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19 回各自忙活

619回 各自忙活

薛不才又道:“魔彩珠对于吴师弟來说十分重要??为此我们几人将去寻找魔彩珠??你们七人则需在你们徐师叔的带领之下??继续修炼中阵??”

中阵七人面面相觑??然后再次的点头称是??见无他事便离开了天枢殿

而薛不才则重重的坐到了中间的椅子之上??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师兄??你因何叹气呀??”秦弄玉道:“咱们大阵已成??可谓是天下无敌??还有什么能难住咱们的??”

薛不才看了看秦弄玉??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为何??总感觉吴师弟复活黄姑娘之事不会顺利??下午得知魔彩珠被抢之时??犹为强烈??”

徐若琪听了薛不才之言??想到了那个困扰她十八年的问題??她一直怕自己想起??一直在逃避??这世间只有她和千雪二人知晓的秘密

“我们只需找到魔君和思涯??再抢黑魔彩珠便是了??此时赳檀心花开还有半个月??尚不着急??”秦弄玉道

薛不才点点头??“只能是如此了??只是中阵七人继续修炼??咱们却分别有安排??”

于是众人起身??薛不才分别对众人做了安排

众人接收到安排之后??转身离开

只是徐若琪走的很慢??等众位师兄都离开天枢殿之后??她突然的转身走了回來

“掌门师兄??”徐若琪抱拳道

“徐师妹??你还有事吗??”薛不才疲惫道

“掌门师兄??大阵自已有四十未启用??如今突然启用大阵??难道是为了对付世间最强之人??”徐若琪突然道

薛不才一愣??看看徐若琪??然后道:“你有话尽可直说??此处沒有别人??”

徐若琪点点头??“咱们的大阵??似乎是为了对付吴师弟而设??”

薛不才看看徐若琪??终于道:“你能看出此意??非是对我了解??而是对吴师弟十分的了解??”

徐若琪沒有再说什么??此时已不必再多说了

“我身为天下第一大帮派之首??不能不多想一些呀??若是魔彩珠不能夺回??黄姑娘复活失败??吴师弟有了异变??谁可抵挡于他??只有咱们的大阵了??”薛不才道

徐若琪听了此言??眼中含泪??她深深的向薛不才鞠了一躬

薛不才含泪道:“况且碧云山上最近也不太平??总觉着有大的事情要发生??”

徐若琪一愣??“师兄所说的难道是这几年來仙坑的异变吗?”

“正是??”薛不才说着??已十分的疲惫??徐若琪不忍心再和他说下去??于是转身离开了

薛不才看着徐若琪的背影??心中想着如何寻找思涯??又如何夺回魔彩珠??只是山上只留下了中阵和徐若琪镇守??想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薛不才想着??便回去休息了??可是他哪里知道??此时魔君的目标已不是吴天??而是身上尚有魔性的吴剑??而思涯、落花甚于龙目??为了各自的目的??已与魔君短暂的结成了同盟

而他们此时的目标??便是碧云山

几日之后??天忧谷谷口??江小贝求见

晓峰带着众人迎了出來??将江小贝迎入了正堂

江小贝尚未说明來意??晓峰则大笑着叫出一人

那人见到江小贝纳头便拜??“参见长老??”

江小贝连忙的搀扶??却原來是吴天之子吴寒

江小贝见之连忙问道:“听说吴邪和吴伤都受了内伤??此时可好了沒有??你來无忧谷又所为何事??”

吴寒抱下拳道:“禀长老??我五弟之伤并无大碍??此时他已被父亲派往了法相寺??我大哥之伤却需修养数日??”

江小贝点点头??“如此甚好??你大哥原本便连续受过极重的内伤??若不注意调理??便要影响到修为了??”

吴寒一愣??他知大哥和二哥都受过重伤??可是却未听人说起为何受伤??如今见长老如此说起??显然是知道大哥和二哥为何受伤了??只是他当着无忧谷众人??不便说起

此时晓峰问道:“江长老??你所來何事呀??”

江小贝微微一笑??“我派掌门有亲笔信??请谷主亲阅??”江小贝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到了晓峰的手中

晓峰迅速的看完??却沒有再让旁边的叶飞等人观看??而是将信放入了怀中

晓峰“哈哈”大笑道:“我也许久未见吴兄弟了??既然薛兄弟和吴兄弟都有此意??我便带着谷中的精英??到时到凝碧涯去见见吴兄弟了??”

