??咱们的计策便要失败了??”思涯急道

“不急??我也只是猜测??咱们不妨跟过去看看??”落花说着??对思涯道:“咱们快换上衣服??改下发式??让别人认不出咱们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