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6章 不科学的老爷爷模板

第六章 不科学的老爷爷模板

陆渊在楼下按了几声喇叭,手机马上响了起来,“大美女,是不是你?哇,还真是幻影哦!被骚扰也值得了!马上下来!”

两分钟后,一个看上去秀秀气气,长得十分漂亮的女孩子风风火火地跑下楼来,对着车门大声道:“大美女,求包.养!”

车窗缓缓打开,露出一张清丽无匹的脸庞,对她盈盈含笑,也不说话。

女孩嘴巴一下张得老大,直勾勾地盯了过来,隔了半天,这才一下跳了起来,大呼小叫地道:“我不是做梦吧!”

罗雪琴打开车门,亭亭玉立在她面前,使劲揪了她的脸蛋一下,恨恨道:“痛不痛?”

“疼!疼!”

女孩叫嚷着,一下紧紧地搂住罗雪琴,,用梦魇一样恍惚的声音道:“你能开口说话了,你脸上的伤也没有了,这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科学!”

陆渊从车中伸出半个脑袋,煽风点火道:“她还有五十克拉的大钻石,李天语同学,你这次死定了!你就等着姓罗吧。”

疯丫头瞪了陆渊一眼,一脸幸福模样,紧紧搂着罗雪琴的小蛮腰,大声道:“姓罗就姓罗,雪儿是我的,我们马上就去登记结婚,让你这只癞蛤蟆死了这条心……雪儿,你说是不是?性别不同如何谈恋爱!”

雪儿是罗雪琴的小名,只有几个人知晓。

罗雪琴见刚走出寝室门的两个女孩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俩的百合模样,再听疯丫头这么一嚷,俏脸也是微微一红,道:“还不上车。”

李天语好似一下想起了什么,朝陆渊盯了过来:“之前你不是去当道士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还学会开车了?这真的很不科学!这太伤脑筋了!不管了,就算是做梦也做这么一次,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罗雪琴打开后车门,笑着道:“等下我慢慢告诉你为什么,我们先去吃东西。”

李天语一坐上车去,就舒舒服服地紧贴在罗雪琴的身边,撒娇一般地道:“我不想吃东西,我想听你说话。”

罗雪琴推了她一把,道:“我可饿了,下午才吃了一点儿稀饭,陆渊就在旁边吹胡子瞪眼睛不高兴了。我们现在就去学校旁边的小吃店,美美地吃上一顿,要是他敢唧唧歪歪,我们就收拾他。”

李天语将头连点,大声道:“谁叫你心疼他?这混球就是欠收拾,要多收拾他几次,他才会老老实实。”示威般地给了陆渊肩膀一下,道:“混球,还不开车!”

李天语望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影像,将脑袋靠在了罗雪琴的肩膀上,央求道:“雪儿,快告诉我你的脸是怎么好的,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说话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罗雪琴轻声道:“你不是记得去年六月的时候,道长爷爷过世前留了一把钥匙给我吗,我和陆渊都不知道是开哪里的,直到今年七月的时候,陆渊才找到线索,最后去了国外,当时我还发了一条短信给你。”

李天语瞪着眼睛道:“你不是要告诉我道长爷爷留下亿万资产给你们?”

罗雪琴凑着她的耳朵,小声道:“扣除部分遗产税后,光存款就是五亿三千二百一十七万英镑。你对外最多只能说后面的零头,将那个亿字给我去掉……记住了,你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要是告诉别人,我就杀了你!”

李天语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雕塑,隔了三四分钟,这才喃喃自语:“你再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听错了?”

望着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死党,罗雪琴倒是有些不忍心起来,不过总比告诉她更离谱更离奇的真相强。

至于李天语的要求,罗雪琴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满足了她。

一声凄厉的惨叫立刻回响在隔音良好车厢中。

没有任何报复心的李天语揉着已经红彤彤的胳膊,小声道:“我们去燕京饭店行不行?”

罗雪琴拍了一下前面,道:“去燕京饭店。”

陆渊回头道:“要不要我替你们两个订间总统套房?”

李天语眼巴巴地望着罗雪琴,一脸哀求的模样,看样子一定要去总统套房开开洋荤。

罗雪琴摇了摇头道:“今天不行,明天早上我还要去爱乐乐团面试……晚上最好还是回学校去住。”

李天语小嘴一瘪,嚷嚷道:“面试什么?直接将乐团给买下来就是了。要是我有这么多钱,还用得着看人家的脸色做事吗?”

