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49 回凝碧涯下

649回 凝碧涯下

原來是虹光派在开会议事??于是便悄悄的潜在窗外??听着里面之事

只是听薛不才所说之事??让得晨也十分的惊讶??原來薛不才他们对吴天还加了防备??那大阵是为吴天而备??最让他吃惊的却是天愁剑的用途

得晨想象着??若是吴天与他们翻脸??自己便有机会再次是抓住吴剑??然后再图大事??毕竟成为魔尊之事??也并不急于一时

只是他沒想到徐若琪发现了自己??而祭出了金蛇剑

得晨情急之下??以枯木枝挡下她的一击??然后与断径急飞而出了镇子

见徐若琪追來??得晨知道她五彩霞衣的厉害??于是便与断径兵分两路??让徐若琪无法分身

果然如他所料??徐若琪沒有追來??可是得晨依然不放心??他一路的急飞??只盼离那镇子远一些??镇子之中不只是有徐若琪??更可怕的虹光派的大阵??若是被那大阵围困??万无脱身的机会了

离开镇子很远了??得晨才减慢了速度

他正想着如何回去找回断径??徐若琪是否是去追断径了??突然发现四周的树上??居然落着成千上万只的飞鸟??有猛禽??也有普通的鸟雀

得晨的飞行??让那些鸟儿都醒了过來??一只只眼睛发着寒光??微微的震动翅膀

虽然只是微微的震动??可是那禽鸟的数量极大??刹那间有无穷无尽的感觉

得晨大惊??心道不好??这似乎是一个什么阵式??他正想着??突然发现前方的位置??一座小山峰之上居然盘坐着一人??身上发出微微的光芒

禽鸟们一动??那人也被惊醒??于是突然的飞去??她的手中拿着一件光芒耀眼的宝贝??灵气不凡??而让得晨心头急跳的??却是那人的项间??一个坠子发出的白光

那光芒不算强??却是极有穿透之力??得晨感觉出那光芒之中孕含着无穷的灵气??不在那手中宝贝之下

得晨看看四周的禽鸟??再看看那人手中的宝贝??他认出了眼前之人

思涯的母亲??惊鸿??他曾在碧云山之上见

得晨大惊??他心知惊鸿法力高强??加上又有至宝在手??不远处还有那只灵鹫??即便是徐若琪也未必是对手??此时手中沒有血剑??内法大打折扣??定然不是她的对手??况且与她也未必要以死相拼的

对了??她也是虹光派的仇人??我若是能拉她入伙??或许能乱了虹光派的阵角??只是……她是如何从虹光派大阵中逃脱的

那大阵的强悍自己已曾见过??惊鸿虽强??却还沒有强到可以突破大阵的程度??所以可能性只有一个??便是虹光派放过了她

她那日一出现便说要找徐若琪报仇??可是刚才见过??徐若琪还好好的??还与自己对上了一下??而眼前之人看着已不似有伤??难道她们之间的恩怨已被化解了吗

“你是何人??”惊鸿那日的注意力只在徐若琪和思涯的身上??并沒有注意旁边被中阵围困人的样子

魔君一愣??心道她居然沒有认出我來??于是他连忙抱拳道:“我乃南疆魔君??敢问阁下是??”

惊鸿一听是魔君??微微的吃惊??她曾听父亲说过在南疆之事??父亲白眉手中的枯木杖便是南疆的魔君得晨所赠??若是论起來??自己还应是魔君的晚辈??于是还礼道:“我乃西夜国大兽师惊鸿??”

西夜国??得晨心道??西夜国十年之前已被皮山国灭掉??她此时居然还自称是西夜国的大兽师??只是得晨并未说破??于是又道:“失敬失敬??原來是大兽师??本君只顾急飞??却不小心打扰了大兽师的修炼??有罪有罪??”

惊鸿与徐若琪消除恩怨??特别是她知道吴天的心思之后??她的情绪已恢复了正常??见得晨如此客气??便不再追究??于是摆手道:“魔君客气了??魔君请便??”

