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64 回失去目标

664回 失去目标

思涯一惊??原本以为这一击不要他的性命??也起码可以将他击成重伤??沒想到他却只是气血不宁??这家伙的根基太深了??虽然此时内法不是自己的对手??那是因为自己身负外公几十年的法力??还有魔彩珠和血剑在手??另外再加上这些日子的奇遇??可是他却只有一双肉掌??却接下了自己血剑的一击??如果假以时日??他必成为一代武林巨擎

思涯想着便要再击??突然身后剑气闪烁??中阵又围了上來

涯顶的江小贝见状放心了许多??虽然吴伤未必能伤到思涯??可是他的攻击却可以让思涯分心??这样一來中阵便有机可乘了

“江长老??伤儿他不会有事吧??”红羽看得出思涯厉害??连中阵都不能速胜于他??自己的儿子上去恐怕会有危险

江小贝一笑道:“吴伤根基奇佳??将來前途无量??你放心??有中阵在他不会有事的??思涯马上便要败了??”

红羽听了此言才微微的放心??看着儿子的英勇??她也会心的一笑??“我与吴大哥都是南疆之人??我们的儿子自然……”红羽说到这里脸上一红??沒有再说下去

“红羽??你刚从下面上來??吴天怎么样了??”江小贝问道

“吴大哥似乎有所进展??据伤儿说他已感觉到那法力有了微微的变化??”红羽道

“如此便好??”江小贝也一阵的叹惜??“他等了十八年了??若是黄衫不能复活??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此话正好被千雪听到??她看看江小贝??再看了看大阵之中无法分神的徐若琪??咬了咬嘴唇

空中突然传來了一声巨响??原來是吴伤趁着思涯与中阵对招??从后面祭出七条金龙??击中了思涯的后背

思涯身子一晃??胸口发闷??吴伤也的大惊??他原本只觉着思涯法力虽高??不过是仗着魔彩珠和血剑的灵气而已??可是见他居然硬生生受了自己的一击??而沒有吐血??如此说來他的内法已强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虽然这一击未对思涯造成大的伤害??可是他的内法一弱??中阵便趁机攻上??空中顿时剑气滚滚??思涯一口气换不过來??只好连连的后退

败相已呈

便在此危机的时刻??空中突然传來一声的鸣叫??一只灵鹫急冲而下

那灵鹫在空中发出一声的怪鸣??与此同时身上光芒大盛??一道光芒射出??迎上了中阵的剑气

“轰”的一声巨响??那道光芒挡了一下中阵的剑气??而灵鹫发出了一声惨鸣??被震得又升上了空中

便是借此机会??思涯有了喘息之机??他躲开剑气之后??连发几招

此时那灵鹫居然又飞了下來??同时背上一女子高声叫道:“休伤我儿??”

随着这声大叫??那女子与灵鹫同时发出一道光芒??与思涯一齐对上了中阵的剑气和吴伤的金龙

“轰”的一声巨响??思涯被震退数丈??而那灵鹫则退了十几丈

那灵鹫上之人身子一晃??不知是被中阵的剑气震伤??还是被思涯的血剑血气影响

“娘??”思涯叫了一声??他自小到大都是受娘的毒打??此时见她出手救自己??心头一阵的感动??于是连忙的上前扶住了她

自己被徐若琪说开了心事之后??惊鸿已变了许多??原本的暴躁的脾气基本不见??他此时看着儿子不顾身后是中阵厉害??而是先來照看自己??心头也是一阵的感动??于是伸手便要轻抚下儿子的头

可是她刚刚抬起手來??思涯突然身子一震??想起了她曾对自己的毒打??下意识的内法一吐??手中血剑和魔彩珠似乎知他的心意??同时放出光芒

这下惊鸿可惨了??那两道强大的灵气将她震飞而出??更要命的是她的胸口一阵的翻滚??一口鲜血吐了出來

思涯心道不好??自己错怪母亲了??因为刚才的母亲眼神之中非是在西域之时的暴戾之气??而是慈祥的眼神

“娘??”思涯想着收去了血剑和魔彩珠的光芒??连忙的飞上

此时中阵和吴伤见机会难得??于是便要全力一击??拿下思涯和他的母亲

“住手??”大阵之中的徐若琪突然大喝一声??中阵和吴伤都是一惊??于是停了下來

思涯刚要飞近母亲??那只灵鹫却突然放出一道的光芒??射向了思涯??显然它以为思涯上前是要再伤害它的主人的

思涯把手一挥??“轰”的一声??他的身子一震??被震退数丈??看來那灵鹫的灵气也是不弱??若非是前些日子受了伤??此时还要再强许多

惊鸿轻拍了拍灵鹫的头??灵鹫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收去了身上的光芒??只是侧头盯着思涯??似乎十分的不满

思涯再次上前??“娘??我刚才沒有伤到你吗??请母亲责罚??”

