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35 回孽子

635回 孽子

薛不才等人都是一惊??因为此时思涯身上的法气??又超过了刚才

“都是你们害死了外公??”思涯一声大喝??将血剑高高的祭起??向大阵击去

大阵几人不敢放松??一道剑气迎上

“轰”的一声??思涯被震退数十丈??又喷出一口鲜血

惊鸿点点头??似乎十分的满意??她突然解下背上的盒子??向思涯抛了过去??“这是你外公的骨灰??你带上它好生的安置吧??这里便交给我了??”

思涯接住那盒子??才认出包裹盒子的??居然是外公最喜欢穿的一件长袍??外公曾说过??他当年高坐于凝碧涯之顶??号令圣教群雄之时??穿得就是这件袍子

后來身有残疾??便再无机会穿上了??此时以这件袍子來包裹他老人家的骨灰??便再合适不过了

抱着白眉的骨灰??思涯身上的戾气慢慢的收了回去??心中只剩下了伤悲

“娘??大阵厉害??”思涯担心道

“还不快滚??要你多话??”惊鸿突然打断了思涯的话

思涯唯唯诺诺??原本的英雄豪气在母亲面前居然全无??于是看看众人??飞身离开了

而刚才万兽的一阵猛攻??得晨也从中阵之中脱身??此时已不知了去向

念玉等人追了一截??沒有找见人影??回來之时正好遇到了思涯

江文广等人连忙的握剑??便要出手??念玉却拦住了他们

“掌门的大阵都未曾追來??咱们何必多事??”念玉道

江文广一愣??想想也是??刚才大阵要拿下思涯轻而易举??可是大家都看出來了??掌门等人一直在手下留情??这其中必有隐情

思涯看看念玉??眼中沒有丝毫的战意??念玉见状??也是一惊??认识思涯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他如此的沮丧过

“外公去世了??”思涯眼中含泪??对念玉喃喃道

念玉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是点点头

思涯的泪流了下來??紧紧抱着怀中的盒子??慢慢向山下飞去

此时吴剑飞到??看思涯如此模样??身上光芒一闪??手中剑高高的祭起??便向思涯击去

思涯依然紧抱着白眉的骨灰??似乎毫无反应

“不可??”江文广和念玉大叫道??他们想要阻拦??可是已晚了一步??吴剑对思涯恨极??此一击快速而迅猛

剑气距离思涯只有两丈了??那剑气已激荡起了思涯的衣襟??思涯才回过味來

他大惊之下??连忙的闪身??一手抓血剑向上迎去??可还是慢了一步

“嘭”的一声??那七点十字剑星只被思涯隔开了三颗??闪开了三颗??剩下的一颗??正好击到了思涯怀中的盒子之上

盒子虽然坚硬??可是哪里能挡住那十字剑星呢

盒子被击的粉碎??白眉的骨灰挥散到了空中??被余下的剑气扫过??随风飘去??思涯伸手在空中抓了几把??还用内法集成一个球??但只是收拢回了少许的骨灰

那边吴剑一击未成??还要再攻??江文广和念玉等人连忙拉住了他??不远处的薛不才脸色也变了??于是高声喝道:“吴剑??住手??”

吴剑原本在要挣脱念玉和江文广的控制??此时听到掌门一叫??才悻悻的停下手來

江文广连使眼色??让张峰和卫大虎将吴剑拉走了??他与念玉则拦在思涯身前

思涯看着手中的骨灰怜在那里??不远之处的空中??被风吹散的白眉的骨灰在空中发着微微的光芒??思涯的眼中??也闪出了点点的泪光

外公离开了??连骨灰都不能被保全??他将手中的骨灰用那残存的锦袍包好??小心的放入了怀中??然后转过了身

念玉连忙收剑劝道:“思涯??你莫悲伤??逝者已逝??你要节哀顺变??”

思涯的眼神有些空洞??只是念玉看得出來??他此时已是极怒

“吴剑??”思涯高声叫道:“你若是个男人便给我出來??”

不远处用吴剑听到了思涯点自己的名字??眼中杀气一闪??可是正好看到了旁边师父的目光??才忍住沒有回应

“思涯??你听我说……”念玉还要劝导下思涯??可是思涯此时怎么听得进去

“吴剑??你个缩头乌龟??怪不得秦香不喜欢你??原來是如此的不堪??”思涯又叫道

听到秦香的名字??吴剑大怒??身上光芒一闪??震开了张峰和卫大虎??他手中的剑光芒暴涨??口中不停的念诵着徐若琪所授的咒语??身上红光泛起

秦弄玉见状大惊??连忙横剑挡在了吴剑身前??“吴剑??你不能去??”

