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8章 天籁无双

第八章 天籁无双

?燕京饭店最为着名的谭家菜谱的精华黄焖鱼翅、清汤燕菜、蔡花鸭子这个时候也被牛嚼牡丹,被两个女孩你一勺,我一筷地送入口中。

顷刻之间,桌上的十多道菜肴就只剩一份水煮鱼因为太辣,免遭毒手,剩下的都是狼藉一片。

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歌声是什么时候停歇下来的,当然更不知道其他桌的客人纷纷侧目而视,对两个女孩子这等毫无顾忌的吃相实在不敢恭维。

当然,对于一些人来说,更多的却是羡慕,知道人家是真正过来吃饭的,而不是过来应酬的,当然可以不要任何风度了。

某位自称的淑女这会儿才舒舒服服地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大言不惭地道:“为什么我觉得还可以吃点儿呢?”

望着陆渊举着筷子无处下箸的无奈模样,盈盈一笑,李天语将桌子上那一大碗水煮鱼转到了他的面前,咯咯笑道:“这可是专门为你点的,你就独享了吧,我们不会跟你抢的。”

此时好像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罗雪琴吐了一下樱红的舌头,小声道:“要不要再叫一点儿?我们两个好像将东西全吃光了哦。”

望着两个女孩依然一副眼放绿光的模样,陆渊连忙坚定不移地拒绝了这个好意,没好气地道:“要是再叫一点儿,你们两个就要送医院了。”

李天语用力点了两下头,开口道:“我也觉得要是再叫菜,我一定会被活活撑死的。不过有雪琴这个大土豪在,我们可以每天来吃一顿,还可以吃一桌,打包一桌带回家。上趟燕京饭店有什么了不起的,姐也伴上大款了。”

跟着又如同怨妇般地哀嚎了一声,某个淑女垂头丧气地道:“为什么你们有老爷爷模板,我就没有呢?真不公平啊!我决定了,从明天起,我要坚定不移地陪伴雪琴,让我干嘛就干嘛,努力当好正房,不要让她被某个混球骗.色骗财!”

说到最后几句,却眉飞色舞,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声音更是大了许多,又惹来邻桌客人一阵观望。

凡是到这里进餐的,非富即贵,而且不是普通的富贵,全部属于大富大贵那档次。李天语见四周十多道眼神杀人般地望过来,连忙缩了缩头,一手按住小嘴,做出一个标准的淑女动作,顿时惹来人们会心一笑。

陆渊这个时候却没有多少心思和这口无遮拦的疯丫头计较,拿起桌上的那瓶红酒,晃动了一下,道:

“八二年的拉菲,正好可以打包带回家,趁了你这酒鬼的心……喏,包拿过来,先装好,免得等下你忘记了。”

李天语懒洋洋地拿起罗雪琴身边的那个名牌卡夹,递了过去,口中嘀咕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必盗,收买姑奶奶必定没有什么好事。”

陆渊眼珠朝罗雪琴瞟了一下,然后转到钢琴上。

李天语马上明白了他的心思,不以为意地道:“谁稀罕了!等等,这瓶香槟也打包带走,不要浪费了,让我拍几张照片当证据。”

罗雪琴见他们两个胡闹,笑骂道:“你们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也不怕人笑话你们。我们顺道将这瓶香槟喝了,就当给我庆祝。你们两个不是想听我唱歌吗,我就满足你们这两个小坏蛋好了,不要以为我没有看见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地打眼色。”

李天语心花怒放地拿着酒杯,走到钢琴边,狗腿狗样地伺候移步钢琴的罗雪琴,心中当然知道雪丫头这是准备让那几个土包子见识一下什么叫音乐天才了。

陆渊则是让让门口侍立的服务员整理餐桌。望着所剩无几的碗碟,两个靓丽的服务员都不禁多看了陆渊两眼。

陆渊啼笑皆非,只好坦坦荡荡地背下“女伴是饿死鬼投胎”的鄙视。

两个女孩刚一走到钢琴边,四周立刻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尤其当罗雪琴坐在钢琴面前时,掌声更是越发热烈几分。

这样倾城倾国的美女要表演才艺,可是莫大的享受,就算弹奏得再渣,也不会有人介意的。

张雅雯身边的一个时髦女孩小声道:“东施效颦,安安心心靠脸蛋吃饭就行了,何必出来丢丑弄乖?弹钢琴可是技术活!”

说得很小声,但以陆渊和罗雪琴的超人耳力,怎么可能听不到?

