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0章 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

第三十章 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陆渊有些迟钝地问道:“扬眉吐气和恐.怖袭击有什么关系?”

罗雪琴轻声道:“昨天新闻发言,差点儿指名道姓说这些恐怖活动,有着美国情报部门的影子,更表明我国政府坚决打击恐怖活动的决心。你交还国宝刚好撞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于是你就成了典型,表明了一个意思:你敢指示人来搞恐怖活动,我就敢收回国宝。”

陆渊摇头道:“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我看人家是准备告诉我,继续提供各种资料才是真的。瞧,我们可是敞开大门欢迎你来献宝哦!多多益善!大门后藏满了各种摄像头和埋伏,只要一出现,马上收编。”

罗雪琴对他嫣然一笑,道:“我总觉得人家早将苏大侠和大贼头等同起来了,所以毫不犹豫地朝苏大侠表明态度,意思是说:老苏同志,我们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就乖乖站出来承认了吧。你是国家大功臣,国家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陆渊呆了一呆,道:“可是……我在故宫出现的模样,和苏老头一点儿都不像啊。”

罗雪琴咯咯一笑,白了他一眼,道:“我们学校的薛大美女有句名扬全院的言语,你想不想听一下?”

听美女的八卦,陆渊当然不会拒绝,连忙点了点头。

罗雪琴道:“她可是这么说的,‘所有的政客和阴谋家,都只需要脑补,不需要证据。认为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不是你做的就不是你做的。’这可是她在某次辩论大会上的精彩发言,直接秒杀对方,在学院中可是入选了精彩格言大全。”

陆渊一听,差点儿将车撞在了人行道上,最后只好喃喃道:“好吧,你的同学说的有道理。看来长江二号已经暴露,现在该出现长江三号了。”

罗雪琴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看了两眼,然后先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你就算弄出长江一百零八号出来,都是要被人揭穿的……我有个最好的法子,你不妨听听,一定能保证你永远不会被发现。”

陆渊知道罗雪琴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点子,但依然有兴趣追问,“说出来听听?”

罗雪琴大笑着道:“你每次男扮女装出去就可以了。”

陆渊对她挥舞了一下拳头,随后专心开车。

刚刚停在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上,一辆红色的宝马停在了旁边,探出一个头来,“兄弟,车不错哦。比试一下怎么样?终点就是前面的立交桥,输者人走车留?敢不敢赌一把?”

陆渊转头一看,正是陪伴在那位杨导身边的高大青年,这时候两只闪烁着绿光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罗雪琴,手臂从车窗中伸了出来,弹飞一根吸了几口的香烟。

陆渊冷笑一声,道:“不如玩得刺激一点儿,输了的连车上的女孩也留下来。敢不敢飙一次?”

高大青年立刻大声道:“兄弟,说话算话!”

陆渊微笑道:“你都将我的车牌给拍摄下来了,想耍赖可丢不起这个人!”

高大青年缩回胳膊,手掌按在了离合器上,摆出一副职业车手的架势。

绿灯一下亮了起来,陆渊一踏油门,银亮的车身一下飙了出去。他快对方更快,红色的宝马化为一道鲜红的闪电,在一刹那间飞奔出二三十米外。

陆渊的兰博基尼则是一下慢了下来,平稳地朝前面车道行驶过去。

罗雪琴瞪了他一眼,道:“你又在玩什么花样?跟那疯子打什么赌?”

陆渊轻笑道:“前面两公里就有巡警,他磕了药冲上去,正好是自寻死路,我当然是小小地帮他一把了。”

罗雪琴揪了他胳膊一下,道:“他不会这么笨,不会看你车子在哪里啊?”

陆渊叫唤了一声,“你忘记了我是什么人?他现在中了我的小法术,只会一直看着我的车在前面,必然尽力追赶。最多明天就进戒毒所了,我也算是与人为善,救人一命。”

五六分钟后,就见红色的宝马跑车一头撞在了路边的花台上,路上摆放的路障也撞在了一边。六七个警察正围着车子,将被安全气囊包裹的飙车者揪了下来。

陆渊缓缓摇了摇头,将车停了下来,接受临时检查。

至于哪位不知道是权贵子弟还是富二代的高大青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怕是没有人能搭救他出来了吧?

回到音乐学院的宾馆大楼,正好遇到李天语单人从门口走出来,见两人坐在这辆崭新的兰博基尼上,酸溜溜地道:

“你们两个居然还有第二辆跑车?是不是想气死我啊?不管了,那辆幻影姓李了,明天我就去报名学开车!”

罗雪琴有些畏头畏尾地四下望了一眼,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出来,你妈他们呢?”

李天语掐了死党一下,道:“放心好了,她们都在上面看你的表演视频,哪里有闲心跑下来?”

陆渊笑着道:“那你跑下来干什么?”

李天语气冲冲地道:“等下凌晨三四点有几个国际交换生从欧洲过来,系上到处拉壮丁去当接待员,本姑奶奶不幸中招……你这家伙来得最好,送我回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罗雪琴下车后不解地问道:“人家要凌晨三四点才过来,现在还差十多分钟才十点,你这么急着过去干什么?现在到处都是警察,难道你想去警察局接人?”

李天语不好意思地干笑两下,道:“我刚刚告诉班主任我在学校图书馆,要是回去迟了,不是穿帮了吗?”

