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22 回心生一计

622回 心生一计

“轰”的一声巨响??魔君和那人各退数步??原來是徐若琪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她此时也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原本是要留下思涯的性命??因为吴剑和思涯原本便是亲兄弟??可是沒想到居然造成了如此的后果

“你沒有死??”得晨看着徐若琪冷冷道

而此时吴剑转飞而回??他狠瞪了一眼念玉??挥剑向思涯击去

沒有了中阵??思涯便不再怕吴剑??他手中木剑一挥??想起刚才吴剑几次三番的想制自己于死地??于是手上用足了十成的内法

“不可伤他??”这叫声??居然是出自三人之口??一是徐若琪??她怕他们亲兄弟之间真的造成了杀戮;二是得晨??若是吴剑已杀??自己的计划便要泡汤了;三是念玉??刚才她不愿吴剑伤害思涯??此时也不愿思涯伤害吴剑

思涯一愣??收上收住了几分力

“轰”的一声??思涯后吴剑各退数丈??只是思涯呼吸平稳??而吴剑却感觉胸口的气血翻滚??他心中大惊??几日不见??这家伙的内法似乎又有了长进

落花见念玉发愣??身形一闪??朝着她祭出了九转玲珑珠

念玉只觉眼前九色光芒闪烁??顿时感觉视魂魄出壳的感觉??一阵的眩晕??只是这一晕之下??她已被落花拿住

思涯一愣??张了张口??还是沒有说出让落花放开念玉之言

突然一道破空之声响过??一只金箭急射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冷冷一笑??手中金蛇剑一挥??那支金箭被震斜飞而出??飞而射向思涯

思涯见箭來势已缓??正要接下

突然一人手中剑飞祭而出??在空中化成一道七色彩虹??击向了思涯

却原來是吴剑见思涯注意力在落花身上??于是合身扑向了思涯??此时他的眼中要喷出火來了??他知道??照此速度下去??下次再见思涯之时??自己能否在他的手下走上几回合都成问題??所以今日一定要结果了他??为秦香报仇??当然也是为自己报仇

只是他和身扑向思涯之时??却沒有注意到他正好挡在了那枝金箭之前??那枝金箭正向他的后心射來

“啊??”一声的惊叫??却非是金箭射中了吴剑??而是不远处的魔君发出的

思涯也是一惊??他知吴剑身后便是金箭??或许吴剑并未发觉??再或者是他已感觉到了??可是他有必杀思涯之心??而顾不上那金箭了

只是思涯已无时间盘算??若是吴剑死了??那么自己的仇也相当于报不成了??况且徐若琪并未死去??还有虹光派的中阵成形??两者之一??自己都难以取胜

于是他的身形一闪??向吴剑扑去

吴剑冷冷一笑??心道他要跟自己同归于尽吗??那便來吧

只是思涯手中的魔彩珠突然的出手??强烈的光芒笼罩住了吴剑

然而光芒中的吴剑却并无不适之处??依然挺箭刺來

思涯内法狂吐??“嘭”的一声巨响??将吴剑弹飞出去??然而吴剑虽然被弹开??那光箭却向着思涯的胸**到

思涯无耐之下??连忙挥木剑迎上??但愿此击能挡开金箭

幸而就在此时??龙目也收住了法力??那金箭射到了木剑之上??散成了金光??却依然撞到了思涯的胸口

思涯的身子一震??可见那金箭力道之强

吴剑被震出很远??转过身來便要再击??突然得晨一声的大喝:“若要保住你们同门的性命??便给我住手??”

徐若琪看着女儿、张峰、钱亚蛟被擒??脸色一变??连忙的挥手??众人齐齐的停下??将得晨等人围在了中间

此时念玉被落花擒下??张峰和钱亚蛟被得晨控制??徐若琪和江文广的脸色难看的要死

只是一时之疏??中阵被破??三人被擒??虽然中阵成阵时厉害??可是一但被破了??那七人还是一盘散沙??遇到思涯、得晨这样的高手??便无法应付了

如此看來??这代的中阵与上代相比??每个人的定力都差了许多??身为指挥的江文广管控之力不足??而对付思涯之时??吴剑偏急??念玉偏软??被连破两次??是有原因的

看魔君停了下來??徐若琪问道:“魔君??你要做什么??”

得晨冷笑一声??目光却落到了吴剑的身上

“我此來碧云山??只是为了一人??”魔君道

江文广闻听此言??以为他是得知了徐若琪沒有死而來??于是道:“念玉的母亲法力高强??你少打她的主意??”

