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6章 玄门至宝

第十六章 玄门至宝

陆渊笑了一笑,道:“还用多看吗?就是我手中这管,尽管没有铭记,但却是明朝德化窑的真品。只不过瓷器本身颜色有些瑕疵,样式也微微带着少许弯曲,再加上音色偏差颇大和少了官印铭记,自然只好价格大减,作为老人家的镇店之宝了。”

李天语才知道上了陆渊这个混蛋的大当了,要是刚才再坚持一下就赢了。

老人露出深思之色,道:“你是怎么辨认出是明朝之物,而不是宋朝的?”

陆渊当然不会说这是他靠“点犀通灵”的玄门妙法判断出来,只好绞尽脑汁地思索第二个合理的说法。

沉吟一下,陆渊缓缓道:“大致可以从火候、瓷土及配色三个方面来说。但最重要的是这瓷器上混杂有少许瑕疵,又无官印铭记,说明是私窑所出。而在宋代德化私窑不多,更是以营利为主,岂有不上铭记之理?”

李天语马上找出一个理由抬杠道:“要是人家忘记了,或者是次品就给抛弃了,甚至也有可能是元朝或者清朝的,你如何辨别?”

陆渊笑着道:“不如我们打个赌好了,要是我赢了,等下你负责拿东西,不要想叫我当苦力。要是你赢了,你就可以从我这里支付一个合理的要求。”

李天语笑着道:“赌就赌,怕什么怕!老人家给我们当裁判。”

陆渊道:“理由很简单,德化窑的上等白色瓷土,在北宋末就所剩无几了,而且这瓷萧的配色葱白法,也是明朝从西洋传过来的法子,宋朝没有。”

他尽情发挥出胸中的学识,比起李天语这个重点大学的外语系高材生渊博了无数。

在旁边旁听的黄婷婷倒是越发佩服起来,心头更是生出一种天上人间的感觉。那是因为陆渊既然学识渊博,且又身怀巨资,容貌也是潇洒飘逸。

看上去,倒是和罗雪琴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其他女孩子都会自叹不如。

那老人点了点头道:”年轻人一点儿都说得不错,我也是找了无数人才弄清楚这只萧的来历。你们既然是来买萧的,那我这里有几管音色上品的竹萧,就让你也顺道鉴定一下,要是能说出它们的来历,我老头子就赠送给你们好了。”

罗雪琴嘴角露出一似无可奈何地微笑,道:“老人家不用客气,我们还是买一管好了。只要不是太贵,我们还是买得起的。”

老人朝罗雪琴盯了几眼,道:“原来是你要买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不常见,就算是送给姑娘又如何?顺道也替我解决一个难题。”

见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如数家珍般地将他的“镇店之宝”说得一清二楚,老人有些佩服,更存了几分考究的心思,看看他究竟有多博学?

转身就走进店去,隔了片刻就拿着一块包扎好的布囊,打开摆放在了桌子上。

三管长短不一,颜色不同的竹萧顿时出现在了四人的面前,萧管中都塞着颜色泛黄的棉花。

陆渊面色微微一变,对罗雪琴道:“这是你的拿手本事,我就不喧宾夺主了。”

罗雪琴微微摇了摇头,道:“我只认得出名字,可说不出来历。”

李天语和黄婷婷早知道好友的本事,倒也不奇怪。李天语更不放过任何能打击陆渊气焰的行径,连忙道:“小样,原来是怕说错了,被雪儿打脸,所以才要让雪儿先鉴定一下。”

罗雪琴首先拿起一管黑乎乎的竹萧,道:“这是岭南的墨竹所制,竹龄大概在六十到八十年间。因为墨竹极难成长,所以百年不过普通竹子的一两年时光。”

跟着再拿起另外一支带着斑点的深黄色竹萧,道:“这个是湘竹所制,萧身有些沉重,大概是湘南一代的出品,竹龄大概是七年到九年。”

跟着上下一望,又继续道:“内壁有一个小小的梅花,应该是清朝中期的梅花社巧匠所制。”

最后才拿起那管最短,颜色朱红的竹萧,想了一想,罗雪琴道:“这个是朱竹萧,十分罕见,音色略微嘹亮,大概是来自日本或者韩国匠人所制吧。”

跟着将目光一转,对陆渊道:“现在到你说了。”手指刚一放在第一管墨竹萧上,突然触电般地缩手回来,诧声道:“寒天阴沉竹?”

