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2章 夜闯紫禁城

第十二章 夜闯紫禁城

长夜漫漫,正好……做贼!

要做一个雅贼,笨贼,文青贼,有良心的贼!

京城文物界,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国家权威机构才是真正的老大,其他都是小脚虾。现在要动整个链条,当然是要让老大也忙碌起来才是。

陆渊决定,今天晚上就夜闯乾清宫,送份大礼给博物馆好了!让那些文物专家都有事情可做,才不会妨碍他的计划。

要轰动,当然要牛逼一点儿。既然是雅贼,当然是要文绉绉的。古董配古文,才是正道。

就学学香帅的派头:

“吾中华泱泱大国,异族入关,家国凋零,乃至列强入侵,文物流落强人之手。吾微有薄技,可惜乃鸡鸣狗盗之术,难登大雅之堂,长恨爱国无门。

为此辗转西夷诸国,施展空空妙手,夺回七件宝物。本想全换为阿堵物,以娱余生,奈何良心难安,故踏星乘风,完璧归赵。

唯恐官僚横行,暗吞奇珍,不得已方行此骇人听闻之举,以达天听。

吾虽下九门之徒,亦知区区珍玩,乃昔日辉煌,不足道哉。

如今乃科技强国,大炮乃正义,强权为公理。为此窃取了一点小玩意,权当百年屈辱之利息,附赠u盘中,望见者上报,吾感激不尽。

——一个有良心的笨贼”

陆渊看着这段文字,心头都觉得好笑。

这么多的网络词汇,足以让警察叔叔头痛一阵子了!大概没有任何一个警察会认为这大贼是个网络上的愤青,绝对会认为是条老狐狸故意混淆视听的法子。

甚至更多的人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或者“神经病”。

人家香帅都是用的“淡蓝色的纸笺、淡淡的郁金香”,我这个通天大盗更牛逼一点儿,用的“洛阳纸贵”的老古董纸来写这文字。

墨呢?当然也是宋朝的老古董。

哈,就不知道这张声明能弄出什么样的花样来?

这下京城的文物贩子们躺着也要中枪了吧?

在陆渊看来,自己和罗雪琴今天可是摆显了一套价值上亿的翡翠手镯,又是从国外回来的,难保有警察会联想过来。

但是,自己和罗雪琴一生经历,几乎干净得犹如白纸一样。只是自己去年失踪了一年,说是去了西伯利亚,然后出现就带着罗雪琴满世界脱手黄金珠宝。就算是要查,大概也查不到自己的头上。

月落星沉,当第一缕朝霞照在两朝帝宫紫禁城的时候,原本放在金銮殿龙桌上的一个大玻璃盒,已经换了一个位置,摆放在了一间不对外开放的偏殿中。

许昆作为故宫派出所的副所长,已经看完了面板上最后一段有异常的监控录像。

那位当代燕子李三的手段没有任何高明之处……只是吃透了工作人员和警卫的时间表,进行了巧妙的伪装,将几件早就藏在各个不显眼地方的高仿文物,组合在一起,在半夜四点二十七分的时候,摆放在了乾清宫中。

剩下的则是伪装成了清洁工人,大摇大摆地在五点四十六分的时候离开了故宫。

现在的人为了博出名,简直已经丧心病狂了。

至于那个所谓的u盘,根本没有在玻璃箱子中发现,想必是忘记放进去了,或者是放聪明了,不敢留下过多的证据。

至于玻璃箱中号称是宋朝名窑出品“曜变天目”的花瓶,此时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红绿蓝紫等不同的琉璃宝光,倒有几分国宝气象。

不过剩下的两个长方形的玻璃盒摆放的两卷画轴,则是贴着“非专业人士勿开”的警示标牌,他也不急着打开,等下让博物馆的专家鉴定一下就是了。

这并不是他老成持重,而是有些担心这可能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演习什么的,他当然要按照规矩做足本分。

要是这花瓶是国宝,也用不着用一个塑料袋藏在水池中了。

直接拿进来献宝就是了,国家还会给予重奖,何必做得这么麻烦,自讨苦吃?至于情报资料云云,更是天书!直接送到总.参国防.部什么的,至少就是几千万的奖金到手,用得着这么无聊吗?

这里文物专家一抓一大把,最多半天,就水落石出,任凭你仿造得比真的还要真,也逃不过人家的火眼金睛。

“所长,又有新的发现!”

