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29 回丝丝血气

629回 丝丝血气

我堂堂魔君怎会对人下蛊??特别还是对敌人下望夫蛊??那日施法??只是为了掩饰而用??沒想到连断径那个老家伙都被骗了??只是恰逢大战??那个老家伙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

他心中冷笑着??脸上却是微愠道:“你少骗我??我身为魔君都无法解除??别说你小小年纪了??”

落花勉强一笑道:“我自然是有办法的??只是思涯受了伤??此处不可久待??以免虹光派之人杀回來??咱们还是速速的离开为妙??”

“好吧??”得晨也有此担心

于是落花扶起思涯??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你有什么办法??”其实望夫蛊原本便是个骗局??但是得晨还是故意的问着??好让落花感觉是她控制了自己??那样她便以为摸着了自己的底线??不会轻易的触及??那样反而有利于自己行动??因为自己的所以目的看似只有一个??那便是解除了望夫蛊保命

落花道:“以我之的力??魔君可以找到一个年轻力壮之人??与之交换身体??那样魔君的魔法沒有损失多少??还换成了年轻的身体??望夫蛊则留到了这具躯壳之内??那便是解除了??”

得晨听落花说主动要帮自己与人交换身体??想想也是??既然得不到吴天或者吴剑的身体??换成个年轻些的身体??那也是不错的??只是若能换成吴剑的身体??那样自己便有机会成为新一代的魔尊??况且吴剑乃是南疆第三族人??若是有了他的身体??那莫族的法术便也可以修炼了??即便成不了魔尊??到时也会是天下第一

想着他心中大喜??可是脸色依然阴沉道:“你说的不错??可是天下除了这个思涯??还有谁的身体比过了吴剑的身体呢??”

落花似乎猜到了得晨的话??于是道:“我与思涯也要找徐若琪报仇??我看还是等思涯伤后之好??咱们再找吴剑??魔君您意下如何??”

魔君此时身上的内法也未恢复??闻听此说??也只好点了点头

徐若琪引着吴剑飞出去很远??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吴剑此时有血剑在手??法力强悍??可是徐若琪却心中有底??她有那个佛咒

见此处乃是蛮荒之处??于是她将吴剑抛开远远的??然后对着他念动了佛咒

空中出现了一尊金佛??发出了万丈的金光??照向了吴剑

吴剑被那金光一照??身上的红光顿时暗淡起來

可是他此时有血剑在手??那血剑遇到佛光??突然发出无上的血气??将那佛光驱开不少

吴剑又是一阵的咆哮??便向徐若琪扑來

徐若琪大惊??沒想到居然是血剑破坏了自己的施法??而且吴剑此时身上的魔法??比起前两次來又强了许多

她心中大惊??边念诵佛咒??便向后退去

终于??将近一个时辰之后??空中的月亮被云朵挡住??徐若琪加紧施法??那佛光才渐渐的将吴剑身上红光压制住??虽然有血剑张狂??可是吴剑身上的光芒一旦消失??那血剑便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徐若琪的额头已流下了香汗??她轮番的大战??再加上刚才的施法??已让她内法有些不济了??幸好便在此时??吴剑后背之上的肉翅渐渐的蜷缩了回去??吴剑身子一歪??掉落到了地上

徐若琪连忙施法??将那血剑控制住

那血剑尚有不服??几番的挣扎??才安静了下來??它此时只是沒有人控制??否则徐若琪怎能制住它

徐若琪看不远之处有个山洞??于是摄起了吴剑??送到了山洞之内??那样即便月亮出來??也不会被照射到而入魔了??然后徐若琪在洞外盘膝而坐??一方面以金蛇剑将血剑缠绕??她继续施法压制??另一方面她也算是梢做休息??只等吴剑第二日醒來了

中原有些乱了??那便是因为连番的大战??终于让人心都慌乱了起來??大家原本以为中原的四大门派可以平了那些战乱??可是直到他们听说连虹光派的一位首座和一位高手都被人暗算而亡??而且连法相寺的高僧都到了潇州城的花柳之场所??虽然那是为了拿人??但大家相信??若不是天大之事??那位明河大师是断然不会出现在那里的

于是人心终于乱了

如此情况之下??四大门派不能乱??他们是中原的中流砥柱??而四大门派之中现在居首的虹光派??更不能乱??虽然他们损失了一位首座

碧云山之上还是一片的仙境??山下的云州依旧车水马龙??听说來了不少的北山之人南下过冬??当然他们还带着许多的北山特产??先换成钱??再换成货??多余的花掉

有人逃到碧云山下??见到了依旧繁荣的云州城时??大家才安心了一些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碧云山上看似安静??其实却是暗藏杀机??因为早有人盯上了这里