得晨却摇了摇头

此时吴剑见己方有三人被擒??反而的冷静了下來??刚才思涯的一击??内法强悍??他若是要伤自己??简直易如反掌??可是他那一下非但沒有伤害了自己??似乎还是将自己震开??他自己却差点被金箭射中

还有刚才金箭射向自己的后背之时??还听到有人大喝一声??你声音??却象是魔君发出來的??对了??他说來碧云山只是为了一人??难道是为了自己

吴剑想起了许多日前??他也曾将自己擒下??还逼迫着落花对自己施展什么九转之术??那法术似乎要将自己的灵魂吸出??而要进入魔君的体内

是了??他上次因为思涯的缘故沒有成功??所以不死心??才又來找我的??刚才我若是受了重伤??他便难以施法了??只是奇怪的是上次是思涯破坏了他的计划??可是他此时却与思涯同來??他们之间难道有什么协议吗

看着徐若琪紧张念玉的样子??还有两位同门被抓??吴剑想起自己年幼之时??每次闯祸??都多亏徐若琪出面摆平??还有那日自己入魔之后??差点对秦香行了不轨之事??当时徐若琪为了自己第二日能参加中阵的选拔赛??又为自己出头

想着他有些感激??还有自入中阵之后??同门们对自己都非常之好??此时想起自己原來对他们都是冷言冷语??专门找他们难堪??实在不该??此时想來??那是自己的自卑之心在作怪??他想着??又看了看被红光罩住??有些痛苦的张峰和钱亚蛟??特别是张峰刚才受了伤??此时口中还流这鲜血

此时徐若琪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身上的五彩霞衣突然五彩暴涨??手中金蛇剑也发出万丈的金光??在空中化成一条丈许的金蛇??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看样子便要与得晨拼命

得晨等人见徐若琪发怒??也不敢放松??手中的法宝也同时闪出光芒??落花更是将枯木枝向前一探??准备在徐若琪出手际??先结果了念玉

“不论你此來是为谁??我虹光派数百年來从未受过外人挟迫??今日掌门和长老不在??我便更不能下如此决定??念玉、张峰、亚蛟??我对不做你们了??”

徐若琪说着??便要出手??而得晨也要先向着张峰和钱亚蛟出手

突然吴剑高喝一声??“慢??”然后身形一闪??飞到了两方之间

这还不算??吴剑同时一挥手中剑??一道巨大的彩虹出现在空中??然后凭空炸开??响彻云霄

“轰”的一声??地面都有些震动了

得晨见吴剑突然出面??连忙停下血剑??沒有对张峰和钱亚蛟下手??而落花听思涯讲过他与念玉之间的故事??其实也沒有什么故事??只是一同修炼剑术而已??可是思涯每每说起之时??便是若有所思的表情??于是落花便知思涯定然是喜欢念玉??只是她哪里知道??每每那时??思涯心头想起的却是另外一人??秦香

落花此时便要杀掉念玉??除去一患??突然人影一闪??思涯伸手抓住了她手中的枯木枝??然后摇了摇头

“你……”落花一急??心中的醋意又强了许多

思涯看看念玉??微微尴尬道:“若是杀了她??便破坏了魔君的计划??龙目大哥便救不回來了??”

落花“哼”了一声??甩开了思涯的手??而念玉心中微微一宽??他还是有念着曾与自己同门??心寸善念的

正要出手的虹光派众人见吴剑突然站到了中间??于是也停下了手??不知他要做什么

吴剑转身向着徐若琪深抱下拳道:“徐师叔??我有办法救回念玉??”

徐若琪一愣??心道他能有什么办法呢??此话若是江文广说出來自己还能相信几分??可是吴剑非的脑筋灵活之人??况且即便他直有办法??也该偷偷的告诉我知??怎能当着魔君的面直说呢

听吴剑此言??虹光派众人也皱起了眉头??因为有三个同门已擒??还都是中阵精英??这事情太麻烦了

吴剑此时又转身对得晨道:“魔君??我知你是为我而來??我以自己交换这三人??你可同意??”

魔君得晨一听此言大喜??连忙点头道:“如此甚好??我与你父乃是同族??我决不会伤害于你??只是有事请你帮忙??”

吴剑冷冷一笑??这有事请我帮忙只是说给虹光派其他人听的??吴剑说着??将手中的剑向后抛出??冯英雄伸手接住

徐若琪一愣??上前一步道:“吴剑??你不必如此??念玉的命是命??你的命也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