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40 回尽释前嫌

640回 尽释前嫌

徐若琪想着又是一阵6是心伤??眼泪终于忍不住??扑簌簌而下

徐若琪的感情??触动了惊鸿??她的哭声更大了??十八年已经过去??自己才知道了真相

若是此时有江湖人士经过??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徐若琪和惊鸿??几乎是世间最强的两个女子了??此时却在这荒山野岭处落泪??若非是伤心之极??怎能这样呢

哭了许久??惊鸿终于又道:“那你为何不待在吴天身边呢??我看得出??他也是爱你的??”

徐若琪摇了摇头??“我不能原谅自己??我身许吴天之前??已是残破之身??而且还生下了女儿??况且??还另有一件大事藏于我的心头??让我无法面对吴天??”

“什么大事??”惊鸿随口问道

徐若琪惨然一笑??“是有个黄衫的??”

惊鸿一惊??“难道黄衫是你害死的??”

徐若琪听了一愣??心道惊鸿虽然法力高强??可是久在西域??心思耿直??于是摇摇头道:“自然不是??虽然黄衫是我最大的对手??可是我却不会害她??便如今日不会杀你一样??因为若是伤害了你们??吴天会伤心的??”

惊鸿终于止住了哭声??听了徐若琪的话心中一热道:“他……真的会伤心??”

徐若琪点点头??却是若有所思

惊鸿看着徐若琪发呆的样子??叹了口气??“如此说來??咱们也是同病相怜的苦命人??”她说完??却站了起來

徐若琪一惊??想不到惊鸿的内法如此之强??仅仅两个时辰不到??便冲开了穴道

可是此时她身上已杀气全无??还又戴上了帽子

徐若琪松了一口气??两人的心结今日解开了??自己埋藏在心头多少年的心事??如今与人一说??也舒服了不少??于是她又道:“只是你恨我应当??不该让思涯恨他的父亲??”

惊鸿一愣??“我从未让他恨过他的父亲呀??”

徐若琪也是一愣??“可是思涯口口声声说着他的仇人有两个??一个是我??另一个便是吴天??而且要誓杀我们??”

惊鸿惊的合不上嘴??她想了片刻??终于叹气道:“我父去世之前??已言语不清??他只是含混的说出了几个字??让我去救思涯什么的??当时我以为他思念思涯??便带了他的骨灰入中原??如今想來??让思涯恨吴天的??便是他了??”

徐若琪微怒??“想來你也未对思涯说过实话??否则他怎会如此??”

惊鸿有些自责??她叹气道:“思涯曾在我面前提起过吴天的名字??可是未及他问出问題??我便大怒的责罚于他??有关他的身世之事??只能是我父告诉他的了??”

“好个白眉??居然在自己外孙身上下了如此的毒计??让他们父子相残??”徐若琪道

“啊??这如何是好??”惊鸿也急道??她自知吴天的厉害??思涯怎么是他的对手??即便有魔彩珠和血剑在手

“你当速速找到思涯??向他解释清楚才好??”徐若琪道

惊鸿点点头??轻吹古埙??远处一声的长鸣??那只灵鹫飞了过來

惊鸿轻轻一跃飞到了灵鹫的背上??她回头看了一眼徐若琪??终于又道:“这些年來??我错怪你了??其实咱们一样??都是苦命之人??”

徐若琪也叹了一口气??“其实吴师弟是个心肠极软之人??当年你若是能放下面子??向他诉讼衷肠??他定给留你们在身边的??”

惊鸿听了惨然一笑??事情已过去十八年了??这十八年來自己心头只有恨与嗔??而沒有想到去挽回些什么??只是她的眼光一闪??看着徐若琪道:“那你呢??”

徐若琪一愣??摇了摇头

“我已许下重誓??怎能再见他呢??”惊鸿道

徐若琪沒有再说什么??心道自己离山已久??念玉一定担心了??于是向惊鸿一抱拳道:“本月三十??便是檀心花开之日??你便带着思涯同上凝碧涯??因为复活黄衫尚需魔彩珠??否则……”徐若琪沒有说下去

惊鸿冷笑一声??“我知黄衫在吴天心头的份量??若是魔彩珠不到??吴天便会真的恨死我们母子了??”

