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4章 刷不出来的黑卡

第十四章 刷不出来的黑卡

?不仅是罗雪琴,台上台下的许多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两个女孩在音乐上的比拼,本来就是学校中众所周知的事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几位老师喜闻乐见的。

有竞争才有动力!

尤其两个女孩子是同一个年级,也都是出类拔萃的好苗子,彼此的明争暗斗在很大程度有利双方的进步,但现在薛丹明显有些争过头了,就落入了魔怔。

李天语小声嘀咕道:“东施效颦。”

罗雪琴摇头道:“她是挑战自己,也是挑战我,一定会表现得很精彩的,大有可能自我突破。”

薛丹演奏的这首《梁祝》,基调和罗雪琴有些不同,明快欢愉。到中场变故来临之际,则是散发着一股昂扬不屈的强横斗志,犹如火山般的埋藏在深深的地底,当爆发而出的时候,却又犹如天花乱坠,五彩纷呈。

一曲终了。

台上台下亦是沉默数秒,然后掌声雷动。

副院长古文心敲了一下话筒,点评道:“今天,我们不仅看到了罗雪琴同学的化蝶,更看到了薛丹同学的蜕变。你们两人的同一首《梁祝》,表现出了不同的意境,都可以说得上是精彩之作。其他几个同学也表现不错,都可以进入下一轮的现场演奏实习。”

那位一头银发的女士也开口道:“这里我说一下,薛丹同学的《梁祝》,精彩之处在于她化身为其中的一只蝴蝶,一直围绕在另外一只蝴蝶翻飞,从迷茫失落到从新找到目标,腾空而起,与另外一只蝴蝶比翼双飞,不差分毫。这样的切入点和表示方式,也是独具匠心的。”

薛丹对两人微微一鞠躬,真心实意地道:“多谢傅雪老师的点评。”

面试至此结束。

刚一散场,一位三十余岁的美艳女子就走到了罗雪琴的身边,自我介绍道:“我是长城文化传媒集团公司的音乐总监范晓燕,你刚才的演奏真是太……震撼人心了,我想第一时间和你签订合约,公司将会为你的发展提供国内最好最优秀的平台。”

精明写在脸上的音乐总监开门见山道明了自己的意图,没有任何拐弯抹角,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传媒集团,她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说这样的话。

罗雪琴想都不想就婉言拒绝了,总监女士倒是一点儿都不气馁,笑意盈盈地递过一张名片,道:

“我这里可能是太仓促了一点儿,不过没有关系,公司将正式发函提出邀请。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们今后一定有合作的机会。”

范女士才没有走出几步,就听李天语在旁边嚷嚷道:“雪琴,小心被潜.规则了,千万不能去啊!”

黄婷婷一脸羡慕,拿过罗雪琴手中的名片,看了又看,喃喃道:“要是签我,就算被潜.规则也心甘情愿啊!”

“花.痴!姐签你好了,你就等着被潜.规则吧!”

李天语给了她一下,目光一转,见四周无数双好奇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朝她们这里盯了过来,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取出刚才的银色丝带,将罗雪琴漆黑浓密的秀发拢成一个马尾,露出她完美无瑕的俏脸。

薛丹走了过来,站在罗雪琴面前仔细端详了一阵,点头道:“比我料想中的还要漂亮一点儿,能不能告诉我在哪里做的手术,我也想去割个双眼皮。”

罗雪琴听到这火药味十足的言语,没有任何意外,嫣然一笑道:“是在哥本哈根的圣约翰医院,等下我会在我的主页空间中公布这家医院的地点和联系方式。”

薛丹礼节性地道谢一声,转身就走。

黄婷婷凑在李天语耳边,小声道:“真是受不了了,成天眼睛长在脑门儿上,也不怕望不见路。”

李天语嘲讽道:“人家是傲娇属性满点,你想学也是学不来的。”

不过四人才走出礼堂外,七八个女孩就叽叽喳喳地围了上来,七口八舌地道:“雪琴,是真的吗?你可以说话了?”

“天啊,真有这样厉害的整容手术?两边脸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来动过刀子啊!”

“小师妹,你真是太厉害了,竖琴都能弹奏出这样水平!”

……

其他男同胞则是远远朝这边盯了过来,根本找不到上来说话的借口,而且也没有任何位置留给他们。

望着彻底沦落成为路人甲的李天语,陆渊笑着道:“你居然也有今天,受到打击了吧?”

李天语小鼻子一皱,冷哼道:“姑奶奶今天心情好,懒得跟你计较!”

