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27 回围堵

627回 围堵

思涯也看了看上空??点了点头??他们二人飞回之时??十分的小心??生怕徐若琪或者念玉暗中偷袭

只是徐若琪和念玉并未出现??于是落花远远的看到了那闪着光芒的九转玲珑珠??她念动咒语??九转玲珑珠飞回到了她的手中

她收了珠子??依然四下的寻找着魔君的踪迹

找了一圈??二人毫无发现??于是思涯道:“刚才那爆炸之力极大??连九转玲珑珠都压制不住??想來魔君可能尸骨无存了??”

“不然??”落花道:“刚才的爆炸??只是吴剑撞开了那光球??而非是击中了魔君??所以魔君可能被弹开了很远??他未必有事??”

“哦??”思涯应付了一声??心道落花如此着急找出魔君干什么??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情

落花感觉出思涯的目光有些异样??她此时心悄不佳??再想起刚才自己说徐若琪也是自己的仇人时??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于是冷冷道:“你若觉着我已无用??大可马上离开??说不定虹光派的那两人马上便回來了??”

“你……”思涯感觉出落花的话中有刺??可是想到她的大哥刚死??于是便沒有再说什么

落花冷哼了一声??继续的找着

又找了一圈??还是沒有发现??落花也有了放弃之意??只是她话未出口??突然心头一跳??接着一块巨石之下发出一声的巨响??碎石满天飞舞??接着一人从石下飞出

魔君得晨

得晨的脸色难看的要死??他的计划再次的受挫??或许连下一次机会都沒有了

“魔君??”落花上前行礼道

得晨四下的看看??发现眼前只有落花和思涯??于是问道:“吴剑呢??徐若琪、龙目呢??”

“禀魔君??”落花道:“吴剑异变之后飞走了??徐若琪母女也离开了??我大哥他……被徐若琪害死了??”

魔君愣了一下??然后只是冷“哼”了一声??看着思涯的目光之中有些怒火??刚才安排他和龙目护法??可是他们却让徐若琪闯了进來

思涯看出了魔君眼中的责备之意??想到自己若想报仇??还需魔君等人的相助??于是道:“魔君不必着急??只要您的身体无碍??落花和九转玲珑珠在??咱们便还有机会??”

“有什么机会??吴剑都变成那样了??”得晨冷冷道

思涯一笑道:“魔君不妨想想??那吴剑入魔必有恢复之时??否则他有过两次入魔而刚才又是常人呢??咱们只需找到他??跟着他??等他恢复之时??不需魔君动手??凭我一人之力便可以将他抓获??”

魔君听了脸上一喜??马上和缓了脸色??拍拍思涯的肩头道:“好??好??难得你有心??我刚才心绪不极??你要多多的包涵??”

思涯心头冷冷一笑??心道你我只是相互利用??等我对你无用之时??你定然不是这般的模样??还有落花??于是思涯脸上带笑道:“恕晚辈直言??晚辈如此设想??并非是为了魔君??”

“哦??那是为何??”得晨一愣

“一來是为了自己报仇??二來……”思涯看了看落花道:“二來是为了落花??”

得晨一听??“哈哈”大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历來如此??”他说着??突然念动咒语??身上红光一闪??却未见到那柄血剑飞出??他的脸色一变??急问思涯道:“血剑呢??”

思涯一愣??摇了摇头

得晨正要再问??突然他们的四周闪出数十道剑气??三人脸色一变??再向四周看去??却见以徐若琪、江文广为首的几十个虹光派高手??已将他们团团围住

“快冲??”得晨反应极快??大喝一声??思涯和落花也几乎同时出手??一道红光、一团黑气化成一只黑鸟、还有思涯发出那道玄光

三道法气向同一个方向击出??他们只求能迅速的击出一条通路??好马上脱身

他们的法气一出??大家只觉对面五彩一闪??那是念玉祭出了手中的剑??她旁边还有徐若琪??祭出的金蛇剑在空中化成一条巨蛇??再有居然是一个天权堂的小阵??也跟了过來

