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33 回盛况

633回 盛况

落花一愣??马上明白了得晨要以自己向虹光派示好??以求脱身??看眼前的阵式??比起当年的虹光派中阵又强了不少??若想与思涯一起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了??但思涯毕竟有两件至宝在手??他或许还有机会脱身??得晨若是将我交到虹光派手中??他反而沒有了后顾之忧??反而可以放开一战了??而这样还可以卖给魔君一个面子??他若是回南疆之后??或许会善待自己的母亲??再或者为了解除他自己身上的望夫蛊??他会设法救自己离开碧云山的

落花想到这里??点了点头??“便听魔君吩咐??”

得晨原本以为落花回对自己恶语相向??沒想到落花却答应了??于是心中一喜??突然大叫道:“薛掌门??我投降??”

众的又是大惊??特别是思涯??他回头之时??发觉落花已被魔君控制??他手上的枯木枝正放在落花的颈上??只需轻吐内法??便能取了落花的性命

“魔君??你要做什么??”思涯怒道

魔君冷冷一笑道:“我此來中原只是为了见见老朋友吴天??与虹光派并无恩怨??你们要杀吴天和徐若琪与我无关??”

思涯闻听大怒??挥血剑便想朝魔君刺去

魔君手中枯木枝一动??落花的脖子上便淌下了血來??只是那血飞散到了空中??被血剑吸走

思涯连忙制止血剑??而落花也急道:“思涯??你别乱动??魔君为人阴鸷??他什么事情也做的出來的??你若能脱身??便來救我??”

魔君不等落花说完??便带着她朝虹光派众人飞去

念玉、江文广等人连忙迎上??得晨飞到薛不才面前道:“薛掌门??我将此人交与贵派??你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薛不才皱皱眉??突然后面的江小贝道:“掌门??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派的吴天与魔君算是渊源??看在魔君与本派并无恩怨的面子上??还是放过他吧??”

薛不才心道江小贝此时突然抽嘴??必然有他的道理??于是点头道:“好??便依江师叔祖之言??”

魔君闻听大喜??连忙将落花向念玉、江文广那边一推??那二人将落花擒住??又补点了几处穴道

魔君向薛不才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若是薛掌门得空??便请到南疆做客??”

薛不才也微微的颔首??“一定??”

魔君向旁边飞去??便要离开??突然吴剑高声叫道:“且慢??”

听吴剑出声??得晨脸色一变??他连忙的加速飞行??想尽快的出圈??可是人影一闪??冯英雄、钱亚蛟、吴剑等人挡住了他

魔君脸色一变??对吴剑等人道:“薛掌门也答应我离山??你们要抗命吗??”

吴剑不理他??而对薛不才道:“禀掌门师伯??魔君曾有两次要治我于死地??所幸都未成功??”

薛不才此时才明白了江小贝的计划??更明白了江小贝加重语气说的“看在魔君与本派并无恩怨的面子上”一句话的意思

于是他脸色一沉道:“魔君??可有此事??”

魔君脸色一变??沒想到自己白白的将落花交给了虹光派??却中了他们之计??对了??都说虹光派的长老江小贝足智多谋??刚才那话明明便是将自己套了进去

只是魔君反应也极快??他抱拳道:“我与吴少侠之间只有些误会??我曾与贵派弟子交手几次??都是手下留情??否则你们中阵之中的几人??早已无法出现在这里了??”

此言说得不假??与之交战两次的江文广等人都连连的点头

见众人点头??于是得晨又反问吴剑:“我若要害你??你此时焉有命哉??”

吴剑冷冷一笑道:“那么请教魔君??那九转之术是什么法术??”

魔君大惊??心道第二次要施法之时??自己曾对吴剑说起过九转之术??刚刚只顾高兴??却忘了他也在场??看來他尚未向江小贝等人说起此术??否则他们定然会联想到我找吴天的目的??便是与他交换身体

“什么九转之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魔君沉着脸??便要强行的冲出

此时吴剑等人同时出手??与之战到了一起

而此时突然血剑、异彩一闪??思涯挥血剑向念玉和江文广冲去

落花在他们的手上??他想趁众人分神在魔君的身上之时??救回落花

薛不才感觉到法气变化??心道念玉和江文广二人非是思涯的对手??于是高喝一声:“起阵??挡??”