那场大战之后??已过去了三天的时间??这日晚间??三道人影飞上了碧云山

这三人正是魔君、思涯和落花

思涯虽然受了伤??可是他凭借魔彩珠的疗伤之能??还有与落花阴阳互补之术??伤势奇迹般的痊愈了??而且精神也一点都不差??仿佛内法比从前又增涨了不少

他们得知虹光派的掌门首座都在中原各处??山上有的便是以徐若琪为首之人??所以此时的虹光派当是实力最弱的时候??若要打吴剑的主意??这便是最好的时候了

况且吴剑那日入魔之后??此时未必恢复??另外他们还要找回血剑

而碧云山之上看似平静??其实却是暗哨遍布??薛不才临行之时已有了防备??只是思涯等三人法力高强??而且思涯曾在碧云山之上住过些日子??魔君他们也不是头次上山??所以对山上的情况还算熟悉

其实一到山上??思涯便感觉到了血剑的血气??虽然极为细小??但却依然可以感觉到

那个方向??便是天枢峰的方向

看來虹光派之人也不能压制住血剑??而是将其放到了虹光派禁锢最强的地方天枢殿了??三人又悄悄的向天枢峰赶去

只是越靠近天枢峰??那明暗哨便越多

三人藏在云层之处??思涯发觉那血剑并非是在天枢殿之内??还是在天枢殿之后??那里便是天枢峰之上的仙坑所在之处

“传说那血剑的血气??能让中原之人发狂??一般人若是靠近血剑??不久便会发狂而亡??”得晨突然道:“而我南疆之人??特别是多诃族??对血剑有天生的免疫之力??若是魔法高强之人??还可对血剑应用自如了??”

得晨说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題??思涯乃是西域之人??他为何也能制御血剑呢??而且看起來他对血剑的制御能力??尚在自己之上??这实在奇怪

但此时他们的目的是血剑和吴剑??连他们的大仇人徐若琪都是在其次??所以得晨也沒有功夫细想??他和落花在思涯的带领之下??到了天枢殿的后面

那里斜行向下??伸出去数百级台阶??台阶的尽头??便是天枢仙坑了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那血剑就在里面??因为越靠近这里??血剑的血气便是感觉的越明显

洞口居然沒有人看守??落花和魔君有些紧张??四下看看??生怕有变??如此重要之地??居然沒有人看守??实在有些奇怪

思涯低声道:“你们靠近这里??除了那血剑之气??可曾感觉到还有其他的灵气??”

魔君点点头道:“我一靠近这碧云山??便有不适之感??上次在山上大战??我只能发挥出七八成的魔法??”

落花也道:“我也感觉一到碧云山魔法便受到限制??而一接近此处??这种感觉更强烈了起來??”

思涯微微一笑??“此处乃是碧云山之上??灵气最强之处??所以基本之上不派人看守??若是派法力一般的弟子看守??反而对他们的修为不利??容易走火入魔??而你们的魔法属阴??这里的灵气属阳??你们一旦靠近??便会受到压制??”

魔君和落花此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说碧云山乃是修真圣地??却原來有如此强大灵气滋养??怪怪不得虹光派的弟子个个年纪不大??却是法力不凡

“你们二人守在洞外??我身上有虹光派内法??到了此处却是内法充沛??我进洞看看??”思涯道

“好??”魔君和落花越是靠近这仙洞??越是感觉出难受??他们二人虽然法力不凡??可是毕竟是凡人肉身??如何能与天地间的灵气相较呢

于是二人慢慢的后退??藏身于后涯

思涯则身形一闪??飘了进去

刚入仙洞??思涯体内的虹光派内法便被调动??身上发出微微的光芒??听师父说过??当年的吴天可以在仙坑十丈以内修炼内法??现在即便是掌门薛不才??也只能在十四五丈的地方修炼??可见吴天之强??自己也曾在天璇堂的仙坑处试过??以自己的内法??也只能到十七八丈之处

他想着??慢慢的向内走去??只是越向里走??里面的血剑的血气便越强??相反的??那仙坑的灵气便更强??只是思涯感觉的出來??那血剑的血气似乎被这仙坑的灵气压制??而无法尽情的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