陆渊摸了一下肚皮,道:“那今天总该请客了吧!我都快饿死了。”

李天语毫不犹豫地道:“行,你将雪儿救出来,我们就去全聚德吃烤鸭。”

陆渊上下瞟了李天语两眼,道:“黄世仁今天怎么大方起来了?”

李天语满脸不屑地道:“你管得着吗?”

陆渊转头大声叫道:“诸位同学,今天有大款请诸位美女去全聚德吃烤鸭,不用客气!”

望着罗雪琴和那几个女孩子比较熟络的模样,当然知道平日和罗雪琴的关系比较好,敲李天语一笔竹杠也是应该的。

罗雪琴也应声道:“今天我老乡请客,大家一起去好了。”

几个女孩倒是没有多少犹豫,转眼就答应下来。

全聚德在学校不远就有连锁店,等坐满三张桌子的时候,陆渊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队伍中还多了三位男同胞,四人刚好坐成一小桌。

至于其他几千只鸭子,全都围着罗雪琴,话题都集中在了一个方面——她在哪里做的整容修复手术?

“嗨,我叫罗建,算是罗雪琴的半个大哥,你是她的老乡吧,怎么称呼?”

一个一脸灿烂笑容的青年开口招呼道。

陆渊差点儿没笑出声来,雪儿要是有交好的男同学,李天语早就说出来了,还会等到现在?

当下也露出一个笑容,道:“你好,我叫陆渊,刚从乡下来。”

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接口道:“你是哪个学院的,怎么没有听雪琴提起过?对了,我叫秦宇,他是刘鑫。”

大哥,不要这么亲热好不好?还雪琴?小心被昨日送花的柳衙内打脸。

望着对面两个男生的一脸警惕模样,陆渊笑着道:“我什么学院都不是!”

李天语马上在另外一边桌子插口道:“我老乡是老子学院的,职业是道士!”

不仅对面的三个男同胞一起瞪大了眼睛,就是旁边的几千只鸭子也立刻闭嘴朝陆渊望了过来。

戴着一副眼镜,容貌最斯文的刘鑫道:“你真的是道士?”

李天语一本正经地回答:“一年前可是货真价实的道士,头发都比女孩子长了。可惜犯了清规戒律,被老子学院开除了,现在剃了头发,正准备改行去当和尚。”

知晓李天语底细的黄婷婷笑着道:“天语,连你老乡都欺负啊!大家别听她胡说八道。”

李天语呶呶嘴:“问问你死党就知道我是不是乱说了,一天到晚尽败坏我名声。”

黄婷婷笑着道:“人家和雪琴从小一起在道观长大,在你口中就成了道士了……那这样说起来,雪琴岂不是道姑?不过我倒是知道某人是个小道姑,照片都有好几张在雪琴的相册中。”

秦宇,刘鑫和罗建三个男同胞一听,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怪不得素来不与男同学有什么接触往来的罗雪琴,居然会对这道士另眼相看,原来是青梅竹马啊。

两个女孩一打岔,其他女孩就纷纷追问罗雪琴相册的事情。

转眼烤鸭、薄卷和汤菜一起送了上来,这个时候两个女孩哪里有昨天晚上的狼吞虎咽模样?完完全全变成了淑女状,一样只吃几口就应付了事,其他女孩也差不多。

陆渊倒是大吃特吃,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李天语更是将她自己和罗雪琴面前剩下的那份全部摆在了他面前,狠狠道:“撑死你!”

其他几个女孩望着对面三个男同胞苦瓜脸一般的模样,心头都暗自好笑。明明是见雪琴脸上的伤疤好了,所以想跟过来当情圣,结果遇到了人家青梅竹马的老乡,关系还密切到吃同一份饭菜了,看来三大情圣任重道远,希望几乎是零。

“不好意思,先生,你的卡正在系统更新中,暂时刷不了,能不能换一张!”

说话间,服务员小姐拿着一张漆黑的卡片,双手拿着,递给正在埋头大吃的陆渊。

望着陆渊郁闷和茫然无知的表情,李天语财大气粗地递过一张信用卡,道:“那换我的好了。”

顺手不着痕迹地接过那张有些沉重的卡片,对陆渊道:“叫你一天不要老刷你的信用卡冒充土豪,这下卡给刷爆了吧!姐明天给你重新申请一张好了。”

陆渊这才知道,罗雪琴将另外一张“德意志之光”的副卡给了这死丫头。

这丫头大概是想冒充一下土豪,却不知道这样的最顶级信用卡隔着半个地球开通权限需要一点儿时间,德国佬那边这个时候还在睡觉,哪里会办理这个手续?当然刷不上了。

不过死丫头从来都是花样多多,怕卡片没有开通,所以又拿他当垫背的了。死道友不死贫道,避免了这次丢丑,他是躺着也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