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88 回如何爱你

688回 如何爱你

吴天也是泪如雨下??紧紧的抱着她??生怕自己一松手她便不在了

“你不会消亡的??若是你真的沒有了??我便陪你一起离开世间??我相信??不论是在天堂还是地狱??我们都还能再一起的??”吴天道

此时沒有退出的薛不才、江小贝、晓峰等人都是一阵的感慨??连一代高僧明海方丈都微微的动容

她笑了??听到了吴天的那句话??“我知道已过去了许多年??因为除了你和徐姐姐??大家都老了??可是对我來说??咱们之间的事情还只是昨天??可是我对你的记恨??却不知为何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吴天再次搂紧了她??“是我对不住你??我不求你能原谅??只求能再见到你??”

她轻抚着吴天的头??看了许久??突然喃喃道:“不能怪你??要怪只怪你是一代狂魔??”

江小贝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吴天??此时我若说黄衫已复活??你可有异意??”

吴天看了看怀中的徐若琪??再看看旁边的黄衫的尸体??摇了摇头

“如此甚好??虽然黄衫的身体已死去??可是他的灵魂却活了下來??如此你也不必再寻死寻活了??”江小贝道

吴天点了点头??看着徐若琪道:“衫妹此时已在我的身边??我要好好伴她走过下半生??”

她看了看吴天??突然道:“还有徐姐姐??”

吴天一愣??点了点头

此时门口有人咳嗽??晓峰听出那是叶长河的声音??于是连忙退出帐篷??叶长河在晓峰耳边低声说了什么??晓峰脸色一变

“什么??落花不见了??”晓峰惊道

刚从帐内走出的念玉闻听此言??脸色一变

“是??”叶长河道

“你们为何如此不堪??连个不能动的人都看不住??”晓峰说着便举起了手??手上光芒闪动??便要击下

“晓峰谷主不可??”念玉叫道

晓峰听念玉讲情??才缓缓的放下了手

此时婷婷跑了过來??手中拿着一块碎布

“爹??这是在帐中发现的??”婷婷道

“这是什么??”晓峰奇道

“这似乎是衣服的碎片??看上去似乎是南疆魔君的衣服??”婷婷道

晓峰连忙仔细看去??果然像是得晨衣服的碎块??“难道是魔君劫走了落花??”

婷婷沒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

“那还不快追??”晓峰怒道??“魔君诡计多端??若是等他返回南疆??日后必是大患??”

此时江小贝走了出來??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晓峰如实而言

江小贝笑了??“谷主不必担心??有吴天在??任他魔君诡计多端??也无法得逞了??”

晓峰一愣??然后笑了??“不错??有吴兄弟在??妖邪怎敢猖狂呢??由他去吧??”

二人说完“哈哈”的大笑

此时薛不才和明海、李宽也从帐内走出

“晓峰大哥??何事你让你们如此高兴呢??”薛不才问道

“无事无事??我只是为吴兄弟和黄家妹子高兴??”晓峰道

“是呀??他这十八年也算沒白等??”薛不才感慨道

晓峰也一阵的感慨??只是他突然向薛不才等人抱拳道:“薛兄弟??大事已了??天下又重归于太平??愚兄此时便告辞了??无忧谷中还有许多事情等我去处理呢??”

薛不才一愣??“大哥不留下喝上几杯吗??”

“來日方长??”晓峰道

见晓峰执意要走??薛不才便不再挽留

于是薛峰带着叶长河和婷婷匆匆的告别??明海和李宽见状??也告辞离开

于是凝碧涯下只剩下了虹光派众人

“晓峰谷主走的如此匆忙??看來那传言之事是真的了??”薛不才道

江小贝点点头??“中原太平十数年??各帮派空前发展??特别是咱们虹光派和无忧谷发展极快??堂堂中原之地??居然有些显小??要容不下两个门派了??掌门??咱们可要派人去看看??”

薛不才摇了摇头??“虹光派向南发展??便是为了避开咱们??若是咱们盯的太紧??反而让其紧张??师叔祖的府邸在无忧谷门口??此时看來似乎也不太方便了??”

江文广点点头??“此事之后??我便牵府??”

“好??”薛不才大喜??“等咱们安葬黄衫之后??便回碧云山??”