四名警察小心翼翼地提着着一个玻璃箱,走了进来。

在箱子中,摆放着一个绿光闪烁的西瓜,最上面的玻璃盖子已经打开,上面还写着几个大字——“如假包换”。

在几个警察的背后,还跟着三位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脸兴奋地盯着那个大西瓜。

许昆不禁也微微一愣,作为天子脚下的老居民,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了“翡翠西瓜”这四个字,和台北故宫博物馆的“翡翠白菜”、“肉形石”并列清宫三宝。

一个警察有些兴奋地道:“这是在太和殿门口台阶上的香炉中发现的,已经排除了爆炸物品的可能。几位博物馆的同志经过初步鉴定,认为有可能是真品,博物院的杨院长和其他工作人员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话音刚落,桌子上对讲机立刻响了起来,“所长,坤宁宫多了一副屏风,随行的工作人员正在鉴定中。”

许昆长长舒了一口气,要是那位当代燕子李三不是吹牛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参合得起的,事情闹得越大,他的责任就越轻,挨板子的几率甚至可能是零。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扭转局势,争取立功,全力找出剩下的两件东西,尤其是那张便签上说的那个u盘。

想了一想,许昆取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你……去做贼回来啊?”

李天语一望见没神倒气的陆渊出现在面前,就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

陆渊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这死丫头,真的是乌鸦嘴!说什么都是一语中的。怪不得叫“天语”,不如直接改名叫“金口玉言”好了。在故宫这么多的摄像头前装神弄鬼,可是消耗了他不少的法力。

陆渊瞪眼道:“就冲着这句话,想要车子,门都没有!”

罗雪琴有些奇怪地道:“你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还弄成这个样子?”

忙了一夜有些灰头土脸的陆渊尴尬地笑了一下,两眼盯着地面,不好意思地道:“我开车去外面逛逛,想看看车子的速度,所以跑得稍微远了一点儿。结果回来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偏差……迷路了。”

李天语鄙夷地盯了他几眼,最后叹息一口气道:“你能找到路回来,已经算是不错了……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风尘仆仆的比工地上的搬砖工都不如,没有将你弄丢了就是幸事一件。”

陆渊鼻子中重重哼了一声,闷声道:“我去睡觉!”

李天语一把将他揪住,道:“不要想了!先陪雪琴去面试,等回来你想睡多久都行。”

陆渊闷声闷气道:“你不说了吗,我就是一个工地上的搬砖工……和你们两位大学生没有共同语言,欣赏不来高雅艺术,去干什么?难道去丢人现眼啊!”

李天语大奇道:“你怎么啦,难道吃了炮仗?受了什么刺激了?”

罗雪琴也诧声道:“我们问了你一句,你就乱发脾气,谁招惹你了?”

陆渊有些发急地道:“谁跟你们发脾气了!老子开个车回来,被交警查了三次,锦州一次,山海关一次,八达岭又是一次……好像都拿我当暴发户一样,我开的可是劳斯莱斯幻影,哪一点像暴发户了?!”

望着陆渊活灵活现的暴发户嘴脸,两个女孩吐槽的心思都没有了。刚说了一半,陆渊见两个女孩一脸鄙夷,慌忙跑开了。

李天语这个时候倒是出奇的沉稳安静,见陆渊离开后,故作老成地道:“雪儿啊,你知道不知道,你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危机感。不要说陆渊了,就是我也觉得我们的差距拉得好大好大,似乎给你当小.三都不够资格啊!”

然后拉紧罗雪琴的胳膊,深情款款地道:“要不我们去登记结婚吧……这样你身边就少了无数臭男人,对于陆渊这个混球来说,他也不会天天打打杀杀了。只有你娶了我,他才会没有半点儿意见。不然,要是你喜欢上任何人,他都不可能接受的,他一定会自杀!”

罗雪琴使劲揪住她的嘴巴,愤恨地道:“看不撕烂你这张臭嘴!你要造反了!”

李天语歪牙咧嘴地道:“我可是……真心话!光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无数男人都等着排队追你。要是知道你比他们更有钱,打定主意人财两得的更多。你又没有多大的靠山,一定斗不过那些臭男人的,我们结婚是最好的,当然,和陆渊假结婚也可以!”

罗雪琴毫不客气地将她脸皮扯得变形,骂道:“你什么时候变成拉拉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个笨蛋,被人挑拨了都不知道,真服了你!”

李天语愣了一下,随即叫嚷道:“我明白了,那混球一定是去外面花天酒地被鄙视了,所以才过来发脾气,等下我们好生收拾他。”

洗了一下脸换身衣服略微恢复精神的陆渊从宾馆走了出来,对两个女孩道:“我们先去吃点儿东西吧。”

李天语摇摇头道:“好奇怪哦,我一点儿都不饿,根本不想吃。”

罗雪琴也附和道:“我也不想吃,可能是昨天晚上吃得太饱了……陆渊,干脆你也不要吃了,白白耽误时间.”

陆渊只好苦着脸被两位美女抓壮丁。

本来还以为有左拥右抱的待遇,结果发现最后成了一个沦落成为背景的路人。

ps: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