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66 回为什么是她

666回 为什么是她?

“惊鸿姐姐??你不必太过于当真??吴大哥经常提起你的??还说起与你的十八年的承诺??”红羽劝道

惊鸿听到了十八年之约??身子一震??眼中热泪流下??原本有些慌乱的思涯此时更加的慌乱了??连忙安慰道:“娘??你怎么又哭了??”

“沒事??孩子??娘是恨自己??明明有十八年的幸福??却因为自己不够努力、不去争取而耽误了??”惊鸿说着轻抚着思涯的头道:“你千万别学为娘??幸福不是等來的??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要自己争取來的??”

听着惊鸿的话??大阵之中的徐若琪心头也是一阵的难过??她也是深有体会??惊鸿是因为当初有誓言在前??而自己呢??吴师弟心头除了黄衫??最在乎的便是自己??四大掌门上涯顶之是他都沒有站起身??而自己一出现他便不顾檀心花??站了起來??可见自己在他心头的分量

这十八年自己沒有见他??也沒有黄衫在他的身边??他是否十分的希望自己在他的身边陪伴??想着??她也伤心了起來

千雪听了她的话也眼框红了??她对思涯道:“思涯??你可知秦香一直在惦记你吗??”

“呀??”思涯惊道:“她……曾说起过你吗??”

“是呀??”千雪道:“她每每提起你??都是两颊绯红??她说她最快乐的日子??便是与你在一起赶着猪、扮做小夫妻的时光??”

思涯听到这里眼泪终于流了下來??他也终于明白??即便是与落花在风光旖旎之时??心头也常常的想到秦香的原因了??因为她在自己的心头最重

“千雪前辈??秦香现在在何处??我想见见她??”思涯挺胸道:“我想对她说我也喜欢跟她在一起??”

旁边的惊鸿听了儿子此言??终于点了点头??心道儿子比自己有出息??敢跟心爱之人说出肺腑之言??不像自己??将感情在心中隐藏了十八年??她想到着这里??鼓励儿子道:“儿呀??你千万别像你娘??你对心爱的姑娘一定有追到手??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放弃??”

“是??”得到了娘的鼓励??思涯顿时增添了许多的勇气??“只是娘??你如此劝我??你又何必要离开呢??不妨见见……他??”

惊鸿摇了摇头??“儿呀??娘与你的情况不同??中原有话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虽然不这中原人??可是也知其中的道理??娘当年既然已发过重誓??不再见他??便当履行诺言??况且……”

惊鸿说的摸摸自己的头发??“娘此时已是这把的年纪??想那黄衫在冰中十八年??定然青春不老??还有……”惊鸿说着看看空中的徐若琪??“你也一点也沒有衰老??这或许便是老天让你这般模样??來等他的??”

惊鸿又叹了一口气??对千雪道:“这位妹子??看來那位叫秦香的姑娘与你关系不错??”

千雪点头道:“不错??她是我的干女儿??”

惊鸿也点点头道:“那涯儿和她之事便拜托你了??”

千雪一愣??“你……真的要离开吗??真不想见见大哥哥吗??”

惊鸿摇了摇头??便飞身上了灵鹫之上

“娘??”思涯叫道??希望母亲能够留下

惊鸿笑道:“你和秦香姑娘在一起后??别忘了到带她到西域來让为娘看看??”

思涯一向不敢违逆母亲的吩咐??此时知道自己无法劝住母亲??于是道:“是??”

惊鸿朝空中的徐若琪看了一眼??便要驾灵鹫飞去??徐若琪却是一阵的“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惊鸿脸色一变道

“我笑你傻??笑你口是心非??”徐若琪道

惊鸿眉头一皱??脸上带出了不悦

“你明明想见到吴天??却偏要离开??你一直劝儿子要追求幸福??自己却一直在逃避??你所谓的狗屁誓言??只是你的遮羞布、挡箭牌??你若留下??吴天一定会高兴的??你这么多年的不幸??你儿子的不幸??都是你这种关键时刻拿不起、放不下的念头造成的??”

徐若琪字字如针??刺到了惊鸿的心头

“你不见他??怎么知他心中所想??你不与他见面??怎知他还在记恨着你的父亲??”徐若琪继续道

惊鸿的身子晃了几晃??似乎要从灵鹫之上掉下來了

徐若琪看说得差不多了??于是语气一变道:“惊鸿??你堂堂西域大兽师??难道连留下的勇气都沒有吗??其实吴天对你的惦念??丝毫不在我之下??若是沒有你??他便无法激发出体内的内法??无法修炼成虹光十字剑??若是如此??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已死去十八年了??”

