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章 底气

第三章 底气

?片刻之后,木讷青年走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中,见四下没人,黝黑的肌肤一下子变得白皙起来,手掌上的老茧则自动隐去,憨厚老实的脸庞也发生奇异的变化,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跟着将身上的老土服装脱下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弯腰在脚下的鞋子上扯了几下,廉价的运动鞋也变成了一双凉皮鞋,穿着T恤、短裤,走上了长安街。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上去,他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名字当然不是那子虚乌有的方明,而是叫陆渊。

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文物走私链条,他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过,他现在无论怎么定义,都已经不属于“人”的范畴,当然可以另当别论。

想到这里,一年前发生的事情又清晰无误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为了吞没道长爷爷上交的一尊唐朝的太上老君金像,官商上下勾结,在文物放入文化局的第二天,就偷龙转凤地变成了清朝的铜像。对方还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诬赖爷爷老眼昏花认错了,活生生地将道长爷爷给气得昏死过去。

最丧心病狂的是,当天晚上,五个蒙面歹徒就闯进了爷爷捐建的二郎庙,持枪打断了自己的手脚,还放火烧毁了这座搭建在岷江边的木结构庙宇,让所有的丑恶都葬身在火海之中。

要不是最后关头,祖师爷所留下的一把桃木剑突然显灵,化为剑虹将自己卷走,带往师门七代口口相传的师门圣地灵山仙境,自己早已经是化为灰烬了。

不过爷爷就此葬身在了火海之中。

尽管参与此事的副市长和文化局长,都被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成为当地震慑人心的灵异事件,但动手的五个职业杀手和爷爷上交的太上老君金像却早已流向京城,无影无踪。

为了找到杀害爷爷的真正凶手,为了清洗这肮脏的链条,陆渊现在能做的,就是通过各种文物古玩,来投石问路,从汪洋大海中找到真正的凶手。能出动职业杀手的文物贩子,必然在这个链条中属于顶端的一环,才能在短短一天之内收买官员,并有胆子杀人灭口。

在陆渊从灵山仙境中出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带着身有残疾的师妹全世界游荡,一边出售从灵山仙境中带出来的无数金银珠宝,作为清洗链条的必要资金,一边则是为师妹治疗原来的残疾找一个合理的医学借口。

文物玩的就是财大气粗,如今的陆渊不仅是捡到宝的文物出售者,也是倒卖文物的二手贩子,更是钱多得无处花的败家子。

只有亲自参与到整个利益链条中来,才能弄清楚究竟是哪些人在干着哪些肮脏的勾当。

所有的走私贩、盗墓贼、贪婪者都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不仅是为了安慰九泉之下的爷爷,更是师门千百年来承担的重责,也是至宝出世的必然之象。

若无朗朗乾坤,如何迎还国之重器?!

一个小时后,陆渊出现在天鸣大厦的一座复合式公寓楼层中,宽大整洁的房间并没有多少陈设。一位脑袋缠得严严实实的女孩静静地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言地盯着面前的年轻人,空灵明媚的双眸并没有多少波动。

陆渊和这个女孩都是道长爷爷收养的孤儿。

女孩在三岁时遇到一场变故,右脸留下了不可弥补的伤痕,丧失了语言能力,本来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复原。直到他脱胎换骨成为不折不扣的神仙,才让一切逆转过来。

陆渊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也不知道你的小脑袋瓜一天瞎想什么?瞻前顾后的?怕什么怕?又有什么不好解释的,不就是脸上的伤疤治好了,要是怕人不相信,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医学权威艾森威尔老头子的‘战争咆哮’!”

女孩好似想起了什么,伸出纤细的手指重重掐了他一下,双眸中满是笑意。

陆渊装模作样大叫了一下,这才坐到女孩身边,柔声道:“别动,我帮你解开。”

女孩坚定地点了点头,犹如青葱的十指上下翻飞,用手语威胁道:“要是失败了,我就掐死你这个大骗子!”

陆渊笑着道:“我可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神仙,要是失败了,我马上买块豆腐撞死好了。要不是你榆木脑地不想换一个身份,舍不得你那些牙尖嘴利的同学朋友,哪里用得着去国外忽悠那倔强老头,让他解决医学上的这个天大难题?”

