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39 回同悲

639回 同悲

“其实你心中还是极想见到吴天的??现在还盼望着他能原谅你??可是你也不想想??吴天是何许人也??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半女人??”徐若琪说着??居然叹了一口气

惊鸿却是一愣??“一个半女人??是谁??”

“那一个??自然便是那冰块之中的黄衫??那半个??自然是我??”徐若琪说完又叹一口气??只是这此不是演给惊鸿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叹息??这句话与其是來刺激惊鸿??不如说是感慨自己的命运??只是自己在吴天的心中??真得有那么重要吗??能占上半个人的位置吗

而对面的惊鸿一听吴天心中居然沒有自己的位置??便有些恼羞成怒??依然向徐若琪猛攻而上

徐若琪见火候依然不够??便只好使出杀手锏了??她相信这一招一出??惊鸿必然会被气得迷失自己

“好吧??即便吴天肯原谅你??可是你配得上吴天吗??十八年前你机缘巧合的与吴天发生了关系??还生下了思涯??但是吴天乃是魔尊之后??衰老的极慢??他此时的样貌??依然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可是你呢??此时看起來已像是个老巫婆了??”

用言一出??惊鸿的身体居然抖动了起來??她这十八年來??一面照顾残废的父亲??一面生他的气??另一面又生自己的气??她恨当初徐若琪多嘴激走了自己??又悔吴天提上裤子就不认帐??自己离开之时居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她还恨自己沒有勇气??再回凝碧涯去找吴天

于是她在每天的翻來覆去的想这些事情的过程之中??精神便有些不正常了??脾气更是喜怒无常??刚刚生下的思涯??她居然不闻不问??若非是白眉抓了两头猛虎给思涯喂奶??思涯早都饿死了

而思涯长大之后??惊鸿看着思涯有几分吴天的模样??便把思涯当成了吴天??或是跪在思涯的面前痛哭??或是召唤來许多的猛禽啄思涯后背上的肉??而她自己??这些年也无暇打扮??此时更是变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

此时听徐若琪如此一说??她不只是气??更是有些无地自容了

吴天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自己虽然不到四十??可是却似五十岁的样子??他见到了自己??还能喜欢吗

她想着??手上沒准了起來??眼神也有些散乱了

那边的灵鹫少了惊鸿的驭动??对金蛇剑的控制也轻了许多

徐若琪几次靠近惊鸿??想点了她的穴道??可是惊鸿的法力太强??手中的古埙的灵气也太强??徐若琪都沒有成功

这一次??徐若琪突然飞近??同时又道:“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即便黄衫复活??吴天最后喜欢的还是黄衫与我??那便是因为我们依然年轻漂亮??”

此时惊鸿狂叫着??吹动古埙??向徐若琪击來??徐若琪正面对着惊鸿??却突然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那是一张只有二十多岁的脸??年轻的沒有任何岁月的痕迹??可是算下來??徐若琪应当比惊鸿大上两岁??可是惊鸿却已不敢以真容示人??穿着大大的袍子??戴着大大的帽子??把自己藏了起來

看到徐若琪的真容??惊鸿愣了??徐若琪说得不错??她依然年轻漂亮??而且看起來比十八年前更有女人味??无论如何??自己也是竞争不过徐若琪的??更别说还有吴天守候了十八年的黄衫??据说她的美貌??尚在徐若琪之上

惊鸿突然的停止施法??那发出的法力便急震而回??击到了她的胸口之上

惊鸿“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晃摔了下去

而那只灵鹫原本已被大阵击伤??刚才若非是受了惊鸿的控制??早已飞开养伤了??此时惊鸿晕倒??那控制它力法力也同时消失

它咬着金蛇剑也是十分的辛苦??此时连忙的放开??振翅飞的远远的了??只是它已有了灵性??虽然飞开??却是沒有飞远

徐若琪收回金蛇剑??只觉剑身还在微微的颤抖??而且剑身之上已被灵鹫咬出了几个深深的痕迹??徐若琪一阵的心疼??连忙安抚几下??金蛇剑的颤抖才轻了许多

徐若琪连忙的落下??却见惊鸿侧躺在地上??口中吐着白沫

她的大部分脸都被大大的帽子包裹着??徐若琪一阵的好奇??自己刚才一示真容居然把她气昏??她难道已变的十分的苍老了吗

她此时应当不到四十岁??而且十八年前的惊鸿也是一个美女??若是保养得当??应当也是个美艳的少妇模样??便如玄石、金贝贝她们??况且她的法力非凡??不在自己之下??所以她看起來应当更年轻才对??即便不如自己