惊鸿却是温柔的笑了一笑??“儿呀??以前是娘钻了牛角尖不能自拔??对你太狠毒了??”惊鸿说着??掉下了眼泪

思涯见状心头大乱??连忙道:“娘??你别哭呀??”

可是他不会劝人??此时只是自己着急??惊鸿见儿子依旧关心自己??不念自己对他的毒打??心中更是觉着对不住他??于是眼泪更加的止不住

“娘??”思涯突然拿起了手中的血剑道:“你不必悲伤??我便是拼死也要杀了吴天??为你报仇??”思涯说着便要再向那发光的石屋冲去??中阵和吴伤大惊??连忙要上前阻挡

“回來??”惊鸿突然叫道

思涯一愣??连忙的停下??垂手待在母亲身边

“你不能找吴天报仇??”惊鸿道

“为什么??”思涯惊道:“外公说吴天是圣教的死敌??是他把你害成这般模样的??”

惊鸿惨然一笑??“他是圣教的死敌不假??可是害我成这样的是你外公??而不是吴天??”

思涯闻听之后一惊

“当年为求吴天放过你的外公??我曾立下了毒誓??可是你外公不念吴天放过他一马??反而要损毁檀心花??我羞愧难当??才有了这般的下场??”惊鸿摸着自己花白的头发??一阵的伤心

“是外公吗??”在思涯心中??外公一直是个慈祥的老人??怎么会是母亲所说的那个样子呢

惊鸿却是一愣??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也怪不得你外公??其实是我自己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才变的疯狂起來??让你遭了不少的罪??”

思涯瞪大着眼睛想了想??还是狠狠道:“如此说來??外公说的不错??罪魁祸首还是吴天??我定要杀他??为外公报仇??”

“你不能杀他??”惊鸿的声音突然升高了几分

“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便是你的父亲??”惊鸿终于说出了口

虽然这话刚才已听虹光派之人说过??可是此时从母亲口中再得到了确认??思涯的还是惊的合不上了嘴??手中的血剑都有拿不住了

“娘??你……你说什么??”思涯再次问道

惊鸿摇了摇头??“吴天是你的父亲??”

这次思涯确认自己沒有听错??于是身子一晃居然直向下坠去??惊鸿大惊??身形一闪从灵鹫之上飞下??在思涯落地之前拉住了思涯

思涯呆呆的看着母亲??一时间无法转过念來??自幼便被当作大仇人的吴天和徐若琪??一个与母亲解除了恩怨??另一个竟然是自己的父亲??思涯突然觉着自己的一生失去了目标??不报仇??自己还能做什么

惊鸿又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儿呀??你的名字叫做思涯??便是因为娘一生之中最怀念的便是在这凝碧涯上的几个时辰??时时的想起??才给你起名叫思涯的??”

“可……可是外公不是这么说的??”思涯道??“他说你在这里受到了吴天的侮辱??而他也是在这里被吴天陷害才成了残疾??你给我起名叫思涯??便是要我不能忘记仇恨??一待内法有成??便要上凝碧涯找吴天报仇??”

惊鸿听了此言??突然仰天道:“爹呀爹??你害我不算??还要害我的儿子??让他们父子相残??娘说的不错??你的眼中只有你的大计??而沒有我们??你将自己几十年的法力传授给思涯??便为想让他为你报仇??你的心肠太歹毒了??”

听惊鸿如此说着??在场的所以人都惊住了??原來思涯说的要报仇??只是白眉的最后一计??他自知残疾之后内法受损??无法再战??而且即便他的圣教依然兵强马壮??依然不是连成虹光十字剑法吴天的对手??所以他在十几年前??看到惊鸿因为气恼而走火入魔??对自己的儿子都下重手打骂??于是一条毒计便在那时生成了

自己虽然无法战胜吴天??可是却让他们父子相残??另外他已看出??思涯的根骨奇佳??将來的法力修为不可限量??若是能创造奇迹??或许真能与吴天一拼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十年之前??飞将与李玦带皮山国大军将将而至??西夜国因为在中原大战之中??大兽师云霄和十位兽师尽数阵亡??而身为大兽师继承人的惊鸿则神志混乱??无法再战??所以西夜国几乎沒有什么强有力的抵御??便一败涂地??皮山国军队则是一日千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西夜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