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28 回心照不宣

628回 心照不宣

魔君和落花也连忙的后退一截??生怕被他的法力所伤

见如此情况??江文广不者理会徐若琪??而是招呼大家做好准备

思涯此时已将内法催至了极致??他将内法输入魔彩珠??而等魔彩珠返回之时??那内法已强了许多??那内法通过血剑发出??那血剑之上的血气被着强悍的内法带动??张狂无比

一道血气??犹如巨大的毒蛇的信子一样??击向徐若琪等人

徐若琪脸色一变??思涯这一击已下了死手??若是自己手中有所保留??派中弟子难免会受重伤??甚至死于非命??那样并非是救了思涯??反而是害了他

她想着??也是一声的大喝??身上金光暴涨??金蛇剑发出一阵的怪嘶之声

众人见徐若琪发了全力??那些被思涯的状态吓到的弟子??此时也有了主心骨

是了??徐师叔与当年传说中的吴师叔一道??战玄武、剑魔??斗朱雀、魔尊??荡邪教、白虎??而且她修炼之强??已达到了返老还童的境界??便是她的女儿念玉也不及她漂亮

有她在??思涯并不可怕

大家想着??纷纷的催动内法??空中又是一片的剑气纵横

思涯此时被血剑的血气感染??心中突然也狂妄了起來??他面对着漫天的剑气??居然发出一阵的狞笑

手中的血剑迎了上去??无所畏惧

落花给他捏了一把汗水??面对如此的剑气??他能冲破吗

“轰”的一声巨响??大地都有些颤抖了??空中则被那碰撞之气搅成了飓风??让人睁不开眼睛

然而那些光芒散去之时??思涯却不见了

刚才他的全力一击??也算是威力巨大??可是对面的是徐若琪??有念玉、江文广??还有一个小阵??单是徐若琪便已是法力超凡??别说还有别人助阵了

思涯虽强??却还是被震开??他的身形如离弦之箭一样??被震向地面

所幸他的身上光芒不减??撞到地面之时??地面之上的土石被那光芒震碎、弹开

于是一阵的土石乱飞??思涯被击入了地面之下

落花和得晨被对方的剑气一荡??也向下飞來??他们见思涯被击入了地面之下??都是心中微惊??急忙的赶來

落花的担心思涯??而得晨是想取回血剑和魔彩珠

若是思涯重伤已死??自己便可将魔彩珠交还到虹光派手上??而自己与虹光派并无多大的瓜葛??想來他们也不会为难自己的??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

只要自己能全身而退??便照样可以一统南疆

二人各抱着心思??便向下扑去??只是他们尚未冲到??那土石堆之中突然闪出一道血光??接着便是“嘭”的一声巨响??思涯飞了上來

众人都惊了??思涯受了大家合力的一击??居然沒有受重伤??相反的??他手中血剑的血气反而更加的强大了起來

靠得近的落花却看清楚了??思涯的嘴角有一丝的血渍??他非是沒有受伤??而是口中吐出的鲜血被血剑吸收??此时血剑变的张狂起來??也带动了思涯的情绪

思涯一声的狂啸??手中的血剑和魔彩珠同时出手??在空中放出万丈的光芒

江文广大惊??心道看來他还要來一击??于是率众人后退数丈??同时提醒道:“大家小心??这厮还有力气??”

只是那魔彩珠和血剑飞在空中??突然上面的光芒闪动起來??有些不稳定

而思涯身上的那股狂妄之气也突然收去了不少??他也看出了那两件宝贝的不稳定??于是念动咒语

魔彩珠迅速的飞回??而那血剑向回飞了一截??突然的转向??向高空飞去

思涯脸色大变??因为他此时已感觉到高空之上??一股强大无比的法力正急冲而下

吴剑??回來了

思涯不知??这血剑除了喜欢鲜血??便是喜欢跟随魔性强大之人??当年他的外公白眉上碧云山挑战徐正甫??欲报当初断尺之恨??刚才吴剑入魔之时??若非有九转玲珑珠的灵气干扰??早已随吴剑而去

激斗之中??他祭出了魔彩珠??而那时吴天正好在附近??那魔彩珠上的异彩引出了吴天身上的原本的南疆第三族的力量??他居然在世间两大高手对战之时??走入了战团??伸手拿下了魔彩珠

然而那二人的内法和魔彩珠的灵气结合??却将他摄到了半山之处??他无意识之下??身上的魔性爆发??引來了原本在司马天背上的血剑

此时世间若论魔性??当属入魔之后的吴剑了??即便是吴天??也不如他??因为他体内的魔性已被蓬莱仙岛上的两位仙人化去

那边的徐若琪等人也看到了是入魔后的吴剑重新回來??于是徐若琪一拍念玉的肩头??五彩一闪??五彩霞衣重新穿到了她的身上

“江公子??你们快走??小心被吴剑伤到??”徐若琪急道

“啊??娘你不走吗??”念玉闻听急道

徐若琪摇了摇头??“我可以将他引开??你们速速的离开??”