“你二人以双剑合璧合力飞行??”晓峰沉着脸??对叶长河和婷婷吩咐道

“是??”二人十分的诧异??因为自晓峰出任谷主之后??针对无忧剑法双剑合璧对女方不利的弊端??采取了一个十分有效的措施

原來配合修炼的男女??都是年纪相同??甚至于女子偏小??而女子因为身体的先天不足??内法原本便比男子要弱??所以二人在修炼之时??女之为了配合男子的法力发挥??便常常施展超出自己身体承受的法力??久而久之??便给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损伤??所以无忧谷历代女子高手之中??少有活过四十岁的??往往在三十岁之后??年轻之时超负荷修炼所落下的陈疾便集中爆发??身体迅速的变弱而亡??当年的历代谷主??不少人都知晓了此事??可是一來无法解决??二來不敢妄言??而怕损伤了无忧谷的实力

而晓峰担任谷主之后??想出了一个妙法??便是在选取同炼的男女之时??所选的女子比起男子要大上两三岁??那样一來??在十几岁之前??二人的内法基本相当??甚至于女子的内法还强于男子??这样便减少了她们超负荷施法??而到十八岁成人之后??二人的修炼已基本完成??那时不到危机时刻??尽量少用双剑合璧便可

虽然叶长河和婷婷尚不足十八岁??可是叶长河的内法已超出了婷婷许多??所以晓峰已吩咐过他们尽量少用双剑合璧??然而此时他主动让二人双剑合璧??显然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晓峰看出了两个孩子心中的疑惑??于是道:“事到如今??便实话对你们说了吧??长河??你可知你的父母现在何处??”

叶长河一愣??“他们二人不是在无忧谷镇守吗??”

晓峰摇了摇头道:“此话是对虹光派之人说的??其实他们已带无忧谷大队??杀入了南疆??此时恐怕已占领了那莫族的祭坛??”

“啊??”叶长河和婷婷都是一惊

“魔君带领族中族长进入了中原有所图??而那莫族金箭部族之人趁机做乱??大败多诃族人??我与三位长老商议之后??便觉此时是南下的好时机??南疆两族多年的大战??消耗甚多??而多诃族魔君和几位族长都被牵制在了中原??所以我们首先派人重新挑起南疆两族的争战??待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再以迅雷之势南下??便可一举拿下原來那莫族的地盘??”晓峰道

“只是……”叶长河疑惑道:“咱们在中原呆得好好的??为何要南下呢??”

晓峰叹了一口气??“中原虽然广阔??可是虹光派与本谷的势力都在急速的发展??若不是有法相寺和天龙帮在中间阻挡??再加上我与薛掌门关系不错??双方都有所避讳??我们与虹光派的势力范围早就接触了??若是真到势力范围相交的那一天??两派难免会产生摩擦??所以……”

“所以咱们便要向南发展吗??”婷婷急道:“可是南疆有什么呢??那是蛮荒之地??”

“问的好??”晓峰似乎就在等这句话??“我们南下??一來是暂时避开虹光派的锋芒??为自己打造第二根据地??二來……便是为了将本派的法术发扬光大??”

“这有什么关系??”婷婷又问道

“南疆之术之中??有阴阳互补之术??若是能与咱们的双剑合璧之术结合??无忧剑法便可提升到新的层次??到时即便是面对虹光剑法??咱们也不落下风了??”晓峰道

二人此时才明白??连忙的点头??只是此事隐藏的太深了??他们作为谷主之女、长老之子都是现在才被告知

“咱们一定要追上得晨和落花??趁他们此时重伤在身??一击而杀之??即便不能??也不能让他们赶回南疆??指挥作战??”晓峰狠狠道

“女儿明白??”婷婷答应道:“即便找不到他们??也要守在南疆入口??”

“正是??”

晓峰说完??便与二人增强内法??飞的更快了

然而他们还是飞的太急了

便在他们飞过的一个小溪之旁??得晨带的落花躲在一棵树下??看着三人从他们的头顶飞过??还听到了“一举拿下原來那莫族的地盘”这句话

得晨此时有伤在身??而且至宝血剑又被吴氏兄弟抢去??已无法与晓峰等人再战??他知他对于无忧谷入侵南疆之事??已无能为了??于是便将火发到了落花的身上

他重重的打到落花的身上??而落花身上流出了鲜血??却依然面无表情

“都是因为你不听话??”魔君怒道:“才让老夫的计划失败??否则老夫此时已和吴剑交换了身体??回到了树宫之上??开始准备成为新魔尊了??”

