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6章 斗宝

第二十六章 斗宝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林胖子走出几步,才对陆渊和罗雪琴道:“实在对不起啊,无论在什么地方,总少不了出现几只苍蝇。不过罗大家这几天风头太猛,人又艳丽得过分了一些,要是我胖子年轻二十岁,也说不定要干出同样的事情来。”

罗雪琴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们去三楼等候一下吧。”

林胖子笑着道:“两位说了算。”

三楼的人不多,只有七八人分成三堆,在小声谈论着什么。正中的圆台上陈列着一个圆形的展示台,台上放着十二个用丝绸盖住的箱子。十二位靓丽的模特站成一个圆圈,站在了箱子的背后。

林胖子刚进门,就有人招呼道:“胖子,你不是说不参加了,怎么又改变主意过来凑热闹了?”

林胖子双手一摊,道:“每年都是垫底,给你们当绿叶就算了,还要被你取笑,太伤自尊了,当然是不想来了。”

跟着话风一转,对陆渊和罗雪琴道:“介绍一下,前面那位瘦猴子是我的死对头,叫侯冰,店铺就开在我对面,专门做玉石生意的。旁边那位是东城金行的封远鸿董事长,肚量狭小,千万不要去他那里买东西。”

说完,又向前面两个坐在桌子边说话的中年人介绍:“这位是陆渊老弟和罗雪琴罗大家。”

身材有些瘦小的侯冰一下笑了起来,起身对罗雪琴道:“罗小姐千万不要听胖子胡说八道,我们三人中,肚子最大的就是胖子,肚量最小的也是胖子。你听听他的话,垫底就准备撂担子不来了,不是肚量狭小是什么?”

穿着一件中山装,犹如一位民国时代学者的封远鸿也起身招呼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胖子这几天将罗小姐夸得天上有,地上无。我一直以为是胖子吹牛,但现在亲眼见到人了,才知道胖子这次真的没有吹牛,国色天香四字恰如其分。”

两人不愧是商场精英,几句话就拉近了距离,恭维也不让人反感。

寒暄了几句后,封远鸿道:“胖子,这次又准备拿什么破烂上场,准备丢人现眼了?”

林雷歪着脑袋盯了他一阵,最后叹息一口气道:“就凭你这句话,我们朋友也没得做了!我好歹是垫底,你连垫底的资格都没有,你好意思说我?”

侯冰拍了一下封远鸿的肩膀,道:“老封啊,你刚才可是彻底得罪死了陆老弟和罗小姐。这次胖子是借花献佛,拿罗小姐的东西给自己长脸。他满肚子的花样,我可是在对面看得清清楚楚。”

陆渊接口道:“封先生说的没错,我们的东西本来就是残缺不全的,也是和破烂差不多。要是完整的,我这个时候一定要跟封先生发急。”

林雷笑道:“他就一肚子的铜臭再加上一张臭嘴,用不着跟他计较。不过我这里可以跟你封远鸿打个赌,要是陆兄弟的东西,赢不了泰国人的玉佛,我将手中的那只绿玉乌龟输给你……可要是赢了,你将那张金箔输给我。”

封远鸿瞪眼道:“东西是你的吗?我们改一下规矩,要是你输了,你的宝贝归我;要是我输了,那张金箔归罗小姐,算是我赔罪之物。”

林胖子毫不犹豫地道:“一言为定。”

说话间,屋子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转眼就围绕中央的展示台坐了七八圈。但坐在评委席上的一个人则是陆渊没有预料到的,正是那位跟苏老人家搭讪的顾颦女士。

一个须发银白的老人走到了中央的展示台,轻轻敲了几下桌子,开口道:“这一次参加展示的珍宝总共十三件。评委还是和原来一样,古玩协会、珠宝协会各出八人,再加上参赛十三家,总共二十九人。评委依然是记名投票。现在展示开始。”

“一号物品:南浦商行的黑珍珠项链一串。”

话音一落,两位模特将身前的绸缎盖布取了下来,玻璃箱中现出一串挂在白色模板上的珍珠项链。

黝黑闪亮的三十六颗珍珠发出纯正的光泽。

四周的灯光一下黯淡下去,玻璃箱内的的模板上透出乳白色的光华,越发将这几十颗大小相同,颜色一致的珍珠照得分外耀眼。

大家见这些珍珠颗颗都有龙眼大小,尤其大小相同,圆润如一,倒是十分罕见。

展示台上缓缓旋转了一圈,这才灯光大亮。

老人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请各位评委打分并评述。”

林胖子小声对陆渊解释道:“一个协会派一人评述,参赛者则是没有评述权,打分也算入二类积分中。”

才一说完,台上的一个评委就开口道:“尽管这串珍珠是人工养殖而成的,不过质地细腻凝重,成珠过程中纯属天然,也算是难得。珠宝协会综合平均分六十七分。”

另外一个评委道:“古玩协会综合平均分六十一分。”

陆渊“勤学好问”地问道:“这个得分有什么用?那串项链又能卖多少?”

