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3章 两大美女的较量

第十三章 两大美女的较量

爱乐乐团的面试地点其实就在学院的大礼堂,距离不远。

三人刚走到学校的林荫道上,李天语突然目光一转,对罗雪琴道:“反正现在你都可以将整个乐团给买下来,用不着看他们的脸色行事了。我们就戏剧化一点,看他们如何鸡蛋中挑骨头!”

李天语解开罗雪琴头上的丝带,将她的秀发披撒下来,遮挡住了整个左边脸庞,然后道:“等下不许说话!”顺手理了一下她漆黑的头发,有些惊讶地道:“怎么你的头发长得这么快?都要打齐腰间了,之前你不是短头发吗?”

罗雪琴没好气地道:“我不是说了吗,在国外整容的时候,打了很多促进生长的基因药物,才将脸上疤痕的肉瘤重新给替换掉了,副作用就是头发疯长。要是羡慕,我也给你打几针好了。”

李天语轻轻打了她胳膊一下,道:“叫你别说话,你偏要说话!记住了,最后才许开口,说慢一点儿,不要这么流利,就说你还没有适应过来。”

陆渊在旁边道:“头发要两边都披下来。”

李天语连忙将右边的头发也垂在了胸前,看了两眼,道:“行了。”

罗雪琴哭笑不得地道:“你们不如让我打扮成女鬼好了。”

李天语理直气壮地道:“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你原来的情况,怕什么怕?”

还没有走进大礼堂,就见门口聚集了许多同学,见两个美女走了过来,纷纷围观,其中几个认识罗雪琴的,还朝她打招呼。

罗雪琴按照原来的习惯,面无表情地专心走路,遇到同学招呼仅仅是笑上一下,将一张脸捂得严严实实的。

耳边更听到有人小声议论。

“这个就是你们学校的那位有残疾的音乐天才吗,这么有气质啊!”

“你以为气质无双是白叫的吗?”

“人家就算毁容了,一样是我们学院的四大美女之一,‘半面亦倾城,琴瑟动九天。若是弹琵琶,哀鸿满人间。’就是说的她的风采!”

……

听到罗雪琴的八卦,李天语差点儿笑出声来,小声对罗雪琴道:“等下他们就知道什么叫惨绝人寰,哀鸿遍地了,就不知道到时候又会出现新的什么诗词出来。”

罗雪琴也是忍着笑点了点头。原来的她对这样的调侃故意装出充耳不闻的样子,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介意的,但等身上的缺陷完全消失之后,反倒觉得有趣起来。

走到门口,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一下窜了出来,拉着罗雪琴的手,高兴地道:“雪琴,我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呢,昨天见你没有回寝室,电话也打不通,真替你心急。”

守门的几个同学当然知道罗雪琴是过来面试的,直接放行,两个女孩齐声道:“罗雪琴同学,加油,我们都看好你!”

礼堂的的前半部分,坐着几十位老师,后面的座位上,三三两两坐着一些参加面试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在读的研究生和博士生。

上面的礼台上,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摆放各种乐器,评委席上只坐着稀稀拉拉的三四人,分明面试还没有开始。

李天语对脸上长着两个雀斑的娇小女孩小声道:“黄婷婷,怎么没有看见薛丹同学?”

黄婷婷白了她一眼,道:“人家是大牌,不到最后怎么会出场?”

陆渊随口道:“今天有几个人面试啊?”

黄婷婷道:“你谁啊?我不认识你!不过看在你是李天语的家属份上,就告诉好了,只有六个人面试。博士生三个,硕士生一个,本科生两个。三男三女。”

李天语拉下脸道:“谁是他家属了?他是我们老乡,没有见过世面,跟着过来瞧瞧,直接无视好了。”

黄婷婷不好意思地对陆渊道;“对不起啊,我是和她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说话间,台上走出七八个评委,坐上了自己的位置,最边上一人拍了一下麦克风,“我们现在开始吧,题目是……自由发挥,六位同学各自挑选一曲自己最拿手的曲调,尽情表现自己的才艺,请第一位同学上场。”

一个胖墩墩的男子走上台头,吹奏的是小号,节奏感十足。

陆渊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罗雪琴准备表演什么,凑过脑袋到罗雪琴的耳朵边,小声问道:“你准备表演什么?琵琶不错哦!”

罗雪琴想起了外面的言语,伸手就不客气地掐了他一下,李天语唯恐天下不乱地道:“掐得好!”

黄婷婷目光一下瞪得大大的,呆呆地望着罗雪琴。自己的这个室友从来都是对任何男同胞不假颜色,从来没有如此亲昵的表现。

罗雪琴被她望得有些不好意思,嗔骂道:“别胡思乱想!”

