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17 回转守为攻

617回 转守为攻

思涯和落花被震退数十丈??而吴氏三兄弟也连退数丈??吴邪展开双翅才停了下來??只是法力最弱的他??在刚才的激荡之中??气血已经被捣乱??此时脸色有些惨白??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一击??额头便冒出了冷汗

吴寒和吴伤见状脸色大变??心道大哥幼时受了极重的内伤??以邪法才得以活下來??所以他的体质不能承受太强大的内法??其实以他的法力尽可以施展出七色的虹光剑法??甚至于翔龙拳也能达到五层境界

只是那样??便超过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未及伤人??而先伤了自己??刚才的一下对撞之力太强??所以他才难以承受了

“大哥小心??这厮沒有血剑在手??便交给我们兄弟了??”吴伤大叫了一声??挥拳向思涯击去

吴寒则想起前不久自己的天钉差点冻住落花的九转玲珑珠??于是便要再试??于是祭起天钉扑向了落花

七条金龙和一道七色剑虹相撞到了一起??吴伤被震退数丈??而思涯只是退了一丈??这下高下立分??思涯身负白眉数十年的法力??虽然吴伤是个天才??年纪轻轻翔龙拳便到了七层的境界??远超过了当年升龙岛的三位护法??可是他毕竟内法尚浅??或许假以时日??他的内法能达到甚至于超过白眉当年的境界??可是现在尚且不行

只是他虽然被震退??却只是内息一颤??他南疆第三族的奇特体质??还有扎实的基础??让其比别人更能承受压力

思涯见自己全力的一击??居然只能将他震退??而不能将吴伤震伤??心头大大惊讶??同时还有些敬佩起吴伤來??此时吴伤再次出手??他连忙挥剑迎上

“吴伤??你父吴天比你强多少??”思涯打斗之中??尚能说话

吴伤此时的脸色已是红彤彤的??显然是已将内法逼至了极致??甚至于要强提内法??逼自己的使出八层境界的翔龙拳

听到思涯问话??他虽然呼吸急促??却不肯示弱??于是张口道:“我父法力通天??无人能敌??”只是这几句话出口??他的内法一弱??思涯顿时占了上风

而吴寒和落花则是凭借各自的法宝??战了个势均力敌??原本吴寒的内法更强一些??可是他手中的天钉比起九转玲珑珠却是差了一些??再加上落花所学甚多??她在祭出九转玲珑珠的同时??还能不时的以那莫族的法术袭击??所以二人此时难分高下??只是如此下去??内法不强的落花终究还是要败的

而得晨凭借手中的血剑护在断径身前??断径此时已无法退而求全??他和得晨、龙目三人已被法相寺的罗汉阵以及明河围在当中??那佛法似乎是他们南疆多诃族法术的天敌??他被围在罗汉阵中??总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而得晨则是凭借的血剑??敌住了明河

若是单打独斗??明河未必处于下风??可是有罗汉阵的协助??此时得晨等人已无法脱身

得晨见三场打斗之中??只有思涯占了上风??所以只盼他能迅速的取胜??助自己脱困??然而吴邪休息片刻??见吴伤落入了下风??长啸一声挥翅扑上

“大哥??你不可再战??”吴伤见吴邪飞來叫着??吴邪本身受体质所限??近些日子连番的大战已伤了元气??若是强行再战??轻则影响修为??重则重伤难复

“我……我不要紧??助……助你一臂之力??”吴邪说着??挥手击出八色剑虹??击向了思涯

思涯心道若是他已参战??自己沒有血剑难以一敌而??所以一击之下??一定要让他失去战斗力

想着内法狂吐??一道玄光击出??吴伤一见??连忙出手相助

“轰”的一声??吴邪被震出很远??刚刚停好??便“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吴伤一阵的感动??护在吴邪跟前道:“大哥??你务必不能再战??我尚有余地??”

吴邪还想说什么??可是一张口便吐出鲜血??他心知自己无法再战??于是点点头??轻拍拍思涯的肩头??然后落了下去

思涯见吴邪离开??心头大喜??只剩下吴伤??自己便有胜算了

他想着??突然发觉吴伤脸色有异??他的全身突然发出“啪啪”的响声??金色的光芒不停的增强

思涯一惊??心道战了这么久??他还有所保留吗??不可等他施展出全部内法??我当速战速决

思涯一声的大喝??木剑激飞而出??带着雷霆之势击向了吴伤

吴伤脸上则突然露出了笑??他也是大喝一声??挥出一拳??八条金龙飞腾而出??迎上了玄光

思涯脸色一变??他的内法果然增强了不少??想着不敢放松??连忙的加劲儿

“轰”的一声巨响??思涯居然被震退两丈??而吴伤也被震退五六丈??虽然落入了下风??可是两人的差距已小了许多??思涯无法速胜了

落花早看明白了场中的形势??如此下去??若是天龙帮或者其它门派之人赶到??大家便难以脱身了??于是她叫道:“魔君、思涯??咱们不可久战??快想办法脱身??”