惊鸿此时已是泪流满面??她抬头喃喃问道:“他真的想见我吗??”

徐若琪看了她一眼道:“这话不你妨直接问他??”

此时千雪和红羽已看出惊鸿有留下的意思??同时也被徐若琪的一番话所感动??于是齐声道:“你留下吧??他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惊鸿看看她们

“娘??”思涯此时突然飞起??从灵鹫之上拉下了母亲??“何必要去西域??你马上便能见到秦香了??”

“不错??秦香此时正在涯下的帐篷之内??”千雪道

惊鸿看着思涯??又看看那间发着光芒的石屋??终于点了点头

千雪和红羽连忙上前??拉住了惊鸿的手臂

惊鸿看看自己的衣着??又看看千雪等人??“我还是走吧??我如此模样??他见到我或许只有厌恶??”

“不怕??其实姐姐也是个美人胚子??否则吴大哥又怎会与你生下了思涯??”红羽道:“妹妹带姐姐稍加的梳洗??定能恢复往日的光彩??”

“能吗??”惊鸿脸上居然一红

“你跟我來吧??”红羽说着??与千雪把惊鸿拉走了

思涯有些待不下去了??他向空中的薛不才和李玦抱拳道:“掌门、师父??我下涯却找秦香了??”他说完??目光却落到了秦弄玉的脸上??因为他是秦香的父亲

秦弄玉点了点头道:“你要好好待她??”

“是??”思涯大喜??因为这明明便是秦弄玉答应了自己与秦香在一起之事

思涯想着再次施礼??身形一闪向涯下飞去

只是同刚刚飞走??江小贝脸色一变??“不好??涯下的三大门派之人并不知思涯已回归本派??见他找秦香必定会为难与他的??”然而他对中阵七人道:“你们谁飞的快??快去跟他下涯向三大门派言明此事??”

“我去??”念玉突然大叫一声??口中下意识的念动了驱动五彩霞衣的咒语??便要飞下去

可是她差点掉落到地上??身上也沒有五彩闪起??“落花”一愣??此时才想起自己是落花的身体??已无法驾驭五彩霞衣了??想着眼圈一红??哭了起來??江文广连忙的上前安慰??伤心之极的念玉居然扑到了江文广的怀中??江文广一愣??看了一下空中的父亲??终于伸手揽住了念玉

“我去??”吴剑叫了一声??手中血剑血气一展急冲而下??追思涯而上

念玉却从江文广怀中挣脱而出??“等等??”她便要追上

江文广连忙拉的她道:“你去做什么??”

“思涯不能走??”念玉急道:“他还沒说出落花的下落呢??”

江文广一愣??点点头??他看了下大阵??只见众人又在静心的催动檀心花??无暇旁顾

“文广??”江小贝看出了儿子的心思??他想与“落花”一同去寻找思涯或者秦香

“爹??”文广听到了爹爹的叫声??微微一愣

江小贝沒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江文广马上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心头大喜??那是父亲允许自己带念玉而去??去寻找她的原本的身体??于是江文广道:“念玉??咱们走??”

念玉一阵的感激??自己最困惑的时候??还有他陪在自己的身边??连自己心仪的明昊王子也因自己换成了如此的身体??而与自己保持了距离??只有江公子不离不弃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飞起??向涯下飞去

而此时??千雪与红羽也将惊鸿带入了一间石屋之内??那里有不少的梳妆用品??因为那里是千雪的房间

二女为惊鸿慢慢的梳理着头发??用热水擦干脸上的污垢??再略施粉黛??只是片刻之后??惊鸿本來面目便显露了出來

千雪和红羽看去都忍不住惊叹??“怪不得他会与你生下思涯??你原來也是一个美女??”

惊鸿被说的脸上一红??“我都这般年纪了??还说什么美女??若说美女??不说你们??只有那徐若琪才是青春不老??”

千雪一听徐若琪的名字忍不住“哼”了一声道:“你休说她??她简直就是一个妖精??十八年过去了??她居然一点都不显老??”

红羽听了则笑笑??“你不必生气??有些人天生便是一对??吴大哥沒有老??徐大姐也沒有衰老??你难道不认为这是老天的有意安排吗??”

千雪听了终于摇了摇头??脸上的气愤之色终于收敛了起來??“你说得不错??其实算來??大哥哥对我们已经足够好了??其实我心中也是如你一样的想法??只有徐若琪才与大哥哥是天生的一对??”

惊鸿此时却是一愣??看着二人道:“为什么是徐若琪??不是他要复活的黄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