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5章 乌鸦嘴和鸭子嘴

第十五章 乌鸦嘴和鸭子嘴

?对面的三个男生果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忍耐得十分辛苦。

倒是黄婷婷眼疾手快,等服务员一走,一般夺过李天语藏在手心的卡片,惊讶地道:“哇,果然是大款,传说中的黑卡啊!”

李天语眼珠子一转,道:“这是比‘传说中黑卡’还牛的‘传说中刷不出来的超级黑卡’,Diao.丝逆袭高富帅的超级利器。情节都是这么发展的,我们先鄙视他,然后饭店老板亲自过来道歉,菜单免费,你这个花痴就马上以身相许了!”

这话一出,所有女孩子都笑成一团,都知道她这是开玩笑,黑色卡片飞快地在几个女孩中间传阅了一圈。

邻桌的刘鑫翻弄了一下手机,举手道:“能给我们见识一下么?”

李天语一把抢过犹如自己衣食父母的卡片,摇头道:“不行,总得给我老乡留点儿面子,大家尽管鄙视他就是了。”

陆渊当然知道刘鑫同学正在上网查阅这卡片的真伪,不过却知道这样的资料在网络上根本搜索不出来,隐藏得很深,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

说笑间,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带着两个靓丽的礼仪小姐走了过来,双手持着李天语的卡片,诚惶诚恐地道:

“实在对不起,刚才酒店的电脑系统出了一点儿问题,给诸位造成了不便……这完全是我们店的过错,这顿就算是我们店的赔礼。”

说话间,又从身边的礼仪小姐手中拿过一大叠餐饮劵,连同李天语的卡片一起放在了桌子上,对李天语道:

“这是五十张本店的套餐劵,还请李小姐收下。”

不要说桌子上的一群人全都目瞪口呆,就算是陆渊和罗雪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转眼就猜测出了七七八八,不是李天语的卡开通了,就是店中认出了那张外国银行的顶级黑卡。

毕竟,全聚德作为一个帝都的顶级食品店,不会接触不到这种卡片。

李天语见自己的乌鸦嘴马上变成了现实,更见每张价值三百五十元的套餐劵一大摞的摆在眼前,故作矜持地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手掌却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银行卡和套餐劵一起收下。

连锁店的老板见面前这位明媚动人的女孩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也松了一口大气。刚才从酒店系统中显示的资料,这种极为少见的顶级黑卡可就是挂名在这位穿着打扮普普通通的女孩头上。

一般来说,拥有这样卡片的人,基本上对名牌服装和机场头等舱不敢兴趣。一般都是要求私人喷气式客机的随叫随到服务和各种世界顶级宾馆的总统套房服务,甚至还可以直接用这张卡片预约科比或者海瑟薇这样顶级明星的一对一粉丝见面。

这样的女孩,已经不需要任何名牌服装和珠宝首饰彰显身份,女孩姓李,大概是来自香港李家吧。不过,眼下人家女孩正和朋友同学聚会,也不便过多的解释误会,于是微微朝女孩鞠躬一下,转身离开了。

至于这万元的餐劵,先不说实际成本远远不够这个数目,只要能平息女孩的怒火,就算万幸了。普通人的投诉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可以视而不见,但对于超级客户的投诉,就够总店从店主到扫地大妈给清洗一遍了。

在女孩请客的时候说人家的卡不能用,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但对于其他不知道真相的八九位观众来说,都以为卡片是陆渊的,盯着他的眼神全都变了。尤其三个男孩子连刚才的戒备和妒忌心思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

等老板一走,李天语十分大气地将手中的套餐劵一扬,实施贿赂封口政策,笑嘻嘻地道:“老板请客,见者有份,我们总共三桌十二个人,一人四张,婷婷你特殊一点儿,我和我老乡的全部给你,就等着你以身相许了。”

众多女孩想想也就释然,罗雪琴的底细大家都知道一些,来自道教名山的乡下地方,素来简朴惯了。现在突然有钱去国外修补脸上的伤痕,当然需要一个有钱的富二代付钱了,看样子陆渊就是人家的男朋友兼护花使者。

更多的八卦烈火从脑海中熊熊升起,恨不得将罗雪琴和李天语严刑拷打一番,追问出所有细节才称心如意。

既然现在有传说中的超级黑卡当凯子,那点儿套餐劵也就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跟过来的三个男孩这个时候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收下这情敌的惠赠!要是敢拿一张,旁边的众多八卦女还不得大肆宣扬,到时候弄得他们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一个。