“轰轰轰”三声??徐若琪对上了魔君??魔君刚刚从那九转之术中恢复过來??此时内的尚未完全的恢复??与徐若琪一对??被震退数丈

念玉对上了落花??此时落花沒有祭出九转玲珑珠??而且她刚刚的施法让他内法大减??此时已是疲惫不堪了??念玉则比她好了许多??二人对上了一下??落花顿时落入了下风

只有思涯和那个天权堂的小阵结结实实的对上了一下??光芒四射

魔君等三人一击未果??心中大急??而虹光派之人也纷纷的围拢了上來??除了徐若琪、念玉、天权堂的小阵??还有江文广、郑桐、冯英雄等人和另外一个小阵

见虹光派这阵式??魔君心道此时脱身有些困难了??若是在自己内法充足之时??若再凭借血剑之利??杀出一条血路來不是问題??而此时自己内法??能不能自保??还看运气和思涯和落花的发挥了??他正想着??突然旁边血气一闪??血剑居然飞了上來??得晨心头大喜??连忙拿住??心中有了底

“思涯??你今日插翅难逃??还不快交出魔彩珠??或许我们可放你一条生路??”江文广叫道

思涯见自己三人被围困??只是冷冷一笑??“就凭你们这些人??尚不能拦下我??不信便來试试??”

思涯说着??魔彩珠从怀中飞出??在空中异彩纷呈

众人纷纷的后退??同时施法抵御??而魔君以挥出一道血挡住异彩??念玉则藏到了思涯的身后??取出了九转玲珑珠

只是此时的九转玲珑珠??比起施九转之术之前??暗淡了许多??落花看着这宝珠??也一阵的心疼??可是此时大敌当前??不能不用它呀

“你们跟在我后面??咱们冲出去??”思涯说着??按照从落花那里学來的御珠之术??渐渐的魔彩珠催至了他所能控制的最强程度

虹光派之人连连的后退??只有法力强大的徐若琪等人尚能以自身的法力抵挡住魔彩珠的光芒

“攻??”江文广见势不好??若是不以进攻压制住对方??如此下去思涯等人便要脱离出众人包围圈了

虹光派之人听之??纷纷的出手

顿时间天空之中剑气纵横

思涯见势不好??于是连忙收起魔彩珠??内法一吐??心念一动??向魔彩珠向空中抛去

旁边的得晨和落花也同时出手??“轰”的一声巨响??思涯接下了大部分的剑气??他们三人被震的身体向下急坠了数丈??几乎挨到了地面

所幸有至宝保护??才勉强接住这一击

有了这一下??三人的心都沉了下來??这下子真的难逃出去了??而落入了虹光派手中??真不知后果是怎样

思涯听着旁边的二人都是气喘吁吁??他知他们已不能战??这该如何是好呢

突然旁边的落花突然道:“我有一法??或许可以逃出??”

“什么办法??”魔君急道

“魔君内法不足??不能发挥出全部的法力??若是将血剑交与思涯??或许他凭借两件宝贝之力??可以带咱们杀将出去??”落花说着??突然目光之中放了杀气??看向了徐若琪

“即便杀不出去??求你帮我杀死一人??”念玉又道

“谁??”思涯问道

“徐若琪??”念玉狠狠道:“是他杀死了我的大哥??我自知无法为他报仇??只有托付于你了??”

思涯点点头??“她也是我的仇人??”

落花点点头??又问魔君??“魔君??机会不多了??”

得晨看看虹光派众人??他们若非是忌惮魔彩珠和血剑??此时恐怕早已扑上來了??而此时徐若琪和江文广低声的说着话??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得晨无奈??此时若是不放心思涯??自己也无法脱身??若要脱身只有借他之力了

“好??只能靠你??”得晨说的??将血剑交到了思涯的手中

血剑刚到思涯之手??上面的血光突然增强了许多??微微的颤动??思涯感觉那是血剑一阵的激动??似乎与自己很亲的样子??他也轻抚下剑身??剑身之上的血光随着他的手游走

那边低说说话的徐若琪和江文广也停了下來??看到血剑也到了思涯的手上??心中他们要拼死一战了

“他们要拼命了??咱们不可以手软??”原來徐若琪知思涯也是吴天之子??恐怕战斗太过于强烈??不论是谁伤了谁都难以挽回??于是与江文广思量要抓活的??不可让众人下死手

江文广不知其中之意??当然不肯

徐若琪微怒??心道你不知思涯的真实身份??怎么如此的固执??若是换了长老在??他定能看出此事有内情

思涯轻抚剑之时??突然以手掌在剑锋之上一蹭??以血剑之利??他的手上立刻被切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急喷了出來

然而那原本喷向别处的鲜血??却在空中转了一个弯??被血剑吸收

血剑一吸到了鲜血??顿时血光变的极强??思涯手上的魔彩珠受了血剑的刺激??也突然的发出万丈光芒

它们中间的思涯突然一声的爆喝??身上光芒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