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9章 国宝传奇

第二十九章 国宝传奇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林总既然将时下最当红的天籁女神请过来了。能不能请林总让罗女士佩戴一下这只盖世无双的手镯,展现一下美人如玉的风采?天下间大概也只有罗女士这样的绝世奇女子,才能与这枚手镯相得益彰,珠联璧合。”

提出这个建议的,却是评委中的一个富态男子,穿着一件小马甲,很有几分大富翁的派头,一点儿都不像一位珠宝专家。

一缕光线立刻投射在了罗雪琴的身上。

天蓝色的连衣裙闪烁出一道绚丽的光彩,让这位气质容颜都是无可匹敌的女孩,泛起一种圣洁高雅、清丽出尘的气息。

大厅中的两百余人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掌声雷动。只不过巴掌拍得最为响亮的基本是男同胞,大部分的靓丽年轻女孩则是象征性的拍了两下。

林雷在心头暗骂一句,知道笑面虎陶经天是替泰国人出气,暗中将他一军。这只笑面虎一定猜测出了这手镯十有八九和陆渊、罗雪琴两人有关系,所以漫不经意地提出这个不合理的要求,给秦歌集团的当家人指明道路。

明捧暗损,借刀杀人的手段果然是炉火纯青。

陶经天准备力捧的白玉象在他这只青鸾翡翠手镯的压制下,真的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从惊世之作变成无足轻重。任凭笑面虎发动各种宣传机器和托儿,也是无力回天,能卖出一两千万已经是烧高香了。

倘若没有这手镯的话,笑面虎一定可以将这白玉象炒作到亿元的高度。

这个就是珠宝行业血淋淋的规则。

山无二虎,天无二日,一次斗宝会只会产生一个赢家,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奢侈品市场就那么大一点,没有人愿意去买第二名的珠宝。

他林雷挡了人家的财路,被人找茬也是天经地义。

陆渊小声对罗雪琴道:“这个就是名人的麻烦,建议你回去后再收拾一下那疯丫头,出出这口恶气。”

坐在两人对面的侯冰站了起来,呵呵一笑道:“罗女士是小女的同学,是随同小女一道过来的,恐怕林总经理没有权利让小女的朋友当模特吧?”

林雷在台上对老朋友递过一个感激的目光,扬声道:“老陶啊,老猴子这个当商人的,都知道尊重在校的大学生,你这个当教授的,更应该拿出几分为人师表的姿态来啊!”

说完,就转身走下台去。

打过来的灯光也一下消逝,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陆渊见两只老狐狸一搭一唱,就将那位老陶挤兑在一边,心头也是暗自一凛,任何一个成功的商人,都是有几把刷子的,个个都是人精。他就算有法术在身,可以作弊,但也需格外小心,不留下任何把柄才是。

接下来的四件珍宝,在贝叶天目茶盏和青鸾手镯的压制下,犹如米粒之珠,难和皓月争辉。

主持此事的专家老头索性一齐展示了一下,就此宣告展示会结束。

接下来是中场休息,等下才是进行几件珍宝的拍卖。

罗雪琴看了一下时间,对林雷三人道:“都九点了,我们还有点儿其他事情,可要先回去了。这里就不打扰三位了,今天可真是长了不少见识。”

林胖子瞟了一下陆渊毫无表情的面孔,哪里敢开口挽留?只好道:“那我先送你们出去。”

罗雪琴望着电梯两边几个武装到了牙齿的保安,对陆渊道:“我们走楼梯下去吧。林总不用送了,先将那手镯从竹叶青中捞起来才是,不然,酒气要好些天才能散去。”

林胖子连忙道:“我倒忘记了,我马上去办好。”

决口不提秦歌集团购买手镯的事情,好像早忘记了一样。

两人走出大厅,罗雪琴小声问道:“他怎么不说买手镯的事情?”

陆渊拿着一张扑克脸道:“你没有看到我这张脸是做给哪个看得?何况,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要是敢提出来,就坐不到今天这个位置了。”

走到二楼,才发现这里比起楼上还要热闹几分。

无数俊男靓女,正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巨大展览厅中的各式珠宝。在这里,几乎可以找到这个星球上任何一家国际珠宝店的专柜。

就在一扫眼之间,两人更发现在珠宝专柜的前面,还有不少“珠宝女郎”,摆出一个个妩媚生动的造型,尽情地展现着佩戴在身上的各种亮晶晶的小物品。

有一两个站在正中心的珠宝女郎,陆渊还看着有几分面善,应该是什么歌星、明星之类的。

“我去趟洗手间!”

