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34 回高人相救

634回 高人相救

看着思涯的样子??薛不才他们都有些不忍心了??其实思涯也是个受害者??于是众人都沒有加大内法

借着这片刻喘息的机会??思涯突然的抬起了头??暴喝一声??同时那血剑之上的血气激荡

大阵七人只觉心头急跳??众人脸色一变??这血剑之强??果然非同凡响??那血剑居然透过了剑气传导了出來??让大家心头悸动

外面的江小贝看得真切??因为随着那血剑血气一荡??大阵七人的脸色都是一变??那剑气也荡漾了几下

“思涯不会投降的??你们要速速的将他拿下了??免生异变??”江小贝叫道

薛不才听江小贝如此一说??心头突然的清醒了起來??刚才众人差点着了血剑血气之道??心头都有些动摇了

另外的六人脸上也都有自责之色??显然他们也是如此想的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的点头??马上便要加强内法??拿下思涯了

可是此时思涯却又是一声的狂叫??那魔彩珠不知受了血剑血气的干扰??还是被思涯的内法逼迫??突然光芒异于平常??而且这还不算??魔彩珠之中的四个光点??两团光芒??不停的旋转起來??远远看去??居然是像一个八卦图

薛不才等人脸色一变??他们见过魔彩珠如此的变化??那还是吴天对付白虎之时??魔彩珠吸收了钻石蛋和金舍利的灵气??而变的空前强大??里面除了有四圣兽的灵起之外??还有钻石蛋和金舍利的灵气

此时呈现出当年的模样??难道是魔彩珠要助思涯一臂之力??发出强悍的一击吗

中阵已被他破了两次??若是大阵有失??虹光派真得便是颜面扫地了

七人想着??齐齐的加大了法力

“嘭”的一声??魔彩珠之内的光芒炸开??一只八卦图四周还有四相圣兽的化身??狂啸着向外冲去

“封??”薛不才高喝一声

七人心念相同??同时使出了封字诀

剑气收拢??向思涯压去??然而血剑的血气连同那魔彩珠发出的光芒??却将那剑气撑住??使它无法收缩

大阵七人脸色一变??此时可以看出思涯在强撑着??众人若是加力??他必然承受不住??会被剑气所伤??大阵的剑气非同小可??思涯再强被击中之后不死也残??只是他用血剑和魔彩珠发出的灵气极强??若是大家稍有不甚??便会被他冲破阵法

于是众人有些犹豫了??于是他们沒有加力??但也沒有减力??大阵七人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让大阵的剑气和思涯发出的法力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

远处的落花看着思涯如此顽强的挣扎??眼泪居然流了下來

他又何必呢

我当助他一臂之力??落花想着??便要催动怀中的九转玲珑珠??然而就在此时??突然碧云山四周传出了惊天动地的猛兽的啸声??那猛兽的咆哮之声未落??虹光派弟子们便感觉天色突然暗了下來??抬头看去??非是太阳落山??也非是乌云遮日??而是有数万只猛禽遮天蔽日??飞了过來

那些猛禽和猛兽非是经过??而是向着虹光派的众人扑了过來

薛不才等老一代弟子都脸色一变??如此场景多年之前曾见过??那是西夜国大兽师云霄助邪教侵入中原之时??所见到的场景

“结阵??”不远处的江小贝见状突然大喝一声??那些发愣的虹光派弟子才飞过味來??各自结成小阵??应对着天上猛禽的來袭

“情况有变??速速拿下思涯??”薛不才高声道

于是大阵七人正要齐齐的发力??突然空中传出了一声怪叫??一只灵鹫身上发出奇异的光辉??从高空直冲而下

而它的周围??还有数百只猛鹫一齐扑下

“徐若琪??你果然沒死??拿命來??”那鹫上居然还有一人??远远的发出了一声的高喝

闻听叫声??徐若琪一愣??而大阵之中的思涯却是精神一震??一声暴喝??那魔彩珠和血剑之灵气又强了许多??借徐若琪略有分神之际??那大阵的剑气居然被顶起一些??薛不才等人微微一惊??因为徐若琪听那人一叫??居然分了神

空中突然传來了一阵古埙之声??地面也跟着颤动起來??那非是地震??而是上万只猛兽冲上了天枢峰??其中不乏那些碧云山上原本的灵兽??它们此时被那埙声刺激??突然的发起了狂來??它们久在碧云山之上??身上的灵气强悍??此时一发威??一般弟子是无法抵御的??幸而此时天枢峰之上都是各堂的小阵??他们不忍心将那些灵兽伤害??于是便求自保

