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37 回寻找思涯

637回 寻找思涯

“她找你做什么??”江文广拉着念玉边向外走边问

门口的几位摇光堂弟子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念玉想挣了一下??居然沒有挣脱??只好被他拉着??向门外走去

“沒什么??她只是想气气我??”念玉回答道

江文广看念玉的脸色自然??于是沒有再问下去

“江公子??你來做什么??”念玉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她听到身后摇光堂几位师姐师妹开始窃窃私语了

江文广也微微的脸红??回头看看那些弟子??心道自己所说之事不能让她们听到??于是拉着念玉离开了摇光堂

摇光堂外??念玉甩开了江文广的手??她想起江老夫人曾想让她当她的儿媳妇之事??心道莫非是江公子已被其母说动??而与我亲近的??况且他这几日总是有事无事的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只是他刚才**的看着落花的胸口是为了什么??难道他也如吴言一样是个色鬼??念玉这样想着??总觉着江文广的目光在自己的领口、胸前扫着??于是低头道:“江公子??有事你说吧??”

江文广再看看四周??然后低头向念玉凑近

念玉转头躲开??眉头皱了起來??心道他今日有些反常??他想干什么呢

江文广看出了念玉是在躲着自己??于是道:“我刚才进入天枢堂之时??正好听到了掌门说起思涯之事??”

一听与思涯有关??于是念玉直视着江文广??“掌门他们为何要放走他??”

江文广再看看四周??又压低了声音道:“此事甚为重要??我偷听到也不敢直言??”

念玉一听此言脸上有了怒色??你不想说叫我干什么

江文广见念玉要生气??连忙道:“我只能告诉你??思涯与本派关系非同一般??而且此事还是令堂发现的??”

念玉一愣??“娘??”

“正是??”江文广目光炯炯的看着念玉

“他到底与本派是什么关系??”念玉问道

江文广一时的为难??于是又道:“我只能再说??思涯与吴阵首有关系??别的不能再多说了??我知你与思涯关系不错??所以才特地跑來告诉你的??”

念玉心道怪不得掌门他们对思涯手下留情??原來他与吴师叔有关??他此时负伤离山??若是遇到了别派之人??定然是凶多吉少??而且也不知母亲和思涯的母亲战况如何??若能找到思涯??或许我们二人能劝各自的母亲罢手

念玉想好??突然向江文广抱下拳??“多谢江公子告知真相??念玉还有一事想求??”

江文广一愣??连忙道:“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想离山几天??还请江公子帮忙遮掩??”念玉道

江文广一惊??“你要离山??你母亲法力高强??又有五彩霞衣相助??不会有事的??掌门与我父亲他们正打算派出人马去四下寻找??”

念玉一愣??便顺坡下驴道:“虽然如此??我还是担心母亲的安危??想要助她一臂之力??还求江公子成全??”

江文广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

“多谢??”念玉说着便要飞起

“且慢??”江文广突然叫着??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塞到了念玉的手中??“这个你拿着??一路上行事方便??”

念玉心中一暖??虽然思涯和明昊王子都不错??可是却沒有江文广如此的细心??这让她想起了她的父亲飞将??于是再次感谢??御剑而去??正是思涯离开的方向

江文广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刚才门缝之中落花诡异的一笑??自语道:“你此去非是为了你的母亲??而是为了思涯??别以为我沒有看出來??”江文广自语着??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一跺脚道:“不好??刚才只顾说这个??忘了提醒她??那落花诡计多端??刚才便要向她行诡计??她要多加小心落花才是??”

江文广说着??便要御剑而起??突然冯英雄远远的飞來??同时叫道:“师弟??掌门叫你??”

江文广眉头一皱??心道念玉此时是离山??而落花在碧云山上??她当不会有事??于是答应一声??随冯英雄向天枢峰飞去

念玉离山之后??一路的飞行??飞出去了很远??也沒有见到思涯的影子

思涯离开之时??看上去情况也十分的不妙??他应该不会飞出多远的??念玉放慢了速度??又飞了一截依然沒有看到思涯

念玉惊讶之下??又向回飞去??而且放慢了速度??若是再找不到思涯??便是自己飞错了方向

然而飞回去一半了??还是沒有找到思涯??念玉心急??想起了西域的御木之术??于是口中念念有词??身上光芒一闪??周围的树木都晃动起來??念玉闭着眼睛??感受着树木发出的声音??似乎是在他它们交流

