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23 回提亲

623回 提亲

吴剑回头笑笑道:“徐师叔不必着急??他们不会伤害我的??况且……”吴剑说着挺了挺胸道:“我可是曾拯救过天下的吴天之子??虽然我未曾见过父亲的面??但我却不能失了他老人家的威风??”

闻听此言??虹光派众人一阵的感慨??因为吴剑还是李剑之时??为人刻薄无礼??与师兄弟们过招还频下重手??要不是英子师叔为人实在??总是亲自登门向晚辈们道歉??还有徐师叔的袒护??他早被掌门责罚多次了??只是此时??他为了同门而肯挺身而出的义举??却让是敬佩起來

“魔君??我已放下武器??你也当表示下诚意??放开他们??”吴剑对魔君道

魔君“哈哈”大笑??挥手放开了受伤的张峰和钱亚蛟??“你与我们离开碧云山之后??我再放开念玉??否则……”魔君沒有再说后面的话??此处虹光派人多势众??刚才连去云州救火的两个小阵都回山來了??虽然中阵被破??若是被那几个小阵围住??想要出去也要费些力气的

吴剑点点头??飞到了魔君的身边??狠狠的瞪了一眼思涯道:“秦香之事??我决饶不过你??”

思涯一愣??“秦香还沒有回到你们山上吗??”

吴剑冷冷一笑??“秦香在我父亲那里??你休想再打她的主意??”他说着??朝魔君做个请的手势??魔君原本还在戒备??他见此心中大喜??于是亲手押着念玉??朝山外飞去

虹光派众人不肯让路??吴剑却抱拳道:“请各位让开个道路??念玉一定会安然脱身的??”

那两个小阵看看徐若琪??徐若琪终于沉重的点了点头

吴剑与魔君等人飞远了??冯英雄转而问江文广??“师弟??咱们跟不跟上??”

江文广转头看了看徐若琪??只见徐若琪此时才从沉思中醒來??对江文广道:“江公子??你们收拾山上之事??我跟上便可??”

“你……多加小心??”江文广终于道

徐若琪点点头??五彩一闪??她悄悄的跟了上去

得晨押着念玉向西飞出了很远??吴剑眉头一皱??首先停了下來

他身后的落花是思涯也连忙的停下??“魔君??”落花叫了一声

魔君转身??吴剑则冷冷道:“魔君??已经离开很远了??你可以放了念玉了吧??”

魔君一笑道:“放是当然要放??只是……”

吴剑再次的冷冷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你若是不守信用??我派中人定然不会放过你的??特别是念玉的母亲我徐师叔??你也知她的法力惊人??若是将她惹恼??她更会请出我父亲??到时你想求饶恐怕都沒有机会了??”

魔君听吴剑拿吴天來威胁自己??一阵的“哈哈”大笑??“你从未见过你父亲??我却见过他大战新魔尊之时的威武??他的厉害??我自然知晓??”

吴剑被说的脸上微红??然后张开了双臂??落花上前在吴剑的后背之上轻轻一点??吴剑身子一软??思涯发出法力??将他摄在空中

魔君再收轻了念玉身上的红光??但还是在她的肩头轻轻一点道:“我与贵派并无恩怨??我只是想打着吴剑的旗号见见吴天??我所封之穴道一个时辰之后便会自行的解开??你便可以自由行动了??”

魔君说着手中红光一闪??便要将念玉抛下

“我來放她下去??”落花说着??接住了念玉

思涯心道不好??落花刚才便要对念玉下手??此时她会不会暗中取了念玉的性命呢??想着连忙道:“我帮你??”说着便将空中的吴剑推向了魔君

念玉的穴道虽然被封??可是她已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她看着被推來推去的吴剑??眼中居然溢出了泪水

落花见思涯跟着自己??便无法暗中使坏??只是她将念玉放到地面上之时??还是不死心道:“她的母亲是你的仇人??母亲难杀??你不如先杀了她消一消心头之恨??”落花说到这里??突然浪笑一声道:“不过如此美人如此死了太过于可惜??你大可以先把她……”

“你住口??”思涯突然喝道

他的大喝之声把落花吓了一大跳??她与思涯相处过了数日??她从未见过思涯发如此大的火

思涯也觉自己有些鲁莽??自己还要借他们南疆人之力消灭吴天呢??只是刚才他知道落花要说什么??落花是要他**了念玉??他知落花已喜欢上了自己??能自她的口中说出如此之话??显然需要很大的魄力

思涯缓和了一下语气道:“她母亲是她母亲??她是她??咱们不能伤害她??”

