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1章 护身符

第二十一章 护身符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正等着上头条新闻的陆渊,回到三个女孩子藏身的宾馆,就发现罗雪琴的两个死党不见了踪影,房间中却多了几个“不速之客”。

望着“翡翠宫”的总经理林雷林胖子一脸阿谀奉承的样子,陆渊有些哭笑不得。

他可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槐。

本来以为用不着的弃子现在又发挥作用了。

林胖子居然神通广大到能找到罗雪琴,看来是花费了无数心思。大概是从罗雪琴的几位老师那里知道她藏身的地方,不去当星探简直是浪费人才了。

不过这死胖子一定不会是来接订单的!

请罗雪琴当“翡翠宫”的代言人?

陆渊脑海中冒出许多念头,都一一推翻,最后抱定主意,看他玩什么花样?

“陆兄弟也来了,真是太好不过了!我们正与罗小姐商议手镯代工的事情。”

坐在沙发上的林雷林大经理一见罗雪琴,就殷切万分地招呼道。

“你们不是不想做了吗?”

陆渊马上拿出暴发户的嘴脸,十分不耐烦地道。

林雷毫不在意地道:“就凭我一人,当然无法承担赔偿损失。不过我们公司的玉雕大师阮卫东师父联系了他的师兄,认为这是他们自我突破的的一个大好机会。在两位大师的努力下,说动了蓝田玉器集团有限公司和我们公司联手,共同承接这笔生意。”

你妹!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果然是一等一,这么一大块肥肉,你会舍得让给其他人分享?难道你脑子被驴踢了!

听林胖子一说,陆渊心头立刻涌起了浓浓的阴谋味道。

陆渊望着罗雪琴一副在旁边看热闹的模样,心头一动,抬眼朝她望了过去,淡淡地道:“师妹,手镯是师父留给你的,你决定好了。”

林胖子一听这话,一张肥脸越发灿烂。

早从几位音乐学院老师那里打听清楚了罗雪琴的底细,再加上上次的会面印象,对付罗雪琴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他至少有八九成把握可以谈成。

罗雪琴使劲盯了陆渊一眼,决定等下跟他算账。想了一想,道:“既然林总经理这么有诚意,找上门来,那我们也就不四下挑选其他人了。不过这几天我不方便上街,明天你帮我将东西送过去好了。”

死丫头,居然反将我一军,借口也是无懈可击。

望着林胖子双目中闪出的一丝无奈,陆渊知道这家伙根本不想和自己打交道,那明天就继续恶心死你好了,顺便看看你究竟是打什么鬼主意。

林雷此时点头连连道:“罗老师这几天不方便出门,那我明天带上合同过来就是了。”

死胖子,这么急?

一定有问题!

明天就让你多跑两圈好了!

陆渊马上想出一个折腾林胖子的法子,笑了一笑,也不继续开口。

林胖子继续恭维了罗雪琴两句,起身告辞。

等他们一行四人离开房间,陆渊才对罗雪琴道:“林胖子旁边那几个人是你老师啊?他们刚才看你的眼神都变了,本来想跟你说两句的,最后又忍住了。”

罗雪琴没声好气地道:“那是我们系主任岳老师,不然哪里会找到这里来……你说,这个林总究竟是打什么主意啊?难道想借这个机会,趁机炒作一下?”

陆渊点了点头道:“有这个可能,所以我们不给他任何机会。明天叫两个老外律师跟他订合同,签订各种保密协议。”

罗雪琴随手关上房门,朝陆渊上下望了几眼,有些奇怪地道;“你……怎么身上有一丝血腥气?好像刚刚杀了人似的……”

陆渊揪了一下她的粉雕玉琢的鼻子,脸色阴沉地道:“看来这个月来你的进步很大,居然感觉到我身上的血腥气,应该嘉奖。”

罗雪琴有些惊讶地问道:“你真的杀了人?”

在国外兜售黄金珠宝的时候,她亲眼见到过陆渊解决对他们不怀好意的杀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并不反对杀坏人。

陆渊点了点头,将刚才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罗雪琴顿时愣住了,转眼恢复过来,马上拿起电话,拨打了李天语的号码,“你在哪里?”

李天语无可奈何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我在街上,现在好多警察……连坐公交都要检查了!真是气死人……”

罗雪琴朝陆渊瞟了一眼,道:“马上过来,小心一点儿,千万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最好坐出租车或者摩托车过来。”

李天语嚷嚷道:“半路又将我叫回去,是不是不让人活了?”