女孩用手指刮着脸上的纱布,大肆嘲笑他吹牛。

陆渊伸出食指轻轻一挥,女孩脸上的纱布层层断裂,全部掉落下来,一头如云秀发立刻披撒下来,露出一张完美无瑕的俏丽面孔。

大概是多天不见阳光的缘故,皮肤越发白皙,肌肤下好似有华光涌动。

黛眉、凤眼、瑶鼻、樱口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具有东方女子的古典神韵,高华清丽,足以让人心醉神迷。

陆渊嘴巴一下张得老大,大惊小怪地道:“完了,真要买块豆腐撞死了!“

心知肚明是陆渊故意逗弄自己,女孩还是气恼不过,舞动小拳头,重重捶了他两下,这才伸出左手,朝右脸摸去。

原本那道犹如蚯蚓般的伤痕无影无踪,触手处平滑白皙,手掌朝上一伸,摸朝耳际,原本一小块光滑的伤口也长满了丝丝秀发。

陆渊拿起女孩摆放在桌子上的一块玻璃镜,举在了她的面前。

女孩接过镜子,有些忐忑地朝镜中望去,只见镜中人一张欺霜赛雪的俏脸,犹如白玉般蕴藏着奇异的光泽。

那对熟悉的凤目更是神采万丈,顾盼生辉。

陆渊在旁边长长叹息一声道:“这下你们音乐学院的四大美人可要改名字了,应该叫三秀一绝才是……明天就去气死你那个大仇人!让爱乐乐团的那几个官僚蠢材掩面而走。”

“油腔滑调,当了仙人也不正经!”

一个犹如黄鹂般的声音从女孩口中脱口而出。

砰!

女孩手中的玻璃镜一下从手中滑落下来,在地上摔落得粉碎,然后一下又宛如时光倒转般,重新凝聚成一面完好无缺的镜子,冉冉飞回了桌面上。

女孩双眸中射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右手情不自禁地摸上了红润的嘴唇。

陆渊双目满是震惊和欢喜,哭笑不得地道:“罗雪琴同学,能不能说点儿好听的?第一句话就骂人,我跟你有多大的仇啊?”

女孩一下扑在了他的肩膀上,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用呜咽的声音骂道:“就要骂你,就要骂你一辈子,你要怎么样?”

陆渊用手理着女孩犹如绸缎的秀发,柔声道:“一个月没有洗澡了,都快臭死人了。人家是温香暖玉投怀送抱,到了我这儿就是全身发臭、一个月没有吃东西的母老虎扑了过来,弄得人家心肝砰砰跳,差异也太大了吧。”

话刚说完,肩膀上猛然一阵剧疼,陆渊大叫道:“你真咬啊!”

女孩一下站起身来,满脸红晕,用蚊蚋一般的声音骂道:“活该!活该!活该!活该!”

一个旋身,带着一道香风,就朝洗漱间逃命般地跑去,屋子中立刻响起一片银铃般的欢愉笑声。

片刻之后,从洗漱间隐隐传来女孩哼唱的歌曲,充满了空灵飘渺的韵味。

陆渊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一个不起眼的皮箱,箱子中装满了大半箱子金沙和珠宝、翡翠。这样的箱子,他和女孩辗转全世界,用不同的身份外貌,已经卖出了十箱子珠宝黄金,成为了不折不扣的亿万富豪。

想了一想,陆渊取出两个苍翠欲滴的翡翠手镯,走到宽大的客厅中,再取出一套雕刻刀,专心致志地在上面雕弄着。

一个小时后,女孩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在了他面前,还示威般地在他面前转了两个圈子。

陆渊手掌一杨,举起手中的翡翠手镯,笑着道:“你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罗雪琴接过一看,手镯上已经出现了一条展翅飞翔的青鸾,首尾相连,栩栩如生。最为神奇的是,随着光华的跳动,青鸾身上的翎羽好似在上下抖动,活灵活现,当下忍不住赞叹一声道:“真漂亮!准备拿去骗哪个女孩子?”

陆渊取出一个锦盒,将那对翡翠手镯装在里面,笑着道:“这玩意儿可不是用来骗女孩子的,而是用来骗那些黑心商人的。”

罗雪琴眉头微微一皱,道:“你难道是想用那种老掉牙的伎俩?拿出一个出来展示,然后高价收购另外一个……那样一定会被人看出来的。”

陆渊摇头道:“戏法不是这样变的,我们仅仅是找人雕刻另外一个,等雕刻好了,再开始脱手出售。我们等下出去,办完事情就送你回学校。这里就当成是秘密据点安全屋,不遇到特殊情况不回来。”

罗雪琴缓缓点了点头,道:“我去收拾一下。”

陆渊手掌一翻,递过一个巴掌大的锦盒,道:“别忘记了你现在是亿万资产的继承人,第一次亮相珠宝界,可马虎不得。不然,哪里会有人拿你当人傻钱多的傻子呢?其他俗气的金戒指、金项链、金手镯就不考虑了,要玩就玩豪华版,记着戴上这对耳坠。”

女孩白了他一眼,撒娇道:“人家没有穿耳洞,怎么戴啊?”

陆渊装模作样地捞了一下不存在的手袖,一本正经地道:“我帮你马上穿一个就是了,正宗仙家手笔,不痒不疼,一秒钟收工。”

当下拍了一下大腿,示意女孩将头躺在上面。

罗雪琴犹豫了一下,理了一下乌云般的秀发,正准备躺下去。

不过一望见陆渊炯炯有神的双目,突然害羞起来,使劲掐了他多肉的腰间一下,跳起身来娇嗔道:“就会成天想法子欺负我!险些上了你的当……要戴你自己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