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章 吃人不吐骨头

第二章 吃人不吐骨头

?王宁装作毫不在意地随手将书册朝铺满红色绒布的工作台上一丢,书册在上面打了几个圈子,强忍着心头的哀痛,慢悠悠地道:

“小兄弟,说老实话,你这书拿去庙街古玩市场去,也是最多卖上一千两千顶天了,在我这里,就算是让我出三百都嫌多了。”

方明张开的嘴巴这才合拢,急冲冲地道:“可是……可是……两位老师,这可是我家传十八代的宝贝啊,怎么可能是民国的东西呢?这位阿姨,你也帮我仔细看看啊!上面这么多印章,这么多保护,不可能是民国才有的啊!”

王宁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解释道:

“小兄弟,这古董的学问多了去了。你这册书,也是民国时期的巧匠,精心模仿宋版的赝品,是将微黄厚实的茧纸用小钉锤敲打过,造成年代久远天然皱褶模样。至于印章,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说完,用小指尖指着书册上右上角的一个印章,对张霞道:“张老师,麻烦你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印章来,给这小兄弟见识一下。”

张霞对身边的年轻女孩小周点了点头,女孩就走到房子另外一边,拿出一个高倍镜头的摄像机,对着书册照了两张照片。

只见前面一个不大的机器发出一阵细微的蜂鸣声,几分钟后,女孩拿着几件东西,走了过来。

王宁拍了一下方明的肩膀,笑着道:“你自己印一个看看,自己对比一下,看看有什么不同。”

方明笨手笨脚地将那个不大的橡皮印章重重按在印盒中,然后小心翼翼地按在白纸上。

手一抬,一个一摸一样的印章出现在面前。

方明的眼睛越发睁得大了,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印章,双目中的神采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根本不知道,一左一右两个女子,和背后那名身强力壮的保安,无时无刻都在盯着他的手掌,生怕他将书册抢起就走。

知道时机已经成熟的王宁,再次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对衰大莫过于心死的农家小子道:“小兄弟,你是身有至宝而不自知啊!尽管你这册宝贝书值不了几个钱,但你这个箱子就大不一样了。它看上去黑漆漆的老土样,但可是十分稀罕的沉香木制成了,至少价值七八万。”

“真的!”

犹如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方明立刻跳了起来,眼里充满了希冀之色。

张霞一脸笑容道:“当然是真的,要是你能授权委托我们拍卖,王老的这个价格八九不离十,甚至还有可能翻倍。”

“那好!我委托你们帮我拍卖!”

方明二话不说立即就答应下来,双目又恢复了神采。

旁边的女孩子小周嘴巴一张,刚要开口说点儿什么,吃张霞一瞪,就连忙转身收拾桌案上的纸张墨印。

张霞连忙介绍道:“小兄弟,我看你是个老实人,我也就给你说清楚。我们的拍卖会,一年只有两次,就算是拍卖成功,拍卖行也要抽取百分之二十的佣金,再加上一个月租用银行一个保险箱的费用是一千元左右,就算年底拍卖出去,你也至少要先支付半年的保管费。”

方明呆呆地道:“你是说要让我先付一千块?我可没有这么多钱啊!”

乡下的傻小子,当然没有见过任何市面,哪里知道其中的规矩?

张霞柔声细语地道:“小兄弟,你别急,我们公司也可以先买下你的这个古董,不过价格要比排行行拍卖的要低一点,毕竟我们也要支付保管费和拍卖费,更不知道哪一天能卖出去,是亏是赚也没有一个准头。”

方明马上道:“你们给多少?”

张霞想了一想,道:“这个要等我们具体的鉴定结果,如果鉴定合格的话,我可以打包票,至少四五万跑不掉。”

方明朝仙风道骨的王老望去,大急道:“你们不是已经鉴定过了吗?”

张霞连忙解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伪造的技术也十分高明,许多古董靠肉眼和经验是无法判断出来的,也要借助各种高科技手段才能进行化验。中央电视台不是有一个叫做《鉴宝》的节目吗,上面都介绍过无数次了。现在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科学说了算!”

“你们不是科学吗?你们的鉴定哪里不科学了?我看就很科学啊!”方明立刻送上了几顶高帽子,还眼巴巴地将眼睛望向了王宁。

旁边收拾墨盒的女孩忍不住一跺脚,哪里有这么蠢的家伙!越是想卖,价格压得越低,再说下去,连汤都没得喝的了。

仙人模样的王宁不得不开口道:“小兄弟,这个也是我们的规矩,不是我说了算。你想想看,四五万这么大的资金,可是我两三年的工资了,当然要仔细一点儿。不过我个人十分喜欢你这本民国装订的书册,我就以庙街的最高价买了它,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卖?”

