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68 回急中生智

668回 急中生智

千雪想着??便要抢白??可是刚刚张口??却被能法气逼的喘不过气來??于是连忙的闭口??大口呼吸

“你……你说什么??你十八年前便知衫妹已无法复活了吗??”吴天听了大惊??身上的光芒收去了不少

众人也是大惊??这打击对吴天不小

徐若琪见吴天停了下來??于是道:“你可记得当年北山岩浆爆发??碧云山之下五百里??都成为了火烧之地??”

吴天听了点点头

“你当时听信了南疆那莫族大祭祀黑月之言??相信她能复活黄衫??于是你便带着黄衫的冰块向南飞去??可是半路之上却遇到了玄武??并与之大战之事??”

吴天再点点头道:“不错??那与衫妹复活有何相干??”

徐若琪摇摇头道:“便是你与玄武大战之时??冰冻黄衫的冰块落入了滚烫的岩浆之中……”徐若琪说不下去了

“啊??难道那时便已??”吴天惊道

徐若琪点点头??“不错??当时冰块便已溶化??只是为了不让你担心??我在你昏迷之时??请千雪将黄衫的尸体再次的冰冻??让你以为那冰块从未溶化过??她身上的黑色斑点??便是当年被溅起的岩浆烧黑的??”

闻听此言??吴天的身子一震??他看看徐若琪??再看看怀中冰冷的黄衫的尸体??刚才施法之前他以见到了??黄衫的身体之上确实有几处黑色的斑点??吴天的目光呆滞了起來??不知在想着什么

“我这十八年未來见你??便是因为此事而沒有勇气面对你??你若有气??便朝我身上发來吧??”徐若琪说着??挺起了胸

可是她等了片刻??吴天并沒有出手??转头看去??却见吴天捧着黄衫的脸哭泣了起來

“衫妹??你与我在一起时??我曾多次的误解于你??然而我法力一天天的增强??将要天下无敌之时??你却死于我的拳下??我今生欠你的太多了??”

“吴天??我已说过??此事责任在我身上??你难道不想为黄衫报仇吗??”徐若琪叫道

吴天看了看她??居然摇了摇头??“徐师姐??我对你的感情不在对衫妹之下??事事皆由天定??衫妹无法复活并非是你之过??我怎么能怪罪于你呢??只怪我与衫妹??我与你都是有缘无份??或许等到來世??我再好好的偿还于你吧??”吴天说着??身上再次光芒再起

此次的光芒超过了刚才??连徐若琪都被震退了数十丈

众人也都再次纷纷的后退??中阵几人除了感慨之外??更是惊讶吴天的法力??居然强到了如此的程度??连虹光派第一的徐师叔都无法近他的身

薛不才见状也是大急??心道如此情况之下??只能以大阵试一试了

于是他高喝一声“大阵??”

前面的徐若琪也是一愣??身形一闪??飞入了星位

一柄巨剑出现在了空中??四周之人又纷纷的后退??心道掌门是要以大阵压制住吴天吗

这虹光派最强之阵法??比起吴天的虹光十字剑法??到底孰强孰弱呢

吴天看着面前的巨剑??点头赞许道:“大阵??很好很好??我有生之年能见到本派的大阵??也算是今生无憾了??”

“压??”薛不才大喝一声

那柄光剑向吴天压了过去??他们此举只是想消耗吴天的内法??让他内法不足之后??便无法自爆了

其他众人都知这大阵的厉害??更知吴天的厉害??于是纷纷的后退

吴天微微一笑??身上光芒闪动??伸出右手掐动剑诀??突然涯边原來檀心花的位置??那柄半插入石中的天愁神剑飞出??在空中光芒大盛??化成了两道七色彩虹??旋成一个十字剑气急冲而出??迎上了光剑

周围之人都纷纷的转过了头??有的还捂上了耳朵

如此程度的撞击??不击凝碧涯震碎才怪

然而他们错了??空中只是传來了“咝咝”之声??那旋转的十字剑气穿透了巨大的光剑??大阵七人只觉一阵的心如刀绞??仿佛那虹光十字剑气非是击到了光剑之上??而是击到了自己的心口

他们内法大乱??居然无法维持阵法??空中的巨剑颤抖起來??只是突然之间??吴天收去了虹光十字剑气

光剑失去了对抗之力??一下子击向了吴天和黄衫

吴天看着击向自己的光剑笑了??他对着怀中的黄衫道:“衫妹??咱们能死在本派的大阵之下??也算的有幸了??”