罗雪琴对陆渊小声说了一句,就朝走廊尽头走了过去。

陆渊靠在楼梯边的栏杆边,丝毫没有进展览厅去欣赏的意思。对于见识过真正玉石珠宝堆积如山的他来说,这些玩意儿几乎已经完全免疫了。转眼间,他的目光就被正在播放新闻节目的电视屏幕给吸引过去了。

“翡翠西瓜、曜变天目尊、画圣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卷》等七件国宝远越重洋,重归故里。海外游子用一颗拳拳之心,书写了一段海外追讨国宝的传奇篇章!请关注本台明日即将播出的八集大型记录片——《国宝传奇第一集:位卑不敢忘国》。”

你妹!

这是闹哪一出啊?

不怕闹出外交事件吗?

直接就将我这个大贼给出卖得干干净净,难道就不怕某位海外游子被西方警察给分尸了吗?

这个也太搞笑了一点儿吧?

连主角是谁都不知道,就开始送高帽子了?

口中嘀咕了几句,陆渊有些傻眼了!

还以为尝到好处的国家只会闷声发大财,彼此心照不宣。你敢送回来我就敢收下,最多找时间偷偷摸摸半遮半掩地展出一下。现在可好了,明目张胆地拿出来说事,还在央视上大张旗鼓地承认国宝归来。

这个用网络用语来说,就是赤果果的卖队友啊!

不过,为什么我这个被彻底出卖的队友,心头总有几分扬眉吐气的感觉?!

这莫非是犯贱?

我应该没有什么斯德摩尔被虐综合症吧。

“发什么呆呢?”

罗雪琴走了过来,见双眼失神的陆渊目光飘浮地盯着前面,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

不过转眼就知道原委了,电视屏幕中正出现一个黑色花瓶,犹如千眼观音般地闪烁出一道道宝光。

罗雪琴亲昵地用手挽着陆渊的胳膊,凑过红润的嘴唇,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大概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故宫的警察了……不知道人家会用什么方式欢迎你下一次光临……”

望着罗雪琴一副存心看热闹的娇媚模样,陆渊重重挽着她纤细的胳膊,道:“下次你出马!”

说话间,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杨导,这可是戴尔比斯国际珠宝公司的出品,我哪里买得起啊?能欣赏一下就算不错了。”

“不就是一个发卡么?也值不了几个钱,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好了。”

杨导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陆渊和罗雪琴望了过去,陪伴在这位大导演身边的女孩,又换了一个。

鹅蛋脸,柳梢眉,比起刚才跟在他身边的三位女孩漂亮了许多,手中正拿着一个镶嵌着碎钻的精致发卡,轻声细语地感谢道。

女孩一见罗雪琴,面色微微一变,手中的发卡也忘记收了起来。

杨导则是犹如凯旋的将军一般,看了看罗雪琴,随即耸耸肩膀,道:“你可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哪一点儿比人家差了?用得着妄自菲薄吗?天生的丽质可比在脸上动刀子纷纷补补的强了无数。”

女孩用眼角瞟了罗雪琴一眼,稍微镇定下来,从嘴角挤出一个笑容,“多谢杨导夸奖。”

罗雪琴不以为忤,对着那女孩笑了笑,走了过去。

等出了门外,那辆银色的兰博基尼已经等在了那里。

陆渊见罗雪琴情绪有些低落,一边开车,一边询问:“你同学啊?”

罗雪琴轻轻一笑,道:“嗯,尽管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名字,但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她也是校花之一,叫徐萱,大概是来这里当模特的吧。”

陆渊盯着罗雪琴望了两眼,道:“好像你不反感这事情似的?”

罗雪琴自自然然地道:“看你这老古董的想法,当模特又怎么啦?只要去正规的场合,都是比较安全的,而且收入也不错,一天至少都是几百上千元。婷婷每个星期六都要去一家咖啡馆弹钢琴,连续弹上两三小时也是三四百块。”

陆渊连忙道:“打住打住,就当我没说好了。我现在可是一身麻烦,还真要请教你这个狗头军师呢。”

罗雪琴见他服软,笑着道:“你也算是上了两天头条新闻,感觉怎么样?”

陆渊道:“为了消弭你的红火,我可是上蹿下跳,又是当贼,又是变身大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居然还取笑,早知道英勇牺牲算了。”

罗雪琴这才正色道:“其实我觉得你这两天的事情,还真有点儿误打误撞,人算不如天算的感觉。”

陆渊马上装出狗腿状,道:“请军师大人明言。”

罗雪琴一边打开面板搜索央视节目,一边道:

“前天发生了这么一起意外事件,影响十分恶劣,全世界都报道了。无论是为了消弭影响,还是鼓舞人心,都需要一个重量级的话题来安定人心,什么能比海外华侨献宝更能吸引眼球,扬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