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36 回胸口

636回 胸口

若是思涯再次被她击中??不死也重伤??若是不知思涯是吴天的儿子??那便可以不管??可是明知思涯是吴天之子??若是坐视不理??将來如何给吴天交待呀

“且慢??”徐若琪突然高喝一声??惊鸿要落下的手停住了??她的手在空中微微的颤抖??似乎就在等人叫停

“你我之事??与这孩子无关??”徐若琪道:“思涯??你且离开这里??你娘要找的是我??”

惊鸿也冷冷一笑道:“不错??冤有头??债有主??十八年前的旧帐??我今日便与你算清??”

思涯的神志似乎都有些不清了??他摇摇晃晃道:“除了娘的仇??还有外公的仇??我还要报仇??我还要救下落花??此事与她无关??”

徐若琪脸色一变??心道这个孩子是个死心眼??居然冥顽不化??若是不趁此时离开??你娘再发起狠來??你便要丢掉性命了

江小贝已看明白了场中的形式??惊鸿定是十八年前受了刺激??而混乱了起來??否则怎能对自己的儿子下此狠手??还让自己的儿子去杀他的生父??于是高声道:“思涯??这个仇是你报不得的??你若想报仇??离开这里??好好的养伤??本月三十日凝碧涯顶见??”

一听到凝碧涯的名字??惊鸿和思涯的身子都是一震

特别是惊鸿身上的法气有些混乱起來??显然是她的心情此时已起了变化

“徐若琪??你拿命來??”惊鸿高叫一声??一道法气击出??原本以为她要击向徐若琪??却歪了方向

薛不才等人刚要出手??徐若琪摆了摆手道:“我自己來??”

思涯见母亲出手??便也要出手相助??可是刚上前半步??却被惊鸿一掌击中了胸口??倒飞出了很远??他慢慢的停下??仍要冲來

“思涯??我们不会难为你母亲的??你速速离开吧??”薛不才沉声道

见薛不才说话??思涯似乎相信了??于是停了下來??只是他看着落花??仍不离开

薛不才眉头一皱喝道:“本月三十??我会带落花同往??到时你们自然可以相见??”

思涯终于点点头??向山下飞去??众人沒有注意到??他脸上此时突然露出了笑??还轻轻念出了两个字“秦香??”

被擒住的念玉见思涯走远??眼中流下了泪水??原本她还以为思涯与自己好是为了利用自己??而刚才思涯数次想要救出自己??而不顾自己有伤??思涯带伤而去??或许凶多吉少??我当想办法救救他??可是自己此时已被人拿下??想要在高手如林的虹光派手下脱身??是极难的事情??只是自己一定要救他??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惊鸿见儿子走远??回头对着徐若琪道:“徐若琪??你欠我的??我要讨还??”

徐若琪冷冷一笑??心道她此时定已丧心病狂??心中居然有些替思涯难过??他的童年难道便是如此过來的吗??于是道:“奉陪到底??”

“好??你随我來??”惊鸿说着??飞身上了那只灵鹫??回头看了徐若琪一眼??向北飞去

薛不才等人大怒??碧云山岂是说來便來的??他大喝一声“起大阵??”

可是众人飞上了空中??却发觉大阵未起??因为少了一人

“掌门师兄??”原來是徐若琪沒有入阵??“我与惊鸿确实有些误会??待我与她算清这笔帐??”

便在大阵一愣之时??惊鸿借灵鹫之力已闯过了数道围堵??飞出了碧云山??而不等薛不才答应??徐若琪身上五彩一闪??已追了过去

“娘??”念玉不放心母亲??身形一闪便追了过去??薛不才等人也跟上

可是那只灵鹫和徐若琪飞行速度都是极快??片刻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众人只好悻悻而归

江小贝见众人都累了??于是安排二代弟子收拾现场??薛不才一脸凝重的回到走向了天枢殿??众位首座连忙的跟上

看念玉一脸的紧张??江文广上前道:“念玉??你不必太过于担心??令堂法力高强??还有五彩霞衣护体??不会有事的??”

念玉看看江文广??微微的点头??只是李明昊原本要上前安慰念玉??却见江文广抢了先??不禁微微的失望

众首座跟着掌门进了天枢殿??钱亚蛟组织人手收拾着战场??此时一个弟子突然跑了过來对念玉道:“念玉师妹??那个女子想要见见你??”

“谁??”念玉奇道

“便是我们刚刚擒下的女子??好像叫落花吧??”