“最高价是多少?”

方明眼光中露出中国农民的狡诈光芒。

王宁笑了一笑,道:“我最多也只能出到一千,也是看在你这书保存十分良好的份儿上。再多我就买不起了,小兄弟,你愿意不愿意卖给我这个老头子?”

张霞轻轻推了面前的方明一下,道:“王老见你老实,还不多谢王老。要是你拿去其他市场上卖,能卖到二三百就顶天了。”

“我卖我卖!当然愿意了!”

心头一下变得美滋滋的方明,恨不得亲吻老头子一下。

见大鱼已经上钩了的“吃人不吐骨头”二人组合,这才在心头松了一口大气,就算这册书是赝品,那也是仿真度极高的赝品,成本也远远超过一千元,没有几千元根本制造不出来。

更何况,眼前这个乡下小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个古董,如此急着脱手,当然是不宰白不宰。

尤其这傻小子还有几分聪明劲儿,居然会跑到京城来卖,大概也是从老人遗物中找出来的玩意儿,来路清白。

王老头摸了一下口袋,见方明面色一下又变成了苍白如纸,善解人意地对张霞道:“张经理,你先从柜台预支一千元吧。”

张霞点了点头道:“小周,你去前面的柜台取一千元过来,方明兄弟,你过来确认一下,我开个收据给你。我们可是正规单位,每件送到我们这里来的文物,我们都要给回执高清照片的,还有一个纪录所有交易过程的录像U盘备份,要是你发现出了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法院提出控诉的。”

“U盘,那我知道,我手机上也有一个U盘!”

再次暴露愚昧无知的方明老老实实地跟了过去,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战战栗栗,很快便签订了卖身契,哦不,文物鉴定书,文物托管书等十几张看得他头昏脑胀的文件。

等接过女孩手中递过来的十张小红人和一大堆文件,欢天喜地,一脸幸福地离开了。七天之后,他就是不折不扣的万元户了。

突如其来的幸福,同时也笼罩在了王宁的头上。

这个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和太容易了,反让他有些疑神疑鬼起来。再经过一番小心翼翼的取样,打发小周送去化验室进行碳素十四,油墨成分,纸张成分的化验,这才将书册锁进了手提保险箱,亲自提着走进了押运车。

至于那个需要化验的沉香木箱子,他却看都没有看上两眼,那玩意儿根本就无足轻重。何况,要是他看错了,他可以马上将自己的两只眼睛挖出来。

王宁坐在车上反复思索着,如果手中的东西是一个惊天大骗局,连他都看不出破绽的赝品,那他也不会损失什么。就算是老对头打击他的声望、信誉,又或者是老朋友开玩笑,他也事先否定了正版的可能,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他什么都不用损失。

那剩下的一个可能就是嫁祸江东,仇家丢个国宝级别的玩意儿准备弄死他,那他也可以推得干干净净。再者说了,已知的文物清单上根本就没有宋版绝本的《汉书》,这一点他绝对不会弄错。

那剩下的问题就是要是这册《汉书》真是正版该怎么办?

活了这么久的他可是知道这个玩意十分烫手,远非他一人说了算,他还没有足够的声望和权威将这国宝级的书册一个人给吞下了,需要有盟友承担风险。

见不得光的文物都是没有多少价值的,必须要拥有合法出身的文物才是价值连城,更是洗钱的不二利器!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盟友!

就在押送车从巷口转过街角的时候,一双闪亮的眼睛透出两道寒芒,正是那呆头呆脑的方明所发。

原本朴实的脸庞上,此刻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

看来,他扔出的这记重磅炸弹,足以在京城掀起一场尔虞我诈的利益分配风波,再加上他暗中推波助澜的话,则是一场腥风血雨!

一部宋代浙版的《汉书》,尚不足以闹得京城的文物界人心惶惶,这仅仅只是开始!

下一处地方,他必须要换个身份,换个容貌去脱手几件古董文物。这些暗中藏有玄门灵符的古玩,将成为他手中的探索器,将这些文物贩子给串联起来。

一定要让整个链条动起来,他才好交叉对比,找出这个利益链条中的所有人物,一网打尽。也才能找到杀害爷爷的真凶,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