陆渊不禁哑然失笑,在场所有年轻女性,看着罗雪琴的眼神都是虎视眈眈。就算是那些经过专门礼仪训练的女服务员,都会望着罗雪琴一阵短暂失神,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即使是那位当红歌星张雅雯,此时双眼中也流露出了几分警惕神色。

悠扬的钢琴声再次响起,低沉悠缓的颤音带着沉闷的气息,压在了心头。

罗雪琴的声音也变得浑厚低哑,用心灵来倾述歌声:

我们在许多夜里祈祷

无法保证所有人能聆听

在我们心中有希望的声音

………

唱的正是电影《出埃及记》中的主题曲《心存相信》。

前半曲悠缓浑厚,只有一点儿星光在照亮黑夜,引领众人前行;后半曲则声调急昂大气,掷地有声,充满了一往无前的信心和勇气。

陆渊和李天语都被罗雪琴的歌声感染,更是知道这其实也是她二十年来的最好写照,在毁容失语的打击下,昂首前行,踏入音乐的殿堂,且取得令人目瞪口呆的成就,要不是因为身上的缺陷和年龄限制,早就成为新一代的音乐大师了。

罗雪琴才唱到大半,李天语就泪如雨下,回到桌子边抽出纸巾擦个不停,更呜咽着对陆渊道:“我好想哭,但又哭不出来,我明明是高兴,但为什么想哭呢?!”

陆渊地对她道:“你难道没有发觉,她的钢琴比原来要弹得更好了吗?明天面试,那些导师就等着哭鼻子吧!”

李天语点头道:“就是,那些家伙一直对雪琴挑三拣四,鸡蛋中挑骨头。这次雪琴选上了,拍拍屁股走人,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陆渊恼火地望了她一眼,瞪眼道:“你能不能不要将眼泪擦在我肩膀上,好不好。”

钢琴边,罗雪琴的歌声越升越高,充满**:

爱,其实就在咫尺

心存相信,就会有爱的奇迹

即使希望渺茫,也难以抹灭

没有人知道你可以创造怎样的奇迹

只要你相信,就可以做到。

……

听着罗雪琴犹如火山爆发的声音,陆渊又是高兴,又是激动,知道她是下定决心,陪同自己向整个世界挑战,既是为了道长爷爷,也是为了自己。

陆渊见罗雪琴一副情难自已的神情,心头一跳,突然明白过来。

长期压抑在她心头的两块大石已经消失,脱去心灵的锁链的罗雪琴,犹如沐火重生的凤凰一般,将展翅翱翔,扶摇九天之上,绝云气,负青天。

此时是她的第一次全心全意的演奏,也是心灵和技巧合二为一的脱变阶段。这个过程必然分为过去,现在,未来三个部分。

要是说她第一首歌曲是倾述自己的成长历程,那这第二首歌曲就是描述现在,接下来还第三首对未来的展望。

就不知道她将选择哪一首作为展望曲?

曲为心声,尤其对于玄门弟子来说,最后一曲,更决定她的未来成就。这等玄之又玄的道理,念动意生,无法更改。

要是罗雪琴演唱那首着名的《我心永恒》,那对于她来说,当然是一生为情所困。不过悲剧的更是自己,躺着中枪,必然死翘翘,成为第二个男主角。原本以为当了神仙,就不会有任何烦恼了,现在才知道,就算是当了神仙,烦恼却更多,光是一个征兆就让他头昏脑胀了。

此等关系终身成败的大事,自己偏偏插不上手,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悲剧啊。

急中生智,陆渊灵机一动,轻步走到对面摆放的乐器中,拿起了一根长笛,轻轻凑在了口边。

他不能改变罗雪琴的心意,但却能以音动情,影响她的情感世界,不至于让他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加入进去,要死一起死好了。

一缕若有若无的轻音加入到急昂的钢琴曲中,犹如一丝清泉缓缓流淌在众人心田,更将那宛如火山爆发般的钢琴声压制了少许。

罗雪琴的天籁之声越发变得无比坚定,空灵飘渺。当最后几句英文歌词从口中逸出,缠绵悠远,响彻夜空。

所有饭桌前的客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酒杯,还有三桌没有撤开屏风的顾客也纷纷走了出来,驻足聆听。

整个旋转大厅没有半点杂音,人人都用心灵欣赏着。

就算是之前脸上一直不以为意的张雅文,此时双眼亦是一片空洞,无数情感在她眼中交织,既有不可思议,更多的是妒忌羡慕,还有自信心的低沉和沮丧。

罗雪琴一曲终了,犹未停息,琴声变得悠扬深情,歌声也变得清越,唱的正是《宝莲灯》的主题曲《想你的三百六十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