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7章 二宝争辉

第二十七章 二宝争辉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基本没有说话的罗雪琴突然开口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斗宝会有些名不副实呢?这些珠宝文物固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稀罕珍贵的东西?”

姑奶奶,你可以上百万的耳坠首饰随便换,但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珍宝?

八面玲珑的林总经理在肚子中腹诽一句,满面笑容地道:“一届斗宝会一般能有两三件稀罕的东西,就算是不错了。和国外最顶级的珠宝展示沙龙相比,斗宝会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当然是难入大家法眼。不过按照惯例,一般前三样都以新奇为主,重头戏都在后面。”

“第四件物品:东城金行的紫金龙纹手镯一套。”

台上的老人叫出了下一件珍宝的名称。

玻璃箱的丝绸揭了开来,两枚暗金色的手镯出现在众人眼前。整个手镯就是一头首尾相衔的金龙,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同时间,众人手中的面板和两旁的大显示屏上现出了手镯的放大图像。

一片片不足一毫米大小的鳞片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出一丝黯淡的金芒。手镯并非实心打造,而是用空心镶镂而成。龙眼部分,则是用两颗米粒大小的红宝石镶嵌在眼眶中,发出两点红色光芒。

林胖子对封远鸿道:“好你个土财主,还会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人人都以为你要拿那匹金马上场的,结果突然间来了一个偷梁换柱。”

封远鸿笑着道:“那匹金马被一个台湾老板买走了,所以只好朝老葛借了他的镇家之宝过来凑凑热闹。方法也是从你胖子这里学来的,我们大哥不说二哥。”

“珠宝协会综合平均分88分。纤文丽质,若化若神。”

“古玩协会综合平均分86分。吐耀含辉,龙翔九天。”

转眼评定就出来了,封远鸿也长长出了一口大气,道:“居然过了八十五分,老葛这下应该高兴了。”

接下来的两件物品,一个是颗鸡心大小的红宝石,一个是座弥勒佛的羊脂玉雕,评分都是七十多一点。

陆渊这才恍然大悟,这个所谓的斗宝会,其实一半的打分,都是从工艺技巧来评判的。说白了,其实就是这些珠宝行自抬身价的一个重要展示场所,大概评分高的,在外间的价格也就越高。

奢侈品这个行业,从来都是物以稀为贵,从来不可能大批量生产的。

邀请他来参加展示会的林胖子,他们的翡翠宫其实走的就是中低端路线,真正具有价值的上好翡翠不多。

故此,在这个展示会上,文物古玩并不多见。

“第七件物品:集粹阁的宋代吉州窑黑釉木叶纹天目瓷茶盏一个。”老人重重拍了一下手掌,大声道。

玻璃箱的丝绸揭开,整个大厅的所有灯光一下熄灭,就连落地窗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拉上了窗帘。

一缕乳白色的亮光,从天花板上打了下来,照在一个巴掌大小的浅口阔底黑色茶盏上。紫黑发亮的光泽立刻冲天而起,倒映在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天花板上。只见两片金色的贝叶清晰无误地倒映在空中,脉络方明,清晰自然。

灯光渐渐开始移动,金黄色的贝叶中闪现出了蓝紫、金红,鹅黄等不同的色泽,犹如诸天神佛的琉璃宝光,辉映四野。

大厅中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梵唱诵经之声,让人在心头浮现起了恢弘飘渺、庄严宝相的神秘感觉。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在这小小的茶盏边缘,缺了一个蚕豆大小的缺口,让人感觉到无限的遗憾。

封远鸿三人彼此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撼。

林胖子恨恨道:“石老头居然还有这么一手,是不是想触犯众怒了?”

罗雪琴小声对陆渊道:“看来我们的那个手镯,比起这茶盏来说,没有多少胜算。”

陆渊低声回答道:“不要这么没有信心。除非是宋代建窑的曜变天目茶盏,才可以稳赢那条碧空青鸾。要是七彩翠凤能完工,合成一起的话,光影效果一点儿也不比日本的几件国宝差。”

林雷心头突然一跳,连忙转头望了过来,心头更是泛起了许多疑问。

眼前的两个年轻人既然能从海外继承大笔遗产,无论知识品味,看不到丝毫暴发户的影子,更像世家子弟。现在居然夸耀说不比国宝差,说明人家至少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就算是夸耀,也还是有点底气的。

罗雪琴轻笑一声,道:“吹牛!也不怕人家笑话。”

陆渊信心满满地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回头对林胖子道:“林总,你能不能让人找瓶竹叶青酒来,将手镯浸泡在当中,再将灯光对着手镯正门打上去。”