空中突然剑气一闪??一道巨大的光剑横在了思涯的身前??思涯此时已无法收法??于是横下了一条心??刚才只是想要救下落花??因为怕伤到她而在施法之时有所收敛??此时见光剑横在胸前??自己发出的血气已无法收回??反而让内法狂吐??他曾与中阵交过手??当时法力不及现在??尚能支撑一段??若是现在与中阵对抗??或许还有一战??此时那传说中的大阵在前??百年难见??今日便试下这大阵??到底是如何的神奇

那道血剑在空中突然暴涨三倍之多??而那巨大的光剑则是沒有血气那样的张狂??反而给人感觉一阵安祥的感觉??仿佛一切交于它??便可安心了

“轰”的一声??思涯被震退数丈??胸中气血不宁??这只是大阵的“挡”字诀

而光芒一闪??大阵七人身上光芒流动??按北斗七星之位流转??已挡在了思涯身前

思涯的脸色变了??他终于知道这大阵的威力了??中阵与之相比??只象是一个爱发脾气的孩子??虽然锐利??却不够厚重??或许中阵七人组成阵式的法力??比起大阵來说??并沒有差了太多??然而面对大阵??思涯只是一击??大阵只是一个“挡”字??便让他死了心

便是两个思涯??也不是大阵的对手

而虹光派弟子们??看着师长们组成的大阵如此厉害??纷纷的欢呼??而魔君见状更是脸色大变??虹光派此时被称为中原第一大帮派??果然名不虚传??这个大阵之强??已超出了他的想象??或许只有四大圣兽、魔尊才能破之??他想着??看眼前的吴剑等人稍一分神??便急向外冲去

“休走??”冯英雄突然大喝一声??吴剑、钱亚蛟也反过了味來??三人同时出手

他们与魔君战到了一处??而那边薛不才突然又喊出了一个“围”字??大阵之中光芒一闪??便将思涯围在了阵中

思涯不是不想逃脱??而是他被那剑气照耀??身上的压力重如泰山??连行动的慢了许多

只是大阵七人不的想伤他??因为他是吴天之子??众人只是慢慢的增强法力??思涯身上的压力越來越大

而那边??吴剑、冯英雄、钱亚蛟并不是得晨的对手??虽然他们将得晨缠住??可是得晨数十年的魔法??岂是他们三人能控制住的

那边江文广和念玉已将落花交到了别人手上??还有伤势未愈的张峰、卫大虎??此时也飞了过來??看着师长们的大阵如此厉害??那能在中阵之中走上几回的思涯在大阵之中??只是运起全身的内法抵御着

中阵几人也是一阵的兴奋??原來本派的北斗七星阵如此厉害??而此时吴剑被魔君震开??发出一声的大叫

“中阵??起??”江文广突然大叫道

于是众人齐齐的飞上??内法相连??将魔君围在了当中??虽然张峰和卫大虎伤势未愈??可是七人内法贯通之后??中阵的威力仍然极大

魔君虽然厉害??却非是中阵的对手??特别是此时他手中沒有血剑

于是碧云山上??自开派以來从未有过的奇象出现了

大阵和中阵居然同时发动??想來世间能有几人能够在这两个阵中逃脱

或许只有当年的魔尊、剑魔以及吴天才能做到

然而前两者已然逝去??后者安心在凝碧涯之上守护檀心花

魔君的脸色大变??他虽然仍在勉强应战??可是他心知自己无法脱身了

而思涯却还在大阵之中挣扎着??自己不能倒下??虽然大阵威力无边??可是自己依然沒有倒下??若是倒下??母亲和外公之仇如何报得??落花谁人能救出??还有……秦香

他想着??突然一声的怪叫??身上的光芒狂射而出??可是大部分都被那大阵的剑气挡下??思涯又被压制了下來??弯下了腰

“思涯??你已无力支持??还不快放下武器??”阵外的江小贝忍不住叫道

“我……不认输??”思涯咬牙说道

听思涯在如此压迫力之下还能说话??大阵七人都忍不住的赞叹??不愧是吴天之子??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的法力??能在大阵之中坚持这么久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來??思涯的身子一阵??显然他要坚持不住了

“缓??”薛不才见状连忙吩咐大家减少了法力

然而那口鲜血却喷到了血剑之上??血剑的血光原本被大阵压制??此时又尝鲜血??再加上大阵的压力微减??血剑的血气突然爆涨了

思涯的脸都被映成了血色??他的眼睛瞪的眼角都要裂开了??牙齿都要被咬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