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2章 新的线索

第二十二章 新的线索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杜梅见女儿自从一见面起就神神叨叨的,现在又在她面前耍花样使脸色,也不知道他们三个在玩什么花样?

穿着一身名牌西装的李军接过老婆手中的酒品,笑着对陆渊道:“你小子出了一趟国,人几乎大变了个模样,都快认不出来了。快坐下来吃饭,等下还要帮我搬石榴、核桃和板栗,可有得你忙的了。”

吃过晚饭,等李大村长带着五辆装满水果的大货车进入郊区外的一家工厂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陆渊刚跳出车来,望着工厂花园中的一个凉亭,面色不禁陡然一变。

凉亭中摆放着一尊“老子骑青牛”的大理石雕像。老子半躺在青牛背上,似睡非睡,仪态古拙安详。

这种姿势的老子骑牛像,除了爷爷上缴的那尊金像外,天下间没有任何地方出现过。

雕塑这石像的石工,一定见过那尊失踪的金像!

李天语尽管不如罗雪琴一般熟悉陆渊的神态变化,但也发觉他的模样有些奇怪。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朦胧中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不知道陆渊在看什么。

轻轻扯了他一下,李天语小声道:“还是我老头子脸面大,居然让你这个开劳斯莱斯的当苦力,我这个车主来计件,真是命苦啊!”

陆渊转眼恢复了平静,这才想起最开始的目的。当下从口袋中取出那个手镯和手链,递在了李天语的手中,道:“这个是道长爷爷留给你和雪儿的,雪儿让你先选一件。”

李天语望着自家老头子正在和工厂的领导交涉,笑着道:“今天算你聪明,没有说出雪儿的事情,我明天带他们去见雪儿,给他们一个惊喜。刚才雪儿还打电话问我东西挑好没有,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结果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真是太伤心了。”

陆渊手腕一收,道:“不值钱就还我好了。”

李天语毫不客气地动手硬抢,陆渊见旁边几个值班员望了过来,只好放手。

陆渊郑重其事地道:“这可是开了光的法器,能保你一生平安,戴上就不要取下来。”

李天语径直一手戴一样,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道:“这下你该满意了吧?”跟着神神秘秘地对陆渊道:“看在你识相的份儿上,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样?”

陆渊反是愣了一下,道:“难道罗巨星跟长城传媒签约了?”

李天语咯咯一笑,道:“刚才我表妹拿雪儿的视频给我老娘看,她们都说好像雪儿哦。我老娘还替雪儿打抱不平,说雪儿要是没出事,一定比电视上那家伙唱得好!”

陆渊皱眉道:“天语小姐,不要跑题好不好?先说坏消息。”

李天语压低声音道:“坏消息就是雪儿被央视盯上了,至少得接受一次专访。”

陆渊觉得心头涌起了荒谬万分的感觉,要是这个都算坏消息的话?那什么叫好消息?

李天语继续道:“至于好消息就是,雪儿把范总监给签下来了,担任她的经理人……范总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让雪儿不和任何公司单位签约,统统让他们在旁边看着。”

陆渊呆住了:“这不是典型的卖队友吗?连自家的老板都给卖了?”

李天语古里古怪地道:“还不止呢,范总监建议雪儿不要出现在任何选秀活动上,铁了心地准备将雪儿打造成超级巨星。”说话间,见自家老爹走了过来,口风一转,大声道:“快去干活!”

陆渊也调整好心态,一面寻思如何不动声色地找到雕石像的匠人,一面犹如机器般地搬运着一箱箱的石榴、板栗、核桃。

要是能从这条线索顺藤摸瓜,找到金像的下落,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等等,好像有些古怪。

眼前的这个湖荡和小亭设置得大有水平,应该是风水格局。

但他这个蹩脚的仙人居然认不出来究竟是哪一种格局,毕竟这些外门小术对于那些可以飞升成道的门派来说,简直是不屑一顾。

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要是少了这座木亭石像的话,这里应该是属于风水中的“回龙抱珠”的大富大贵之局。但眼前这六木一石,则是冲破了原来的先后天风水,让犹如圆月的湖荡成了“抱残守缺”的局势。

老子西去,紫气东来。

对了,应该是故意害人破家的移花接木之术。

将这家公司的财气不动声色地挪移大半。

这石像不是无意放在这里的,而是故意弄出来的。

只要找到设计者,基本就能找到雕刻石像的匠人,说不定两者是一个人。

做出这样风水局势的设计者,已经是属于宗匠级的高手。故此在藏龙卧虎的天子脚下,能在这个看上去是锦上添花的风水局中,巧设破财移气的法门。

该死!

