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9章 琴笛和鸣

第九章 琴笛和鸣

陆渊手中的长笛,越发清越,伴随着清澈得宛若流水一般的琴声,渐渐沦落成为了清雅高逸的背景音色,既飘渺如烟却又无所不在。

罗雪琴的歌声比起大家熟悉的原唱更加婉转,清越缠绵,无论从情感还是从音色音域上,都要高上半筹。

餐厅所有人都闭住了呼吸,生怕轻微的鼻音都会打乱这完美无缺的演唱一般,一颗心更是放在了耳朵上,再也无瑕欣赏罗雪琴冷艳出尘的绝代芳华。

张雅雯面如死灰,就算她再自恃唱功不错,但此时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歌声,在人家面前,就如同哇哇学语的幼儿一般,单调得可怜。

光是那一首《心存相信》,就是拿去和原来的主唱——黑人天后惠特尼休斯顿打擂台,都不输半点。

歌坛什么时候出了一个绝才惊艳的天才?她怎么不知道?

一个个疑问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这样的女孩,无论在何处都是耀眼的存在,不可能默默无闻,尤其身在首都。

除非她第一天开口唱歌!

她当然不知道,她这个愤恨的猜想,才是最为正确的真相。

曲调一变,一阵动人心弦的谐音在旋转大厅中袅袅泛起,犹如天籁,罗雪琴的歌声也变成了哼唱声,徐缓低沉,朝四面八方飘逸而去。

陆渊的笛声,也随同一变,好似一下间沉郁凝重起来,缓缓游离在沉闷的旋律之外,保持着一点童真,盘旋在沉闷的曲调之外。

空中除了琴笛散发着低柔飘逸,恬静安宁的旋律,天地万籁俱静。

一颗石头打破了恬静的旋律,乐声变得低沉徘徊,犹如独立寒风,孤苦无助,让人心酸。

而飘逸在空中的笛音则是一次又一次地朝寒风扑去,带去温暖和帮助,但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后只好在远方遥遥地守护这封闭了心扉的小伙伴

这段旋律其实近有四五个小节,但每次循环,悲伤之意就增加一份,但笛音却百折不饶,好似在与这悲苦之声斗法一般,想尽千方百计让她欢愉起来。

在座的只有李天语一人能点无遗漏地体悟中琴笛之音的含义,仿佛眼前浮现出一个小男孩对着一个身负残疾,被其他小伙伴唾弃欺负的小女孩张开了单薄的翅膀,用尽自己的全力让她高兴起来一样。

不过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脸上此刻已经是泪如雨下,更无瑕思索陆渊为什么笛子也吹得这么好了?

至于手机的摄像头,早歪在了一边都不知道。

琴音微微一转,一股飘渺颤抖的弦音腾空而起,摆脱越陷越深的苦海,尽管展翅飞翔,但却充满了凄迷无依,彷徨无助的空虚之感。

好似在寻找着飞腾之路,却又找不到方向。

笛音也跟着轻快起来,盘旋缠绕在琴音四周,不时还爆出轻快的旋律,好似与自身的风格迥然不同,但却又天衣无缝地契合在了琴音中。

李天语这才有时间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心头恨恨道:“混蛋,你们两个妻唱夫随,就不要牵扯上我!”

只有她一人知道,这不时爆发出的轻快旋律,正是自己的影子。童年时代,雪儿的好友就只有他们两个,少年时代也是一样。

不禁抬头朝四下扫视了一眼,无数个雕像神不守舍地或站或立,如痴如醉地聆听着超乎水准的琴笛合奏。

刚转头朝好友望去,旋律又是一变。

罗雪琴的脸上也转为凝重肃穆,双手重重砸在键盘上,发出山呼海啸的重音,跟着左手则是用抹、拂、扫等指法,迅捷地在琴键上来回跳动,无数和声构成了狂风暴雨,山崩海啸的雄厚乐章。

右手缓慢凝重地敲打着黑键,犹如九天雷霆,波浪滔天,以无比的威势君临天地,压抑了那腾空而起的轻微空灵之音。

最后,罗雪琴樱口中低吟的一丝清音,成为了那迎着狂风巨浪,在漫天风雨中翱翔的一只小小的海燕。

节奏越来越急,越来越重,让李天语和外面驻足聆听的行人不得不以手掩耳。

陆渊的笛音一下消逝,双目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差点儿想仰天长啸,心中非常清楚他在音乐上的造诣永远追不上眼前的女孩,就算开了作弊器也是白搭。他要是继续吹奏下去,就是画蛇添足了。

这是罗雪琴自己的曲谱,因情写意创造出的第一部作品,所以没有歌词,只要用哼唱代替,但光是这样的曲调,已经足以成为大家之列。

咚!

一声巨响,琴音倏止,吟唱亦止,万籁无声,落针可闻

好似那支在暴风雨中飞翔的海燕被雷电击中,当空落下。

罗雪琴一张俏脸略微显得从容,双眸闪现出玄异的神采。

叮!叮!叮!

