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73 回失误

673回 失误

“不可??”江文广和念玉同时大叫一声??挥剑击向了思涯??思涯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会真的对自己的兄弟下死手呢

“不可??”魔君也是一声的大叫??心道思涯这厮此时已穷凶极恶??保不住真的杀了吴剑??那么自己的计划便要泡汤??手中的秦香便失去了作用

十几点十字剑星击向了思涯的后心??思涯心知那十字剑星的厉害??于是大喝一声??“魔君??你先接住吴剑??”说着将手中的吴剑向魔君抛去??而要转身迎下江文广和念玉的一击

魔君见状大喜??连忙伸手去接吴剑??沒想到空中沒有了兵器的吴剑??突然化掌为剑??祭出一道六色剑气??击向了魔君

魔君大惊??连忙挥血剑迎上

与此同时??半转过四的思涯居然不理会江文广和念玉的攻击??突然挥木剑也向得晨冲去

“轰”的一声??吴剑被血气荡开??手臂之上流下了鲜血

而未等魔君出手??思涯已然扑到

魔君大惊之下??另一手的枯木枝击向了秦香??可是思涯的來势极快??他此时已拉住了秦香的手臂??他用力一拉??将秦香向自己的怀中拉來??而他自己则半转过了身

旁边树后的落花见状大惊??忍不住飞了出來大惊失色??思涯一眼看到了她??顿时沒有反应过來??而是大喝一声:“念玉师姐??接住她??”便将秦香推向了“念玉”

“轰”的一声??枯木枝发出的红光击到了思涯的后背之上??思涯“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所幸魔君此击出的匆忙??未用上太强的内法??否则这下极可能要了思涯的命

江文广和念玉见状同时收手

魔君见状大怒??此时不仅失秦香??还险些被吴剑所伤??所幸吴剑和思涯都受了重伤??剩下的江文广和落花便好对付了??即便是再加上旁边的念玉

于是魔君并未将剩下的几人放在眼里??而是转身向吴剑扑去

思涯虽然吐了血??可是他此时的内法已非是当年可比??他见得晨又扑向了吴剑??于是将手中的枯木剑飞祭而出??七颗十字剑星??击向了魔君

江文广也同时出手??一道七色彩虹击了过去

虽然吴剑手中无剑??可是他还是勉强出手??化掌为剑??一道身色彩虹迎上魔君

只有念玉大怒??扑向了拿住秦香??喜不自禁的落花

“你还我身体來??”念玉一声大叫??挥剑击向了自己的身体

落花大惊??口中念动咒语??九转玲珑珠飞出

沒有了金蛇密籍法力的念玉此时已不是落花的对手??九转之色扫过她的身体??她只觉一阵的晕眩??只是她还不死心??还是极力的攻上

落花冷冷一笑??再加强内法??九转之色强烈了起來??念玉身子一斜??居然直落到了地上

落花心道好险??若非是她急于进攻着了自己道??自己拿着秦香与之交战还有费些力气了

那边思涯等三人缠斗着魔君??无法分心??落花大喜??此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自可借此机会找个隐秘的地方??与秦香交换身体??想着身形一闪??带着秦香消失于树林之中

面对三人??魔君还是占了上风

但只是占了上风??他此时还是沒有胜算

虽然思涯受了伤??可是他的内法还是极强??对魔君來说是极大的威胁??相对來说并未受伤的江文广??因为害怕那血剑的血气反而对魔君的威胁小些??还有不怕血剑血气吴剑??不时的出冷招偷袭自己

如此下去??那涯上或者涯下的人必会感觉到这里的不对??若是來增援自己便难逃了

此时地上的念玉醒了过來??四下看看沒有了自己身体的踪迹??于是飞到空中问道:“你们见到落花了吗??”

此又一出??魔君大愣??心道你不就是落花吗??怎么还找落花??难道……难道落花与逃调换了身体

然而此又却提醒了思涯??刚才情急之下看到了念玉??只是想着将秦相交回到虹光派之人手中??逃就安全了??所以看到念玉之时??并未多想便推了过去??此时他才突然觉悟??那个念玉已非是念玉??而是落花

只是落花带着秦香去了哪里呢

思涯一松??得晨有了机会??他连攻几式??便向吴剑扑去

吴剑连退数丈??已和思涯和江文广离开了一段距离??此时内法不足??眼看就要被魔君拿下了

情急之下??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咒语??徐若琪传给自己的??可以激发出体内魔法的咒语

他急忙念出??身上红光一闪??内法顿时增强了几分??于是他再次的化掌为剑??向魔君击去

魔君见吴剑手上光芒闪动??心头大惊??与此同时??思涯、江文广和念玉同时向自己的后背攻到??即便自己拿下了吴剑??也难躲开那三击??于是他长啸一声??持血剑急冲向上??顿时不见了

魔君飞走??吴剑则是一阵的咳嗽??连吐出几口鲜血來??当然也停下了那个咒语

江文广连忙飞到剑的身边??给他喂入一粒丹药??然后嗔怪的看着思涯??“思涯??你怎么能对你的兄弟下如此重手呢??”