声如黄鹂,娇脆委婉。

黄婷婷还口道:“原来是你男……”

说到一半,这才想起罗雪琴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话,犹如着魔般盯了过来。

早有准备的李天语一下将她嘴巴捂住,道:“不许开口,乖乖听话,我就再告诉你另外一个天大的秘密。”

黄婷婷连连点头,李天语得意地道:“雪琴脸上的伤也治好了,等下气死薛丹,让她滚落枝头变麻雀,你可是第四个知道的,先别出声。”

罗雪琴冲着黄婷婷嫣然一笑,飞快地理开了右脸的秀发,让她看了一眼洁白如玉的肌肤,然后放了下来。

黄婷婷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呜咽了两下,李天语才松开她嘴上的手掌。

接下来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孩子演奏大提琴,指法技巧十分娴熟,但总觉欠缺了一点什么。跟着两个男子都是拉小提琴,表现也是很优秀,但匠气太重。

第五位选手就是罗雪琴,和平常一样的,静静走到了摆设好的竖琴旁边,开始演奏起脍炙人口的《梁祝》。

和昨夜表现相比,罗雪琴的表演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开篇平淡悠扬,清澈欢悦,中段曲调低沉压抑,当最后《化蝶》一章,更是充满雍容大气,犹如两只彩蝶在四周翩翩起舞,花香满人间。

一曲终了,全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罗雪琴站起身来,先对评委微微一鞠躬,出乎众人意料地开口道:“谢谢。”

顿了一顿,这才用缓慢的声音道:“今天我之所以选择这曲《梁祝》,是因为这首曲子和我的一身经历颇有几分相似的地方,所以最能表现我的真情实感。”

“今年夏天,在我身上,出现了两个医学上的奇迹。让我消除了心灵深处最大的心结,明白了音乐的真谛,摆脱技巧的束缚,让我脱蛹化蝶,正式登堂入室,进入音乐的圣殿。”

“同时,也对在座的诸位老师表示感谢,谢谢诸位老师能给我这个十分难得机会。不过,我最擅长的是民族乐器,所以我会继续在民乐的道路走下去,不会继续参加爱乐乐团的下一轮的选拔,还请乐团的诸位老师原谅。”

说完,再次弯下身躯。

评委席上一位银发如雪的女子咳嗽了一声,开口点评道:“罗雪琴同学说得一点儿都不错,刚才我们听到了你全心全意的演奏,故此能触动在场所有人的心灵。音乐并非是来自技巧上的堆砌和指法上的机械重复,从音乐匠人到音乐大家,是有一段遥远艰难的距离。”

“你演奏的竖琴,并非是你最擅长的古琴,琵琶和古筝,但依然让我看到了你长足的进步,就如同你说的那样,你已经正式进入音乐的殿堂,迈过了那道最艰难的门槛,请继续保持下去,你将超越我们在座的这些老家伙。萧老师,你也该说两句吧。”

一个干瘦的老人笑道:“你就别挤兑我了,我是旁听,只听只看不说话。”

这位干瘦老人正是罗雪琴的导师萧长野,最擅长古筝,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师级人物。一开始就对罗雪琴青睐有加,甚至当众宣称不配在琴艺上做罗雪琴的师父,只是当她学业上的老师。此时见最得意的弟子给他长脸,老脸都快笑开花了,当然不会触犯众怒了。

主持选拔的副院长古文心笑了一笑,道:“请最后一位选手薛丹同学上场。”

一位穿着紫色连衣裙的美丽女孩从台下走了上去,明显是精心打扮过,走到罗雪琴的身边,轻轻给了她一个拥抱,“恭喜。”

罗雪琴此时也真挚地道:“谢谢。”

不过心头却有些佩服起这位老仇人来,人家傲气冲天,处处跟她争强斗胜,非要胜过自己才甘心。从两个简单的字节中,更是看到了激昂无比的斗志。看来,她们两人大概是一生的对手。

罗雪琴刚一走下台来,等候在台边的黄婷婷就十分奇怪地道:“她今天吃错药了,居然会主动跟你示好?”

李天语也道:“是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

罗雪琴笑了一笑,道:“就是从现在开始的……她不是示好,而是对我下决战书了。认为我不用打悲情牌,她也可以得到公正的评价。”

台上的薛丹在钢琴前坐了下来,双手一拂,犹如行云流水地弹奏起大家熟悉的曲调,正是罗雪琴刚才演奏的那首《梁祝》。

罗雪琴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见陆渊专心致志地盯着台上的女孩,有些奇怪地问:“看什么?”

陆渊理直气壮地道:“当然是看大美女啊。”

这让八卦之火开始燃烧的黄婷婷又有些迷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