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50 回怒斥

650回 怒斥

“老天不公呀,我恨死你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шШ..?。?”千雪突然大叫道。

原本钱亚蛟等人正要上前拜见,却被千雪的大叫之声吓了一跳。只见千雪此时一脸夸张的表情,用死不相信的眼神盯着一个人。

徐若琪。

“你是徐姐姐吗?”千雪上下打量着。

徐若琪微微一笑,上前几步道:“正是我,千雪妹妹。”

“啊!”千雪又是一声的大叫,“十八年了,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老,不!你甚至还变的年轻了。”

徐若琪笑笑,“你也还是老样子呀,连掌‘门’和长老都被你数落了。”

“可是、可是这也太不合理了吧。”千雪说着,居然伸手‘摸’了‘摸’徐若琪的脸,然后又‘摸’‘摸’身后秦香的脸,“你的脸居然比秦香的脸都顺滑,怎么能够这样呢?”

徐若琪摇了摇头,此时中阵几人上前参拜,千雪点点头。最后到了吴剑的身前,突然脸‘色’一变,伸手便是一巴掌。

吴剑见刚才千雪‘摸’了徐若琪和秦香的脸,所以她伸手时并没有没有防备,“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吴剑一愣。虽然不是很疼,可是自己如此太没面子了。

旁边的小英子连忙上前道:“千雪妹妹,有事好说,何必动怒呀?”

千雪脸上的怒意不减道:“英子姐,我刚才那一下是为秦香打的。”

吴剑闻听此言,想起了自己曾对秦香说过的那些话,实在有些过份。那一切都是出于自己的猜测,事实已经证明了,秦香还是处子之身,她还是完好的。

秦‘弄’‘玉’见终于说到了秦香之事,连忙上前道:“香儿,见了父亲怎么还不过来?”

此时江小贝“呵呵”一笑,对众人道:“没你们的事儿了,都散开吧。”

众人已经看出来了,千雪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刚一见面就将掌‘门’损了一通,还顺便说了长老。此时正怒目对着吴剑和秦‘弄’‘玉’,看来这师徒二人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于是众人连忙的退开,李玦这离开之时还十分的关怀的拍了拍秦‘弄’‘玉’的肩头。

江小贝走了两步,见吴邪还站在那里没动,于是笑道:“吴邪,我这里还有一坛好酒,你要不要?”

吴邪听了大喜,连忙跳到了江小贝的身前道:“自……自然是要了。”

“好,那便跟我来。”江小贝说着开吴邪离开了。

千雪果然怒了,众人还没有走远,便听到了千雪的骂声。

“秦‘弄’‘玉’,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居然不顾自己‘女’儿的意愿,将她随便许配给别人。”千雪叫道。

秦‘弄’‘玉’此时也感觉当初有些欠考虑,只是当着晚辈的面他也有些放不下脸来,于是尴尬道:“千雪妹妹你有所不知,中原的风俗与北山不同。中原的男‘女’成亲,都是靠父母之言。我与英子师妹都已说好,他们的婚事自然是符合规矩的。”

“呸!”千雪突然啐道:“别跟我说什么破规矩。我只知道成不成亲都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比如我和红羽。”

听千雪如此说,再看秦香还是不上前来拜见自己,秦‘弄’‘玉’有些恼怒了。英子见状心道不好,大家刚刚见面,怎能翻脸呢?于是上前道:“千雪妹妹你消消气,此事咱们坐下再说如何?”她说着,便要伸手去搀千雪的臂膀。

没想到千雪一下子甩开了她的手道:“你这个母亲是怎么教育儿子的,他居然如此的无情无义。”

“你不可说我的母亲!”吴剑的眉‘毛’突然立了起来,挡在母亲的身前。

千雪更加的恼怒,手中泛出了寒气。

旁边的秦‘弄’‘玉’显然也生了气,他居然不加以阻拦。

刚刚走开的江小贝见状,心道不好。他们都是急脾气,若是真的打了起来,那便麻烦了。

然而就在千雪要动手的时候,一阵的哭声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秦香哭了。

千雪的手落了下来,连忙回身把秦香抱在怀中,自己的眼圈居然也红了。

“你哭什么?”秦‘弄’‘玉’还是余怒未消。

秦香没有回话,继续哭着。千雪则是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可知我见到秦香之时,她正要做什么吗?”

“做什么?”秦‘弄’‘玉’没好气道。

“她正要横剑自杀。”千雪道。

“啊!”秦‘弄’‘玉’和英子都是大惊,他们看着秦香的,目光之中满是问询之‘色’。

秦香点了点头。

秦‘弄’‘玉’一听此言,也知千雪为何生气了。她与玄石关系甚好,定然是爱屋及乌的也喜欢自己的‘女’儿。“只是,香儿,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秦‘弄’‘玉’又问道。

秦香闻听此言,想起了那日吴剑对自己所说的话,哭声更大了。

此一哭,让堂堂虹光派两堂首座的秦‘弄’‘玉’无计可施。他一脸是焦急,又问道:“你哭什么呀,有事直管说吧,爹给你作主。”秦‘弄’‘玉’说着,突然想起秦香曾被思涯和吴言掳走,心头大急,心道定然是这二人对秦香无礼,她才要寻短见的。于是秦‘弄’‘玉’又问道:“难道是有人欺负你了?”

