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85 回有些乱

685回 有些乱

难道……难道是传说之中御兽术的顶峰??御人之术

“惊鸿前辈??”秦香见惊鸿不动??便伸手想将她扶起

“不可??”思涯叫着??不让秦香挨到母亲??可是还是晚了

秦香的手触到了惊鸿的手臂??却插了进去??几乎沒有任何的阻力??秦香大惊??刚要撤手??一股狂飞吹过??惊鸿的身体居然在风中化成了粉末??随风而去了

思涯双手在空中急抓住??似乎那样便能留住母亲??可是他抓了半天??还是手中空空??什么也沒有抓到

秦香吓但是跪到了地上??呆呆的看着飞散的碎片

“我……我不是故意的??”秦香惊道

思涯终于停了下來??摇了摇头??拉起了秦香??“这不怪你??”

此时空中的青龙一声龙吟??便返回到了天上??而吴心原本已转身要返回天上??却停了下來

他飞到了吴天的面前??抱了下拳

吴天一愣??只是点了点头??他心中还在担心光球之中的黄衫和徐若琪??即便是成为半神之体的儿子出现??也沒能让他高兴起來

吴心看了看那光球??叹了一口气??转身向天空飞去??只是身子有些摇晃??此时幼龙飞到??驮住他??飞入了云端

“思涯??惊鸿前辈怎么会这样呢??”秦香哭道

思涯沒有回答??他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那光球之中

难道是……

此时江小贝也被那光球的法气逼退??退到了思涯的身前??他看出了思涯的想法??于是叹气道:“思涯??不要辜负了令堂的一片苦心??”

思涯一愣??点了点头??他终于母亲刚才做了什么了

光球似乎转到了最强??突然嘭的一声爆炸开??这次的冲击之力不亚于上次??只是大家此时离得较远??沒有多少人受到冲击

光芒终于消失了??只剩下一颗耀眼的明珠在空中旋转着

此时已是晚上??可是这颗珠子却把地面照得亮如白昼

空中的即不是魔彩珠??也是不九转玲珑珠??此时应是它们合体之后的珠子

吴天不顾这些??他连滚带爬的向前冲去??若是看他此时的模样??哪里会想到这便是天下第一的吴天呢

江文广也抹下脸上的尘土??向前赶去

刚才光球转动的地方躺着四个女子??她们身上的衣服都已有些破碎??露出了或白或黑的皮肤??而黄衫身上原本只是盖着一块布??此时已是赤身**

吴天扑到了黄衫的身上??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到了她的身上

而江文广面对着躺在眼前的念玉和落花??不知该去抱谁

念玉的身体突然动了一动??然后突然跳起??她看看自己的双手??以及自己的头发??发出一阵的惊呼

“太好了??我终于找回我的身体了??”念玉高兴的叫着

她看到了江文广??一下子扑了过去

江文广将她搂在了怀中??还是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是念玉??”

“千真万确??就是我??”念玉喜道

江文广也是一阵的高兴??他将念玉高高的抱起??念玉张开双臂一阵的欢呼??可是念玉白白的胳膊在江文广眼前闪过之时??江文广心中突然一颤

虹光派的女子都会在臂上点一颗守宫砂的??而此时??念玉手臂之上却是白白静静??守宫砂不见了

落花强占了念玉的身体许多天??还与思涯在一起??难道……

江文广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他不久之前??搭过落花身体的脉门??便已发现落花已有了身孕??难道相同的事情会发生在念玉的身体上吗

江文广想着??脸上却沒有露出声色??念玉此时正在高兴之中??自己怎能说破呢

只是念玉高兴完之后??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还躺在一边??于是连忙跳下??扶起了母亲

母亲呼吸平稳??只是身体虚弱??念玉叫了若干声??徐若琪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娘你醒了??”念玉高兴道

沒想到徐若琪却是一脸茫然道:“徐姐姐??你为何叫我娘呢??你的母亲是云影夫人呀??”

此言一出??念玉大惊??她摸下徐若琪的头??并沒有发烧??于是连忙道:“娘??你别吓我??我是念玉呀??”

“念玉??”徐若琪似乎是在极力的想着??最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念玉是谁??我认识一个叫徐若琪的??与你长的十分的相像??只是眼睛的颜色不同??”

“啊??”念玉又是一追的惊叫??“娘??你傻了吗??”

抱着黄衫尸体痛哭的吴天听到她们的对话??突然身子一震

云影夫人、徐姐姐??这应当是黄衫的口气才对??怎么从徐若琪的口中说出了

吴天惊讶之下??向那边看去

此时徐若琪也向他这边看來??她看到了吴天??突然一惊??“武哥??你……你怎么抱着别的女人??”