“哦??”念玉一奇??看看江文广??心道她叫我做什么

“或许和思涯有关吧??”江文广道

念玉一愣??连忙对那名弟子道:“这位师兄??请带我去见她??”

落花已被带到了摇光堂??她被金梦洁以虹光派的法术封了穴道??关押在一个房间

虹光派沒有专门的牢房??所以门内外有三四个摇光堂的弟子看守着

那男弟子乃是天权堂之人??在押落花到摇光峰之时??落花一阵的肯求??而押送之人冯英雄心头一软??才让他去通知念玉的

见念玉进來??其她人退了出去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念玉问道

落花见念玉进來??眼中突然生出了杀气

“我大哥龙目便是被你娘几句话说死的??”落花突然道

念玉冷冷一笑??“你若是为了报仇??也要等脱身才算??况且我派胡首座怎么算??”念玉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那边的落花突然叹了一口气??“其实找你是为了思涯之事??”

一听思涯??念玉停下了脚步??转身以疑惑的眼色看着落花

“思涯常常给我提起你??他说虽然你母亲是他的仇人??可是你与明昊王子??甚至还有你们的师父对他都很好??”落花道

念玉闻听此言??微微的感慨??其实思涯本性不错??只是他是邪教后人??便与自己正邪殊途了

落花见念玉沒有说话??于是又道:“我也看出??你对思涯也有颇多的照顾??上次在碧云山之时??若非是你手下留情??思涯早已被擒下了??”

念玉一皱眉??“你到底要说什么??”

落花见念玉终于开口??于是正色道:“思涯离开之时??已受了重伤??你若有空??便去看看他吧??”

念玉一愣??便要问落花和思涯是什么关系??可是看着落花眼中那肯求的眼神??马上明白了??这个女子已爱上了思涯??所以她才不顾自己已身陷囹圄??而求自己去看看思涯的

虹光派早已放言天下??思涯乃是邪教余孽??其它各大门派之人见之??定然会杀之而后快??因为十八年前??不知有多少前辈死在了邪教手下

然而母亲与思涯的母亲单独约战??说要解决她们十八年前的恩怨??此时吉凶未知??因为思涯的母亲带着那只灵力极高的灵鹫??母亲虽然法力不凡??可未必是思涯的母亲和灵鹫的对手

落花看念玉有些心动??可是心头仍被什么事情给牵绊着??于是又道:“我知你担心你的母亲??其实……”落花看看念玉??似乎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似的??欲言又止

“你还有什么事情??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念玉心中担心着母亲??于是皱眉道

落花见念玉中计??于是又道:“其实你母亲乃是我的大仇人??我本不该说出來的??只是为了救思涯??便只好便宜她了??”

念玉一听还和母亲有关??于是急道:“你有话便直说??我有沒功夫听你唠叨??”

落花一咬牙??终于道:“你母亲与思涯母亲算帐??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若是平息她们之间的恩怨??当要思涯去劝他的母亲??你劝你的母亲??或许有效果??况且思涯法力高强??咱们找不到她们去了何处??思涯一定能找到的??”

念玉听了??冷冷的看了一眼落花??留下四个字:“无稽之谈??”然而转身要离开

突然落花叫道:“思涯受伤极重??若要救他??九转玲珑珠有奇效??”

念玉愣了一下??又冷冷一笑道:“救不救思涯我需请示掌门??只是这九转玲珑珠我却要先收去??免你又生事端??”

念玉说着伸手便向落花恢中摸去??此时门外突然传來了脚步之声??接着听到摇光堂的几个弟子叫道:“江公子??”

然后是江文广的声音??“念玉在里面吗??”

“正是??”那几个摇光堂的女弟子回答道

于是江文广轻轻的推门??门慢慢的打开??顺门缝看去??看到了念玉伸手正向落花怀中摸去??而落花脸上却露出了诡异的笑??江文广心道不好??那落花诡计多端??难道是有什么阴谋吗

“念玉??”江文广突然高叫一声??推门而入

念玉一愣??手连忙缩了回來

“江公子??你怎么來了??”念玉行着礼??脸上却有些不悦??堂堂江公子??又是大家的长辈??却如此鲁莽的闯了进來??实在有失风度

落花见念玉缩回了手??脸色一变??而江文广朝着落花的胸前扫了几眼??旁边的念玉更是脸色一变??心道这江公子难道是贪图落花的沒色??而有所图吗

江文广却沒有感觉出念玉的目光??又瞪了落花一眼??拉着念玉出了这房门??只留下恨恨的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