侯冰道:“得分并没多少用处,只不过得分高的,等下拍卖的时候价格可能要贵一点。当然了,每件物品的底价是不同的,所以经常有得分高的卖一两百万,得分低的卖几百上千万。”

林雷最清楚面前这个土豪的底细,以为他看上了这玩意儿,笑着道:“这串黑珍珠项链,因为是人工养殖的,最高不超过六七十万。反正合浦商行是以数量取胜,精品不多,他过来参赛,其实就是为了卖下面一二楼的产品,混个脸熟。”

跟着继续道:“珍珠自从能人工养殖后就不怎么值钱了,比起钻石差远了。陆兄弟要是想买,等下竞价的时候,最后才喊价,免得多出冤枉钱。”

陆渊笑着道:“我可买不起,只是好奇问问。”

“二号物品:泰蓝玉器集团公司的千手观音玉像。”

另外两名模特将一个最大的玻璃箱盖布揭开,箱子中现出一尊四十公分高下的玉雕,通体绿白相间。

不过最为巧妙的是,那尊观音凡是露出在衣服服饰外的手掌、脸庞和脚趾部分,都是洁白无瑕,而衣服服饰部分,则是绿意莹然。

二十四只胳膊各持法器,具体而微。

神态既宝相庄严,又生气勃勃。神态自然生动,一见就是出自名家手笔,算得上是当之无愧的大师级的作品,其中肌肤和服饰的转化更是独具匠心。

陆渊和罗雪琴清楚无误地见林胖子在手中的面板上写下了95的高分,更写下了几个字:“大师级作品。”

罗雪琴明媚灵动的双眸朝陆渊盯了过来,然后再对着观音像呶了一下嘴。

陆渊知道她的意思是询问自己能不能雕刻出这样的作品来,马上送过了一个“等着瞧”的目光。

“珠宝协会综合平均分94分,匠心独具,浑然天成。”

“古玩协会综合平均分97分,栩栩如生,慈航度世。”

封远鸿小声道:“胖子,你好像是有恃无恐哦,居然给出这么高的分?是不是买通了所有评委,等下准备作弊啊?我真的好奇起来,你究竟从罗小姐和封老弟哪里弄到什么了?”

“三号物品:平安当铺的宋代彩绘瓷器——轻罗小扇扑流萤茶盏。”

展示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晶莹如玉,通体雪白的描金茶盏,一幅巨大的图像出现在旁边的液晶屏幕上。

只见茶盏的底部绘制着一幅图画,一位唐朝仕女拿着一把圆扇,正追打着两只萤火虫。

人物形象毫发皆备,形象清雅脱俗,活灵活现,正如旁边的诗意题字。

罗雪琴用心看了两眼,忍不住道:“怎么总觉得角度有些怪怪的?”

陆渊笑着道:“这个就是科技的进步,茶盏是真的,色料也是真的,图像也是宋朝的图像。只不过是绘制在茶盏外面的。现在改在了茶盏底部,电脑复制印刷的的时候,完全照搬,所以视觉才有些怪怪的。”

陆渊这么一说,旁边的三个老板不禁齐齐朝他盯了过来。

“珠宝协会综合平均分75分。如诗如画,妙趣横生,其中一人弃权,不予评价。”

“古玩协会有三人提出异议,认为是赝品,不予评分。理由如下:一,茶盏形式略大,样式应该是宋朝的殉葬用品或者祭祀用品,此类用品一般无彩绘;二,茶盏图像有一丝扭曲,角度有几分不协调;三,建议进行详细辐射检查,再做评价。”

台上的评论一出,林雷更是对陆渊生出了另眼相看的念头。

不过此时陆渊也是有些惊讶,这些评委就是用肉眼一看,都能发现蛛丝马迹,真才实学那是杠杠的。

想了一想,对林雷问道:“这样的情况又怎么处理?”

林胖子左右望了一眼,小声道:“有时候是不了了之,有时候当然是要追究参赛者的责任了……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封远鸿笑了一笑,道:“有时候也有可能是故意放进去的,考究一下评委的眼力而已。七八年前的一届,足足塞了七件赝品进去。然后辞退了十多个评委。珠宝协会和古玩协会互有侧重,要是自己领域的辨认失误,都会有一些处罚措施的,就是避免了勾结买通现象。”

侯冰补充道:“有时候这里就是一个民间专业水准的《鉴宝》节目,水准仅仅次于故宫博物院。”

陆渊听他这么一说,心头也有些后悔起来,他应该也塞一两件赝品在那批国宝中才是。

刚一想到这里,突然心头一凛。

他刚才有些表现得太过突出了,要是引来暴力机构的关注,可是大大不妙。

连忙“好奇”地追问一句,“难道现在这里就有博物院的专家?”

林胖子指着主持活动的老人道:“他就是故宫退休的老专家。”

ps:第三更送上,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