魔君越想越气??一掌击到了落花的肩头??掌力击碎了落花身上的衣服??又落到了溪水之中

溪水不宽??但是很深??落花落入了水中??居然不知出來??水面之上冒出了一阵的水泡??魔君一愣??连忙施法将落花摄出水面??摄到了自己的面前

落花口中鼻中不停的流出水來??她咳嗽着显然是呼吸不畅??魔君此时还想折磨她??并不想她死??于是等她咳的脸都红了??才在她的胸口轻轻一拍??以内法逼出了她口鼻之内的水

水流净了??落花的呼吸顺畅了??可是魔君的手却沒有离开她的胸脯??他狠狠的抓住她的胸脯??血流了下來??然而落花却面无表情??看着满身是水的落花??魔君的愤怒变成了**??他将落花按在地上??在她的身上疯狂的发泄起來

一次??两次……

直到魔君累得不动了??他才停了下來

而这过程之中??无论魔君怎么孼待落花??她都是面无表情??仿佛那些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别人的身上

魔君沒有脾气了??他也叹了一口气??此时落花已是一具行尸走肉??可是她的体内却有极强的内法??此时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南疆入口有无忧谷之人守着??此时回去便正中圈套??而无忧谷之人虽强??即便能战败族人??却无法攻破树宫??对于这一点??魔君还是有信心的

他看着落花的身体??心道既然有这个女人陪着??自己便在中原过一阵快活的日子??等南疆安稳了??再返回树宫

他想着??手在落花的身上轻轻的抚着??当他的手抚过落花的小腹之时??突然心头一跳

她的腹中有一股奇特的灵气闪过??惊动了魔君

得晨大惊??连忙再试??果然里面有些“东西”

他连忙的检察落花的身体??得出的结果让他大惊

落花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自己因为当年受了上代魔君九陌的偷袭??身受重伤??还伤到了**之处??所以他一生之中女人虽多??却沒有子嗣??所以说落花腹中的孩子一定不是自己的

魔君想着??想到了一个人??突然“哈哈”大笑

天下又归于了太平??不几日之后??潇州城南北又恢复了往日的灯红酒绿??只是在坊间??人们还不时的说起瘸腿公子和那对让整个城南都为之疯狂的男女

冬天快要过去了??凝碧涯上的草木和碧云山上的一样??居然在冬天还能保留着一份的绿色??而在春天未到之时便开始蠢蠢欲动??生长起來

此时距那场大战结束已经一月有余

千雪和徐若琪刚刚从碧云山赶回??她们是去参加一个婚礼??江文广和念玉的婚礼

徐若琪荣升丈母娘??自然是要去的

只是在大战之中死伤之人不少??原本不该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举行婚礼的??可是不知为何??江文广心急火燎的要赶快结婚??还说动了父亲支持??于是一切便顺理成章起來

在碧云山上那不算太过盛大的婚礼之后??徐若琪和千雪赶了回來??那几日里??徐若琪时而是徐若琪??时而是黄衫??黄衫当然是要陪在吴天身边的??只是她们回來之时??还带着两人

思涯和秦香

思涯在母亲的坟前??正式的拜见了父亲??又拜过了黄衫的坟头

凝碧涯边??吴天和思涯背手而立

此时涯上已新建起了若干的石屋??因为涯上突然多了几个人

徐若琪留下了??吴剑留下了??还有新來的思涯和秦香

而此时秦香早已恢复了她大小姐的信心??被吴氏几兄弟围着??滔滔不绝的讲着她与思涯的故事

而吴天、思涯父子则若有所思??他们的目光穿过石屋??向涯下看去??那苍茫之中??便是中原大地

“思涯??一月不见??你的内法似乎又强了许多??”吴天道

思涯一愣??心中不禁的敬佩??自己只是在他旁边如此站着??他便能感觉出自己的内法大增??实在可怕??于是微微一笑道:“爹爹厉害??我这些日子除了养伤??便是在天枢峰仙洞之内修炼??内法自然强了??”

