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8章 青鸾降世

第二十八章 青鸾降世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大屏幕上跟着现出了一行字迹:“泰国玉雕大师哈桑扎姆用时三年之久的巅峰之作,拍卖底价两千万元。此件作品在展示后当场拍卖,请有意向的朋友准备一下。”

大厅中微微传来一片轻微的**,不过转眼就平静下来。

“珠宝协会综合平均分9.5分。情趣自然,大师之作。”

“古玩协会综合平均分9.6分。用刀如神,巧夺天工。”

白发老人笑了一笑,道:“下面请欣赏另外一件不逊色丝毫的玉器作品,等下参赛方还会展现出这件物品的奇异之处。”

旁边的礼仪小姐徐徐揭开下一块丝绸。

“第九件物品:翡翠宫的碧空青鸾手镯。”

一片苍翠无瑕的绿光,从灯光的照耀下闪烁飘散开来,映得整个大厅碧绿一片。

大屏幕上则是呈现出了整个手镯的全貌,晶莹剔透的手镯中,没有半点儿杂色,翠色均匀无瑕,一股高贵典雅的皇者气息飘逸四周,让人心醉神迷,眼睛一望上去,就再也挪动不开目光。

极品玻璃种帝皇绿,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都市传说中的赌玉赌石,永远都不可能在现实中出现,只有在大块的上品翡翠中心,才可能凝聚出这样的翠心,一般都是几吨重的玉坯经过层层切割后,最后接触到的,才是这样通明剔透的玻璃种。

尤其帝皇绿和玻璃种不是伴生的,不可得兼的情况多了去。

用这么大的帝皇绿玻璃种翡翠雕刻成手镯,就算是放在翡翠最为盛行的清代皇宫中,也是万中无一的极品货色。

封远鸿和候冰看陆渊和罗雪琴的神色都有些变了,他们心目中的暴发户立刻晋身成为了皇室甲胄。

封远鸿抬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片,由衷感叹道:“这样的手镯,也只有罗大家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怪不得那死胖子铁了心的要做这笔生意。”

说话间,只见林胖子一手提着两个大酒瓶,走上台去,大声道:“下面,让我胖子给大家展现一下,这头青鸾的真正神奇之处!”

对主持老头微微一示意,两人各自拿起一瓶竹叶青,将酒浆注入了玻璃盒中,一股香醇的酒气飘洒过来。

在场不缺乏这方面的行家,知道胖子要营造玉器雕刻中最为罕见的水影效果。这样的传说,从古至今从来都没有缺少过。

只不过这样的浮影效果,多半都是出现在酒器上。

前面展示的贝叶天目茶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追求水影效果而出现的。

在倾倒了六瓶竹叶青之后,酒汁至于完全将玻璃箱正中的手镯淹没。在澄清的碧绿酒浆中,手镯的颜色越发温润剔透,好似散发着一团淡淡的光晕。

一团不是很强烈的柔和灯光照从底座打了上来,翠光浮动,一团朦胧的翠影,冲天而起。犹如活了过来一般,从四面八方浮散开来,最后在大厅中出现了三条展翅翱翔,徐徐飞动的的神鸟。

最小的一条,只有一米大小,刚好盘旋飞舞在玻璃箱的四周。站在旁边的林雷和老人连忙让到一边,不知道按下了什么设施,玻璃箱缓缓升起一米多高,犹如鹤立鸡群在屹立在众多珠宝箱的上方。

第二条羽翎栩栩如生,纤细可见的青色神鸟,则是距离本体十多米之外,浮现在众人上空,犹如一幅真实无比的影像,比起最新科技的3d成像效果还要清晰许多。

长喙利爪、神目凤冠,犹如传说中带来吉祥幸运的青鸾神鸟现身人间。

第三道光影,则是朦朦胧胧,浮现在大厅四壁上。

底座的灯光开始微微闪烁,一圈接一圈的光影,犹如碧波般缓缓朝四周扩散。无数人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掌,朝空中捞去,想将那只灵动多骄的翠鸟抓在手掌之中。

光影并非是静态的扩散,而是呈现出一种玄异神奇的动态效果。

两只长翼的煽动,尾翎的抖动,利爪的屈伸,尤其一对顾盼生威的神目,更是犹如两颗最为璀璨的寒星,来回转动。

无数惊叹声此起彼伏,最后则是汇聚成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

封远鸿一脸惊叹地道:“神乎其技,国之瑰宝啊!”