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想到,那座老子金像,应该是风水术中的某件至宝,对于那些造诣深厚的风水大师来说,有着颠倒乾坤的妙用。

他和爷爷招致杀身之货,不仅是在于金像的文物历史价值,而是在于更为玄异的风水价值。

可惜爷爷不是风水师,仅仅略知一二,才没有看出那金像的真正作用。

就算是自己,也是从师门圣地留藏的一些杂书中知道一点儿皮毛,不过放在尘世间,也可以算是大半个高手了。

要不是今天过来帮忙,他根本无法知晓唐朝金像的真正用途。但现在有了这仿造的老子像,在这里现身说法,才让他明白过来。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下一件古董出手,必然是针对这个方向而去。

陆渊搬运货物,足足搬了近四个小时,途中和一同搬运的工厂职工交流中,果然发现这家工厂效益大不如前。

哼!

确实是大有问题。

等改天再来翻箱倒柜的寻找真相。

搬运完东西,天色已经大亮,陆渊找了一个借口就先走了。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打扮回那个来自西北农村的乡下小子方明,去金石斋“发大财”。

街道上地铁尽管已经重新开放,但每个出入口都是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从买来的报纸上得知,国家尽管表明了打击恐怖袭击的决心,但对神秘的苏老先生决口不提一字。

倒是各个论坛对苏老先生争吵得沸沸扬扬,风头一时间竟压过了如日中天的某位天籁女神。

大概这几天没有任何粉丝去堵罗雪琴的宿舍了吧?

上午十点左右,愣头小子刚一走进金石斋的大门,大堂经理张霞就眉开眼笑地迎了上来,招待他坐下后,笑着道:

“小兄弟,你运气真好。你的东西鉴定出来了,是沉香木没有半点儿错。而且前天来了一位大老板,以十五万的价格将它买走了。扣除实验室的鉴定费用,我们应该支付你十二万八千贰佰七十元。”

陆渊嘴巴一下张得老大,双眼一下鼓了起来,口中喃喃道:“十二万……十二万……你们不是说四五万吗?”

方霞道:“人家买主是位台湾老板,有的是钱,听说小兄弟的事情后,所以出了高价。我们是百年老店,当然会一文不少地支付给小兄弟。难道你还怕钱多烫手不成?”

陆渊傻笑道:“钱哪里会烫手呢,当然是越多越好!越多越好!”

方霞尽管不知道王宁是怎么想的,会突然间多给了两倍的价格。

但却知道这傻小子一千元卖出去的那本宋版《汉书》,已经有人出价到四千万了,分到她头上,也有六十万的提成。

现在王宁正找故宫博物院的朋友,联系更大的买主。

至于这版绝版的宋版《汉书》,唯一的瑕疵就是民国年代有匠人重新用丝线装订了一下,大概是藏书者自己弄的。他们只要找到宋朝的丝线重新装订一下,就完美无瑕了。即使找不到宋代丝线,也不损伤这书册的多少价值。

眼前的这个傻小子,大概是百年来中的第一个大肥羊兼顾送财童子。

不过此时心头还是有些佩服王宁的手段高明,先直接一棒子打死,然后再给出一点儿希望,最后再送这个傻小子一份大礼。

这乡下小子绝对会对王宁感恩戴德一辈子,大概绝对不会联想到他那本没有任何字据的书册才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王宁这么做的好处,更会彻底消除方明这个祸患。

想到这里,张霞摆出一副老大姐的模样,对陆渊语重心长地道:“小兄弟,俗话说财不露白。你卖古董发大财的事情,最好是你知我知,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而且,这钱也不能乱用,最好拿回去修房子,讨媳妇用。”

陆渊依然神不守舍地道:“十二万……十二万。”

张霞递过两张卡,道:“这是我们店用你的身份证办的银行卡,一张是整数的十二万,一张是剩下的八千多元。我带你去银行验证一下,要是你觉得不合适我们也可以马上转到你的卡上。”

陆渊露出“精明万分”神色,道:“我自己有银行卡,你们转在我的卡上好了。我才开通了电子银行,可以马上到账的。”

张霞倒是没有多少意外,道:“那请你等一下,我们马上电子转账。然后我陪你在旁边的银行查看一下,你最后确定钱到手了,再在我这里签字好了。”

半个小时后,陆渊从旁边的一个小银行走出来的时候,脚步都快飘了起来。

张霞望着他手舞足蹈的模样,缓缓摇了摇头。

现在她手中具有各种合法的手续证据,就算是将来这傻小子方明反悔或者准备讹诈更多的钱财,都是没有任何可能。

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走在街角边的傻小子,手掌好似凌空虚抓了几下,好像想取回什么东西,最后又忍住了。

对于那些施展风水术的高人来说,又有什么能比唐代著名道士袁天罡留下的亲笔书卷更有价值?

那本宋代的《汉书》,继续当个闲子好了。看看王老头能通过这本书找到那些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