江小贝听完一愣??心道掌门信中之意是怕到时吴天有变??虹光派独木难支??所以才请无忧谷出手支援??而听晓峰之言??吴天居然也请他上涯??江小贝想着??转头看着吴寒

吴寒则抱拳道:“长老??我与六弟奉父亲之命??分别前往无忧谷和法相寺??借两派的钻石蛋和金舍利一用??”

“那是为何??”江小贝奇道

“父亲曾说过??当年东海升龙岛黄岛主想要复活幼龙??便想借三大奇珠之一相助??而此时魔彩珠不便找回??所以他才想到另外的两大奇珠??也定然有起死回生之效果??故而让我们请两大奇珠上涯??”

江小贝大喜??如此说來掌门所担心的便是多虑了??即便沒有魔彩珠??另外的两大奇珠也照样可以复活黄衫??那样最好

他想着??突然笑道:“如此说來??请两大门派上山便是向吴天道喜了??”

晓峰也是一笑道:“当年黄姑娘对我谷中有恩??我们自然是要当面谢她的??”

中原与北山的交界之处??不时的有光彩闪过??只是那光彩却是异彩??附近的虫兽早已被吓的逃开??而草木无法移动??却被吸去了灵气??成了黑色

思涯却是一阵的大笑??不过是几日??他已熟悉了御魔彩珠之术??此时凭借魔彩珠??不但使自己本身的法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还能借魔彩珠之内的灵气??发出强大的一击

眼下只剩下最后一关??何时能御出那魔彩珠内的四个光点

只是落花的法术之中并沒有相关的法术??显然那光点并非原本就在魔彩珠之内

思涯信心满满??他自信此时只凭借魔彩珠与徐若琪一战??自己应该不会落入下风了??若是再有血剑在手??威力便是非同小可

同样修炼血剑的魔君的进境却沒有思涯那般的迅速??只是越使用越熟悉而已??看着思涯的法力突飞猛进??得晨在嫉妒之余??又暗自的高兴??思涯越强??自己的计划便越好实现

而更让得晨高兴的却是落花??她在此期间居然将一只猴子和一只老虎的身体互换成功??于是那只猴子改成了在地上跑??而那只老虎居然一直想要上树

如此看來??那九转之术真的存在

这一日??南方飞來数人??那是断径和龙目??顺着魔君留下的记号找了过來

他们回到南疆之后??马上平息了双方的争斗??断径和龙目向两族之人表达了得晨的意思

让多诃族人主动让出了那莫族的祭坛??以示诚意

见两族停战??断径原本想留在南疆??可是龙目担心妹妹的安危??于是便带了几人要重回中原

断径心道龙目回去??而自己不回去??魔君定然会怪罪的??于是也挑选出几个族中的高手??与龙目同回了中原

众人拜见魔君??而且还给魔君带來个好消息

虹光派的几位首座已纷纷的出手??四下里寻找着众人的下落??其它三大门派也纷纷的协助??此时中原各处??特别是南疆入口之处都是四大门派之人

魔君听之大喜??如此说來虹光派留在碧云山上之人沒有多少高手了??若是吴剑此时在山上??那么此时便是将他抓获的好时机

魔君想着??他的目光落到了思涯的身上??这些日子要说修炼??便是等他了??此时他制御魔彩珠之术也相当的强悍??他还要再次提高??还是要小试牛刀

思涯此时也是信心满满??虽然魔彩珠那看似最厉害的灵气尚未能发挥出來??可是若是虹光派的几位厉害的首座不再??徐若琪已死??那么剩下之人定然不是自己的对手??况且早日的抓到吴剑??让魔君完成他的计划??那么自己复仇的计划便可以实现了

看着魔君的目光射向了自己??于是思涯道:“此时正是抓获吴剑的最好时候??我已准备好??只等魔君一声令下了??”

听思涯如此一说??魔君非常的受用??而龙目则撇了撇嘴??虽然魔君已将祭坛归还了本族??可是多诃族人尚未退出原來那莫族人的地盘??只是此时自己的性命与魔君关联在一起??还有妹妹的计策??此时只好听他号令了

“既然如此??咱们便兵分两路??”魔君吩咐道:“断径长老??你带几个人??分散到中原各处??生出一些事端??分散四大门派的注意力??”

“是??”断径答应一声??心中却美了起來??于是道:“潇州城乃是中原第一大城??我便亲往潇州生事??”

得晨早看出了他是想着潇州的妓院??只是魔君此时心情极佳??况且是在用人之计??于是便不与他计较??而是点头道:“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