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章 遇到吃货的悲剧

第七章 遇到吃货的悲剧

?亲昵地挽着罗雪琴的胳膊,就朝电梯走去,李天语小声对自己的闺蜜道:“你可要小心,那个花花公子下一个目标一定是你。快给点儿好处贿赂我,不然我就用你的电话号码大大敲他一笔竹杠了。”

罗雪琴若无其事地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你尽管给好了。”

李天语自讨了个没趣,一进电梯,就对陆渊道:“电话给我,我打电话回宿舍请假。”

陆渊见她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连衣裙,连口袋都没有,更不用说电话了,只好不情不愿地将手机递了过去。

旋转餐厅在国际楼的顶层,用高雅华丽的屏风分隔成十余个单独的空间,既可作为大型的晚会场所,也可成为私密的空间。整体布置更是十分前卫时尚,再加上缓缓旋转,灯火通明的都市全部收在眼底,好似置身在梦幻之中。

大厅靠近落地玻璃窗的一侧,还摆放着十多种乐器,足以组成一个小型的乐队了,只不过此时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乐器师,大概是没有到演奏时间。

李天语见靓丽的服务员正给三人端上茶水,并且歉意地表示有几样菜肴要稍等一下,立刻来了兴趣。望着靠近他们桌子的一台白色钢琴,对罗雪琴道:“雪儿,很久没有听你弹钢琴了,现在你可得露一手。”

陆渊马上举手道:“这个我完全赞成!”

李天语横了他一眼,道:“喝你的茶,没有你发言的余地!”

罗雪琴也有些意动,笑了一笑,道:“好久都没有练习了,弹得不好,可不要笑我。”

陆渊马上接口道:“最好给我们两个唱一首歌才是。”

罗雪琴知道是早些时候在浴室唱歌被陆渊的贼耳朵给听去了。

李天语一下雀跃起来,道:“是啊,是啊,我可从来没有听过你唱歌,你现在声音这么好听,唱歌也绝对是一流水准,不,绝对是大师级别。”

罗雪琴定了定神,在钢琴前坐了下来,用纤纤玉手轻轻扫了一下钢琴键,试了一下音色,就开始正式弹奏起来。

悠扬的琴音刚刚飘荡在整个大厅中,一缕犹如天籁的声音也冉冉升起。

………

比起莎拉布莱曼一点儿都不逊色的空灵歌声,飘荡而起,正是那首她最喜欢的《斯卡布罗集市》。

不过声音却很小,就算两人坐在旁边,也才勉强听清楚。但那细微的天籁之声,若有若无,却是萦绕不散,弥漫在格子间。

这种若有若无的空灵飘渺之音,就算是罗雪琴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不过转眼她就明白过来,多半是那混蛋给她吃的玄门空青的缘故。此等灵丹妙药既然能让她脸上的陈年积伤消弭得无影无踪,当然也能让她的嗓子超越常人,唱出天籁之声。

李天语听得眼珠子都快要鼓出来了,嘴巴越张越大,好像要惊叫出声,最后却慌忙用手捂住,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一曲完毕,余音犹自缭绕耳际。

李天语再也忍耐不住,发出一声大叫,一下扑了过去,紧紧将罗雪琴抱住,语无伦次地道:“你不是大师级别的,你是女神级别的……要是你早几年开口说话,就轮不到莎拉上奥运会了。”

不过转眼就低下头,央求道:“再唱一首,不,再唱三首。”

罗雪琴优雅地站起身来,道:“我可没有力气了。”

陆渊望着李天语紧紧缠着罗雪琴的模样,不怀好意地道:“要不要让我上台表演一下?”

早知道他水平究竟有多高的李天语,举脚就准备踢过来,最后强行忍住,自言自语道:“淑女,淑女!”

说话间,四周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不过却分成几处响起,大概是格间的席位没有坐满的缘故。

跟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逸哥不如抛砖引玉,先弹奏一曲最拿手的乐器,然后让雅雯老师给我们来上一段,也让我们附庸风雅一次,大家说好不好?”

另外一个声音跟着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张老师肯开金口唱上一首,不如就将这些讨厌的屏风撤了,让大家也欣赏一下张老师的风采。”

话一说完,前面的格子间立刻响起清脆的掌声,转眼就有一个靓丽的服务员走了过来,轻声对桌旁三人道:“隔壁的张雅雯女生将上场表演,不知道三位愿不愿将屏风撤开?让视野更宽广一点?”

李天语立刻同意道:“当然可以,我也是她的粉丝!”