林雷知道陆渊给他的资料中,并没有这一条。这才知道这小子还留藏着一手,要不是突然出现了这个比青花瓷更珍贵百倍的曜变天目瓷盏,他绝对不会吐露手镯的奥秘的。

或者更确切的说,就是暗刀阳纹的奥秘。

不过让他这个翡翠行家哭笑不得的是,就算他手下玉工掌握了这种雕刻技巧,也无法找到这么好成色的玻璃种帝皇绿翡翠来下刀。

不过眼前的这个面子,当然是要抢过来的!之前还以为泰国人是本届斗宝会最大的黑马,却不知道石老头却玩了这一手。大概是那个倔强老头拿出这个玩意儿来,就是为了镇住来京城闯道的强龙。

再也没有半点儿犹豫,挪动着肥胖的身躯,趁着黑暗中,就朝门边小跑过去。

这次出乎意料的是两个协会并没有评分,等大厅中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主持老头用带着一丝遗憾的声音道:

“尽管这黑釉天目瓷盏破损了一角,但在国内外已经是十分稀罕珍贵之物,价值已经超过千万英镑。”

左右扫视了一眼,继续道:“也正因为有所残损,才会出现在这次展示会上,与大家见面。不然的话,只有进故宫博物院参观的份儿了。不过可惜的是,真正的极品曜变天目,现在只有日本最多,也最有名气。”

陆渊暗中冷笑一声。

日本最大的一件,从来不对外展示的曜变天目尊,早已经物归原主了。

从圆明园中抢劫过去的,一直遮遮掩掩,知晓的人不多。而日本最出名的曜变天目茶碗,几百年前就流传过去,他要是直接偷了过来,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就不知道,故宫博物院有没有这个胆子,敢将他送回去的七件国宝公开对外展示?

要是国家没有魄力,做不到这一点,那件华夏至宝,国之重器,也只能继续掩埋在万丈黄土之下了!

罗雪琴此时吞了一下舌头,小声道:“原来这么贵重,真是大开眼界。”

她突然间露出天真活泼的神态,倒是让旁边的三个男人有些看傻眼了。

陆渊忍不住用“天语心声”的法术在她脑海中送过一道声音,“你不去演戏,简直是浪费了!祖师爷留下的那套完整的曜变天目茶器,你又不是没有用过。”

罗雪琴飞快地在手写板上打下一行字,朝陆渊方向微微一偏,“你难道不在演戏?”

两人正在打情骂俏间,大厅中的灯光一下黯淡了许多。

白发老头在展示台上道:“刚才展示的是古代最为杰出的瓷器,接下来要展示的,则是两件无论在材料质地,还是在雕工技艺上,都是是登峰造极的玉器……还请各位裁判继续评分。”

“第八号物品:东南亚珠宝公司的白玉象。”

一块三十公分高下的雪白石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头大步狂奔的白色大象,正迈开步伐,奔驰在大地上。四蹄微微发黄,粗大的脚趾清晰可见。浑身上下并非光滑无瑕,肌肤纹理栩栩如生,给人一种细腻柔滑的感觉。

高高举起的象鼻子微微弯曲,朝左边摔了出去。

最栩栩如生的则是两颗漆黑的眼珠和两根略微显得粗短的洁白象牙,色泽都是和身上其他地方的颜色迥然有异,不过结合在一起,却浑然天成。

光是如此细腻的雕工手法,就比第二号的千手观音像高出了一个档次。巧夺天工却又朴实无华,将那只大象的欢愉神态表现得活灵活现,淋漓尽致。

任何人一眼望去,都要被那玉像的神态所吸引,犹如活物一般,再也挪动不开眼睛。

陆渊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口气,罗雪琴从旁边伸出手掌,轻轻捏了他的手心一下。

明媚动人的双眸犹如活了一般,送来一句清晰无误的信息:“心服口服了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罗雪琴就喜欢从不同的方面打击他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仙人。

不过话说回来,那玉象的雕工,确实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大师级别,比起一年前他的技艺高上半个档次。

就算是现在,他也不敢开口说比人家高明多少。

从这玉像的雕法上看,他这个天才石匠甚至可以看出雕塑上的每一次下刀,都是一气呵成,根本没有补刀之说。

光是这雕功,就能为作品增色无数,卖出一个普通玉石匠人永远达不到的天价。更何况,玉石的本质也是上品到极品之列,是属于那种有杂色的田黄玉,雕刻大师才因势就导地雕成了大象。

这件作品和二号的千手观音都是匠心独到之作,不过那千手观音则是带着一种匠气,有卖弄技巧的嫌疑,而这白玉像已经是大巧不工,返璞归真的作品了。

要真说起来,他的翡翠手镯,唯一胜出白玉像的地方,就在于质材胜出。他的手镯是极品的翠心打磨而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