望着剩下的十二张餐卷,李天语大手一挥,全塞在了黄婷婷的手中,笑道:“下次过来你请客。”

黄婷婷将餐劵一分为二,道:“想得美,一人一半,你自己请自己好了。”

从全聚德走了出来,三个男生无趣地讪讪离开。

一点儿小心思刚刚萌发,就被那张漆黑的卡片扼杀在了摇篮之中。罗雪琴既然接受人家的帮助到国外修补面容,关系已经不是他们这几个点头之交可以比拟的了,现在更没有追求人家的任何资格。

七八个女孩也心满意足地有事离开,转眼就剩下李天语和黄婷婷两个大灯泡,一左一右的挽着罗雪琴的胳膊,准备去逛街。

见人走了之后,李天语对陆渊呶呶嘴:“车夫同学,快去开车。”

等漆黑的劳斯莱斯幻影出现在街头的时候,黄婷婷瞪大了眼睛:“名牌跑车啊,是奔驰还是宝马?”

李天语见自己的媚眼抛给瞎子看了,遇到一个不懂汽车的家伙,心头的郁闷可想而知,不禁对她翻了一个白眼。

罗雪琴在车上道:“我们去庙街吧,来这里读书三年了,还从来没有去逛过。”

李天语鼓着双眼无比气愤地盯着她,目光好似要杀人一样,愤愤不已道:“每次你都不愿意去,不要怪在我头上。”

庙街可以说是华夏民俗民风的一个缩影,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大杂货市场,应有尽有。从剪纸到糖人,从文房四宝到各地小吃,都能找得到。

四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倒是频频引起众人注目,回头率至少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罗雪琴忍不住小声埋怨:“我原来上街,大家都忍不住要多看我脸上伤疤两眼,现在伤疤没有了,还看什么看?”

黄婷婷不无妒忌地道:“人家看美女,你有意见吗?我想让人家看还没有多少人愿意看呢。”

罗雪琴指着前面的一家民俗乐器店道:“我们进去里面看看,我想买管长萧。”

才进店门,李天语就指着壁柜中摆放着的三管洁白无瑕的瓷萧道:“买这几管好了,又漂亮又美观,而且还是瓷做的,比起一脚就踩成几片的竹萧好多了。”

罗雪琴摇头道:“焚琴煮鹤!你不如用铝合金打一管更好.”

陆渊盯了那三管瓷萧两眼,道:“笨蛋,那是样子货,五音不全的。瓷萧之所以不常见常用,就是难以矫正音调。做泥模时就需要打孔做眼,烧制之后方才成型,因为热胀冷缩的缘故,很多时候是看天吃饭。往往几百支瓷萧中,都找不出一支和调的。”

李天语十分不服气地道:“这可是宋代德化窑的古董,你不识货就不要乱开黄腔。”

陆渊笑着道:“大概是刚才鸭肉吃多了,有些人现在差不多快变成鸭子嘴了……有请民乐新晋大师罗雪琴同学现身说法,教训一下你这个鸭子死了嘴壳硬的家伙。”

李天语不屑地道:“我家雪儿知道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要拿她当挡箭牌,你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吗?”

旁边正在雕刻一块整木的老人也抬起头来,朝几个青春洋溢的年轻人望了过来。

黄婷婷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女同胞的一方,帮腔道:“雪儿不许开口,你先说。”

陆渊伸手取下一管,拿在手中,笑着道:“就以这管来说,六个空洞看上去十分均匀,但其实三、四二孔间距过大,一、六两个孔又比其他四孔略大,所以,宫羽二音基本就是不成腔调,徵音则是十分突出。”

说完,举萧凑在口边,吹弄了一个花腔,对黄婷婷道:“听出来没有?”

黄婷婷摇头道:“我是音盲,不要问我!”

眼角却朝李天语瞟去,露出一个就只能帮你到这点了的意思。

李天语素来和陆渊抬杠惯了,一计不成,立刻又生一计,转移方向道:“这可是老古董,几百年保存下来的,走音也是因为磨损严重的缘故。”

陆渊用瓷萧轻轻敲了她脑袋一下,道:“说你不学无术还真是夸奖你了,宋代德化窑的瓷器,匠人都会想法子在上面留下一个自己的铭记。对于这个年代的瓷萧等乐器来说,一般都是雕刻在出气口的内壁上。你自己看看,上面有没有铭记印章?”

李天语正要开口,那位雕木的老人突然接口道:

“年轻人说得一点儿都不错,不过这上面的三管瓷萧,有一管是德化窑的,不知道你能不能不看管壁,就能辨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