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18 回温暖的心

618回 温暖的心

况且以他们的法力??天下也沒有多少人是他们兄弟三人联手的对手??然而此时却赶上了数位高手??实在是始料未及

吴寒听了大哥的话??连忙搭下吴伤的脉门

吴伤的脉相虽乱??却只是刚才的消耗过多??只需消息一段便可好转了??于是吴寒的脸色缓和了下來??伸手取出两粒丹药??喂入了吴伤的口中

法相寺的罗汉阵也在救治刚才受伤之人??而明河看看一直关心吴伤这边的吴邪??突然合什道:“阿弥陀佛??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位小施主你自己受伤最重??却仍在关心兄弟??老衲敬服了??”

吴邪知道明河是在说自己??本想微笑着致谢??可是身子一动??五内一阵的剧痛??他的脸色一变??连忙的施法疗伤

不远处的吴寒见到大哥脸色有异??连忙的跳了过去??本來要搭一下吴邪的脉门??可是一挨着他的手??脸色就是一变

吴邪的手如刚刚从冰窖中出來一样??冰冷无比??显然是气血不足??无法将热量带到手足之上??再搭上他的脉门??他的脉相却是混乱无比

“大哥??”吴寒大惊??他终于明白刚才明河说的话的意思了

吴寒想施法为吴邪疗伤??可是自己体内所修炼的乃是极寒之气??对吴邪的症状并无益处

此时明河急飞而下??坐到了吴邪的身边??身上金光闪动??伸手抵在了吴邪的后背之上

金光输入到了吴邪的体内??吴邪的脸上血色慢慢的恢复了??而那些佛门弟子们??此时则同时念动佛经??空中顿时佛光闪烁

吴邪的表情舒坦了起來??看來他的伤痛之处也舒服了许多了

此时两个光点落下??那是天龙帮的帮主李宽和于涛飞到

他看看场中的情况??脸色一变

“吴寒贤侄??令兄怎么了??”李宽问道

吴寒连忙说明了原委??李宽大惊??这吴邪看似法力不弱??却想不到是个伤残之身

那边的佛光闪烁??终于??吴邪脸上红润了起來??躺下不动了

“阿弥陀佛??”明河起身??看看众人??相反的??他的脸色居然有些缺少血色

李宽大惊??他已看出了刚才虽然时间不长??可是明河却消耗了几年的修为??才稳定了吴邪的五内

明河见李宽看出了自己的所为??要说出來??于是微微的摇头道:“吴邪小施主为了兄弟不计自己的得失??老衲佩服了??”

李宽心中也是一阵的敬佩??对明河

“阿弥陀佛??魔君等人早已逃远??两位小施主也受了伤??我看还是先回去休息为上??”明河道

李宽点点头??命令帮中人带着吴邪和吴伤??返回到了潇州城??连金贝贝得知了潇州附近的战况??也派人送來了极品药材

被软禁在潇州的吴言??见自己的兄弟受伤??也是一惊??他一阵的感慨??此时手中沒有魔彩珠??否则便可以为兄弟们疗伤了

只是吴伤已经醒來??虽然内法尚未完全的恢复??可是人已无大碍??与他关系甚好的李宽却是一阵的感慨??不愧是吴天之后??强行提法之后??居然还能恢复的如此之快

一天之后??吴邪也醒來??他此时虽然伤势未愈??却急于离开

“大……大师、李……李帮主??”吴邪在他们挽留之时道:“此……此时魔彩……彩珠已……已失??凭……凭我等之力??无……无法取回??而檀……檀心花开的日……日子临近??我……我当速去禀报父……父亲??”

李宽和明河也觉有理??于是不再阻拦??三兄弟押着吴言??向凝碧涯飞去

思涯和得晨得以脱身??只是离开之时无法再选择方向??而是向北飞去

飞行了两三天??居然到了北山的边界之处??几人才停了下來

这两天里??落花已将自己与魔君商议好之事说给了龙目??龙目狠狠的瞪着得晨??只是他知落花的办法乃是夺回南疆失地损失最小的方法??而且若是不行??自己大可以自杀??与魔君同归于尽??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几人商议一下??让龙目和断径先回南疆??平息那里的战乱??断径一听此言??巴不得马上离开??于是与龙目转而向南飞去

而剩下的三人來到了一处山谷避风之处??各自的修炼起來

魔君继续修炼他的血剑??而落花则将制御魔彩珠之法教给思涯

落花只是记得那些咒语??她并未驱动过魔彩珠??只是她知这制御之法甚难??非是达到极高的境界??无法学成??可是思涯却是进展神速??只是熟练了咒语之后??那魔彩珠便能被他驱动的光芒万丈