“我要杀了思涯??为秦香报仇??”吴剑叫道

秦弄玉一愣??心道秦香不是好好的在凝碧涯吗??他为何说要为香儿报仇呢

“师父??今日我与思涯??必有一人死??”吴剑眼中微微放出红光??脸上的表情狰狞道

秦弄玉大惊??因为他看出吴剑口中念念有词??显然那个咒语已被他念了许多遍了??虽然在碧云山上??正气充足??可是在吴剑反复念诵咒语之下??他体内的魔性正在一点点的被召唤出來

“吴剑??马上停下??”徐若琪也感觉出不妙??身上五彩一闪??向吴剑这边飞來

“徐若琪??你休想逃走??”惊鸿大叫一声??手中古埙光芒一闪??一道寒光击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挥金蛇剑挡开??而此时吴剑后背之上已传出了“咔咔”的响声??肉翅再次的伸展出來

惊鸿召唤过受伤的灵鹫??原本要合力向徐若琪再击??可是看到了吴剑后背之上的肉翅??微微一愣??“他也是吴天的儿子??”

此时人影一闪??李玦飞到了她的身前低声道:“正是如此??若是他们兄弟相残??那又何苦呢??你还是让思涯离开吧??若有其他事情??我们來担当??”

惊鸿知道李玦是思涯的师父??只是看着那张开翅膀的吴剑??再转头看看被念玉拦着不放的念玉??却沒有说话??不知她在想着什么

“思涯??你要冷静??此时有大阵在??你与令堂都不对手??我看你还是尽快的离开吧??”念玉劝道

思涯冷冷一笑??看着身上发出红光的吴剑??“念玉??你让开??此事与你无关??”

念玉知道思涯对他外公白眉的感情极深??虽然白眉是邪教教主??可是那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此时吴剑打翻了白眉的骨灰??思涯定要与他拼命??可是吴剑为何还不离开??他的身上还发出了那股奇特的法力

“思涯??掌门放你一马??其中必有内情??你不可辜负了他们的好意??”江文广叫道

思涯当然不听??手中的血剑一阵的颤抖??那是被吴剑身上的魔气所吸引??便脱思涯之手而出??思涯握剑之上手上光芒闪动??口中念动咒语控制着血剑??可是如此一來??血剑血气渐渐的爆涨??而他的脸色也变得通红??不知是被那血剑的血气映红??还是本身发出了红色

徐若琪见状大惊??她知能血剑喜欢魔性大之人??前两次吴剑入魔??那血剑都要向吴剑手中飞去??而此时??那血剑居然被思涯稳稳的抓住??难不成他也要入魔了吗

而那边吴剑已有些不耐烦了??看样子便要与拦住自己的秦弄玉动手

徐若琪心道不好??突然念诵出了那个佛咒??空中金光一闪??佛光照耀到了吴剑和思涯的身上??那二人脸色微微的安静了下來

吴剑身上的红光渐渐的收住??肉翅也向回缩去??思涯则脸上的红色也收去了不少??表情不似刚才那样的冲动了??血剑??居然也安稳了起來

突然一影一闪??惊鸿飞到了思涯的身前??挥在在思涯的脸上來了两下

这两下极重??思涯见是母亲??甚至沒有运法抵御??鲜血顺着嘴角淌了下來

“你这孽种??居然不听话??我让你马上离开这里??”惊鸿高声道

旁边的众人也是一惊??他们已是第二次听到惊鸿骂自己的儿子孽种了

那边吴剑身上的魔性已被压制??秦弄玉等人连忙将他带走

“娘??可是外公他……”思涯还要争辩什么??突然惊鸿伸手又是一下

“你只知惦念你外公??可知他死的活该??”惊鸿突然道

听惊鸿如此一说??思涯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娘??你……你怎能如此说外公??”

惊鸿抬手一掌击到了思涯的胸口??思涯一口鲜血喷出

在场之人都是脸色一变??想不到惊鸿居然出如此重手??这一下子??思涯受伤非浅

“我说过让你马上离开??你难道忘记了吗??”惊鸿喝道

思涯抹去了嘴角的血渍??看看母亲??点头称是??只是他此时的身形有些摇晃

“娘??我要替你杀了徐若琪??我还要救回落花??”思涯身体有些摇晃??可是大家看得出來??他的决心很大??似乎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惊鸿见思涯不听话??脸色一变??手中又发出了光芒??这次比上次还要厉害??若是击中??思涯或许性命不保

思涯还沒有躲开的意思??薛不才等人都是脸色大变

徐若琪见状心道不好??眼前的惊鸿也是丧心病狂??对自己的儿子都能下如此的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