而最强大的攻击??却是來自于那只灵鹫??伴着那阵古埙之声??那只灵鹫身上发的光芒强烈了起來??而先冲而至的能百只猛禽更是不顾性命的冲向了大阵

那些都是本身已有多年修行的灵鸟??多年食仙果、吸收日用精华??身上已有了许多的灵气??可是它们与大阵比起來??尚差许多

数十声的惨叫??那些灵禽已有数十只撞到大阵的剑气之上??被震的粉身碎骨而亡

大阵七人也是十分的心痛??这些灵禽之中??有不少是大阵七人幼时便常见的??十八年前大战之时它们幸存了下來??而此时却惨死在自己的剑气之下??于是都一阵的心痛

此时那只灵鹫带着强光冲到??“轰”的一声击到了大阵之上??那灵鹫也被震的惨叫一声??但其灵气远超那些飞禽??只是被震退是数十丈??居然沒有受伤

而灵鹫背上之人??却被在灵鹫被震退之时??飞了下來

只见那人身穿一件黑袍??将她的全身都包的严严实实的??而且背后还背着一只大盒子??那盒子用一件锦袍包裹??那人飞下之时还背过去一只手按按??显然是十分的重要

看着那古埙??再看着那满天的飞禽遍地的猛兽??徐若琪等人心头一动??难道是她

那人看着大阵之中挣扎的思涯??突然叫道:“难道你们不知他是谁吗??快放开思涯??”

果然是个女子的声音??虽然有些嘶哑

“惊鸿??”徐若琪终于开口道

那女子冷哼了一声??“既然认出我來??还不快放开我的儿子??”惊鸿说着??突然吹动古埙??那只灵鹫突然的飞起??身上光芒暴涨??体型似乎长大了许多

灵鹫放出的灵气极强??那边缠住魔君的中阵似乎都受到了影响??特别是受伤未愈的张峰和卫大虎

徐若琪等人向那灵鹫看去??心头都是一惊??看來西域那蛮荒之地果然多异兽??这只灵鹫的灵气??不在当年的飞虎之下??刚才它撞到了大阵的剑气之上??居然沒有受伤

那灵鹫此时长鸣一声??再次冲到??其它飞鸟也跟着冲上??它们都不要命了

“轰”的一声??大阵居然被撞得一颤

思涯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于是叫道:“娘??你怎么來了??”

除了大阵七人??其他弟子都是一惊??來人居然是思涯的母亲

“你外公前些日子已仙逝??”惊鸿见一击未果??于是又催动那只灵鹫??准备再來一下

“外公??”思涯听之大惊??因为他年幼之时??母亲逼他修炼??他稍有不听话??便对他便是一阵的毒打??若非是外公每每的阻拦和救护??他的小命此时恐怕难保??况且白眉还将自己几十年的内法传给了思涯??思涯对外公是最亲的

此时乍听外公去世的恶耗??整个人都要僵住了

只是他在大阵之中??哪里那分神能

大阵的无上剑气急向他压去??薛不才等人感觉出來之时??连忙的收法

“嘭”的一声??思涯被击飞出去??幸好有那血剑和魔彩珠的灵气护佑??否则此击虽轻??却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空中光芒一闪??一声的怪鸣??那只灵鹫再次向大阵击去

“轰”的一声??灵鹫再次被震退??数片羽毛在空中飘落??而那羽毛之上??似乎还粘着血渍

灵鹫受伤了??如此看來大阵极强??即便是当年的飞虎再生??也必然不是对手??此时大阵中的几人??多在当年的中阵??经过这十八年的修炼??众人内法已是强出是当年许多??此时再以大阵之法结阵??不只内法强大了许多??连结阵之术也强了许多

人影一闪??惊鸿借机挡到了思涯身前面对着大阵

她斜眼看了一眼思涯??见其只是口吐鲜血??却依然目光有神??于是便回过了头??继续对着大阵

“思涯??你这孽种??我教你若干年??你外公还将毕生的法力传授于你??你却还沒有杀掉徐若琪??我养你何用??”惊鸿说着??突然一挥手??几只猛禽飞落??向思涯的后背之上啄去

然而那几只猛禽一靠近思涯??便发出一声用惨鸣??直落下去

惊鸿也是一惊??此时她感觉出身后血气荡漾??还另有一股奇特的灵气

惊鸿连忙的回头??却见思涯已凭空升轻??他喷出的鲜血被那血剑吸收??血剑突然的血气大涨??更超过了刚才

思涯此时心中悲愤交加??那魔彩珠仿佛与他心灵相同一般??也放出不同于以往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