以他的眼光,这个时候没有半点儿怀疑,就算是以亿元起价,价格都会在片刻间涨到三四亿。

白发老头等最后光影消散,大厅中恢复了平静,这才笑着道:“诸位同仁,有什么评价?”

评委席上的一群人彼此交谈了一下,这才由另外一位老人站起身来,大笑道:“鬼斧神工,举世无双……所以,我们一致认为无法评分,只能给出一个评语:‘青鸾降世,谁与争锋?’”

林雷在台上发出一声爽朗的大笑,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在他身上,这才故作神秘地道:“我这里要加上一句,‘鸾凤同游,比翼九天’,要知后事如何,一年后的此时此刻,胖子会给大家另外一个惊喜。”

坐在陆渊和罗雪琴身边的侯老板忍不住笑骂道:“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拿着两位的东西去充面子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给自己打广告,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也不怕到时候自打嘴巴!”

封远鸿接口道:“要是有一丝走样,两位一定要告得胖子倾家荡产才是。”

台上的老人和其他评委都纷纷吃了一惊,老人开口道:“你这手镯是一对?”

大家都是吃这行饭的,当然知道光是一只这样雕工的手镯,说是国宝绝对一点儿都不为过。要是一对的话,价格立刻又要涨好几倍,就算马上飙升到六七亿,甚至十亿都是有可能的。

罗雪琴此时小声对陆渊道:“你觉得林总他们,能雕刻出这样效果吗?”

声音不大,对面的两位老总也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两人也觉得罗雪琴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就算是京城排名前五的玉工大师,都根本没有法子达成这样的光影效果。

陆渊倒是知道罗雪琴完全明白了他的用心,也小声道:“要是我们能找到简爷爷,当然就请他老人家出手了。放心好了,林总这里,大概再过几个月都无法下刀的,要是林总准备涨价,我们就解约好了。”

两位老板对望一眼,心头都齐声暗骂一句,“两只小狐狸!怪不得会找上胖子,原来是抛砖引玉,借胖子出力,打响名声。胖子想占便宜,彼此狼狈为奸,互相利用而已。胖子现在是绝对不敢贸然下刀的,绝对会拖到你们提出解约的事情。”

罗雪琴有些不好意思地瞟了两位老板一眼,马上就停口不说了。那种小狐狸在老狐狸面前卖弄小心思的神态,更是犹如真的一般。

观众席中此时传来了一个声音,“这对手镯,能不能请林总忍疼割爱,让给兄弟好了。价格方面好商量。”

林胖子在台上笑着道:“秦歌集团的当家人张老板开口,我无论如何也得给个面子,不过实不相瞒,东西不是我的,我胖子只是和蓝田玉器集团负责联合加工另外一支而已。张老板就算有心要买,也要人家肯卖才是。至于成不成,我只负责将话带过去。”

斗宝会进行到这里,其他剩下的几件物品展示不展示,已经是无关紧要了。所以没有任何人反对将展览评选变成拍卖会。

那位秦歌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张怀远站了起来,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相貌普普通通,只不过双眼透露出精明的神色,开口道:

“那就有劳林总经理了,若是有时间的话,不妨引荐一下这对手镯的主人,出来见见面是最好不过了。”

林胖子根本不朝陆渊他们这桌望上半眼,肚子中更是大骂了一句自己得意忘形,陆渊那样的二世祖脾气,要是肯卖才是天大的笑话。

当下只好继续打肿脸充胖子道:“一定一定。”

台下另外一个人大声道:“林总经理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下,这手镯具体准备卖多少,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林胖子还没有开口,台上的主持人就帮口道:“光是这一只,价格绝对都上亿了,大概少了两三亿,没有人会脱手。下面,请诸位继续欣赏接下来的几件物品。”

坐在陆渊和罗雪琴身边的两位参赛者注意到罗雪琴依然是一副古井无波的神情,而陆渊则是一脸的不屑之色,似乎根本不为那几亿的报价动心。

两人心头不约而同地冒起了一个念头:

真正有钱人的境界,不是普通人能了解的!要不是罗雪琴一夜间红遍了整个世界,谁知道收养他们两个孤儿的老道士拥有巨额资产?

大概人家已经站在了金钱的巅峰,开始追求永生这样的玄学问题了。

两个从小在超级富豪手中长大的孩子,根本不是一般的暴发户所能比拟的,就算是国内的权贵子弟,内涵修养也绝对比不过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