薛不才等人沒想到他來了这么一手??连忙收阵

光剑迅速的消失??然而毕竟靠得太近??还是有一抹的剑气扫向了吴天和黄衫

“啊??不好??”薛不才等人惊叫道

空中突然飞起几人??他们身上放出光彩??同时出手

七条金龙、两道寒光、还有一道七色剑气迎上了那道残留的剑气

“轰”的一声巨响??吴伤、吴寒和吴邪三兄弟齐齐的被震退??然而空中大阵的剑气仍然沒有消失??可见大阵之强

惊鸿出手了??她与那只灵鹫同时飞出??射出两道极强的法气??震开了剩余的剑气

众人再看去??吴邪此时以手支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吴伤和吴寒则是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惨白

吴天看着儿子们??摇了摇头道:“你们又是何必呢??”说着身上光芒再起

薛不才等人此时大惊??若是再以大阵击之??一心要寻死的吴天甚至可以不理会??那样反而是正和了他的意??况且通过刚才的一击可以看出??即便是大阵也未必是吴天的对手

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吴天自裁吗

这些人之中??丹田被封、身体不好的便是吴言了

此时他连连后退之中??还被那法力逼的呼吸困难??他心道不好??此时只是父亲放出的法气便让自己呼吸困难??若是父亲与母亲同时爆炸??自己的性命岂能便住

他自幼被吴天宠贯??凡事都只想着自己??此时父母命在旦夕了??他想到的依然是自己的性命??只是虽然如此??他却极力的动着脑筋??想要阻止父亲的自爆??保住自己的性命

他的目光扫到了旁边的吴伤??吴伤的手中正拿着魔彩珠??而魔彩珠放出的光芒比起大哥吴邪手中金舍利的光芒强出了许多??于是他计上心來

吴言突然一声的大叫??“爹??我有办法救娘??”

若是别人喊出??吴天未必会停下??可是听吴言这么说??特别是他叫出了那个“娘”字??他身上的法力微收??停止的增强

吴言见父亲有所动??于是泪流满面道:“爹呀??我自幼沒娘??此时与娘相见就在咫尺??却是天涯之隔??若是您也去了??我该如何是好呀??”吴言说着??痛哭了起來

吴天一愣??吴言之言显然打动了他

此时千雪也反应过來??于是道:“大哥哥??你太自私了??你只知要与大姐姐比翼双飞??却沒有想到还有我们??还有你的几个儿子??还有她??”

千雪说着??将惊鸿向前一推

吴天看到惊鸿??居然认出了她

“惊鸿??你终于來了??”吴天道

“我來了??”惊鸿紧张道:“还给你带來了一个儿子??我们的儿子??”

思涯点点头??“如此甚好??可惜你來的晚了??我答应的对你十八年的承诺无法兑现了??”他说着??身上的法力还是沒有彻底的收去

“我……”惊鸿见状连忙道:“其实是我对不起你??否则你怎么会如此的辛苦??”

吴天摇了摇头??“我从未怪你??你也不必自责??只是我不能见到咱们的儿子了??”吴天摇了摇头??身上的光芒再增强了许多??便如惊鸿那么强悍的内法??也被逼的后退了数步

吴言见势不好??突然叫道:“父亲??如此紧张时刻??你且不可鲁莽??与其这样??不如再试上一试??死马当作活马医??”

“你有什么办法??”吴天知道吴言自幼便诡计多端??此时说不定真的想出了什么好办法

“刚才您用的金舍利??此时有灵气超强的魔彩珠在此??何不再试??”吴言道

吴天摇了摇头道:“我刚才便感觉到魔彩珠在附近??可是那时我刚刚开始那灵气注入你娘的丹田之中??虽然收效不大??毕竟是有了成效??当时我也想过更换成灵气更强的魔彩珠??可是我那时的内法已提高到了很危险的程度??若是骤然停下??我受伤事小??你娘的身体恐怕会承受不住??而刚才的爆炸??便是原本注入你娘体内的法气突然溢出??不单摧毁了地洞和石屋??还摧毁了你娘的丹田??此时即便魔彩珠灵气再强??也无济于事了??”

吴言一愣??想不到发生了长种事情??可是看到父亲脸上但求一死的表情??于是又随口道:“丹田乃是汇集人体灵起之处??人修炼的内丹便多聚于此??娘的丹田虽然损坏??爹不妨以魔彩珠作为灵气之源放入娘的丹田之内充做内丹??再以您无上的内法打通娘的别处经脉??或许便能成功??”

此言一出??吴天愣了??他细细的想着吴言之言??似乎大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