惊鸿说着??轻吹几声古埙??那些禽鸟们居然让开一条路

得晨见过思涯的御兽之术??虽然也不弱??可是与他的母亲比起來??却是有天壤之别

思涯可以将那些禽兽召唤而來??却无法控制它们的情绪??可是惊鸿控制的这些禽鸟??此时却是鸦雀无声??一动不动

得晨抱拳转身??便要离去??可是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转身问道:“大兽师??您不在西域修炼??此來中原却是为何??”

惊鸿一愣??支吾两声道:“我乃是來找我儿子的??不知魔君可曾见到过我的儿子??他叫思涯??”

魔君冷冷一笑??心道我何止是见过??还与他敌友数次??如此看來惊鸿并沒有与思涯在一起??她们母子都是法力极高之人??若是再与虹光派发生了冲突??自己可以浑水摸鱼??我当把她们引到凝碧涯之上才对

于是得晨装作惊讶道:“思涯吗??我前些日子曾与他并肩作战??他曾说过他要在本月三十上凝碧涯找吴天报仇??”

“啊??”惊鸿一惊??想起了徐若琪与她所说之事??看來思涯真的信服了白眉的话??把他的父亲吴天当作了仇人??“思涯这孩子??他怎能去找吴天报仇??吴天是他的……”惊鸿说到这里看了下得晨??并沒有再说下去

可是得晨虽然只听了半句话??却被感觉出惊鸿不是想让思涯找吴天报仇的??于是心中急速的一转??便是诡计上心头

得晨叹了一口气??“我也曾劝思涯不要去找吴天报仇??可是他却不听??硬说什么外公之仇??不可不报??我是实在劝不住他的??大兽师來的正好??我与你父白眉有数年之好??与你之子思涯也是忘年之交??你若去劝劝思涯??他定然会罢手的??”

惊鸿听了连连的点头??只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魔君为何如此好心??对思涯如此照顾呢??”

得晨又叹了一口气??“说來原因有二??一是我与白眉教主乃是至挚交??又知吴天法力之高??非的思涯能够对付??我自然不能看着思涯去送死;二來吴天乃是我族中之人??若是思涯拼命??我也不想吴天有事??”

闻听此言??惊鸿已是深信不矣??只是她却是一脸是着急??“思涯此时不知去了何处??我该如何劝他呀??这孩子自幼受我折磨??童年坎坷??我实在对不住他??沒想到父亲却以数十年的修为为饵??骗思涯上当??”

惊鸿说不下去了??思涯之所以上白眉的当??她自己也有不可脱离的干系

得晨笑笑道:“大兽师不必着急??你只需到凝碧涯上等候思涯??便一定可以等到他的??”

“啊??上凝碧涯吗??我不能见吴天的??”惊鸿心头犹豫着??她是极想见到吴天??可是她又曾立下过重誓??再不见吴天??她的心中矛盾着??踌躇着

得晨早已看出了惊鸿的心思??他暗自冷笑??你说不能见吴天??可是离开碧云山后??却朝着凝碧涯的方向赶來??明明便是要上凝碧涯的??虽然不知她与吴天之间有什么事情??可是还是要劝她上山的

她不想见吴天??定然是与吴天有过恩怨??于是得晨道:“大兽师??有道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不论是什么误会??还是应当化解为上??”

此话原本是出于另一个目的??沒想到说到了惊鸿的心里??她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得晨见劝得差不多了??于是再次抱拳告辞

他飞出那禽鸟的阵式很远??前方飞來一人??正是断径

“魔君??您让我找得好苦??”断径施礼道

得晨心道你巴不得我被虹光派之人杀死??你好去潇州城继续逍遥??只是得晨虽然这么想着??却是笑道:“你无事我便放心了??只是以后咱们跟着虹光派小万分的小心了??”

“啊??还跟着他们吗??”断径咧嘴道

得晨微微一笑??拍拍断径的肩头道:“你放心??不用咱们出手??我已找到了一两个强援??”

初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特别是靠近北山的凝碧涯??在雪溶之时??天气更加的清冷

然而涯下的气氛??却与这天气十分的不相衬??相反的??有几队车马从最近的海州城运來了大披的物资??看车上的旗号??那是顺风镖局押运

那些物资早早的便來到了凝碧涯下??然后在镖局的镖师的监工之下??在这里搭建起了数座的帐篷

那些帐篷十分的考究??虽然外面严寒??可是里面生上火之后居然是一片的暖意??而且那些帐篷明显是分成了四组??显然要來的是至少四队人马

帐篷搭好沒多久??虹光派众人便在薛不才的带领之下率先來到

看着搭好的帐篷??薛不才非常满意??而半日之后??李宽仅仅带着他的弟子杨坤來到??薛不才连忙出去迎接

与李宽寒暄几句之后??李宽低声问道:“薛掌门??涯上的吴兄弟可好??我也与他也有十八年沒有见面了??”