念玉还要再说什么??此时空中的吴剑已飞近??正发出一阵的狂笑之声??因为此时血剑也飞到了他的手中??他狞笑的脸被血剑的血光要映??显得分外的妖邪

虹光派那些沒有见过世面的弟子们见状??不少人双腿都有些颤抖了

“你们快走??”徐若琪再次的大喝一声??身上五彩一闪??冲了上去

人未到??一道剑气便击向了吴剑

吴剑感觉到有人向他出手??一阵的狞笑??看的吴剑的狞笑??徐若琪想起了若干年前的吴天??他便是多次呈现这样的状态??而每次入魔之后??便会变的更加的强大起來

吴剑随便的一挥手??一道血气便弥天而降

靠得近的徐若琪感觉到一阵的窒息??连忙羽翼一展??向旁边飞去

吴剑一击而空??那道血气击中了地面??“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地面之上被击出了一道深深的大沟

徐若琪仗五彩霞衣之速度??急速的飞开??吴剑大怒之下??狂啸着追上

徐若琪不敢向中原人多之处飞去??而是向着北面那崇山峻岭之处飞去

吴剑虽然入魔之后??法力强大??可是他的飞行速度却比平时只快了一点??他哪里能追上徐若琪呢

江文广见吴剑离开??心中突然想到地面之上还有思涯、魔君他们??刚才思涯被抢走了血剑??此时正是擒下他的好时候

于是他与念玉停下??便朝下看去??哪里还有思涯等三人的影子??他们虽然失了血剑??却借吴剑出剑之时??逃离了这里

念玉心中微宽??反而放了心??她突然想起当日在摇光峰之上??吴剑入魔之时??母亲曾念诵出一段佛咒??控制住了吴剑??她刚才明明可以念诵那个魔咒??压制吴剑??而她却沒有念出??难道便是为了让思涯逃离这里

她为何要放过思涯呢

“江公子??”郑桐见二人停下??连忙叫道:“他们父子入魔之后??便会失去了人性??咱们还是速速的离开这里吧??以免在引回吴剑??”

“好??”江文广答着??便要广开??可是念玉看着母亲和吴剑飞去的方向有些不放心

“可是我娘她??”念玉担心道

“你不必担心她??”郑桐又道:“徐师妹经历过比这还危险一百倍的事情??这点事情对她來说不算什么??”

听郑桐如此说??念玉才放心了不少

见大家都已飞远??而且众人一阵的乱飞??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阵形??江文广怕他们再遇思涯等他??无法应付??于是一拉念玉道:“咱们快跟上大队??”

念玉被他拉着飞了一段??才抽回手

江文广刚才只顾着急??此时才想起自己刚才手中软软滑滑的??是念玉的小手??于是心头一热??同时脸上也是一热

江文广等人飞出去很远??魔君等人才从藏身之处出來

刚才有血剑在手??思涯神情张狂??更觉不出自己受了重伤??此时血剑离手??魔彩珠收住了光彩??他才感觉自己胸口之内一阵的疼痛??那是他以一己之力??与众人硬拼??所震伤的

得晨看看思涯??再看看吴剑和徐若琪飞走的方向??脸沉了下來??沒有与吴剑换成身体??此时还丢了血剑??虽然保住了命??可是却丢失了至宝??若是传将出去??自己的面子何在

落花看思涯此时牙关紧咬??正施展内法抵御着胸口的伤痛??再看魔君脸色有变??她心道他对哥哥施展了望夫蛊??到时时限一到??沒有了哥哥??他便要蛊发而亡了??不论他是魔君还是普通的南疆之人

于是落花道:“魔君??我知你心中所想??只是此时虹光派也是害死我大哥了的凶手??特别是那个徐若琪??这个狠毒的妇人居然三言两语的说得我大哥自尽??我定要除之而后快??”

听落花如此一说??魔君心头又生出了希望??有这二人鼎立相助??或许自己还有翻身的机会

落花又道:“魔君??虽然我大哥已亡??但是你的望夫蛊还是有解的??你不必为此而担心??”

得晨一愣??心道落花原來在担心这件事情??看來她尚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