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86 回徐若琪醒了

686回 徐若琪醒了

秦香一笑道:“你对身边之人有感情??说明你心地善良??非是无情无义之辈??我又怎么会计较呢??况且吴师叔不也有这么多的女人??而惊鸿前辈也原谅了他吗??”

思涯感动的都要掉下泪了??心中暗自发誓??不论发生了什么??都要好好的对待秦香

此时空中的珠子落了下來??江小贝不敢去接??人影一闪??吴寒接到了手中??而吴伤则找出了血剑??拿在手上??收去了上面的血气??让血剑变成了一柄玄铁黑剑

冯英雄则拿着天愁神剑??本想看看??却不更靠近细看??因为天愁神剑此时灵气外泄??逼得他有些难受

此时地面一阵的颤动??西方天空又亮了许多??碧云山的灵气外泄更厉害了

空中突然一阵的闪电??云中传來了吴心的叫道:“江长老??碧云山快要无法控制??必须在六个时辰之内将天愁神剑归位??否则……”

吴心沒有说出后面的话??显然是不什么好事

江小贝一惊??抬头道:“吴心??正常人若要飞回??即便是会剑御之术的吴天??飞回去也需十二个时辰以上??而徐若琪重伤不起??念玉身上金蛇密籍的灵气消失??都无法使用五彩霞衣??这该如何是好呢??”

空中的吴心沒有回答??显然是在想办法

此时薛不才、秦弄玉等人听到了江小贝和吴心的对话??又赶了过來

“吴心??你在天上可以一飞千里??何不由你将天愁神剑带回碧云山呢??”薛不才道

“薛掌门??”吴心叹气道:“我此时身份特殊??无法接触凡间之物??否则便会破坏结界??如十八年前一样损坏蓬莱仙岛??刚才我飞下向父亲请安??回去便会受百年的刺锥之苦??所以……”

薛不才等人大惊??都说神仙好??如此看來??神仙如此受限制??还真沒想象的好

于是众人面面相觑??别说此时大家内法都受损??便是身体健康之时??也无法办到在六个时辰之内返回碧云山

此时思涯叹了口气道:“可惜母亲的灵鹫已战死??否则有它帮助可以在六个时辰之内返回碧云山??”思涯说着??又想起了母亲??用手轻摸着怀中的古埙??一追的唏嘘

空中又是一道闪电??突然一声龙吟之声??那条长大了许多的幼龙飞腾而下

吴心又道:“我虽然不能亲去??可是这幼龙却可以带你们飞去??”

众人大喜??可是派谁去呢

此时江小贝突然想起了惊鸿施法之事??若是一会儿吴天问及此事??思涯非是善于扯谎之人??况且他与虹光派多有摩擦??若是由他去??正好可以将功补过

“思涯??年轻一代之中??以你的内法最强??我看还是你去吧??”江小贝道

思涯一愣??想起母亲是因为救父亲而亡??此时若是与他相见??心头反而有难解开的结??于是点头道:“遵命??”说着一挥手??旁边的冯英雄早就要拿不住天愁神剑了??此时正好抛起

思涯握剑在手??天愁神剑发出一阵的光芒??光芒反流入了思涯的体内??思涯感觉一阵的舒坦??身体之上居然又有了力气

此时幼龙飞低??思涯轻轻一跃骑到了幼龙的背上

“思涯??”薛不才道:“天枢殿内??正座之旁有一剑位??在四十年前以天愁神剑压制血剑之前??天愁神剑便插在那里??那是天愁神剑的剑位??你插回便可??”

“是??”思涯答应着??目光却不舍的看着秦香

秦香也舍不得他离开??于是喃喃道:“咱们刚刚见面??便又要分开吗??”

旁边的江小贝一笑??对秦香道:“秦香??你的母亲十分的挂念你??你难道不想她吗??”

秦香一愣??突然高兴道:“是呀是呀??我也想见见母亲??”

“你便与他一起回山吧??”江小贝笑道

秦香回头看看父亲??秦弄玉点点头道:“告诉你娘和同门??让他们放心??我们这边一切都好??”

“是??”秦香答应一声??飞身而起??坐到了思涯身前??思涯把她揽到怀中??轻拍下龙背

幼龙一声龙吟??直扑入云端??转眼便不见了

帐篷还有不少??江小贝指挥受伤较轻的年轻人们支起了几个

然后他亲自守夜??其他受伤之人各回各处

于是各个帐篷之中??闪起了各色的光彩??而吴寒和吴伤则使用那合体的宝珠??为重伤之人疗伤??那珠子合体之后??灵气比起之前又有了增强??而是治伤的效果更佳??惹的受其惠之人纷纷的称奇

东方已经微白??片刻之后便有了一丝的阳光射出了地平线??可是西方的天空却依然明亮??那七根光柱喷薄而出??光芒压过了初生的太阳

不知何时??薛不才已站到了江小贝的身边??看着西方

“希望思涯赶得上??更希望留在山上之人平安无事??”薛不才道??因为他的妻子、女儿都留在碧云山上

江小贝微微一笑??“掌门放心??那幼龙飞行虽快??也需要一些时间??怎会如此快就能达到??”

