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69 回再次施法

669回 再次施法

千雪等人也同时劝道:“大哥哥??吴言所言不错??你不妨试试??”

吴天终于收去了身上的光芒??内法一吐??魔彩珠飞了过去

“既然如此??我便按言儿之言试试??只是魔彩珠灵气太强??你们还是要离远一些的??”吴天说着??身形一闪??从另一处洞口进入了山洞

见父亲飞进了山洞??不再与衫姨同化做灰尘??吴邪十分的高兴??他重重在吴言背上一拍??把吴言拍了个踉跄??“二弟??还是你有办法??”

吴言刚才抵御着吴天的法气??已是筋疲力尽??此时被这一拍又大口的喘着粗气??听了吴邪之言??只是尴尬的笑笑

吴寒与吴言关系不错??此时想起前些日子??父亲封住吴言丹田之事??呵斥他连自己的生母都不顾??而弄丢了魔彩珠??于是不平道:“谁说二哥不管衫姨??若不是二哥有此妙法??衫姨和父亲此时都已化成了灰烬??此时场中又不知有几人身负重伤??”

千雪看了一眼吴言??见他眼神不定??“哼”一声道:“我看他是胡编乱造??”

吴言见千雪看破了自己的想法??尴尬的一笑??而他的眼神却还在四下的扫动??想要找个机会蹓走

千雪又“哼”了一声??冷冷道:“吴邪、吴伤、吴寒??你们看好吴言??别让他借机逃了??”

“是??”那三人答应一声??站在了吴言身边??吴言脸色惨白??摇了摇头??然而他还是不死心??自己的三个兄弟毕竟好对付??只是那大阵数人和中阵数人却是不好对付??吴言想着??又心生一计??他抱拳向薛不才道:“掌门师伯??父亲只是暂时被稳住??若是依然无法复活我母亲??那后果……还请掌门师伯早做打算??”

薛不才和江小贝也正在这么想??听吴言一说还是赞许的点了点头??于是薛不才招集江小贝和几位首座商议起來??徐若琪虽然法力是虹光派第一??可是她非是什么首座??于是站到了一旁

此时千雪走了过來??“徐姐姐??不是说好那件事情由我來说吗??”

徐若琪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此时已经无事??他非但沒有责怪咱们??反而自觉不好??你我又何必分什么彼此呢??”

千雪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吴言??“其实此次也多亏了吴言的灵机一动??可惜这么聪明的孩子……”千雪说着摇了摇头??于是继续道:“徐姐姐??我有些嫉妒你了??”

“为何??”徐若琪奇道

“我刚才那样苦劝大哥哥??他都不为所动??而你一开口??他便放松了许多??可见你在他的心中非我们能比的??”千雪幽幽道

徐若琪苦笑一声??“咱们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师兄他们正在讨论如何应付吴天??咱们也当想想办法??”

千雪摇了摇头??她心头有些乱??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了??“此时有薛掌门和江公子在??不用我这妇道人家操心了??”

“是呀??”徐若琪也幽幽道:“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比咱们当年厉害多了??”

千雪闻听此言??似乎也回到了十七八岁时??跟着吴天闯荡南北时的日子

薛不才等人商议了半天??居然沒有拿出什么有效的办法??而就在此时??突然刚才吴天进去的石屋之下??传出了一阵的光芒??那光芒之中有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那是魔彩珠的力量

众人大惊??除了吴天的几个儿子沒有感觉??其他人不论强弱都连忙施法抵御??只是这股力量实在太强大??除了那几个高手??众人都纷纷的后退

“掌门??”江小贝喘着气道:“此时还是尽快疏散涯上之人??以防不测吧??”

“好??”薛不才答应一声??看看四周之人??高声道:“此处只留下大阵七人??其他人马上随长老退到涯下??”

此时千雪、红羽等人都已说不出话來??吴言虽然不受那魔彩珠的影响??可是吴天发出的强大的法力??还是让他有些承受不住??况且此时他的丹田被封??几乎施展不出多少法力

这些人随着江小贝向涯下而去??吴言看了看身边的兄弟??心道我若要逃脱??需要支开他们??于是咬牙道:“四弟五弟??咱们不怕那魔彩珠的灵气??你们不妨留下助师伯们一臂之力??”

那二人一听觉得有理??于是转身道:“掌门师伯??我们也留下??”

薛不才此时已和众人组成了大阵??见此二人有意留下??心道这二人法力高强??而且不惧魔彩珠的灵气??若是留下??能帮不少忙??于是点头道:“好??你们便留下吧??”

而中阵剩下的几人听吴氏两兄弟要留下??也纷纷道:“我们也留下??”