目光却眼巴巴地朝罗雪琴望去,一脸哀求。作为死党,她当然知晓现在情况大不一样,最好的姐妹已经华丽大转身,变成了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当然不会学过去一样的介意自身的缺陷。

至于某人,当然没有任何发言权,根本就不需要征求他的意见。

罗雪琴见死丫头又开始卖萌,瞪了她一眼,也不说话。转眼间摆放在桌子四周的屏风就被撤开,露出左右几张餐桌。

陆渊轻轻敲了一下李天语的肩头,低声道:“我记得人家高衙内可是你狂热的追求者,这可是缘分哦。居然在这里也能遇到,不如过去招呼一下,拉拉选票。”

李天语重重抽了他一下,嘟嘴小声道:“闪一边去。”

正谈笑风生的高昂一见旁边桌子旁坐着的李天语,不禁一愣。这顶楼的旋转餐厅可不是对普通民众开放的,就算自己搬出老头子的市长招牌都无法预定一个位置,更不是有钱的暴发户能上来的。

但现在李天语居然穿着一件普通衣服就上来了,更对她傍的大款毫不客气,这么厉害的手段,怕学校中的那些交际花都自叹不如。

藏得这么深,这小辣椒果然厉害得很!

只不过身边还有一个至少甩了她一两条街的绝色美女,难道她们玩的是双……飞?

一个高大的男子走在罗雪琴刚刚离开的钢琴前,正是楼下遇到的那位狂野味十足的家庭妇女杀手。此时对桌边的三人微微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算是打招呼,然后双手一杨,在钢琴上抹出一缕清音。

顿了一顿,双手徐按,钢琴声再次飘荡而起,弹奏的的是一首流行歌曲——《隐形的翅膀》。

仿佛犹如微风拍打着海岸,婉转悠扬的乐曲被他演绎得中规中矩,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展现了近乎专业的水准。

不过当服务员将一盘盘精致菜肴流水般送上来的时候,李天语顿时忘记了悠扬的钢琴声,马上正襟危坐,举筷相待。

口中更是小声自言自语道:“这样的三流水平,仅仅比姑奶奶好上一丁半点儿,也好意思出来卖弄?雪琴就算是用脚趾头都比你弹得好!哎呀,淑女淑女,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骂人是不对的。”

陆渊见她这幅模样,吐槽道:“吃货!还淑女?下辈子吧!”

伸手接过了服务员刚送来的两瓶香槟和一瓶红酒,打开香槟,将两个女孩面前的酒杯盛满。

不过香槟还没有满上,某位女神已经不顾形象地用汤勺将摆放精致的冷盘扫荡一半送进口中,还口齿不清地怂恿另一个吃货女,“别理他,我们吃我们的。”

李天语见大土豪都开了玉口,顿时筷如雨下,马上加入到大扫荡的行列。

一曲终了,四周响起震天的掌声。

钢琴前的粗犷男子含笑起身,目光朝这边望了过来,却不禁愣住了。楼下见到的两个女孩显然对他的演奏没有半点儿兴趣,正在专心致志地吃东西,一副充耳不闻的神态。

这样赤果果的无视,比什么打击都更有杀伤力。

只有那个大男孩对他礼节性地拍了两下巴掌,还是一手拿筷子,一手拿酒杯完成的动作,敷衍的意图更是明摆着写在脸上。

你还不如直接无视算了!

早已经过了嚣张年龄的三旬男子有些郁闷起来,他本想借这个机会结识一下那位芳华绝代的女孩,但现在分明不是时候。

乘兴上台,败兴而归,心头再也没有半点儿展示才艺的兴奋,对专程邀请来的女明星也没有了半点儿性.趣。

娇媚动人的张雅雯,在那个堪称人间绝色,气质容貌皆是极品的女孩面前,再也不存在半点价值。

刚刚走下台去,同伴高昂兴致勃勃地道:“张老师就不要推辞了,逸哥都下场演奏了一首钢琴曲,就算不给我们这几个粉丝的面子,也总该给逸哥的面子,让我们这些土包子亲耳见识一下,什么是天籁一般的海豚音。”

声音很大,远远都能听见。

李天语眉毛一扬,以她的冰雪聪明,当然知道那个讨厌的高衙内是在指桑骂槐,说她是土包子。不过跟着见旁边的罗雪琴双眸一闪,脸上现出一丝冰寒,分明是生气了,心头不禁一阵狂喜,既高兴死党替她出气,更欢喜“请将不如激将”,雪琴这丫头分明要给人家点儿颜色看看。

想到这里,李天语连忙低下头去,埋头继续拿桌子上的美食出气。

一个珠圆玉润的声音飘荡在空中,唱腔空灵,展现出了十分深厚的功底。

无暇顾及任何事情的两个女孩,没有一点儿听歌的兴趣,更是全无半点淑女模样,开始了一场吃货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