吴天以及四周之人都是大惊??因为这个“武哥”是黄衫与吴天专属称谓

吴天呆呆的看看徐若琪??再看看怀中的黄衫??不知所措

徐若琪脸色微变??她突然道:“你还不放下??你抱着的女子是谁??”

吴天把怀中人的脸露了出來??徐若琪看到之后??居然长吸了一口气??“怎么……怎么会是我的尸体??”说完这句话??突然又昏了过去

吴天大惊??身形一闪到了徐若琪的身前??将她也揽到了怀中

他看看徐若琪??再看看黄衫??不知谁才是真正的黄衫

“难道、难道母亲已被施展了九转之术??与衫姨交换了身体吗??”念玉叫着??又开始摇动黄衫的尸体

黄衫当然沒有反应

“阿弥陀佛??”旁边的神僧明海和明江似乎看明白了场中事情??高诵了一声佛号

而此时一追风过??将四个女子身上褴褛的衣服吹起??露出她们的肌肤

念玉“呀”一声??连忙摭住自己胸前的衣服??而又看见母亲身上衣服也被吹起??旁边的江文广连忙转过了头??她又腾出一只手來为母亲摭挡??而场中还有黄衫和落花

江小贝看了一眼四周??只见大约一里之外前几天搭建的帐棚还有两顶沒有被吹倒??于是提醒道:“此地不方便??咱们快进帐篷里吧??”

“好??”大多数人都受了重伤??正需要找地方调息修养

听江小贝如此一说??四大门派之人相互搀扶着向那边走去

念玉抱着母亲??吴天抱着黄衫走进了帐篷之内

众人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落花躲在地上依然一动不动??“江长老??落花怎么办?”

婷婷作为不多的女子??怕别人挪动衣衫不整的落花不方便??便留了下來问道

江小贝皱了下眉??转脸看着不远处的思涯

那边思涯和秦香刚刚伤痛完母亲??看到江小贝询问的眼神??便走了过來

“江长老??”思涯抱下拳??却看着地上的落花

“她是你带來的??你过去看看她吧??”江小贝道

思涯一愣??考虑到秦香的感受他沒有马上上前??其实他还是十分关心落花的

秦香却一步跳了过去??检查几下惊道:“她还活着??她沒有事??”

四涯大惊??生怕落花再对秦香不利??一下子跳了过去??把秦香挡在自己身后

地上的落花依然美丽??不整的衣衫让她看起來有种别样的性感

她的眼已经睁开??可是眼中却沒有神采??呆呆的看这天空??一片的蒙胧之色

“落花??落花??”思涯看出不对头??于是叫道

落花听到了思涯的叫声??茫然的转头对着他??张了张口??却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她怎么了??”秦香问道

思涯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了落花对他讲过的??九转之术的三层境界??于是惊道:“难道是……”

“思涯??”江小贝突然道:“你与落花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这九转之术到底是什么??”

思涯点点头道:“她曾对我讲过??九转之术就是将人交换身体之术??有三层境界??其一是施法者自己与人互换??便如落花与念玉交换身体??其二是施法让另外两人交换??便如两次沒有成功的魔君和吴剑的交换??其三便是施法为超过两人之上之人交换??层次越高??需要的内法越强??特别是第三层境界??若是施法有误??后果不堪设想??”

江小贝点点头??“如此看來??刚才那光球之中便是第三层的九转之术了??”

“想來应是如此??落花的内法本不足以催动第三层的九转之术??可是魔彩珠与九转玲珑珠合体之后??灵气极强??反而催动了原本已发动的法术继续??”思涯道

“那这落花??”旁边的婷婷看着地上的落花虽然喘着气??可是却只是一具沒有灵魂的躯壳??生命虽然在她的身上??却沒有颜色

“此时已说不清楚了??你将她也带回帐篷吧??只是要多加小心??”江小贝吩咐道

“是??”婷婷答应着??在落花身上连点几下??然后背起她??秦香连忙上前帮忙??帮婷婷背好了落花

“她也是一个可怜之人??咱们不能太为难她??她此时已是这样??或许真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了??”秦香说的??眼中居然流下了泪水??然后转头看看思涯

思涯一阵的感动??她一定是知道我与落花关系不一般??才如此说的??或许他已看出了我对落花的关切之心??怕我为难才提前说出的

思涯轻拍下秦香的肩头??一脸的感动

“我曾与她在一起过一段时间??那时间做过许多的荒唐之事??”思涯对秦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