三声清响,正要撞击海面,永远坠落**的海燕奋力煽动翅膀,重新抖落身上的雨滴,腾空直上,越飞越高。

一串激昂的旋律,腾空而起,最后突破厚厚乌云,从万倾云海中飞出,朝朗照晴空的太阳飞翔而去。

轻扬,明快,柔和,飘逸的旋律充盈了整个夜空,朝四面八方飘洒而去,曲调雍容大气,庄严平和,犹如亿万星空满天永存,却又变化多端。

琴音徐止,绕梁余音,依然盘旋在众人耳际,不能自已。

电梯出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上来了一群人,十多人都停驻在三人身后,闭目聆听。既有须发苍白的老人,也有六七岁的小姑娘。

罗雪琴盈盈站起身来,对陆渊和李天语说:“现在你们满意了吧!?”

李天语除了使劲点头之外,再也说不出话来。

震天的掌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一位带着眼镜,长相儒雅的老人道:“小姑娘的音乐造诣,实在让我这个老头子汗颜。尽管指法还有几分生涩,但已经进入音乐殿堂,要是参加世界钢琴大赛,绝对可以脱颖而出,取得大奖,就不知道小姑娘是师从哪一位?”

李天语见罗雪琴香汗淋漓,连忙取过旁边的毛巾替她擦汗,听这糟老头一说,有些不屑一顾地道:“我姐又不是学钢琴的,也用不着去拿什么大奖,我姐现在不稀罕!”

倒是罗雪琴见这个老人有些面熟,好像在学校中见过,浅浅一笑,道:“老先生过奖了,我只是随便弹弹。我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暂时还没有指导老师。”

偎依在老人身边的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突然道:“我认识这位姐姐,你……你不是不会说话吗?”

说完一下子窜了进来,举头朝罗雪琴目不转睛地盯着。

女孩旁边的一位美丽艳妇呵斥道:“彤彤,不要没有礼貌!”

小女孩瞪大眼睛:“咦!?你脸上的伤疤呢?”

罗雪琴见小女孩满眼惊讶地望着自己,一下将她抱了起来,笑着道:“你摸摸不就知道了?”

小丫头伸出手掌,朝她的右脸摸了几下,又凑过头去仔细望了半天,这才肯定地道:“姐姐,你脸上的伤疤怎么好的?你又怎么能说话了?”

那位老人一下恍然大悟:“哦,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让萧老顽固颜面无存的女学生,弄得他都不好意思当你的导师了

。你叫……对了,你叫罗……玉琴,不,你叫罗雪琴,那位音乐学院的全才女孩。”

见四周还有许多人围观,李天语目光一转,道:“老先生认识雪琴啊,快坐快坐。”

老人转头对身边的人道:“我和彤彤在这里说几句话,等下就过去。”

他身边的八九人这才转身离开,其他桌上的人也纷纷回过神来,转身坐好,不过再也没有任何人高谈阔论,都是用细微的声音在交流。

当然,无数人心头都记下了“罗雪琴”和“音乐全才”几个关键词。能在这里出现的都是高雅人士,当然不会过来死缠烂打什么的。

此时小女孩从罗雪琴怀中跳了下来,凑在爷爷耳边小声道:“爷爷,那位姐姐脸上的伤疤真的不见了,好奇怪哦!”

小妹妹,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陆渊瞪了小丫头一眼,那丫头反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罗雪琴柔声道:“姐姐脸上的伤疤是在药物疗养和物理治疗双管齐下综合发力后给治好的。”

这话当然不是说给小妹妹听听的,而是说给这应该是什么大师的老头子听的。

老头子哈哈一笑,道:“对了,你这几天好像要去爱乐乐团参加面试,是不是?你去了没有?”

这下李天语都有些奇怪起来,插口道:“你老怎么也知道这个消息?”

老头子有些得意地道:“因为这个主意就是我出的,臊臊你们学院那几个老官僚老顽固的脸皮,不过现在我老头子有些后悔了。罗同学,你去面试了没有?”

罗雪琴摇了摇头,道:“面试在明天,我今天才赶回来。”

老头子想了一想,道:“要是我将你弄去总政乐团,又浪费了你的天赋,弄去其他乐团也是一样。不过现在情况大不一样了,说不定马上就有人来找你签约,你最好一个都不答应,等我老头子找人问一下。不过,我有句话要先问清楚。”

罗雪琴也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么多门道,但这老人既然将她大力推荐给爱乐乐团,这知遇之恩可是实实在在,马上道:

“老先生请说就是了,对了,还没有请问老先生尊姓大名。”

ps:明天是周一,巨火会爆发求票求收藏!请大家到时候支持!同时推荐自己的书《神级大人物》,本想写得与众不同,但却失败了,但自认为对人物角色的把握还是有的!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