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章 老奸巨猾

第五章 老奸巨猾

大概过了四五十分钟,一位面容枯瘦的老人走进了总经理室,将锦盒放在了茶几上,并递过一张检验报告给林胖子。

林胖子看了一眼,笑呵呵地道:“两位的翡翠手镯果然是万中无一,成色十足,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翡翠生意,都没有见过标号达到这个程度的,就不知道两位究竟想加工成什么模样?”

陆渊打开锦盒,一股绿光透了出来,轻轻取下锦盒上面夹层的一个造型别致的u盘,道:“这上面有这对手镯所有的资料和世界三大拍卖行的鉴定书和估价证书,同时也有我要雕刻的花纹样式的原图和3d成像效果图,你可以先看一下。”

林胖子也不多说,拿起u盘就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那位枯瘦老人坐在两人对面,开口道:“这幅青鸾图,用的是已经失传的‘暗刀阳纹’的刀工,我和我师兄都是会而不精。要雕成同等的效果,最快也要三个月,恐怕一时片刻间是弄不好的。”

陆渊长长吐了一口气,笑着道:“就是你了……除了那几个只会动嘴皮子的老头子外,你是第一个认出这刀工的人,我给你半年时间,你给我做完就行。至于刀工的问题,我会派人给你送份资料,是雕刻这青鸾的大师留下的古籍。”

林胖子拿着笔记本走了回来,大声叫嚷:“你被那些洋鬼子给骗了,光是这个没有雕琢的手镯,在国内至少也是价值上亿,国外估价才五百万美元和三百万英镑,不是存心欺负你不懂吗?”

见陆渊脸色一下阴暗起来,连忙送上一顶高帽子,“陆先…兄弟既然都给出了半年时间,分明也是懂行之人,知道慢工出细活的道理。”

罗雪琴突然开口道:“翡翠行业,从来都是水头颜色雕工三分天下,这只手镯在国外的估价是五百万美元,就算图案雕成,价值也最多上升到八百万。我可以支付两百万美元的加工费用。”

林胖子差点儿笑出声来,这么靓丽有气质的女孩子看上去精明,其实也是一头大菜鸟,哪里有这么叫价的?分明就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啊!

当下指着电脑屏幕,笑着道:“姑娘,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自己看下,这个雕有花纹的手镯,在英国皇家拍卖行的估价是五百万英镑,足足高出了两百万英镑。这就是雕工大师创造的价值,再加上我们更要承担应有的赔偿责任,嗨,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啊!”

说到这儿,林胖子站起身来,对两人道:“实在不好意思,两位的东西太过珍贵,稍微有所闪失,我们公司十年的利润就不见了。不是我们不想做这笔生意,而是我们做不起这么大的生意!”

轻轻打开那个明显是超级合金制造的锦盒,林胖子将u盘放了进去,笑道着:“两位请检查一下,完璧归赵,没有丝毫损毁!”

随即又递过两张苍翠如玉的卡片和陆渊刚才递过的信用卡,道:“至于刚才那点儿小事,哪里敢劳烦拥有德意志银行不对外公开的顶级信用卡“德意志之光”的老弟赔偿?这样的客户,我们欢迎还来不及!这是我们公司的vip客户卡,还请收下。”

陆渊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抓起锦盒就走。

罗雪琴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接过林胖子手中的三张卡片,点了点头,柔声道:“谢谢!”

万丈冰山化为满园春风,让对面的两人顿时一阵失神。

等回过神来,这对拥有至少十亿身家的男女已经走出门外,在礼仪小姐的陪同下,正朝电梯口走去。

两人走出“翡翠宫”,来到外面的大街,罗雪琴这才轻笑道:“老狐狸,是不是算准了我们还要回去?”

陆渊摇了摇头:“不是,那胖子胆子小,看不透我们的来历,所以不想招惹。应该是我的错,拿出的证件太齐全了一点,他玩花样的余地不多。不过这样也好,有这胖子背书,最多几天名头一定传出去,再找下一家就容易多了。”

罗雪琴点了点头,道:“那我改天来他这里买点儿东西好了。”

陆渊再次摇头道:“你来就落下乘了……我们不用理会他,等下我先送你回学校。”

罗雪琴没好气地道:“这么急着赶我走,是不是想去见你小女友?”

陆渊一把抓住她的手,笑着道:“刚才我们可没有点山西老陈醋,怎么现在一肚子的酸味儿?”