哭泣之中的秦香终于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秦‘弄’‘玉’大怒道:“思涯这个家伙,我定要将他碎石万段。”

“哼!”千雪冷冷道:“你果然鲁莽,为何认定便是思涯呢?”

秦‘弄’‘玉’一惊,再看秦香,秦香也摇了摇头。

“不是思涯,难道是吴言?”秦‘弄’‘玉’心道不好,都曰吴言是个大‘色’鬼。

“呸!”千雪又啐道。

显然也不是吴言,秦‘弄’‘玉’反而微微在宽心。“那是何人?”

秦香的目光从吴剑的脸上瞟过,然后继续哭着。

秦‘弄’‘玉’大惊,转头看着自己的徒弟。

千雪再次冷冷一笑,看着吴剑道:“男子汉大丈夫,做过什么便要担当。否则怎配得上做吴天之子?”

吴剑的脸‘色’也是一阵的青红,他突然上前一步向千雪抱拳道:“前辈,您说的是不错,是我对秦香说了过头的话。”

秦‘弄’‘玉’大惊,想不到是自己的徒弟让自己的‘女’儿要寻短见,只是他要说出如何狠毒的话,才能让她要寻短见呢?

碍于小英子旁边,秦‘弄’‘玉’不好发作。而英子也看出了是自己儿子惹得祸,于是连忙上前挥手‘抽’了儿子两个耳光道:“孽子,你到底做了什么?”

吴剑被母亲打了两下,身子一动不动道:“秦师姐被先后被思涯、吴言掳走,我自认为她定然清白不保,所以……”吴剑说着,转头看了看秦香,也有些愧疚。

听吴剑如此一说,秦香的哭声更大了。千雪心疼的将秦香抱在怀中,轻拍着她的肩头。

秦‘弄’‘玉’脸‘色’象猪肝一样,他也是极怒,他实在想不出居然是吴剑对‘女’儿说出了如此狠话,亏自己还想把‘女’儿嫁给他。

吴剑知道自己有错,师父的责罚在所难免,于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言不发。

秦‘弄’‘玉’的手上发出了白光,看来这一掌若是击下,吴剑必受重伤。

英子脸‘色’也十分的难看,一方面她怕秦‘弄’‘玉’重伤了儿子,另一方面她也知道错在儿子身上。

旁边之人见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都了一脸的疑‘惑’。

“爹,算了吧。”秦香突然从千雪的肩头抬起了脑袋道。

秦‘弄’‘玉’一愣,手放了下去。此时正是紧要的关头,虽然吴剑是自己的徒弟,可他也是吴天的儿子,若是自己重伤了他,似乎与吴天的面子过不去。

此时‘女’儿出面求情,正好有了台阶下。

英子松了一口气,重重的在吴剑的肩头击了两掌,“还不快谢过师姐?”

吴剑红着脸,转身向秦香拜倒。

秦香一下子跳开,因为吴剑原本是跪在秦‘弄’‘玉’的身前,此时相当于向秦香跪拜。他们乃是同辈,不该有此大礼的。

“哼,改日再找你算帐,滚一边去吧。”秦‘弄’‘玉’怒道。

吴剑连忙起身,站到了一边。

此时秦‘弄’‘玉’终于知道千雪为何发怒了,于是连忙抱拳道:“千雪小姐,‘弄’‘玉’知错了。多谢你照顾小‘女’。”

千雪又哼了一声,“你知道便好。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已收秦香为义‘女’,你可有意见?”

秦‘弄’‘玉’心道千雪和玄石同属北山之人,她们在北山之时关系也极好,秦香认了千雪做干妈,也是不错的。于是秦‘弄’‘玉’笑道:“好好,求之不得。”

“好既然我是秦香的干妈,那么秦香的事情我便可以做主了。”千雪道。

秦‘弄’‘玉’一愣,心道千雪虽然上了年级,可是依然想法独特,她要为秦香做什么主呢?

千雪继续道:“正好英子姐也在这里,当着你们二人的面,秦香和吴剑的婚约,便于今日解除,以为不准再提了。”

秦‘弄’‘玉’没有说话,虽然他已知秦香是死也不愿嫁给吴剑了,可是自己说出去的话,还是当着派中许多人说出的话,怎能就如此轻易的不算了吗?

英子此时叹了一口气,她知此事已无法挽回,于是道:“秦师兄,多谢你的好意,我看此时也就算了吧。”

“不可!”秦‘弄’‘玉’突然拧道:“此时乃是长老在全派人前宣布的,怎能凭这三言两语的否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