落花听思涯如此说??气“哼”了一声??飞身而去

思涯看着带上的念玉??还是叹了一口气??“你曾放过我两次??我今日也救过你两次??如此咱们已算两清??下次相见之时……”思涯本來要说下次相见之时??便是仇人??可是他却说不出口來

但愿以后不再相见了??他想着??挥出一道内法??震开了念玉的穴道??然后转身飞走了

念玉揉揉肩头??看着思涯飞去的背影??眼泪终于流了下來??好好的一个人??为何会变成这样呢

看着思涯飞远的背影??念玉有些犹豫了:自己是追还是不追

正在她犹豫之间??突然五彩一闪??徐若琪出现在了念玉的身边??她上下打量下念玉??发现并无受伤之处??于是从腰间摘下一柄剑??交到念玉的手中

念玉呆呆的接过剑??流泪道:“娘??吴剑被他们抓走了??思涯说下次再见??就……就……”

徐若琪把念玉揽到了怀中??轻抚着她的秀发道:“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若是那思涯真的对你不轨??我早就出手将其击毙了??”

念玉闻听此言??心头一暖??原來母亲一直都在自己身边??有母亲在??自己突然觉着好安全??突然她又想到了吴剑??于是道:“吴剑怎么办??魔君要抓他做什么事情??”

徐若琪道:“我跟來??一是照看你??二來便是要看看魔君要对吴剑做什么??机会合适??我当救出吴剑??”

念玉听了一喜??于是道:“吴剑是为了我才甘心落入魔君的魔掌的??我也该尽一些力??我随你一起去吧??”

徐若琪轻抚着念玉的秀发??此时发间已有了几缕白发??徐若琪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灵蛇后人天生血热??特别是在修炼金蛇密籍到一定层次之后??便会生出白发??你只有几缕??为娘当年却是满头的白发呀??”

“是吗??”念玉看着徐若琪满头黑亮的秀发??一脸的诱惑

徐若琪笑笑??却沒有回答??念玉的白发少于自己??希望她的命运比自己好呀

吴剑到手之后??魔君一路之上兴奋无比??他们又飞行了一段??于是停下休息

吴剑是身上被红光封住??可是却依然可以说话??于是他问道:“你要杀要剐随便??不要婆婆妈妈的??”

魔君此时看着吴剑生气也十分的高兴??于是道:“我怎么舍但是杀你呢??我还要让你成为魔法天下第一之人??超过……超过你的父亲吴天??”

吴剑一愣??心道他抓自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天下第一??鬼才相信

于是吴剑冷哼了一声??沒有再说话

魔君此时看看落花??于是又道:“落花??你何时内法充足了??咱们就开始施法??免得再生事端??”

落花点点头??“我只需调息一两个时辰??内法便可恢复??”

“好??”魔君答应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道:“落花??数日不见??你的法力似乎又有了提升??”

思涯闻听脸上一红??心道可能是两人连续的**??才让二人的内法得到了提升??说來也是奇怪??道家和佛门讲究的都是清心寡欲??可是南疆却是将欲望发挥出來??才能提高内法??而且自己居然也能如此

落花听魔君一问??突然浪笑道:“魔君??你难道忘记咱们南疆法术之中??有一种阴阳互补之术吗??”

“阴阳互补??”魔君当然知道??那是男女**之时才能施展的法术??可是那对双方的法力和体力都有极高的要求??特别是男子的**时间要超过一个时辰才行??魔君正奇怪着??却见落花含笑看着思涯??而思涯脸上则是微红??他心中马上明白了??看來思涯的内法提升??也是得益于阴阳互补之术呀

只是魔君虽然心头微微的不悦??可是他应变极快??于是“哈哈”大笑道:“原來如此??你们二人郎才女貌??直是一对璧人??等我大功告成之时??一定亲自为你们操办婚事??”

思涯心头一惊??连忙“支吾”道:“魔君??我……我……”

落花却抢在了前头??欢喜道:“有魔君作主??落花先行谢过了??”

她此言一出??远处的龙目却是一脸的不悦

“魔君??”一直沒有说话的吴剑突然开口说话??而且听语气似乎十分的谦恭

众人都是一愣??得晨于是问道:“吴剑??你有事吗??”

吴剑突然叹了一口气道:“魔君??我知既然落入你手??便要性命不保??只是能否宽限我几日性命??因为我自生下之后??尚未见过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