碧云山上??天枢殿

刚才大战的痕迹已清理干净??那连那若干死去的灵鸟、异兽的尸体??都已被深埋

天色将晚??然而天枢殿内??灯火通明??可是气氛有些凝重

薛不才不时的向殿门口看看??从天亮之时??一直等到掌灯??除了看到江文广进來请示如何处理那些鸟兽的尸体??便再无人回來

在座的几位首座也都十分的担心??不知是被薛不才感染还是他们自己原本就很担心

“掌门师兄??师妹敢将惊鸿引开??便必有胜算??你不必着急??”秦弄玉道

薛不才点点天??可是脸上的担心却沒有收去

江小贝“呵呵”一笑道:“掌门非是担心你师妹的安全??而是担心你们师妹情急之下杀了惊鸿??那样思涯便真的成为了本派的死敌??即便吴天出面也无可挽回了??”

薛不才听江小贝如此一说??点了点头??“江师叔祖果然高人??能看出我的心事??”

“就是呀??”李玦突然道:“徐若琪脾气不小??而那惊鸿更是对她恶语相向??她们二人十八年的恩怨??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此言一出??众人也是一阵的紧张

“哈哈哈”江小贝突然又笑了起來

李玦眉头一皱道:“江师叔祖??我等都如此的担心??你为何大笑呢??”

江小贝笑道:“若是在几月之前??徐若琪定会和惊鸿斗个你死我活??而今她与念玉母女相认??心情已经与之前不同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觉有理??于是一阵的恭维

江小贝也不客气??居然一一的接受??惹的大家又是一阵的大笑??气氛一缓??江小贝又反过來恭维在座之人

“当年我只见过中阵??今日一见大阵的威力??果然是中阵无法比拟的??有如此阵法??相信即便是吴天施展出虹光十字剑法??也未必是对手??”

江小贝说完??目光炯炯的看着薛不才??显然是话中有话??再或者??他已猜出了薛不才的心思

薛不才干笑两声道:“江师叔祖如此比较??似乎有些不妥吧??吴师弟怎会与大阵交手呢??都是自家兄弟??”

江小贝又干笑两声??沒有再说下去

此时江文广走了进來??向众人报拳道??“掌门、爹、众位首座??晚饭时间到了??大家快來吧??”

“好??吃饭去??”薛不才笑道

众人也高高兴兴的出了天枢殿??此时外面已飘着雪花??整个天枢殿前的平台已变成了白花花的一片

“这是入冬以來的头一场雪??或许來年百姓们能有个好收成??”薛不才说着??带众人向天权堂飞去

天权堂的饭堂那里??众人已基本到齐??薛不才一到??大家便热火朝天的吃了起來

外面下着雪的时候??在屋里喝着热汤、吃着热饭??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薛不才吃了几口??再看看满堂之人??心头十分的满意??不说是各帮各派??便是百姓??也多是图个吃饱穿暖??过得平安罢了??而虹光派在自己的手中人丁兴旺??渐渐成为了江湖第一大门派??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刻??自己百年之后??可以无愧于前人了

薛不才想着??扫视着派中各人一圈??发觉少了两人??徐若琪和念玉

徐若琪去追惊鸿了??可是念玉呢

于是薛不才问李玦道:“李师弟??你的徒弟念玉呢??”

李玦也是一愣??四下扫了一眼??确实沒有念玉的影子??李玦心头一惊??她该不会是去找她的母亲了吧

“明昊??你见到你念玉师姐了吗??”李玦问道

旁边一桌的明昊连忙的起身道:“父亲??我刚才一直在救治受伤之人??沒有注意到??”

此时江文广突然起身道:“禀李首座??我下午之时见到了念玉??她……她说山上受伤之人太多??药草不够??她飞到后山去找药草了??”

薛不才和李玦闻言点点头??沒有再说什么??只有江小贝疑惑的朝江文广看去??平时江文广说话极少磕巴??刚才为何磕了一下呢??正巧江文广的目光朝他看來??两人目光一遇??江文广连忙的避开??江小贝心头的疑惑更加的强烈起來??难道文广在为念玉隐藏着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吗

他们之间当然有秘密??只是这个秘密害苦了念玉??若是此时他们去找念玉??或许那件事情便不会发生了

念玉在哪里呢

这是江小贝心头所想

于是大家继续的吃饭??饭间有不少人有说有笑??感慨着大阵、中阵的威力??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个摇光堂的女弟子急匆匆的跑了进來

摇光堂原本是单独开灶的??因为议事??所以摇光堂的首座金梦洁才沒有回去

此时那个女弟子跑了进來??看着满屋子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芳菲??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金梦洁见自己的弟子如此的不讲礼数??于是叫道

大厅之中一下子安静了下來??数百道目光都落到了那个叫芳菲的女弟子的身上??或许目光也有压力??或者是芳菲沒有见过世面??面对如此之多的目光??她居然走不动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