思涯沒有时间理会江文广??而是与念玉一起飞在空中??向四周看着

江文广大怒??更要再呵斥思涯??吴剑却拦住他道:“江公子??不必怪他了??是我对不住秦香??为逃作出些牺牲也是应该的??”

江文广也听说了吴剑与秦香之间的一些事情??于是叹了口气

空中的二人找了一圈??并沒有发现落花和秦香的踪迹??于是思涯的目光落到了念玉的身上??那是落花的身体

“你……到底是落花还是念玉??”思涯问道??虽然他心里早有了答案

那落花的身体苦笑一声??“刚才我们中阵与你大战之时??我便已对你说过了许多只有咱们才知道的故事??你说我是谁??”

思涯点点头??“如此说來??我面对的虽然是落花的身体??其实却是念玉师姐??”

念玉点点头??与思涯落了下來

思涯摇了摇头??“怪不得这些日子与我在一起的念玉有些异常??原來她并不是你??而是落花??难怪她要与我……”思涯想起了前些日子??那个念玉屡屡想与自己行男女之事??可说到口边??还是说不出口了

念玉听之一惊??她也能曾与母亲担心落花不善待自己的身体??而胡乱來??于是连忙问道:“她要与你做什么??”

思涯看了她一眼??终于红着脸道:“做……男女之事??”

“啊??”念玉和江文广同时一惊??“你们做了沒有??”

“自然沒有??”思涯想了一下道

闻听此又??念玉长放心了不少

“江公子??我要尽快的找回自己的身体??否则……”念玉沒有再说下去

“好??我与你一起??”江文广说着??却看看身边的受伤的吴剑??有些担心??而且不只是吴剑受伤??对面的思涯的伤势看起來不比吴剑轻??可是这二人脸上都是坚毅的表情??似乎那种程度的伤势??对他们沒有作用似的

他们是吴天之子??与常人果然不同

“你还能飞吗??”思涯突然问吴剑??不知是关心还是嘲讽

吴剑哼了一声??“你那种程度的攻击??还伤不到了我??”

思涯冷冷一笑??然后又问道:“秦香去了何处??”

“他怎么会知道??”念玉沒好气道

江文广却突然想起了在那农户之外、在潇州城内吴剑都曾闻到过秦香的体香??于是连忙制止道:“或许他知道??”

吴剑此时已缓过了些力气??他四下问问??然后指着一个方向道:“应当是这边??”

思涯大喜??便向那边飞去??念玉担心自己的身体有事??于是连忙的跟上

吴剑则是想夺回血剑??为自己所用??于是强提一口气??也紧追而上

江文广也连忙跟上??只是四人刚刚飞起??凝碧涯顶之上那股强大的法力突然消失了??那是吴天第一次施法失败

四人一惊??身形缓了下來??向涯顶看去

然而片刻之后??又有一股强大的法力暴出??似乎是要冲破人的身体??向空中散去

那是吴天不想活了??想散尽自己的法力??与黄衫同合作灰尘

然而大阵的强大剑气又突然的升出??与吴天那股强大的法气对上了一下

四人不知上发生了什么??都是一脸的惊讶??大阵和吴天交上了手??涯顶之上发生了什么??而且对撞之后??大阵的剑气顿减??显然是落入了下风

“连续施法之后??还有如此强大的法力??只有吴阵首??你们的父亲才能如此??”江文广感慨道

思涯并未见过父亲??可是他此时已知自己的大仇人原本便不是仇人??而是自己的父亲??自己不必再与之拼命时??他也十分的高兴??若非此时要救秦香??他此时定然会回到涯顶??见见自己的生父的

这四人之中以他的内法最强??他此时却感觉到那股法力有异??于是皱眉道:“他的法力如此张狂??似乎是要暴裂开的样子??难道是……要自爆??”

“啊??”众人都是一惊??因为他们也感觉出那法力之中有股寻死之意??当然此时不只是他们??连涯下的三大门派之人??也都有了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