薛不才笑笑道:“此时正是檀心花开的要紧时刻??我们也是刚到??未曾上涯??”

李宽点点头??“那好??何时吴兄弟有空??请知会兄弟一声??我也好上涯与他叙旧??”

“好??我们明日便上涯??”薛不才道

于是李宽向虹光派告别??江小贝亲自给他们师徒安排了帐棚

李宽刚走??空中突然传來破空之声??接着光芒一闪??一人从天而降

那人生着一对肉翅??虽然样子奇特??可是面相和善

“拜……拜见掌门、长……长老??”吴邪对着薛不才等人跪倒在地

“贤侄快请起??”薛不才连忙把吴邪搀起

“掌……掌门师伯??此……此时距檀心花开还有三……三天时间??你……你们來……來得好早呀??”吴邪结巴道

薛不才微微一笑??“我们也关心吴兄弟??所以才早到的??你爹可好??”

听掌门问起了吴天之事??江文广等人都围了上來??吴邪尚未开口??突然看到了徐若琪身边的“落花”??他脸上一惊??诧异的看着薛不才

薛不才苦笑一声道:“贤侄莫要奇怪??她……”薛不才说到这里??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述了

旁边的江小贝此时接口道:“她现在是自己人??倒是你们若是见到了念玉??便有加上些小心??她最近有些神志不清??总认为自己是魔族之人??”

吴邪其实也沒听明白??于是只愣愣的点点头??然后想起了掌门问父亲之事??便又结巴道:“父……父亲还行??”

还行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是什么话??显然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坏??可是檀心花要开了??他还有什么烦恼吗

“檀……檀心花长势不……不好??父亲每……每日施法??非……非常的辛苦??”吴邪又道

徐若琪大惊??她皱眉道:“十八年前??檀心花已被飞将救活??为何今日又不好了呢??”

吴邪摇了摇头道:“父……父亲说是地……地脉的灵……灵气不足??”

闻听此言??薛不才和江小贝马上想到了碧云山灵气外泄之事??于是忍不住的脸色一变

其他人尚未想到此时??于是秦弄玉连忙上前问道:“吴邪贤侄??秦香在涯上可好??”

吴邪正要回答??突然空中传來了高叫之声??“你还知道关心你的女儿??好狠心的爹呀??”

随着这叫声??众人只觉一股寒气飞至??还带着一股的香味??那股大家都十分熟悉的香味??秦弄玉大喜??秦香來了

此时江小贝眼珠一转??对着不远处的“落花”使个眼色??“落花”微微一愣??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旁边的江文广马上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此时她的身份特殊??若是待在此处??难免要费不少口舌的??于是江文广在“落花”耳边低语几句??带着她转身离开了

空中落下二人??正是千雪和秦香

千雪目光从各人脸上扫过??秦香看看父亲??却低下了头

千雪的目光首先落在了薛不才的脸上??她的眉头一皱道:“薛掌门??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薛不才脸上原本是笑??闻听此言之后变的尴尬起來??他素知千雪嘴上不饶人??沒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那个样子

薛不才只是干笑两声??“我已是老夫了??怎如千雪妹子能保持这般的身材??”

听薛不才如此一说??众人??特别是中阵几人都是一愣??平时薛不才给他们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倒是长老与大家嘻嘻哈哈??沒想到掌门口中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因为千雪的腰明明并不苗条了

千雪知他是在损自己??于是对江小贝道:“江公子??你也老了十八岁??自己沒有发福??你也不管管掌门??”

江小贝笑笑道:“都是掌门安排的事情太多??把我累瘦了??他却是一身的轻松??所以才发福的??”

闻听江小贝之言??众人都是一阵的大笑??千雪也笑了

秦弄玉看到女儿躲着自己??便要上前??沒想到千雪故意挡住了他??不让他靠近本站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