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87 回果然混乱了

687回 果然混乱了

念玉离开了帐篷??追上了师父

“师父??念玉有一事相请??”念玉道

“说??”李玦问道

“请师父跟念玉來??”念玉说着??带李玦到了看押落花的帐篷

帐篷之中婷婷和叶长河正帮忙看守落花??见李玦和念玉进來??连忙的施礼

“她有异常吗??”念玉看着落花问道

“念玉姐??她自回來就是这个样子??刚才小便失禁都沒有反映??干粮放到她的口边她就张口吃??水放到唇边就喝??不知饥饱??”婷婷皱着眉头??不停的用一块布擦着手??而帐篷之中还迷漫着一丝的臭味??显然刚才在为落花清理那秽物

念玉微微的歉意??转而看着李玦

李玦闻听此言??眉头一皱??心道念玉带自己來干什么

“师父??请你看一下她的脉相??是否有了异常??”念玉道

李玦看看念玉??心道她被落花害的不浅??此时定是怕落花是假装成这个样子??而让我來监查一下的??于是说声好??上前首先翻动了落花的眼皮??那眼睛之中沒有任何的神采??然后微施内法??点中落花的几个穴道??那几个穴道被定会十分的疼痛的??可是落花的眉头连皱都不皱一下??甚至眼皮的不眨

再联想到刚才婷婷说的大小便失禁之事??看來此时落花确实已是一具行尸走肉??“念玉??落花不是假装的??”

念玉咬了下嘴唇??显然她想知道的不是这个??只是她看了看旁边的婷婷和叶长河??不方便说出自己的想法

叶长河看出念玉有花对李玦说??于是对婷婷道:“咱们再去洗洗手吧??”

“好??”婷婷早有此意??于是二人向李玦抱下拳??出去了

“念玉??你到底要我查什么??”李玦问道

“师父??昨天下午之时??我还是落花??江公子搭过了落花的脉门之后有些异常??所以我想请师父把我查看一下??落花到底是怎么了??”念玉道

李玦此时才恍然大悟??念玉与江文广自外出潇州回來之后??关系便不一般??虽然二人辈分有别??可是江师叔祖却不以为然??所以别人也不便多说??此时那二人之间定然是有了什么误会??而且此事让念玉十分的在意??才请我來查的

“好??”李玦说着??拿起了落花的手臂??轻搭上了她的脉门

片刻之后??李玦眉头一皱

“师父??怎么了??”

“她……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李玦道

念玉大惊??看着无神的落花??“怪不得??怪不得??”当时江公子定然是以为自己换不回身体了??虽然他可能不会在意是谁的身体??可是他未必能忍受他的妻子怀着别人的孩子??所以才那样的

李玦当然明白念玉所想??于是安慰道:“念玉??其实江公子有想法??正是因为他在乎你??”

念玉一愣??脸上红晕闪过??点了点头

此时外面突然有人叫道:“快看??碧云山上的灵气弱了??”

李玦和念玉连忙的飞出??向西看去??果然那喷薄而出的七股灵气弱了不少??显然是天愁神剑已经归位了

“如此甚好??”李玦拍手道??虽然是幼龙帮忙??可是也算是思涯立下了大功

念玉的心事已了??便想再回去守着母亲??而此时正好看到江文广正向自己看來??念玉的脸上一红??低下了头

江文广也是尴尬一笑??可是目光却忍不住的落到了念玉的手臂之上??那里的守宫砂为什么沒有了??是因为念玉是西域之人??沒有点上守宫砂??还是……

此时红羽和千雪准备了一些吃的??正准备给吴天和薛不才、江小贝送去??刚刚撩开帐帘??看到薛不才和江文广正在劝着吴天什么??而吴天呆坐在黄衫的尸体之旁??脸色难看

她们忍不住朝徐若琪看去??却发现徐若琪又睁开眼睛

“呀??徐姐姐又醒了??”千雪叫道

此时屋内的三人才发觉了徐若琪醒來??连忙围了过去??其他人闻听此言??也纷纷的围拢了过去??包括叶长河、婷婷等人

念玉更是挤过人群??进入了帐篷??而此时徐若琪已自己坐起??看着吴天??再看看薛不才和江文广??突然道:“江公子、薛大哥??你们怎么都老了??”

众的大惊??不知徐若琪为何突发此言

“娘??你怎么了??”念玉扑到前面惊道

“娘??”徐若琪看看念玉??突然惊道:“你……你是徐姐姐??”

众人大惊??吴天更是一愣??他感觉出不妥之处??于是连忙道:“你还认得我吗??”

