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65 回终于明白了

665回 终于明白了

而白眉见到了带队之人居然有李玦??于是另一条诡计又在心中生出

他布局让李玦发现了思涯??而李玦果然看出思涯根骨奇佳??将來必成大事??于是便将他收入门下??思涯便是如此入了虹光派

那时惊鸿虽然时清醒时混乱??可是白眉却劝她放思涯离开??只有思涯加入虹光派之后??才有机会接近惊鸿最痛恨之人徐若琪??才有机会报仇??一听要找徐若琪报仇??惊鸿便同意让思涯跟着李玦而去

只是白眉自感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于是在一次思涯回來探望之时??将自己毕生的法力全部传到了思涯的身上??自那时起??思涯已是江湖之上一等一的高手了??只是他深知大仇当前??而且那两个仇人是虹光派之人??法力高强??自己只有隐藏好身份??到了吴天和徐若琪身边才要机会报仇??为此他做过了许多的功课??因为对他來说??为母亲和外公报仇已是人生最大的目标??若非是在中阵选拔赛之上被吴剑避出了隐藏的内法

然而此时??思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傻了

若是虹光派之人说出??他定然不信??而用话是从母亲口中说出??那便是千真万确了

“当啷啷”??吴手中的血剑落地??魔彩珠也滚了出去

附近的红羽和千雪发出一阵的惊呼??连忙的躲闪

而吴伤和吴剑则是身形一闪??吴伤拿住的魔彩珠??吴剑抓住了血剑

江小贝见思涯手中已沒有了两件宝贝??心头大喜??于是对吴伤单道:“吴伤??你快带魔彩珠下去??看你父亲是否用的上??”

“是??”吴伤答应一声??再转头看了看思涯??心道原來他也是我们的兄弟??怪不得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法力??连中阵都奈何不了他

吴剑拿着血剑??只觉心潮澎湃??内法似乎也强了起來??原來这血剑如此之强??怪不得思涯难以对付呢??自己上次与血剑呆了几天??只是当时身体有伤??后來血剑还被思涯抢去??此时又拿在手中??心中突然有说不出的冲动??何时自己能持此剑与人一战呢

“吴剑??快收去血气??”大阵之中的薛不才突然叫道

因为刚才的大战??血剑的血气已有部分渗透过了大阵的剑气??侵近了檀心花??此时那花发出异样的光彩??枝叶突然疯长起來

吴剑见状连忙学着思涯的样子在血剑之上一抚??那血气果然收了回去??变成了一柄黑黑的铁剑

“娘??”思涯躺在母亲的怀中??痴痴道:“我该怎么办呢??”

“你应该高兴才对??你不但不用报仇了??而且还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谁??”惊鸿道

“娘??我高兴不起來??因为十几年來我认定的大恶人??居然是我的父亲??我实在想不通??”思涯道

“他……不是恶人??而是好人??”惊鸿道

“可是外公与他是仇敌??你又如何怀上了我呢??”思涯问道

惊鸿听了突然脸上一红??想起了十八年前??自己与吴天在这涯下地洞之内的疯狂之事

看着母亲略带羞涩的表情??思涯终于叹了一口气??“娘??我明白了??在你的心中??还是喜欢他的??看來并非是如外公所讲??是他强迫了你??”

惊鸿脸上又是一红??“相反的??是你外公亲口答应??将为娘许配给了你爹??”

此事倒是出乎思涯的想象??只是这事给他的惊讶??实在大不过自己是吴天之子

他从惊鸿的怀中站起??整理了下衣服??大阵七人也都向他这边看來??脸上都是慈祥的微笑??思涯终于明白虹光派为何屡屡放过自己了

想着突然念起了他们的好??在碧云山之上??自己的身份尚未暴露之时??这些人都对自己关怀有加??于是他向着薛不才等人抱拳行礼道:“薛掌门??以前多有冒犯??思涯有礼了??”

薛不才见此心中大喜??连连点头道:“不知者不怪??你是吴天之子??便是我们的子侄??我们自是拿你当自己的孩子的??”

思涯一阵的感激??他的目光又落到了李玦的身上??想起了这**年來师父对自己的照顾和培养??眼中一热道:“师父??我还能叫你师父吗??”

李玦也是热泪盈眶??“自然可以??别说你是吴师弟之子??就算你不是??我也认你这个徒弟??为师深深以你为骄傲??”