望着疯丫头胡言乱语,陆渊回头专心开车。

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李天语将小嘴凑在了罗雪琴的耳朵前,用最小的声音问道:“这么多钱是你们两个平分吗?”

罗雪琴咯咯笑道:“爷爷说那混蛋生性淡泊,从小就有飘然出尘的味道,是修仙成道的好苗子,留了一卷道书给他,让他去追求长生不老,所有的俗世财产都是给我的……那混蛋生了几天闷气,突然想通了,说学道不如混吃等死来得舒服,就赖在我这里不走了。”

李天语一下爆笑起来,抱着肚子,喘不过气来,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叫嚷道:“你可要小心,他绝对是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准备将你骗到手,你可千万不要上当。”随即脑袋一歪,若有所思地道:

“不过道长爷爷安排得倒是十分恰当,那家伙得过且过惯了,每次考试都是及格了事,根本不会动手多做一道题。再者说了,他有再多的钱,最终还不是你的?你一开口也就拿过来了。”

说到这里,李天语面色一整,正心诚意地道:“罗雪琴小姐,我这一辈子可是跟定你了,求包.养!当小三都行!”

罗雪琴一手朝她的嘴巴扯去,李天语连忙用手捂住,含糊不清地道:“姐,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让那混球当你的小三,我当正房,我绝对不会吃醋的。”

罗雪琴毫不客气地狠狠收拾了她一顿,后座上喘息大作,吓得陆渊连忙将四周的车窗全给关上,以防被其他路人听去。要不然,人人都会以为哪个权贵子弟在玩车·震呢。

快到饭店的时候,陆渊转过头去,见李天语面红耳赤地瘫倒在座椅上,罗雪琴却气定神闲地坐着,一副胜利者的模样,连忙提醒:“两位大小姐,马上到饭店了,请注意下形象!我可不想被轰出去。”

才说完,就见李天语抬脚要直直踢了过来,不过脚尖才抬高寸许,就有气无力地落了回去。

陆渊心头越发好笑,现在罗雪琴吃了玄门的无上至宝万载空青,算得上是脱胎换骨,如假包换的武林高手,不说别的,光是气力就大了无数,疯丫头原来体质就不如罗雪琴,现在哪里是自己的好姐妹的对手?

车子到了饭店门口,李天语反倒有些胆怯起来。

见罗雪琴一副平日常见的淡然神色,莫名其妙地就有了几分勇气,紧紧挨着罗雪琴,小声道:“我衣服乱不乱?”

罗雪琴见素来胆大包天的死丫头一副战战栗栗的模样,心头也是好笑,自家何尝不是一样有些心慌,她不是问道于盲吗?

走出地下停车场,一到门口,见陆渊从口袋中抽出德意志银行的顶级信用卡,递给了门口的服务小姐,开口道:“我刚才订了顶楼的一个包厢,请帮我们查询一下。”

穿着剪裁合体淡绿色旗袍的服务员盈盈一笑,道:“三位请稍等一下。”

接过卡片,转眼查询完毕,服务小姐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道:“三位请跟我来,你们订的十七号桌是在顶楼的旋转餐厅。”

才走进大厅两步,就见四男五女从侧门走了过来。

走在正中的是一个戴着大墨镜的年轻丽人,露出的下半张面孔十分精致,盘着一个漂亮的发髻,让她越发显得别具风情。

她身边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穿着一件敞开领口的t恤,看上去有三十上下,脸上更留着短短的络腮胡,倒是极具男性魅力。

李天语一下停住了脚步,掐了一下罗雪琴的胳膊,小声道:“天啊,是张雅雯,我是不是看错了?”

对面一个带着几分傲气的声音道:“要不要我帮你要个签名啊?李天语同学?想不到我们的学习委员也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

说话的是一个精心打扮过的小青年,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晚礼服,在灯光的照耀下倒是卓异不凡,双目更是闪闪生光,刚一望见罗雪琴,就挪不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了过来。

李天语淡淡道:“我又不是追星族,谢谢你的好意!”

小青年见一行人毫不停息地朝电梯口走了过去,这才恋恋不舍地扭过头去,大步朝前追赶。

“谁啊?这么不给人家面子?不怕人家赶你下台?到时候选班干部不投票给你。”陆渊见一群人犹如众星拱月般地围着当红歌星进了电梯,才在旁边幸灾乐祸地道。

李天语反唇相讥:“怕什么怕?我现在伴上大款了,还怕他高昂这个二流衙内?我们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