薛不才却摇了摇头??“你们快随长老下涯??不必留在此处??”

中阵五人还要争辩留下??江小贝叫道:“你们快随我下山??思涯、文广和……念玉下去许久了却沒有动静??咱们快下山去看看??我刚才送金舍利下山之时??有南疆之人出现??”

中阵五人听罢不再多言??连忙跟着江小贝向涯下飞去

队中的吴言见两个兄弟被留下??心中暗喜??大哥憨厚??好糊弄??而雪姨此时心情不佳??似乎也无暇顾及自己??只要有机会自己便可以逃走了

“掌门师兄??”徐若琪道:“若是吴师弟施法再失败??恐怕还会走刚才之路??咱们不妨待他出來之时??先下手为强??将他制住??”

薛不才摇了摇头??“他内法奇强??此时又有魔彩珠在手??咱们大阵虽然厉害??却难以把握分寸??搞不好会误伤??”

听到了误伤两个字??众人都想起了吴天当年曾一举误杀了四大掌门??此时的大阵虽强却不及那四大掌门结成法阵的程度

“也许有机会??”储志宏道:“这救人之法十分的耗损内法??刚才吴师弟已元气大伤??再行施法必定再伤他的元气??到时咱们趁他内法不足??或许可以将他一举拿下??防止他再寻短见??”

众人一听纷纷的点头??徐若琪突然道:“不妥??若是他在洞内便想不开??咱们如何施救??”

大家一想也是??于是徐若琪道:“我有五彩霞衣护体??我便进入洞内看着他??”

徐若琪说着??便要脱阵??吴氏两兄弟却道:“此事不需徐师伯出马??我们过去便可??”

薛不才点头道:“如此也好??你们二人不惧那魔彩珠的灵气??而且法力高强??便由你们进去吧??”

“是??”二人答应一声便向山洞走去

“慢??”储志宏突然叫道

“储师伯还有什么吩咐??”吴寒道

“你们进去??也要小心??而且……”储志宏说着看看薛不才??又对那二人道:“此时檀心花已摘下??机会也只有一次了??你们要劝你们的父亲不要气馁??只要有内法便可以多试几次??或许真的会有奇迹??”

“多谢储师伯??”吴寒和吴伤一报拳??向洞内飞去

虽然他们不怕魔彩珠??可是吴天此时借魔彩珠发出的灵气已相当的强悍??即便是大阵七人也是结阵应对

于是吴寒借助两颗天钉的灵气??一团蓝光将他包围在其中;而吴伤则是身上金光闪动??身体宛若有一条金龙包围

二人慢慢的走入了地洞之内??越是向里走??那股压力越大??只是二人法力高强??特别是吴寒手上有两颗天钉??强力无比

凹进去的一个洞穴之内??发出强烈的光芒??其中有一轮四色八卦在洞内旋转着??还不时的放出强烈的异彩

吴氏二兄弟记得刚才父亲说过??施法之时要除去了衫姨的衣服??于是不敢靠近而是待在了洞口

“爹??我是吴寒??衫姨怎么了??”

过了片刻??里面的吴天低声道:“我刚刚将魔彩珠逼入她的体内??此时正试着打通她的奇经八脉??疏通她的血气??”

吴天说话之时??里面的光芒弱了一些??等他说完之后??那光芒又强了起來??显然又是在全力施法

此时黄衫的腹中发出光芒??一面八卦自她的腹中生出??在她的身体之上转动

而吴天则施法催动着八卦图慢慢的旋转??将魔彩珠的灵气慢慢的向黄衫的身体四处输送??刚才用钻石蛋施法之时??因为吴天将内法渐渐的加强??可是他对钻石蛋的制御之力并不强大??自己耗费了大量的内法不说??所施之法还效果不佳??无法在黄衫的丹田之中存上灵气??当他将钻石蛋的内法催至极高之时??她的丹田之中才存下了少许的内法??可是再加强下去??那钻石蛋终于不受他的控制??聚集的灵气突然爆炸而出??不但中断了法术??让刚刚输入黄衫体内的灵气一泄而出??还损坏了她的身体

此时再次施法之时??以魔彩珠作为内丹至于黄衫的丹田??比起刚才省去了一个步骤??而且魔彩珠跟随吴天多年??吴天运用起來十分的熟练??魔彩珠的灵气又强出钻石蛋许多??相对法宝來说??到是好控制了

黄衫的腹部、丹田的位置??刚才被钻石蛋的爆炸之气炸出了一个血窟窿??只是黄衫已死去了多时??已沒有血液流出??此时魔彩珠以光彩填充了那个窟窿??将灵气慢慢的疏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