突然??念玉的身子一震??睁开眼睛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远远看去??那里是一处深深的山涧??山涧之中涧水潺潺??居然还有野兽的叫声

念玉飞近??却见数十只野狼围在一起??中间似乎有一件东西

念玉心中大惊??难道是思涯被野狼吃掉了吗??念玉想着??便要冲下

突然那群狼之中血光一闪??接着那下野狼突然的狂啸起來??眼睛通红着、怪叫着??居然开始嘶咬着斗了起來

远处的念玉被那血气一照??心中也微微的不稳??于是连忙运法对抗??再看那群野狼??几下撕咬??居然已死伤了大半

而那血红却更加强烈起來??显然是野狼的鲜血被血剑吸收??血剑再次的发起狂來

念玉见状连连的后退??她听长辈们说过??这血剑的血光虽然能使人内法骤升??可是也能让人失去理智??让人发狂

据说当年的外公、还有一位叫司马天是师叔祖??都曾被这血剑的血气侵体而发狂??做出了许多的错事

只有南疆第三族??便是吴天师叔一族人对于那血剑才有制御之内??所以前些日子掌门师伯他们夺回血剑之后??竟然无人敢去看守??才让吴剑看管??因为吴剑乃是吴天之子

只是思涯似乎也不怕血剑的血气??而江公子也说过思涯与吴师叔有关系??那他们的关系是什么呢??难道是……

念玉正想着??突然“嘭”的一声??一道奇异的光彩突然爆出??那血剑的血气一减??居然被压制下去了许多??而幸存的那些野狼??发出一阵的哀嚎??向外跑出几步??倒地而亡

野狼倒下之后??念玉便看到了涧水之中??平躺着一人??思涯

思涯的身上居然十分的干净??显然是那血渍都被血剑吸走??思涯一动不动??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念玉想要过去??可是血剑的魔彩珠此时却是光芒大盛??让她不能飞近??只能远远的看着??干着着急

血光又强了起來??可是那魔彩珠的光芒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大气??那血剑虽强却还是无法冲破魔彩珠的光圈??念玉远远看着两大至宝的比拼??大大的惊讶??原來这宝物都有了灵性??相互之间也能分出谁是敌是友??甚至还能记仇

念玉不知??血剑和魔彩珠分是南疆多诃族和那莫族的宝物??相互争斗数千年??于是一见面难免的对抗??当年它们同在吴天之手之时??还有那天愁神剑参与??三件至宝不时的要较量较量

其实魔彩珠的灵气原本只比血剑强出一点点??可是自它吸收了钻石蛋和金舍利的部分灵气之后??魔彩珠的灵气已凌驾于血剑之上??所以此时血剑才无法突破魔彩珠的压制??而处处受限

那两件至宝的光芒越來越强??而念玉却被逼开的越來越远

终于??思涯动了一下??或许是被那两件至宝争斗的光芒刺激了??他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耀眼的光芒??于是思涯一伸手向抓住了血剑??血剑之上血气顿时收??再一伸手拿住了魔彩珠??魔彩珠也安生了

只是思涯依然沒有起身??而是躺在那里喘着粗气

他原本已被大阵震伤??还受了其母三掌??那可是在毫不抵御的情况下中的掌??念玉想着??身形一闪飞了过去

思涯的脸色惨白??显然是失血过多??而他的身上、地面之上去沒有落下一滴鲜血??连那些死去的野狼身上的鲜血似乎都已被吸光

念玉狠狠的瞪了那血剑一眼??那血剑似乎还有了反应??血光微闪??念玉大惊??连忙的收住目光??虽然血剑此时犹如一柄黑色铁剑??可是发出的气息依然让念玉心血不宁

于是她一边凝神静气??一边查看思涯是伤势

思涯伤的不轻??否则以他的法力??怎能如此的倒地不起

思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了眼前之人居然是念玉??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的笑

“你还笑??看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这多半是拜你娘所赐??她打你时??你为何不运法抵御??”念玉气道

思涯的嘴角又露出了笑??“她是我娘??”

念于气得都想打他几下??可是他此时伤重??又怎么下得了手呢??她连忙取出两粒丹药??塞进了思涯的口中??眼中却流下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