“你们今天是走不了了??不只是魔彩珠??连血剑都要留下??”吴寒叫道

落花闻声大怒??连攻几招??吴寒则退数步??可是她越战??身上非但沒有越热??反而是更加的寒冷起來??甚至有时感觉手脚都活动不便了??显然是久战之下??自己被吴寒的寒气慢慢的侵体了

得晨当然明白??可是自己和断径联手也非是法相寺众人的对手??想要脱身??如何方便

“魔君??这小子也是个高手??为何他如此的呆滞不曾出手??”断径叫道??他说的“这小子”显然就是龙目

得晨心道也罢??虽然龙目恨死了自己??可是此时若沒有他出手??自己便难以脱身了??于是他对落花道:“我放开龙目??你要劝他与咱们同舟共济??”

“好??”落花想都沒想就答应了??大哥是虹光派的仇人??若是大家战败??他便落入了四大门派手中??不说中不中望夫蛊??法相寺必定会将他送至虹光派??那时便要身首异处了

思涯见状??也暗道落花说到有理??此时胜与不胜并非重要??重要的是要安全脱身??于是他暗中施展出了御兽之术??召唤着附近的禽兽

得晨激战之中飞到了龙目的面前??伸手在他的面前一划??龙目脸上的红光渐渐的消失??得晨连忙的飞远一点??与明河战到了一起??生怕龙目一睁开眼便一箭射向了他

“大哥??大哥??”落花连续的叫道

龙目的眼神明净了起來??他突然身子一震??醒了过來

“大哥??”他听到了落花的叫声

“这是怎么了??”龙目打个激灵??发现正在大战之中??于是身上金光一闪??光弓、光箭出现在了身前

“魔君??”龙目一眼认出了魔君的背影??张箭便要射出

“不可??”落花叫道:“大哥不可伤他??咱们且安全脱身我再细说??”落花连续的说话??吴寒已占尽了上风??此时她一不小心??一只左脚被寒气击中??立刻不听使唤了

“龙目大哥??此时咱们必须同仇敌忾??”思涯也叫道

龙目见妹妹受伤??而吴寒逼上??于是锋一转??金箭破空??射向了吴寒

吴寒听到破空之声??脸上大惊??连忙的后退??同时天钉发出一道蓝光迎上了去

金箭遇到蓝光居然慢了下來??似乎也要被寒气冻上

然而虽然慢了??可是依然向前不止??吴寒的脸色变了??他心知无法拦下金箭??这金箭之强??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施法之中急闪??可是金箭还是射中的他的左肩??幸好金箭的來势已缓??此一击未伤及他的骨头

龙目见状??又连出几箭??法相寺罗汉阵中两个僧人受了伤??而罗汉阵因此而大乱

“阿弥陀佛??”明河也想不到那个少年的箭法如此厉害??于是出声提示??他们顿时转攻为守

只此一人??便改变了战局??然而得晨和思涯并不想取胜??而是要脱时

此时他们已看到远处潇州城的方向??数点金光向这里飞來??那是天龙帮之人??于是落花招呼一声??与得晨等人向南飞去??而地面之上突然飞出数百只的飞鸟??扑向了吴伤

吴伤连忙挥拳??等那些飞鸟死的死、飞的飞??散开之后??魔君和思涯等人早已飞远

吴伤还要再追??可是突然眼前一黑??落了下去??刚才强行的施法??已让他消耗太多了

吴寒身形一闪??抱住了吴伤??他看看飞远的思涯等人??再看看吴邪和吴伤??不知是否该追上??还是先救治自己的兄弟们

“阿弥陀佛??”明河合什道:“那几人都是高手??此时已追赶不上了??”

听了明河之言??吴寒点点头??连忙的落下

“四……四弟??你……你别管我??快……快看看五……五弟怎么样了??”吴邪道

吴寒此时也有些慌张??他们兄弟几个一直在凝碧涯之上??根本沒有遇到过什么受伤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