吴天却是微微一笑道:“我看不只如此吧??”说着转头看着这个造诣最高的儿子

思涯被父亲一看??脸上微红??“其实……其实……”他突然有些结巴了??目光则看着不远处的秦香??“其实我与秦香在碧云山之上有了男女之爱??所以内法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只是思涯说着??眉头却是微皱??似乎想起了什么奇怪之事

“果然如此??”吴天点头道:“沒想到和秦师兄成了亲家??他们可好??”

“秦师伯一家都好??”思涯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道:“爹??这是秦师伯的给您的信??”

吴天看过??将信背到了身后??“秦师兄说的是你和秦香之事??便按他们的安排办了??”

“是??”思涯答应一声??看着那口若悬河的秦香??眉头动了几动

吴天虽然沒有回头??却已感觉到了儿子的心思??于是道:“思涯??你似乎有心事??”

思涯看看吴天??此时母亲已亡??世间最亲的便是父亲了

“是和她有关吗??”吴天问道??这个“她”自然指的秦香

看父亲看破了自己的心事??思涯暗自的佩服??于是道:“正是??”

“不妨说來??事情藏在心里会发酵膨胀??最后爆炸的??”吴天道:“我当年与徐师姐之事便是如此??”

思涯点点头??脸上一红道:“在碧云山上之时??我与秦香有了男女之欢??只是……”思涯停了一下??终于道:“只是我们在做那事之时??她虽然流出了处子之血??让我内的大增??可是她的动作却十分的熟炼??而且……而且与落花有几分相象??”

吴天也微微一惊??然后微笑道:“你的想法是??”

“我……我觉着秦香不是秦香??”

吴天转头看着儿子道:“那你希望她是谁??”

思涯再次一愣??摇了摇头

吴天笑了??“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爱她??她也爱你??”

听着父亲的话??再看看秦香??而此时秦香正好向他们这边看來??冲着思涯微微一笑??那笑容之中只有幸福与甜蜜

思涯心头的结终于解开了??一个女子??甘心为了自己心爱之人做成别人??这还不够吗??爱一个人最高的境界不是对那人照顾的无微不至??而是为了一个人甘愿“舍去”自己??眼前的秦香??似乎就是这个境界

这个结解开了??可是另一结又在思涯的心头生出??那便是徐若琪和黄衫之事

“爹??”

“什么事??”

“你觉着她是衫姨还是徐师伯??”思涯突然问道

吴天一愣??想不到儿子突然有此问??他转头看到了儿子狡黠的目光??于笑道:“她说她是谁??她便是谁??”

此时红羽已做好了一只山鸡??而徐若琪尝了一口大喜??于是叫道:“武哥、思涯??你们快來??红羽的烤山鸡已得你的真传??”

吴天突然笑出了声??仿佛又回到了十多年前??探险北山之时??为黄衫和徐若琪烤山鸡时的样子

“是吗??我倒要尝尝??”吴天说着??大步的走了过去

思涯也连忙跟上

八个月后??念玉在碧云山之上产下了一个孩子??只是那孩子十分的奇特??因为分辨不出孩子的性别??或者说是个阴阳人

徐若琪见到之后??马上想到了一个人??思涯

孩子很弱??沒活几天便夭折了??念玉哭得死去活來??江文广却松了一口气

几乎是与此同时??南疆树宫之上??落花也到生产之期??可是她却不知用力

残忍的魔君硬生生的剖开了她的肚子??那里面居然是一对双生子

落花终因失血过多而亡??而魔君抱着两个孩子放声狂笑

“这是思涯之子??便是吴天之孙??就是第三族的传人??虽然他们此时身上沒有了魔性??可是我一定想方设法让他们恢复魔性??或许多年之后??世间便不止会出现一个魔尊??而是一下子出现两个??到时任吴天和思涯法力再强??中原四大门派势力再大??也终于会死于魔尊之手??”

得晨想着??抱着两个孩子飞到了树宫的根部??那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股股怪异的光芒向上泛出

得晨看看怀中的二子??突然将其中一个抛了下去

“去吧??去吧??这下面便是九幽之地??是凡间与魔界最近之处??你若能活下來??定然可以成为一代狂魔??荡平天下??”

魔君得晨说着??又狂笑了起來……

他怀中的另一个婴儿此时却睁开了眼??看着那无底深渊??诡异的笑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