思涯大喜??原來将自己的内法与魔彩珠内的灵气融合之后再发出??内法居然能增强许多??感觉上是自己输入多强的内法??魔彩珠便会再多输出多强的灵气??简单说來??便相当于自己的内法增强了一倍??且不说那魔彩珠灵气之强远在普通人内法之上??然而那魔彩珠内的其余灵气极强??思涯想感觉自己所能引出的只有极少的部分??他想彻底发挥出魔彩珠的灵气??可是试用几下之后??只能发挥出一点点??而里面的赤、黑、青、红四个光点??似乎才是最强??他现在尚无能力将它们激发而出

魔君与思涯等人的同时消失??使中原看起來又宁静了许多??其他三大门派虽然加紧了巡逻??可是要么如天龙帮一般能力有限??不敢多生事端??只盼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沒事便是阿弥陀佛;要么如无忧谷??南疆生乱??他们不敢放松警惕;再或者如法相寺??原本便是不闻世事??若非是事情惹到了自己的头上??他们很少主动出击的

虽然其它三大门派安静??可是碧云山上的虹光派却是热闹的非凡

却说那一日??各堂的弟子或者是修炼着本堂的小阵??或者是三三两两的修炼着本门的剑术??再或者做着别的事情??只是他们正在用心之时??突然天枢峰的上空??出现了一柄巨大的光剑

众人只觉剑气纵横??沒有由头的生出一阵的狂风

年轻一代的弟子见状有的惊慌、有的惊叹??只有老一辈的弟子??如英子、郑桐他们一阵的感慨

中阵??终于成形了

于是众人纷纷的向天枢峰跑去??想看看成阵的中阵到底是如何的样子??然而就在他们赶往天枢峰的之后??碧云山后山之处??却传來一股更强的剑气

只是那剑气虽然更强大??可是却是稍纵即逝??那些弟子们只是感觉出來??想要回头看去之时??那剑气便已消失

晚饭之后??中阵七人突然接到通知??掌门有请

天枢堂内??中之七人到齐之时??各堂的首座早已落座

薛不才坐于正中??一脸的喜色??江小贝在侧??其他几位首座在分坐于两旁??都是面露喜色

中阵七人不知所以??为首的江文广上前道:“掌门??何事召唤我们??”

薛不才笑笑??“听长老说??你们今日中阵成阵??那剑气我们也感觉到了??”

中阵七人一阵的高兴??相互看看之后??吴剑突然上前道:“掌门师伯??也恭喜你们??我们同时也感觉到了您们大阵成阵??那股剑气??远非我们中阵可比??”

薛不才等人“哈哈”大笑道:“我们能成阵??多亏了一人??”他说着??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一人

那人面带白纱??见薛不才看自己??于是摘下了脸上的面纱

中阵之中已有几人知道徐若琪是诈死??于是沒有惊讶??而剩下几人却是一脸的惊讶??因为那人正是徐若琪

那不知真相的众人??看到了徐若琪??也马上明白了个中的原委??是了??以徐若琪的法力??天下除了传说中的吴天??已无人是她的对手??她怎么就能够那么轻易的被偷袭而死呢

薛不才看出了众人的表情??于是笑着给出了定论??“众位??你们是徐师叔所修炼的金蛇密籍十分的奇妙??居然能够死而复生??你们明白了吗??她是死而复生??”薛不才特意的把“死而复生”四个字加了重音

大家一阵的点头??齐声道:“是??”这显然是对外宣称的口径

江小贝见众人明白了掌门的意思??于是又补充道:“虽然徐若琪复活??可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大家还是不易张扬??以免有人再來捣乱??”

“是??”众人又齐声答道

听江小贝说完??薛不才突然干咳了一声??正色道:“自若干代之前??中阵便是我派汇集精英之所在??今日你们七人??便是本派的精英??日后你们将担负起更多的派内要务??不论是对外征战还是议和??”

中阵七人一阵的诧异??不知掌门为何发出此言??于是只好齐声称是

薛不才点点头??“今日刚刚得到天龙帮的消息??思涯、魔君在潇州城突然出现??抢夺了吴氏三兄弟手中的魔彩珠??”

此言一出??中阵七人一阵的惊讶??吴氏三兄弟的法力他们之中许多人曾见过??思涯和魔君居然能从他们手中抢走魔彩珠??那思涯和魔君的法力也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