陆渊对她气愤地道:“还不快上车?保证你十点前到校好了。”

李天语根本不领情地道:“你开的是跑车,要是到不了不如砸了算了。”

陆渊发动油门,笑着道:“只要雪儿不反对,你尽管动手好了。”

李天语跳上车子,十分挑剔地道:“这么觉得座椅没有劳斯莱斯来得舒服?还只有两个座位。”

陆渊马上作出准备一脚将她踹下去的架势,李天语才乖乖闭嘴。

才用了十分钟,陆渊就将这死丫头送到了后校门。

李天语跳下车来,对陆渊道:“先不忙着走,跟我去当苦力,接完人我们一起回去。”

陆渊径直将跑车停在了校门口的街道上,恨恨道:“你少折腾一下会死人吗?要是车子刮花一块,雪儿非生吞了你不可。”

李天语大咧咧地道:“花了就花了吧,又不是我的幻影……老实交代,你们究竟有几辆车?”

陆渊摆出大款模样,趾高气昂地说:“就一架飞机三辆车,游艇大概明年能开过来就算是不错了。大小姐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李天语斜着眼睛问道:“飞机是波音787还是空中客车a三八〇?”

陆渊一本正经地道:“是七倍曲率的企业号飞船伪装的。”

两人说完,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走出几步,李天语才开始两眼冒星星地道:“你们真是够土豪的,不过本姑奶奶绝对喜欢!什么时候去见识一下私人飞机好了?不如这样,我妈他们回去的时候,就用这架飞机送他们好了。”

陆渊敲了她的脑袋一下,道:“我们是土豪,不是权贵,请分清楚其中的差别。证件没有办齐之前,飞机不要想上天。”

李天语一脚轻轻踢了过来,道:“都是你们两个不好,跟你们当了几天土豪,也觉得自己是土豪了……嗨,我都忘记自己是什么人了。”

陆渊笑着道:“你不是小三么?”

李天语出奇地没有跟他计较,而是神色古怪地道:“刚才你们出去,没有发生点儿什么吧?害得我只好给我妈打掩护了。”

陆渊瞪眼道:“你直接跟雪儿说好了……现在我跟你出来,是不是也要发生点儿什么才行?”

李天语正要追杀他,见对面几个女生走了过来,马上变成淑女状,口中改变话题道:“还有一辆车是什么牌子的?”

陆渊没声好气地道:“你觉得土豪会选什么牌子?”

李天语见前面已经到了系办公大楼,有许多学生出出进进,转身对陆渊道:“你在外面等我,大概布置任务要半小时,我出来了叫你。”

结果陆渊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快到深夜十一点半李天语才姗姗从大楼中走了出来,没什么精神地道:“要凌晨一点钟才集合,要不去我宿舍参观一下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陆渊一脸不情不愿地道:“你的寝室宿舍?从小到大都参观了无数次了,难道这次会变什么花样出来?”

两人说说笑笑,朝宿舍楼这边走了过去。

毕竟明天才是九月一号,正式开学的日子,夜深人静的,宿舍楼中没有几盏灯,光线一下黯淡了许多,一股凉悠悠的气息从六号楼涌了出来。

李天语不禁嘀咕一声道:“谁在里面拍鬼片?”

话还没有说完,眼角就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头顶砸落下来。

身边的陆渊眼疾手快地朝李天语胸口使劲一推,高耸的峰峦上顿时涌来一股巨大的力道,一下将她送出了四五步之多。

就在李天语迷糊之间,清晰无误地看见陆渊一下纵身跳起两米左右,伸出手掌,朝空中一捞,就抄住一条高速落下的人影,就势朝前面斜冲了下来,“叮叮笃笃”地在地面上窜出七八步远,然后犹如螺旋般连转了三四个圈子,最后才停下了势头。

肩膀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披头散发的黑衣女孩。

“咦!”

陆渊十分惊讶地叫了一声。

跟着让李天语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在朦胧的灯光下,女孩的头发好似一下竖立起来,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袭了过来。

还不等李天语惊叫出声,左右手腕一下传来两团暖洋洋的气息,不仅驱散了四周的凛冽寒风,就是心神也出人意料地快速安定下来。

前面的陆渊则是飞快地伸出手掌,朝女孩的额头一按一抬,掌心中立刻现出了一道金属光泽,好像从她头顶拔出什么东西一样。

一个清丽而绝望的声音大声道;“千万不要……”

才说了四个字,陆渊双手齐扬,按在了她的左右额头,以一个十分古怪的姿势同时一点,女孩立刻就笔直地朝前扑去。

陆渊大步跨前一步,横出左腿,正好接住女孩仰面补到的直挺挺身躯,口中用某种玄异沉稳的声音道:“别怕,睡上一觉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两只手掌却老不客气地用一个十分猥琐的姿势,朝她有些矮小的峰峦抓了过去。

李天语一边跑了过去,一边大声问道:“你干什么?”

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四下一扫之间,才发现陆渊身边,正插着一根近一米长的纤细银针……不,应该是货真价实的金针才对。

就在陆渊的两只龙抓手上,此时也多了两根又粗又扁,比钢笔还长少许的金针。

陆渊头也不抬地道:“救人!”

手掌微微一抬,将两根十分沉重的扁针放在了李天语的手掌中,然后继续施展禄山之爪,朝那位穿着背心短裤的女孩子腰间摸了过去。、

一根弯曲成一个半月形的细针应手而起,在李天语摸出来的手机灯光照耀下,闪烁出黄灿灿的光芒。

细针只有小指头长短,但通体打造成一条金龙模样,甚至可以看见片片龙鳞。

李天语心头一阵恶寒,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金针插在身上,比起武侠片还要来得夸张啊!

难道是这个女孩子身上的金针插多了,走火入魔从楼上阳台摔下来?

不对,明明宿舍楼所有阳台都是有栅栏的!

李天语一边将手机上的屏幕荧光调成电筒光,一面心惊胆颤地道:“这个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怎么啦?要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吗?”

但内心深处她却绝对相信,救护车对眼前的灵异事件,没有任何作用。