陆渊伸手拿了过去,摸了两下,道:“你全说完了,我说什么?总该给我一个表演的机会!故意说错这样啊。”

老人亦是双目露出惊诧之色,道:“请问一下,什么是寒天阴沉竹?所有人都说是墨竹,我也有几管墨竹萧,但总觉得有些不一样,却说不出来。现在终于知道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还请姑娘解释一下,替我解开这个难题。“

罗雪琴朝陆渊望了过去,嘴角露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容,道:“你表演的机会到了。”

陆渊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寒天阴沉竹其实也是墨竹的一种,只不过生长在阴寒不见天日的沟壑或者山谷,下半身都是浸泡在淤泥之中。故此生长比普通墨竹更慢,这萧比旁边的湘竹萧沉了一半,说明生长时从来没有见过天日,日积月累吸收了无数矿物质。”

跟着将竹萧递了老板,道:“大概这竹子至少都生长了五六百年,十分珍贵难得。要是千年之物,那就比沉香木或者紫檀木值钱百倍。至于具体细节,我也不怎么清楚,老人家还是找其他信得过的人问问吧。”

他当然不会说这阴沉竹要是千年之物,就是通灵变化的仙家之宝。

罗雪琴这一个月接触到的几件仙家乐器中,就有一管万年阴沉竹所制的天音萧,绿意莹然,晶莹剔透,所有她能认了出来。

但就算是这五百年的阴沉竹萧,对于道门的修行之士,也算是不可多得的至宝了。

老板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我素来以为这萧不错,却不知道是萧中珍品,差点儿暴殄天物,可见就是稀罕之物,不遇到懂行之人,也是埋没了。改天我再去找人问问。”

李天语有些鄙夷地扫视了老人一眼,心头嘀咕道:“有本事就送给雪儿好了!还是舍不得,准备留着当宝贝。”

老人将这管竹萧收好之后,对面前四人道:“几位若是喜欢店中任何一件东西,请自管选取,就算是我的咨询费好了。”

罗雪琴却没有要剩下的两管竹萧,而是选取了另外一管仿制的瓷萧,黄婷婷则是拿起两只短笛,分了一管给罗雪琴.

陆渊指着老人放在桌子上的那块正雕刻的木头道:“那我就要这块木头好了,正好雕个凤凰什么的!”

老人见四个年轻人都是选择了最不值钱的玩意,心头越发多了几分好感。

听陆渊这么一说,一下笑了起来,道:“我也正想雕一只如意鸟,不过凤凰也不差,两位可是真正的行家,欢迎下次再来,说不定我还有几个小问题要请教一下。”

三个女孩直到逛得筋疲力尽才打道回府,手上全是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就算说好不当苦力的陆渊,也只好捏着鼻子继续当苦力。

不然,光是四周路人杀人般的目光,就足以将他给灭了。两个大美女手中的东西都抱不下了,你这个跟在旁边的男生好意思袖手旁观吗?

四人才走到停车场,就见旁边四五个人一路小跑着追了过来,口中还大声叫道:“几位,请等一等!”

陆渊左右一看,并没有其他人,笑着对罗雪琴道:“你们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

李天语将手中的两个大口袋放在地上,张牙舞爪地道:“要是雪儿脸上的伤疤还在,该有多好?头发一理,就直接吓跑他们了。”

罗雪琴哭笑不得地重重给了她一下,道:“看来你还是认为我原来那样子更顺眼,是不是?”

黄婷婷冷笑道:“雪儿,人家是妒忌了!最毒不过妇人心,就是说的她这种人。”

陆渊见三个女孩子马上有内斗的架势,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不想刚好让过李天语踩过来的一脚,瞪眼过去嚷嚷道:“干嘛拿我出气?”

说话间,小跑过来的三男二女已经赶到,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人一脸诚恳地道:“我是景天影视集团公司的独立制片人许天元,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天龙八部》的选角。这位女士无论气质容貌,都万分符合剧中女主角的定位,所以想邀请小姐加入我们的剧组。”

黄婷婷忍不住道:“景天影视集团?我们几个孤陋寡闻,还真没有听过。女主角这样的位置,我们更是高攀不起,先生还是找别人吧。”

李天语瞪着眼睛道:“不好意思,我们已经进入天雷八部剧组了,而且早已经内定了女主一二三号。先生来晚了一步。”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男人根本不理会两个女孩的热嘲冷讽,径直对罗雪琴道:“小姐真有成为顶级偶像明星的气质和天赋,千万不要放弃大好的机会。想想可以拥有几千万上亿的粉丝,可以代言华伦天奴、香奈儿等国际时尚品牌,享有顶级的衣食住行……甚至还拥有私人飞机。”

陆渊摇了摇头,朝停车场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