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72 回兄弟

672回 兄弟

跟在他们身后的落花则不紧不慢的跟着??等着机会下手??只是她知道??虽然此时魔君手上沒有了血剑??而自己有九转玲珑珠在手??可是若真的打起來了??自己仍不是魔君的对手??即便能够占了上风??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魔君??那样反而会惊动涯上的虹光派之人以及涯下的三大门派之人??那样自己便无法拿下秦香??与之交换身体了

看魔君的样子是要从侧面绕到凝碧涯之上??若是到了涯上面对那一群高手??自己便沒有机会拿下秦香了

她想着、急着??因为她是跟踪着魔君??所以分外的小心??正在跟踪过程之中??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两股法力跟上??落花大惊??心道不好??难道是魔君被虹光派之人发现了吗

落花想着身形一闪??躲到了旁边的树后??摒住了法气

此时思涯和吴剑已看到了前面的魔君和他手中摄起的秦香??于是二人展开法力??急冲而上

落花见思涯首先飞过??心头大喜??难道他已报仇成功了??否则怎能如此的全身而退呢??难道吴天的法力不如传说之中的登峰造极??他不是思涯的对手??不对呀??若是如此??那此时涯上的那股无上的法气是谁发出的??难道天地间除了还有和吴天一样厉害的人吗

不对呀??即便吴天不是思涯的对手??涯顶之上还有虹光派厉害的大阵??还有中阵、还有吴氏几兄弟在

就在落花一阵犹豫之间??她又看到吴剑也急飞而过??落花大惊??心道吴剑对思涯恨之入骨??难道他是在追赶思涯??不对??以思涯的内法此时已超出了吴剑许多??吴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若只是吴剑一人??思涯根本不用逃的

还不对??刚才吴剑手中所拿的??居然是血剑??血剑不是在思涯的手上吗??怎么会又会被吴剑拿着

难道说吴剑根本不是在追思涯??而是与思涯是一路的

落花大奇??他们二人怎么到了一起??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想着正要跟上??却发现后面还有两人??江文广和念玉??看來刚才向涯下飞來的就是他们二人了

看着自己的身体比前些日子瘦了不少??落花知道念玉这段时间一定心情极差

等四人飞过??后面再无别人??落花才自后面跟上??她的脸色有些焦急??若只是魔君??自己尚有机会抢出秦香??此时又多了思涯和虹光派的三人??自己便更难下手了

说着时间不长??其实他们此时已飞离出凝碧涯的主路十多里了

前面的魔君发觉身后有人追上之时??已经晚了

思涯见魔君手中的秦香被一团红光包围着??昏迷不醒??心头大急

虽然离得很远??可是他还是一声的大喝??手中的木剑飞祭而出??在空中化成了一道七色的彩虹??直即击向魔君的后心

得晨大惊??一是沒想到思涯飞行的如此快速??二是想不到追上之人居然是思涯??他不是应在涯顶之上杀吴天吗

情急之下魔君挥动手中的枯木枝??一道红光飞出??“轰”的一声巨响??弹开了那七色的彩虹

魔君的身子一震??后退数步??脸色大变

如此远的距离??思涯的攻击力还如此之强??看來若干天不见??这家伙的法力又强了不少

而且……思涯背后之人??居然是吴剑??而且他手中拿的红彤彤的??居然是血剑

那吴剑定然是來追赶思涯的??待吴剑缠住思涯之时??自己便有机会脱身了

于是得晨高声道:“思涯??你的仇人在你身后??你为何向我出手??”

思涯接回木剑??身上法气纵横??对魔君道:“魔君??你休得多言??快放开秦香??”

此时吴剑也飞到??挺血剑站成犄角之势对着魔君

魔君一愣??吴剑居然不是來追杀思涯的??看样子他们还是一路

“魔君??我劝你快放开秦香师姐??否则我们……我们兄弟便不客气了??”吴剑怒道??自被千雪一阵的教训之后??吴剑也知自己原來所做对不住秦香??而思涯几次不要命的要救秦香??他才是真正的护花使者??况且??他还是自己的兄弟

“兄弟??”得晨大惊??他二人不是死敌吗??如今居然兄弟相称??而且思涯也不找吴天报仇了吗

得晨看了看吴剑手中的血剑??心道思涯甘心将血剑交到吴剑手中??而且还沒有夺回的意思??如此说來他对吴剑并沒有敌意??如今单是思涯自己便难以对付??再加上了有血剑在手的、吴天的儿子吴剑??自己此战必败??更危险的是这二人身后似乎还有两人赶來??如此一來自己的形势便危险了