徐若琪看了下吴天??突然气道:“武哥??你开什么玩笑??”

“啊??”众人齐声的大惊??她又叫了武哥??难道……

“你是谁??”吴天蹲下问道

“我……我自然是黄衫了??”徐若琪道:“虽然你有许多对不起我??可是……可是……”徐若琪说着??眼泪突然流了下來

众人面面相觑??她刚才还说自己是徐若琪??此时又说自己是黄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天也是愣愣的??徐若琪则看看别人??突然目光扫到了旁边**的黄衫的尸体??发出了一声的惊叫

她突然起身??慢慢的走到了黄衫的跟前??看了片刻??回头看着众人??脸色惨白

“我??我已经死了吗??”

此时江小贝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腰间抽出了剑??伸到了徐若琪的面前

众人一愣??不知他要作什么??可是那剑身十分的平整??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徐若琪看看宝剑??看到了里面自己的影子

她再次惊呼一声??摸摸自己的胸和腰??“这……这是徐姐姐的身体??怎么会是这样??”

此时??众人才可以肯定??此时说话的应当是黄衫

只是众人都无法解释??只有江小贝想起了不久之前听思涯讲过的??南疆九转之术??于是道:“你且少安毋躁??听我讲來??”

徐若琪点了点头??由念玉扶坐下

“南疆有一种法术??叫九转之术……”江小贝娓娓道來

众人都听说了徐若琪身上发生的事情??又听说江小贝在讲述着南疆的奇术??于是都围在了那帐篷周围??四下里已沒有了人

便是此时??一个人影溜到了落花所在的帐篷

那人满身的血污??一只腿还有些瘸了??他居然是侥幸保命的魔君得晨

他被震飞之后??昏了过去??醒來之时??大战已经结束??他自知受了重伤??而且远远看到了涯下四大门派做早饭的炊烟??于是不敢飞行??而是藏在远处观察着着这里的情景

此时吴氏三兄弟刚刚将做好的早饭分发到各各帐篷之中??可是大家听到徐若琪醒來??便放下了碗筷??纷纷的聚集到了那个帐篷周围

得晨此时饥饿难奈??见众人纷纷离去??是个好机会??于是便溜了进來??正好进入了落花所在的帐篷

他一见落花??心中大惊??挥手便向落花击來

眼看便要点中落花了??落花却不躲不闪??而且眼中无神

得晨一愣??连忙的停下??落花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并沒有任何的表情

得晨一惊??在落花脸上轻拍了几下??落花还是沒有反应??得晨不知发生了什么??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连点落花的几处穴道??才拿起旁边的食物??大口的吃了起來??片刻之间??一碗饭便被他吃完了

他又看了看落花??心道便是因为她的突然反叛??才让自己的计划沒有成功??自己一定不能轻饶了她??只是此时看來她似乎沒有了意识??此时正好无人注意到这里??于是得晨背起落花??离开帐篷??隐入到了树林之中

听江小贝讲完??众人都安静了下來??目光在徐若琪和吴天的脸上扫來扫去

“江师叔祖??你的意思是说因为落花内法不足??而那九转之术又无法停下??所以当时光球之中的四人??各自有了不同的情况??”薛不才问道

“正是??”江小贝道

千雪瞪大了眼睛??她看着徐若琪??不知眼前发生的是否是真的

“念玉重新得回了自己的身体??落花似乎沒有了灵魂??而黄衫体内不知是谁的灵魂飞入??但她已死去??而徐师妹体内……”薛不才说着看了看徐若琪道:“似乎有两个人??”

“啊??我……我……”徐若琪看着自己的身体??连说两个“我”??却惊的说不出下文來

“不错??你此时已飞入到了徐师妹的体内??而且她也依然在??你们此时共用着一个身体??”薛不才道

黄衫愣在那里??看着吴天

“你……你真的是衫妹吗??”吴天问道

徐若琪咬了下嘴唇??摇了摇头道:“我自然不是你的衫妹??因为我已经死了??”徐若琪说着??看着旁边的黄衫的尸体??流下了眼泪

说不是黄衫??却还用着“我”字??分明就是黄衫

“衫妹??我对不起你??”吴天一下子抱住了徐若琪??口中诉说着分别之苦

千雪等人也是潸然泪下??薛不才摆摆手??大家都退了出去??外面之人也纷纷的散开

“武哥??”徐若琪……或者应该说是黄衫??靠在吴天的怀中??抬起泪水涟涟的脸道:“我已不算是个人了??至多我也只是一个沒有了身体的游魂??残存在徐姐姐的体内??或许哪一天??我便会渐渐的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