罗雪琴用指甲在他掌心轻轻掐了一下:“谁让你饿了人家一个月,不准人家吃东西。要是换成你那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你可绝对舍不得。”

一双明媚的双眸满是盈盈笑意,就那么望了过来,俏脸上满是戏谑之色。

陆渊恨恨道:“那我老实交代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五十克拉的大钻石,正要过去求婚,将那个疯丫头娶过门。”

罗雪琴咯咯一笑,道:“五十克拉的大钻石?拿给我看看?不过我想你只要拿出来,那死丫头一定会认为你疯了,马上打电话过来,叫我过去把你扭送到精神病院。”

望着陆渊灰头土脸的模样,罗雪琴得意万分地道:“不如这样,我们一起过去,我看看你如何求婚的?有我帮你作证,说不定那死丫头心一软,就答应了。”

陆渊摸出手机,递了过去:“你先打个电话过去,给死丫头一个惊喜好了。”

罗雪琴在他的手机上翻了一翻,笑骂道:“亏那死丫头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连电话号码都没有留一个。对了,是怕我发觉,所以故意没有留在上面?做贼心虚也不是这个样子啊,你们两个从小感情好人人都知道,我难道看不出来?”

陆渊无语问苍天!

他,罗雪琴和此刻谈论的李天语三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但两个女孩才是真正的亲密无间,他顶多是一个苦力和打手而已。

不过罗雪琴现在居然拿这事情调.戏他,可见女孩是真正的开心,早已没有了原来的心结,他也替她感到高兴。

罗雪琴不理会陆渊越发阴沉的脸庞,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立刻传来了一个泼辣的声音:“谁啊?要是哪个王八蛋再打骚扰电话,姑奶奶让你死得很难看!”

罗雪琴轻笑一声,一字一顿地道:“死丫头,猜猜我是谁?给你三次机会,要是猜中了,马上奖励一架劳斯莱斯幻影!”

电话那头笑道:“哇!声音这么好听,是哪个大美女在调.戏姑奶奶啊?让我想想?陈嫣,不对?她装不出这么好听的声音来……冯雨?那老古董不会这么无聊的……罗雪琴?不对,要是她开口说话了,铁树都能开花!猜不出来了,有种报上名来!”

罗雪琴越发得意,咯咯笑了几声,“死丫头,给你半个小时时间,从寝室给我滚下来,有人带了五十克拉的大钻石戒指,准备向你求婚。”

“只要大美女开着幻影过来,拿出五十克拉大钻石,姑奶奶马上就嫁给你,谁怕谁!”说完,啪地一声挂上了电话。

陆渊在旁边听到目瞪口呆,然后想笑又不敢笑出来。

罗雪琴恨恨道:“死丫头,不给她点儿教训看看,简直难消心头之恨,居然敢说我坏话!今天我就让她知道什么叫铁树开花!”

跟着手掌朝陆渊面前一探,道:“钻石呢?”

陆渊咳嗽两声,道:“我就不去当电灯泡,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钻石,这个容易,我马上去买就是了,只买最贵的那个。”

罗雪琴手掌一紧,将他揪住,毫不在意地道:“不要想偷偷去通风报信,钻石也不用你买了,我身上刚好有!我们一道过去,今天就将那死丫头娶过门。”

陆渊弱弱地问道:“你们两个女孩子说悄悄话,我一个大男人和你们没有共同语言,就不用去了吧?”

开什么玩笑,夹在两只母老虎中间,日子是最难过的,当然是逃之夭夭要紧。

罗雪琴拿出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顿时将他打败了,“我看你是心虚了吧!”

为了显示自己的清白,陆渊只好乖乖临时充当车夫,从地下停车场开出一辆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

作为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顶级豪车,劳斯莱斯系列基本都是和暴发户无缘,故此成为了真正豪富身份的象征。而且,车身颜色深浅也是身份象征的一个重要特征,颜色越深,级别越高。

陆渊这个不折不扣的暴发户,当然不可能从正规渠道在二三个月内便弄到这么一辆限量版的车辆。不过对于一个尘世中仅有的仙人,却有无数法子可以做到这一点。英国皇家银行的顶级客户再加上小小的一点迷魂术,就轻松地开走了沙漠某国王子殿下订制的加强版幻影。

漆黑流线型的幻影,只用了二十三分钟就到了燕京大学的后门。门卫望着挂临时外交车牌的名车,立刻毫不犹豫地打开大门。

罗雪琴望着陆渊熟悉地将车子开向外语系的女生宿舍,不咸不淡地道:“蛮熟悉状况的嘛!”

陆渊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振振有词地道:“终身大事,都已经策划了这么久,当然要熟悉状况了。”

还要等七八天才正式开学,学校中并没有多少人。等车辆开到第七栋大楼的时候,门下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只有几辆名车停放在两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