薛不才点点头??突然脸色凝重了起來??“江师叔祖??似乎……你是有意支开了思涯??”

江小贝一愣??随即笑道:“什么事情也瞒不过掌门??”

“如此说……”薛不才沒有说出下面的话??聪明人之间说话??不需要言尽

江小贝点点头??薛不才叹了口气??“想不到??最后居然是这个结局??只是吴师弟他……”

“心照不宣吧??”江小贝道:“只是此话咱们就到此为止??不必再让其他人知道了??”

薛不才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有个帐篷之中突然传來了千雪的叫声

“呀??徐姐姐醒了??”

闻听此言??薛不才和江小贝连忙闪身飞去??而其他人闻听之后??也围在了帐外??听着里面的消息

原來昨晚徐若琪身上发生之事??大家在疗伤之时都已传遍了??此时听到了千雪的叫声??都十分的关心和好奇:她到底是徐若琪还是黄衫

帐篷之内??吴天坐在床榻之边??拉着徐若琪的手??而旁边的另一张**??躺着沒有生气的黄衫

徐若琪的眼皮动了几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吴天的手一下子握紧了??他的心中也想知道那个答案??她到底还是徐若琪??还是黄衫的灵魂进入了她的体内

徐若琪看着眼前的吴天??微微一笑

吴天张了张口??不知该叫什么

徐若琪看着吴天的样子??突然问道:“吴师弟??黄衫现在怎么样了??”

众人都是一惊??心道她夜间醒來之时??还叫吴天“武哥”??分明就是黄衫的语气

“你……你是徐师姐??”吴天问道

徐若琪的眉头一皱??“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不……不是??”吴天有些结巴了

徐若琪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的抽回手摸着自己的脸??“难道我因为刚才的撞击??让容貌变丑??”

吴天惊的说不出话??而千雪则是大惊??怎么在那光球之中呆过之后??她的性格也大变了呢

于是千雪道:“徐姐姐??你仍然美貌??只是……”

“只是什么??”徐若琪问道

“只是你此前已醒來了一次??”千雪道

徐若琪则皱着眉头??似乎怎么也想不起來了

吴天再次拉住了徐若琪的手道:“你确实醒來了一次??而且还叫我武哥??”

“武哥??”徐若琪一愣??“那是黄衫对的你专称呀??”

“不错??而且你见到我抱着衫妹的尸体之时??你居然被惊的又昏了过去??”吴天道

徐若琪则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黄衫还是沒有活过來??”她喃喃道

“娘??衫姨在这边??”旁边的念玉确认眼前的是自己的母亲徐若琪之后??让开了半个身子

徐若琪在念玉和千雪的搀扶之下起身??看到了旁边黄衫的尸体??呆了片刻??潸然泪下

只是她看起來十分的虚弱??能从那灵气强大的光球之中脱身??看來耗费了她许多的内法??她看着黄衫的尸体伤心之时??突然再次的晕倒

众人都是大慌??连忙的把徐若琪放倒在**??而叫來了自其师玄真子处继承了部分医术的李玦

李玦轻搭下徐若琪的脉门??摇了摇头

“师父??我娘很不好吗??”念玉急道

李玦又摇了摇头道:“相反的??她很好??脉相平稳??”

“啊??那她怎会又昏了过去呢??”念玉急道

李玦摇了摇头道:“她昏厥并非是因为内息出了问題??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看不出來??”

于是众人齐惊??看着似睡着的徐若琪

江小贝和薛不才一见此场景??于是连忙摆手??“看來徐师妹无事??你们先退出去吧??”

众人纷纷的退了出去??屋内只留下了念玉、薛不才、江文广和吴天

“念玉??你也很久沒有休息了??而且刚刚换回身体??必定有些不适应??你也回去休息片刻??你娘醒了我们自会叫你的??”江小贝道

念玉原本不愿离开??可是她看出掌门、长老等人似乎有事要说??而且旁边的吴天师叔一脸是失望??呆呆的看着旁边黄衫的尸体发愣??于是知趣的起身??她此时也想到了一件事情??就在刚才李玦为母亲把脉之时??她想起了昨天下午之时??江文广把过了落花的脉之后??突然的有了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