“多谢师父??”思涯道

此时秦弄玉突然大笑道:“李师弟??此事又被你占了先??你不单收了师妹的女儿做徒弟??还收了吴师弟的儿子??你有如此厉害的两个徒弟??我是无法与你相比了??”

李玦则是“哈哈”大笑??笑中带泪

此时惊鸿轻拍下思涯的肩头??“儿呀??你自此便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你在光派??在你爹身旁??我便放心了??”

思涯听出母亲话中有话??于是一把拉住了母亲的手道:“娘??难道你要离开吗??”

惊鸿怅然一笑道:“我当年为救你外公曾立下重誓??此生再不见你父亲吴天??我怎能违背誓言??此时那光芒又有了变化??估计你父亲最心爱的女人就要复活了??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惊鸿说着??便向灵鹫走去

“娘??”思涯又叫了一声道:“我跟你走??”

“你……”惊鸿一愣??“你不想留下來见见你的父亲吗??”

“我……”思涯想了一下道:“你若不见??我也不见??”

惊鸿咬了一下牙??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儿子??只是你不想见他??难道便沒有其他未了的事情了吗??”

思涯的身子一颤??是呀??自己上涯的事情之一??还想见见秦香的??另外便是落花

他想到这里??突然对着中阵之中的念玉道:“你到底是落花??还是念玉??”

空中的念玉怆然一笑??居然摇摇欲坠??旁边的江文广连忙扶住了她??虽然思涯感觉出事有蹊跷??可是看到江文广与落花亲密的样子??他的脸色还是一变

江文广将念玉搀到了地面之上??念玉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有柔情也有感激??然后转头对思涯道:“我是念玉??刚才已经说过了??”

“念玉??”思涯奇道:“你怎么会是念玉呢??你明明是落花??你大腿内侧??有一颗红痣??你怎么会是念玉呢??明明便是落花??”

念玉的脸上一红??因为她洗澡之时曾看到过??落花的身体的大腿内侧确实有一颗红色的痣??只是这是女子最隐秘的部位??若非是有特殊关系之人??一般人怎能知道呢

看念玉脸红??思涯又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了这般模样??”

闻听思涯如此一问??念玉终于忍不住??居然哭了起來??幽怨的看了思涯一眼??心道我便是为了救你??才中了落花的诡计??被她抢去了身体??而且你连她大腿内侧有黑痣都知道??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旁边的江文广却是一抱拳??叹口气道:“思涯??你可知落花有那九转玲珑之术??”

思涯一愣??想起自己见过的落花施展的法术??于是心头一惊??“难道……”

“不错??”江文广道:“念玉受落花所托??寻你而去??后來发现你伤重她无法救治??便去找落花借九转玲珑珠想要救你性命??沒想到落花居然施诡计??施展九转玲珑之术??与念玉换了身体??你此时见到的虽然是落花的身体??可是灵魂和法力却是念玉的??”

“啊??”思涯惊叫一声??“难道说??这些日子与我在一起的不是念玉??而是落花??”

“什么??”空中的徐若琪听到了女儿身体的消息??于是惊道:“你说这些日子谁和你在一起??”

“是念玉师姐??不??是落花……”思涯说着感觉有些混乱??实在不知该如何称呼那交换了身体的二人

只是徐若琪已明白了思涯的意思??便是落花这些日子一直和思涯在一起??又联想到思涯的内法爆增??与当年吴天得到处子之血之时的情况一样??徐若琪的担心便又大了许多

正好此时沒有了血剑血气、魔彩珠灵气的侵袭??檀心花稳定了不少??大阵不必那么小心了??于是徐若琪又问道:“思涯??你要如实回答??这几日你与陪在你身边之人做过什么吗??”

思涯想了一想??心道自己只是在梦中与秦香做过男女之事??而且那还是在梦中??于是摇了摇头道:“沒有??”

徐若琪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心了许多??同时念玉也止住了哭声

“思涯??落花现在在什么地方??”念玉问道

“我们在涯下之时??她说不便与我同上凝碧涯??便与我分开了??”思涯道

众人都是一愣??此时惊鸿已看出了儿子与这几个女子的关系有些说不清楚??也是眉头紧皱??而红羽早就知道了惊鸿与吴天的关系??于是道:“惊鸿姐姐??你既然來了??不妨多等一会儿??吴大哥或许马上便要出來了??”

若是红羽不说??惊鸿或许还多留一会儿??听红羽如此一说??惊鸿叹了一口气道;“是呀??我该离开了??我发誓下半辈子者也不见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