思涯和吴剑身形一闪??同时出手

一道血色彩虹、一道七色彩虹飞祭而出

吴剑的脸上充满了惊喜之色??血剑果然是一件至宝??自己从未施展出过如此强悍的一击

得晨见势不好??心知自己应付不了两人的联手一击??于是他将秦香向前一推??以手中的枯木枝点她的后颈之上??显然吴剑和思涯的这一击若不停下??必会先击中秦香的身体??要了她的命

思涯和吴剑大惊??连忙的停下手

只是两人发出的剑气太强??他们难以完全的收去??只好向旁边一转??可怜的附近的数十棵大树??被两道剑气硬生生的切断

二人为了甩开剑气??身形一转??居然差点撞到一起

“魔君??你别乱來??”思涯脸色大变道

得晨见二人为了秦香都停下了手??心中大喜??这二人都不想伤了秦香??如此一來??我便可以脱身??甚至有所图了

得晨冷冷一笑道:“思涯??别人或许不知??可是你却知道我來凝碧涯的目的??你若是想救下她的性命??便将吴剑和血剑与我交换??”

吴剑闻听得晨此來的目的是自己??冷冷一笑??“魔君??此话若是早些说??定然会有效??只是此时你可知我与思涯的关系吗??我们是兄弟??”

只是“兄弟”二字未说完??吴剑突然感觉四前玄光一闪??思涯挥木剑向自己击來

“思涯??你……”吴情急之下挥血剑迎上

可是血剑飞到一半??思涯口中突然念动咒语??那血剑居然不听吴剑之又??而向一侧滚去

吴剑大惊??那血剑此时已不听他的控制??这还不算??自己的身体被血剑一带??胸口正向吴天撞去

“当”的一声??思涯的木剑将到了血剑之上??将血剑弹向了魔君??而他左掌击出??一掌击到了吴剑的胸口

吴剑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将出來

思涯的内力一转??将吴剑拿到了手中

这一切來到太突然??不但是吴剑沒有反应过來??连对面的魔君都吃了一惊

而远处飞來的江文广和念玉正将这一切看得真切??他们沒有听到魔君刚才的话??此时正不明白思涯为何向他的兄弟吴剑出手??于是加紧的飞來??片刻之后??便落飞到了离思涯不远之处??拔剑冷对着思涯

而落花也急飞而至??她也同样见到了思涯拿下吴剑??心中大奇??只是那边江文广和念玉在侧??她不便出來??否则那二人必定会找自己拼命的??于是她躲在一侧静观场中的变化

“思涯??你要做什么??”江文广喝道??“难道你忘记了你也是吴天之子??吴剑是你的兄长吗??”

思涯冷冷一笑??并不回答

只是此话一出??对面的魔君、秦香和旁边树后的落花却惊呆了??思涯也是吴天之子??居然是这样

“我沒有忘记??但是为了秦香??我顾不上这些了??”思涯道

此时魔君已接血剑在手??心情大好??看來拿住秦香果然管用??思涯对她的感情如此之深??居然连自己的兄长也不顾了

魔君点点头??“不错??有你外公之风??”

“思涯??我看错你了??”吴剑恨恨道

“正是你将秦香害成这样??难道你不能为她牺牲一次吗??”思涯对吴剑道

吴剑一证??看到了思涯目光光芒闪烁??显然别有用意??于是叹口气道:“既然你如此说??我便无话可说了??”

“魔君??此时血剑已到你手??我们已不是你的对手??我便以吴剑交换秦香??你看如何??”思涯道

沒想到魔君“哈哈”大笑道:“你小小年纪??居然懂得欲擒故纵之计??你既然与吴剑是起兄弟??你们怎么不会耍个苦肉计??要我上钩呢??”

思涯一愣??自己确有此意??所以才将血剑先送去??让魔君放松警惕??然后才能使出下一计??在交换人质之时突然出手??见被魔君看破??思涯一时无语??手中的吴剑不知该放开还是继续拿着

魔君见自己的看破了对方的诡计??还白白得到了血剑??心道对方毕竟是个小娃娃??怎么能是自己老谋深算的对手呢??于是大笑道:“你们虹光派眶为名门正派??却都是耍小人诡计??你们连落花都能招安??我怎能不防??”

魔君说完??目光看着江文广身边之人??显然他并不知落花对念玉已施展了九转之术

江文广旁边的念玉刚要解释??突然思涯好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冷冷问道:“你要怎样才能放过秦香??”

“你先将吴剑再击出一口血來??再说以后??”魔君突然道

思涯闻听此又??居然想都沒想??将枯木剑高高的举起道:“何必击成重伤??我便取了他的性命便可??”说着枯木剑上红光一闪??便向吴剑的颈间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