说完一下挂断了电话。

罗雪琴这才转头对陆渊道:“你怎么不想个法子将那些恐怖分子全抓起来?闹得大家提心吊胆的。”

陆渊无奈道:“你以为我是神仙啊?好吧,我仅仅是一个九流水准的神仙,还没有修炼到‘念动神知’的地步,哪里有法子抓人?”

罗雪琴伸出洁白的手掌,对他道:“你不是还有一张护身符吗?给我!”

陆渊双手一摊,道:“你觉得那死丫头会戴在身上,认为真的能护身保命?”

罗雪琴想了一想,问:“那你说怎么办?”

陆渊笑着道:“我算过了,那死丫头福大命大,不会短命横死的。不过,倒是可以将护身符藏在个手链饰品中给她。”

说完,手掌一翻,递过一条十分精致的银手链。

罗雪琴接过一看,见手链的每个环扣只有绿豆大小,上面雕着各种各样的形态花纹,栩栩如生。开头的衔接之处,更是一龙一凤,无论是上面的龙鳞还是凤翎,都是具体而微,不过雕刻的手法却是十分熟悉,正是出自陆渊的手笔。

罗雪琴不禁笑道:“看来你还真花费了许多心思,死丫头见到一定十分高兴。可惜不是送给我的。”

陆渊意味深长地盯了她一眼,这才笑着道:“幸好我早有准备,这个才是给你的。”

掌心平摊开,一丝若有若无的寒光微微一闪,掌心现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手环。环身简洁大方,具有一种超现实的梦幻气息。

罗雪琴看了两眼,道:“你的进步蛮大的,居然连风格都变了。朴实无华,大巧不工,拿去商店卖,至少也要价值好几万。”

陆渊恨铁不成钢地道:“好几万?姑奶奶,亏你好意思说得出口?这可是施展了‘移形代禁’法术的保命玩意儿,只要手链不断,晶环不碎,随便能抵挡几万发子弹。”

罗雪琴立刻将手链送到了他的掌心中,道:“我居然忘记了你是神仙,与其叫死丫头过来,还不如你送过去。给你个讨好死丫头的机会,两件东西让她挑选一样,剩下的给我。”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又传来了敲门声。

罗雪琴苦着脸,转头道:“谁啊?请进,门没有锁!”

房门推开,又进来一个陆渊认识的“熟人”——长城传媒集团的音乐总监范晓燕。

不过和第一次相遇时大不一样的是,这位都市女强人再也没有开始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而是带着几分谦卑的走了进来。

行事风格依然没有丝毫变化,直接开门见山地道:“能给我一分钟时间吗?”

陆渊幸灾乐祸地对罗雪琴笑了一笑,“我先过去了。”

一溜烟就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这样伤脑筋的事情,当然是雪丫头自己解决。

走在过道上,陆渊掏出手机给李天语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对面便传来李天语张牙舞爪的声音,“快过来帮忙,我老头子来卖货了。”

一听这话,陆渊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打扮得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形象。无论从什么地方看,罗雪琴的老爹李军都像一个学者,而不是一个雄霸一县的“山大王”,靠种植水果发家致富的精明人。

大概是进京来卖水果了吧?

怪不得这疯丫头不当小尾巴了。

陆渊赶到李天语说的城郊停车场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门口正站着李天语和两个小丫头,一见面李天语就急匆匆地道:“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帮我爸去送货。”

李天语旁边的一个小丫头盯着陆渊看了半天,突然开口道:“你居然还俗了,是不是准备追我姐?”

李天语脸色微微一红,立刻实施暴力镇压,揪着小丫头的脸蛋道:“追你个大头鬼!再胡说八道,等下不带你去见雪姐姐了。”

开口说话的小丫头正是李天语的小表妹,这个时候一脸花痴样地道:“姐,你没有发现,陆渊不当道士了,模样更帅了,好像电视上演的楚留香哦。”

另外一个丫头马上反驳道:“明明是穿道士服装的时候才是最帅的。”

陆渊哭笑不得地轰人道:“人小鬼大!等下我在你们大伯前告你们一状,然后不带你们去逛故宫了!”

两个丫头根本不害怕,鼻子哼了一声,道:“要你带?我们找雪儿姐姐带就是了。”

说话间,四人一起朝停车场旁边的小饭店走了进去。

一张大圆桌前已经坐了七八个人。一个拿着四瓶啤酒的中年妇女正好和陆渊打了一个照面,不禁楞了一愣,这才道:“小渊,你换了副打扮,还真认不出来了。怎么不见小雪一道过来?”

说话的正是李天语的母亲杜梅,可以说是看着他们三个一起长大的。

陆渊呵呵笑了一笑,道:“杜姨,这个就要问你家的宝贝女儿了!”

话刚说完,脚下就被李天语踩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