徐若琪想着??伸手抓住了惊鸿的帽子??轻轻的掀开了

帽子下面??是一张被岁月催残的脸??原本嫩滑的肌肤??此时已变的干燥??原本的秀发??此时居然已经花白

女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岁月??而是自己??徐若琪叹了一口气??原本惊鸿也是个美人??可是心中那个解沒有解开??才落了如此的模样??不但自己与岁月的抗挣败下阵來??还迁怒于儿子??让他的童年饱受催残

怪不得刚才自己一露出脸來??居然让她气血逆转??昏厥了过去

徐若琪四下看看??摄起了惊鸿??向一边飞去

徐若琪取出一粒丹药??放入了惊鸿的口中??然后在惊鸿身上轻点几下??内法微吐

惊鸿虽然可恶??可她毕竟也是吴天的女人??况且她与吴天之间有误会??那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思涯此时对吴天恨之入骨??一定是她和白眉自幼时便灌输的思想??要想解开他们父子之间的误会??还需惊鸿亲自出口才行

徐若琪正想着??惊鸿一口气顺过來??长出了一口气

她一醒來便发现自己的帽子已被摘下??一阵的紧张??便要伸手重新戴上??可是她的身体却无法动弹

她抬头看到了徐若琪美丽而年轻的脸??又是一阵的自惭

“你放开我??或者杀了我??我不受你的羞辱??”惊鸿尖叫道

徐若琪叹了一口气??“我为何要杀你??”

惊鸿一愣??然后又道:“我与你抢夺吴天??我自然是你情敌??你自然要杀我而后快??”

徐若琪摇了摇头??“正如我刚才之言??我在吴天心中已只有半个人的位置??那还是我与他出生入死??入北山、闯南疆??斗新魔尊而争得的??只是我不甘于与千雪、小英子、红叶那样默默无闻的待在吴天身边??才离开了他??”

听徐若琪的话有些伤感??惊鸿也是一阵的惊奇??她将自己激走??却沒有待在吴天的身边??那么她与我又有何区别呢??不对??惊鸿的眼睛突然又竖了起來??她冷冷的看着徐若琪

“你若不是那么想的??为何当时要赶我离开吴天??”惊鸿狠狠道

徐若琪又叹了一口气??“我承认??当时我是有一些经嫉妒你以处子之血激发出了吴天的法力??可是最根本的原因??却不是为此??”

“那为什么??”惊鸿奇道??前面的理由??在她的心中已纠结了十八年??此时便要弄清楚了

徐若琪想起了当年之事??脸上也露出了恨恨之色??“你父白眉??恩将仇报??气急败坏之下破坏了檀心花??吴天为了救护檀心花??不惜自己的身体??冒了生命危险??我看到他如此受苦??怎能不生气??而你又曾在众人面前立下重誓??若是白眉再做坏事便永不再见吴天??所以我一气之下??才出言相激的??我当时恨你之深??是因为我爱吴天之深呀??”

听徐若琪的一番话??惊鸿愣在当场??她想着当年之事??突然又冷笑道:“你此时看我儿子法力高强??我又有那灵鹫相助??你便以言语來哄我??我才不上你的当呢??若你说的是真的??吴天当时为何不加以阻拦??”

徐若琪看了看惊鸿??摇摇头道:“当时吴天为了救檀心花??为了黄衫??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即便拿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之上??他也不会动上一动的??他全力的施法??那时已进入了空明的状态??旁边的声音??他哪里能听但是到呢??即便是你父白眉触动了炸药的声音??都沒有让他动上一动??”

“啊??”惊鸿大叫一声??居然流下了泪來??“我原本以为吴天也恨极了我??恨得连看都不想看不一眼了??沒想到他根本都不知我已离开??我……”惊鸿说着便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可是身体无法动弹

徐若琪看了看她又道:“爱一个人??不是非要得到他??而是要处处为他着想??急他之所急??”徐若琪说完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为了救吴天??饶过了飞将??不过也因此保住了女儿??徐若琪想着??心中又是一暖??因祸得福

惊鸿痛哭了起來??她有些恨自己的了??可是她依然想寻求一个肯定的答案??于是又问道:“吴天果然沒有恨过我吗??”

徐若琪摇了摇头??眼中淌下了泪水??“他得知你离开之时??还一阵的叹息??说是对不住你??若不是要看护檀心花??他早已找你回來??履行那十八年的承诺??”说到这里??徐若琪又想起了自己??眼圈居然红了??“他对你尚有十八年的承诺??可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